第四十章 一人军

  数十杀手双臂折断,躺在远处轻声痛呼。

  百余杀手双手持刀,面无表情看着巫铁。

  河风呼啸,血色大旗‘烈烈’舞动,巫铁手持长枪站在大旗旁,冷眼看着一众人等。

  他再次强调:“这里,是我的地盘。这里的所有猎物,是我的猎物……你们占了我的地,抢了我的猎物,迟滞了我的修炼……这样不对。”

  百多名没有受伤的杀手同时低沉的呼喝了一声。

  刀光如雪,刀光如电,一道道长长短短的寒芒从四面八方横扫而来,覆盖了巫铁全身。

  巫铁手中长枪犹如风中劲竹,荡起一道道柔韧有力的圆弧,直刀劈砍在长枪上,火星四溅,直刀纷纷崩解。更有大量飞刀、飞针、飞镖之类的暗器袭来,全都被巫铁长枪一扫而空。

  但凡手中直刀和长枪接触,雾刀杀手无不痛呼倒飞。

  筑基境第三重,巫铁的肉体蛮力已经超乎想象,他和这些雾刀杀手动手,完全就像是一头野牛在欺负一群小兔子,双方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哪怕,这些杀手当中,也有不少凝气成罡的筑基境第三重高手。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又是数十名杀手被打飞。更有数十名将随身携带的暗器全部发射的杀手,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杀!”凄厉恼怒的长啸声中,十几名杀手拔出直刀,凶狠的向巫铁杀了过来。

  他们吸引了巫铁的注意,他们距离巫铁还有十几米距离,在巫铁身后的一丛大蕨中,一名身高一米二三十,体型四四方方犹如一块铁砧的灰矮人无声的冲出。

  雾刀的杀手中,人族杀手只是常备精锐。

  在雾刀内部,还有大量的非人族群的杀手,比如说牛族,比如说狼族,比如说灰矮人甚至是岩石侏儒。这些非人族群能够加入雾刀,就一定有他们独特的厉害之处。

  就好比巫铁身后冲出来的这个灰矮人。

  矮矮的,四四方方的灰矮人浑身肌肉虬结,透着一股子霸道野蛮的凶猛气息。他双手分别拎着一柄鹤嘴锄冲出,比寻常人大腿还要粗壮的手臂无声的挥动鹤嘴锄,狠狠向巫铁的后心、后脑挥下。

  灰矮人藏身的蕨林距离巫铁有二三十米远,这个灰矮人却好似跳蚤一样,从蕨林冲出后,一跃就到了巫铁身后,鹤嘴锄带起两条寒光狠狠砸下。

  造型奇异的鹤嘴锄上,几条若有若无的血色纹路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鹤嘴锄剧烈的高频震荡着,鹤嘴锄的长嘴正前方的空气,都因为高频震荡而凝成了白色气幕。

  灰矮人冲到巫铁身后时,他挥动鹤嘴锄的速度终于突破极限,两柄鹤嘴锄正前方的白色气幕轰然爆开,发出雷鸣般巨响。

  这灰矮人挥动鹤嘴锄,悍然突破了音速,爆发出了沉闷震耳的气爆声。

  气爆声传来,十几名当面冲来的杀手齐声呐喊。他们整齐划一的吼声居然隐隐将气爆声都压制了过去,完美的掩护了灰矮人的突袭。

  雾刀,苍炎域的地头蛇,黑暗世界最可怕的杀手集团,自然有他们独特的刺杀之道。这些杀手和灰矮人的配合堪称完美,寻常人根本避不开这精心设计的杀戮陷阱。

  巫铁不是寻常人。

  无形力场笼罩身周,灰矮人悄悄潜入蕨林的时候,巫铁就发现了他。

  当灰矮人无声的从蕨林中弹跳而出,挥动鹤嘴锄猛攻了过来,无形力场急速翻卷,巫铁身后的空气蠕动着,在鹤嘴锄距离他身体只有一尺多远时,他身后空气几乎凝成了实质。

  两声巨响,气爆轰在了半透明急速蠕动的气墙上。

  精钢锻造,更附着了怪异血色纹路的鹤嘴锄爆出一团强光炸成粉碎。无数碎铁渣向后飞溅,灰矮人见机得快,丢开鹤嘴锄的长柄,宽大厚重的双掌护住了面门,身体蜷缩成球向后急退。

