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战争

  没有任何征兆,雾刀来袭,战斗爆发。

  近千雾刀杀手向长生教据点发动进攻时,赤姥姥、骨公公、兰公公三条木舟划出三条巨大的弧线,全速向据点赶回。

  大河中冲出五根水柱,两名身穿紧身皮甲,气息森严阴寒的雾刀高手,连同三名身穿长袍,气度雍容显然长期身居高位的老人冲天飞起,两前三后迎向了三条木舟。

  赤姥姥嘶声尖叫:“七掌令、八掌令,你们雾刀想要做什么?”

  两名雾刀掌令齐声冷笑:“老九死了,你们以为?我雾刀,向来睚眦必报!”

  雾刀七掌令、八掌令带起两条狂风,猛攻向了骨公公、兰公公的座船。骨公公、兰公公不敢让两人靠近自己座船,同样腾空而起,脚踏血云迎了上去。

  四条人影在空中打成了一团,寒光血雾纠缠在一起,时而血雾缠住了寒光,时而寒光撕开了血雾。显然双方实力相差不大,一时半会谁也压不过谁。

  另外三位长袍老人则是联手攻向了赤姥姥。

  赤姥姥连连冷笑,同样脚踏血云冲了出来,她满头长发飞舞,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一柄比她还要高出半截,足足有丈八长短的黑铁矛,荡起一圈圈狂风向三个老人狠狠砸下。

  “林家主,金家主,何家主,你们三家,找死不成?”赤姥姥身量不高,看上去生得娇弱弱的模样,手中丈八长矛却是声势惊人,犹如一条怪龙荡起数十条残影将三人笼罩在内。

  她显然认得三个老人,一边狂暴出手,一边厉声怒啸:“你们三家,想要灭门么?”

  三个老人分别拔出刀剑,也不和赤姥姥硬碰硬的正面硬碰,而是身如旋风,绕着赤姥姥滴溜溜的乱转,刀剑不断化为流光漫天乱飞,瞅准了赤姥姥要害乱刺乱劈。

  听到赤姥姥的怒喝声,三个老人齐声冷笑。

  一名生得环眼豹头的老人厉声道:“你在我林家内安插的那些人,不就是想要灭我林家满门么?怕你长生教怎的?我林家能在苍炎域拥有数百年根基,怕你长生教这外来户?”

  另外两个老人也是怒骂连连,他们一个个中气十足,嗓门极其响亮,加上穹顶的回音,方圆数十里内都能听清他们的声音。

  巫铁听得明白,感情长生教在鳞甲、金家和何家内部,都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收买了叛徒。而且这些叛徒都是位高权重的重要人物,已经将三家内部腐蚀得千疮百孔。

  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受到了直接威胁,三位家主哪里还在乎赤姥姥的恐吓?

  雾刀的两位掌令邀约三家家主联手进攻长生教,这正是一拍即合。四方联手,先是将三家内部的叛徒铲除干净,这才在雾刀的安排下,看准了时机发动了进攻。

  一条又一条梭子形潜行船浮出水面,大队大队林家、金家、何家的家族战士划着船向岸边靠来,登岸后迅速向据点发动了进攻。

  据点内,长生教的仆从战士们已经从猛烈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他们开始组织那些灰矮人和岩石侏儒发动反击。面对精锐的雾刀杀手,这些灰矮人和岩石侏儒显然战力不够,但是他们人数占了优势。

  可是随着三家战士的不断登陆,又有将近一千名家族战士加入进攻后,长生教的这些奴隶就顶不住了。

  一座座窝棚被摧毁,大量奴隶不断被斩杀,鲜血洒了满地都是,长生教的人手在节节败退,眼看着就要被彻底驱逐出他们辛辛苦苦建成的据点。

  高空中,以一人之力挡住三家家主,只能勉强维持一个均衡之势的赤姥姥怒啸了一声。

  骨公公和兰公公同时怒喝出声,他们的三条座船顿时急速向地面降落,三条座船上,加起来近百名青年男女纷纷返回船舱,不一会儿就穿戴了甲胄、佩戴了武器,全副武装的走了出来。