  巫铁手持长枪,反手一枪狠狠抽出。

  体型如球的灰矮人被巫铁一枪打得飞了出去,沉闷的撞击声中骨裂声如爆豆子一般响起,灰矮人吐了一口血,被抽飞了数十米摔进了一丛硕大的蘑菇丛。

  一窝来不及躲闪的毒蜘蛛被灰矮人砸得粉碎,浑身都是不明浆汁和淤泥、泥浆的灰矮人踉跄着站起身来,大吼了一声‘撤退’,随后第一个转身向雾刀据点方向逃去。

  四周的雾刀杀手得了命令,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包括那些手臂折断的杀手,他们的腿脚并无大碍,施展开雾刀特有的残影身法,他们一个个跑得飞快。

  反而是灰矮人个子矮,两条粗壮的大腿固然粗壮,却短了太多。他用尽全力奔跑,也不如这些雾刀杀手逃得快,一个人落在后面急得破口大骂。

  两个雾刀杀手奔了过去,一左一右抓着灰矮人的手臂,拎着他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巫铁笑了笑,拔出旗杆,一步一步的向雾刀据点走去。

  他看似缓步行走,无形力场包裹全身,每一步都轻松迈出十几米远,动作轻灵轻快,比起那些雾刀杀手全力逃跑也慢不了多少。

  雾刀据点中,尖锐的警哨声响起。

  城墙上,有大群杀手和战士冲了出来,手持各色兵器看向了巫铁所在的方向。

  等到逃跑的杀手们冲回了据点,巫铁已经扛着大旗,站在了据点外的河滩上。

  ‘叮’的一声,旗杆重重的插在了地上,巫铁手持长枪,向雾刀据点的方向指了指。后方大河上传来喧哗声,好些鱼人、蛙人簇拥着一条长有百米的木舟,从河对岸叫嚣着赶了过来。

  三尊雾刀掌令出现在据点城门口,他们一字儿排开,目光如刀打量着巫铁。

  巫铁其实很紧张。

  他知道自己不是三尊掌令的对手。

  如果不是有身上的甲胄做底气,巫铁可没有这个底气如此嚣张的堵门宣战。

  手握长枪,巫铁深吸了一口气,将刚才他对那些雾刀杀手们讲过的话又说了一遍。这一片方圆千里的肥沃秘境,这是他的领地;这里的所有猎物,哪怕是最小的一只蜘蛛,最小的一条蜥蜴,都是他的猎物。

  三尊掌令同时冷笑。

  八掌令淡然道:“你是这里的土著?孤身一人?罢了,不管你是什么人,或许这秘境真是你的长辈留给你的遗产……那又如何?我雾刀看上的,就是我雾刀的。”

  七掌令更是蛮横的说道:“少废话,落到我雾刀手上的东西,从没有交还的道理。小子,看你也有几分本领,加入我雾刀吧……或者,你想怎么死?”

  另外一名掌令,也就是前些日子突然偷袭重创赤姥姥的掌令没吭声。

  他只是上下打量着巫铁,森森目光让巫铁感到浑身不自在。

  巫铁身后,大河上,长生教的木舟已经靠近,两千多鱼人、蛙人挥动着兵器大声鼓噪,在河面上掀起了一波波浪头。几条来不及闪避的大鱼被一群蛙人杀死,滚滚血水染红了大片河面。

  骨公公、兰公公和几位家族的家主站在船头,很有兴致的看着对峙中的巫铁和雾刀三位掌令。

  骨公公突然笑了起来:“这位……他们雾刀,都是一群不讲理的杀胚,和他们有什么好说的?”

  兰公公轻笑道:“我们长生教就不同了,我们长生教广开教门,招揽天下一切有志长生之士,共同追求无上长生大道。我教中包容万象,更有无数享受,端的是世间一等一的好所在。”

  骨公公笑道:“看您这般声势,若是加入我长生教,想来一定能压服他们雾刀……独占这一方秘境。”

  兰公公更是目光闪烁,他轻笑道:“您说这是您的领地……没问题啊,若是您能加入我长生教,驱散……不,歼灭了这些杀胚,这一方秘境划归你的名下,成为你主持的分殿,完全没问题啊!”