  他们也不下船,而是驱动座船在据点上空急速穿梭,手持造型奇异的弓弩冲着地面就是一阵乱打。

  这些青年男女的修为在长生教的杀手当中也堪称精锐,比三家的家族战士更是强出了一大截,他们手中的弓弩力道极强,准头极准,而且箭头上还淬了剧毒。

  短短半刻钟功夫,三条木舟在据点上穿梭了两三次的功夫,就有两三百雾刀杀手和三家战士被弩箭射伤,起码有一半人因为伤到了要害,来不及服用解毒药物就倒毙当场。

  三条木舟的狂野攻势让雾刀和三家战士的攻势骤然一滞,长生教的精锐仆从战士也稳住了阵脚,配合着三条木舟发动了反扑。

  一时间战况好不激烈,双方不断有人战死,地面上满是伤员,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声、哀嚎声。

  巫铁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规模的战争。

  数千人围绕着长宽两里左右的据点反复冲杀,嘶吼声、怒骂声,还有刀剑劈进身体发出的骨肉切割声,乃至濒死之人的惨嗥声、哀求声……

  “他们疯了!”巫铁身体在剧烈的颤抖。

  不是害怕,而是一种震撼。一种发自血脉深处,极其复杂的,让巫铁也无法明白解释的震撼。

  热血在体内燃烧,一种冲动的意念犹如火焰灼烧着大脑,巫铁握紧长枪,大有一种冲上前去加入战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大战一场的冲动。

  “这才算什么跟什么?”趴在巫铁肩膀上的金属蜘蛛冷笑了一声:“这点小场面……苍蝇屎一样的局面……这算什么?”

  巫铁默然,一肚皮的热血骤然被老铁的冷嘲热讽给打消了下去。

  歪着眼角看了看这只金属蜘蛛,巫铁冷哼道:“那,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场面?”

  老铁沉默了一阵,良久没吭声。

  巫铁正要开口反嘲老铁,他突然开口了:“你小子不亲身经历过,绝对无法想象的场面……爷爷我不是读书人,没办法很好的描述……不过,牛英雄的块头够大吧?”

  巫铁急忙点了点头。

  牛英雄身高千米上下,那块头堪称巨大啊。

  “想想看,你一眼望去,视线中,无论地面还是天空,密密麻麻的都是牛英雄这样的肌肉疙瘩,几乎是密不透风的挥动着兵器相互劈砍……”

  “到处都是血好像瀑布一样洒下来。”

  “无数的胳膊,无数的腿,无数的内脏,无数的大好英雄头……就这么源源不断的落下。”

  “如果你个子矮一点,那么只要一个呼吸的时间,你就会被天空掉落的英雄头给埋在厚厚的血肉下面……”

  巫铁浑身战栗,无数极大的鸡皮疙瘩密布全身。

  他无法想象那等场景……无数个牛英雄紧挨在一起相互疯狂的劈砍?

  看看高空,两位掌令、三位公婆、三位家主的厮杀战场,他们最大的波及范围也不过是方圆数百米而已。

  一个牛英雄就身高千米以上。

  “果然是小场面。”巫铁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老铁突然轻喝了一声:“小心。”

  巫铁散发在外的无形力场骤然被触动,他迅速感应到三个人从他身后急速扑来,三柄直刀几乎是悄无声息的直刺他的后心。

  三人来得极快,直刀几乎是笔直的刺了过来,无形力场刚刚感应到他们的存在,直刀就几乎到了巫铁身后。

  无比狠辣,无比专业的刺杀。

  哪怕有无形力场散布方圆百米的范围,巫铁也只是勉强转过身,眼睁睁看着三柄直刀刺在了自己软肋上。

  “小子,你又死了一次。”老铁冰冷的嘲讽声从金属蜘蛛腹中传来。

  巫铁恼怒的轻喝了一声,无形力场翻滚,他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身躯没有丝毫用力的征兆,就这么怪异的弹跳而起。

  三柄直刀狠狠刺在他身上,火星四溅,直刀崩断。

  巫铁不退反进,手中长枪带起点点寒光,快若闪电的刺进了一名雾刀杀手的喉咙。

  一点血光闪过,两名雾刀杀手丢下兵器,张开双手向巫铁冲了过来。巫铁看得清楚,这两个雾刀杀手的手中,都扣着用来轰炸长生教据点的金属弹丸。

  这是巫家的矿奴们使用过的开山雷同类型的兵器,拥有强大的杀伤力。

  巫铁也不敢、更不愿让两个杀手靠近自己,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眉心骤然一烫,巫铁‘掌控乾坤’天赋神通全力发动,强大的无形力场犹如无形的潮水一样涌了出去。

  两个雾刀杀手怪叫了一声,他们手舞足蹈的腾空飞起,犹如风中落叶一样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飞了起来。

  巫铁长枪点出,两个雾刀杀手喉结处喷出两道血水,被巫铁一枪封喉击毙当场。

  “这里,有个狠点子。”数十米外传来一道瓮声瓮气的粗重声音,两尊身高丈许,身披粗劣的厚重铁甲,浑身都是爆炸性肌肉块的牛族战士猛地冲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两个牛族战士归属三个家族的哪一家,他们拎着碗口粗细的大铁棒,闷着头向巫铁猛冲了过来,抡起棒子就是一通乱砸。

  巫铁快速的向后撤退。

  铁棒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头划了过去。

  巫铁并不害怕这两个没有修炼过,只会使用肉体蛮劲的牛族战士。他听到了附近传来的脚步声,听那矫健有力的步伐声,显然是有大群的青狼或者灰狼战士在靠近。

  身上的紧身甲胄坚不可摧,巫铁也不害怕被狼族战士围攻。

  他只是不愿意无缘无故的战斗、杀戮。

  长生教也好,雾刀也好,尤其是新卷入的三个家族的所属……石灵卿死了,罗林他们也都死了,巫铁和三方之人都无冤无仇的,他何必掺合这浑水?

  一边全速后退,巫铁一边低沉的喝道:“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放屁!”一个牛族战士瓮声瓮气的大吼着,手中大铁棒拦腰猛砸,差点没砸在巫铁腰上:“在这里的,除了我们的人,都是敌人……而且,你还杀了雾刀的人。”

  牛族战士朴素的敌我分辨能力,居然让巫铁无话可说。

  他只能快速的后退,他的速度比两个牛族战士快了许多,四周合围的狼族战士显然也无法跟上巫铁的速度,几个呼吸后,巫铁就摆脱了这些敌人,快速的转到了一丛蕨林后面。

  等到这些牛族战士、狼族战士赶上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找到巫铁留下的任何痕迹。

  巫铁换了一个方向,又潜伏在了另外一个小山包后,远远的眺望着战场。

  雾刀和三个家族的联军占据了优势,据点内长生教的战士还能在三条木舟的助阵下勉强和他们抗衡,但是在据点外,已经有零星的雾刀杀手带着三个家族的巡逻队四面合围。

  大大小小的队伍密布方圆十几里的区域,将整个长生教的据点包围在了里面。

  很显然,雾刀是不想放一个活口离开了。

  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留下骨公公三人。

  巫铁抬头看着天空,两大掌令和骨公公、兰公公的战斗还在继续,而赤姥姥已经被联手的三大家主逼得气喘连连。

  三大家主任何一人都不是赤姥姥的对手,甚至两人联手都难以压制赤姥姥。

  但是三人联手后,赤姥姥就有点难以应付。

  三道流光在赤姥姥身边急速穿梭,赤姥姥手中长矛抽得空气‘轰轰’作响,却始终奈何不了三位家主。

  缠斗了足足两三个小时,地面上的战斗都几乎结束了,突然一声惨嚎传来,巫铁都没看清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赤姥姥突然丢下长矛,浑身是血的转身就走。

  大片鲜血不断从赤姥姥身后喷出,赤姥姥一边逃跑,一边不断发出尖锐的吼叫声。

  但是她没能跑出多远,三位家主,还有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黑影追了上去,冲着赤姥姥就是一通乱打。

  赤姥姥怒骂连连的,勉强遮挡了十几招,几条寒光闪过,一声巨响,一团急速绽放的血雾笼罩了方圆数百米的虚空。

  眼看自己要被击杀,赤姥姥悍然自爆。

  一名和七掌令、八掌令一般打扮的黑影快速逃出了数百米,巫铁看得清楚,他的左臂软塌塌的垂了下来,赤姥姥的自爆只是伤了他一条胳膊。

  三位家主则是没能逃出。

  他们在赤姥姥的自爆中直接炸得稀烂,数十块残肢断臂不断从空中坠落,落到大河中引来了大量游鱼争抢。

  骨公公和兰公公一言不发的摆脱了敌人,全速向瀑布的方向逃了过去。

  “雾刀?这是战争!”

  “等着我长生殿的全力报复吧……这是战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