  骨公公、兰公公笑得很快慰。

  他们给出的招揽条件,不可谓不好。

  “您孤身一人在这里,孤单寂寞,哪里有主持一方分殿,麾下有无数子女任凭取用来得快活?”骨公公向四周环顾了一圈,赞叹道:“这一方秘境若是完全开辟利用起来,足以供养百万子民……”

  兰公公大声感慨道:“百万子民啊……苍炎域,可从未有哪个家族能有如此规模。”

  雾刀的三位掌令脸色就有点难看了。

  虽然他们并不在乎区区一个巫铁。

  可是巫铁能击败两百多精锐杀手,显然他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小高手。

  这样的人,如果是加入了长生教……再被长生教的那些邪门法子调教一阵子,实力飙升的巫铁,也就对他们会有些许的威胁了。

  敌人强大,自己削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是,雾刀的传统就是这样,他们习惯了凶狠霸道,他们根本不可能拉下脸来招揽巫铁。

  巫铁沉吟片刻,他转过身,看向了木舟上的骨公公和兰公公。

  骨公公、兰公公大笑了起来。

  他们太熟练各种招揽人的手段了,任凭你钢铁一样的汉子,在他们长生教的用心招揽下,极少有不成功的。

  就算你是烈火金刚,也能被他们用各种手段融成一滩汁水。

  几个站在骨公公、兰公公身后,生得妖娆多姿,比起石灵卿也只是略差了一筹的少女走了上来,向着巫铁妩媚一笑:“这位公子,长生教广开教门,专门欢迎世间的英雄好汉呢。”

  隔着两百多米远,这几个少女身体一晃,长袖飞舞间,都有一股暗香流了过来,氤氲馥郁,熏得人昏昏欲睡。

  巫铁猛地咬了一下舌尖,从这几个少女营造的那种暧昧、堕落的气氛中挣扎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撤去了头盔。

  他的额头上,血淋淋的‘长生’二字颇为醒目。

  骨公公眉头猛地一挑,兰公公怒啸一声,他手指一点,指尖一点红光闪烁,巫铁眉心的‘长生’二字就骤然发热发亮。

  “是你,杀了灵卿那丫头?”兰公公的面孔一阵扭曲:“你怎下得了手?”

  巫铁冷哼了一声:“石灵卿可不是我的杀的……她暗算了红姥姥,她……”

  骨公公和兰公公同时大喝了一声‘闭嘴’。

  两人相互看了看,一股子狼狈为奸的奸诈笑容一闪而过,骨公公冷声道:“小子,既然你杀了我长生教门人,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再收你入教了……否则,我们何以面对教中无数弟子?”

  站在据点门口的三位雾刀掌令同时冷笑一声。

  骨公公、兰公公看了看三位掌令,也同时冷笑,兰公公眸子里一抹血光亮起,他指着巫铁,厉声喝道:“杀了他……为我教中弟子报仇。”

  木舟前方,一条通体黑鳞,身高将近三米的鱼人战士怪叫一声,猛地从水中跃起。

  这鱼人战士背后一条长长的鱼鳍凸起,好似数十柄小刀插在背上。他的四肢关节上也都有锋利的鱼鳍状凸起,满口嶙峋的獠牙颇为狰狞。

  这厮的弹跳力极其惊人,一个弹跳就蹦出数十米,弹指间到了巫铁面前,拎起一根硕大的白骨棒子当头向巫铁砸了下来。

  这些鱼人并没有修炼过的痕迹,以他们的智商也难以学习什么修炼功法,完全是依靠天赋的身体条件作战。白骨大棒子‘呜呜’作响,急速奔涌的空气穿过白骨棒子中的空隙,发出笛子一般的声响。

  巫铁手中长枪笔直刺出。

  长枪洞穿白骨棒子,两米多长、大腿粗细的白骨棒子炸成粉碎,长枪洞穿了鱼人的肩头,巫铁双手用力一挑,这鱼人就怪叫着被抡起来数十米高,滑出一条弧线,重重摔在了木舟的船头。

  大量血水从鱼人肩头的伤口喷出,撒在了骨公公和兰公公的靴子上。

  两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同时冷哼一声。

  只是肩头被洞穿的鱼人身体猛地膨胀起来,‘啪’的一下炸成了一团血雾,被兰公公大袖一摔就落入了河中。

  “小子,有点本领,难怪灵卿会死在你手上……哼,看来,红姥姥的死,也和你有关?”兰公公阴恻恻的笑着,当即给巫铁扣上了一顶大黑锅。

  巫铁一言不发,只是用长枪轻轻敲击了一下他身边的旗杆。

  他已经向雾刀宣战,此刻同时向长生教宣战。

  虽然那两边都有数万下属,巫铁只是孤身一人。

  一人一枪,却也不怕了他们。

  河风劲吹,大旗‘烈烈’。

  巫铁只是一人,却俨然和雾刀、长生教成了鼎足之势。

  “有点意思……我来杀你。”雾刀八掌令轻轻笑了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