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破

  巫铁腾空飞起,大片石块雨点一样砸下的瞬间,石灵卿嘴角勾起,很欢喜的笑了。

  罗林则是低沉的咆哮一声,直刀在空中挥出一轮银光,劈碎了七八块向他打下的石块。他身后一名新来的青年双手同时挥动,数十根银光闪闪的三角钉脱手飞出。

  三角钉闪烁着淡淡寒光,准确的打在了一块块落下的石块上。

  小手指大小的三角钉沉重、锋利,只听沉闷的撞击声,石块被打成豆子大小的碎片,再落在罗林等人身上,已经没有了半点儿杀伤力。

  “你们去,杀!”罗林大喝了一声,主动向巫铁迎了上来:“钉,配合我!”

  他身后那青年一拍腰间的兽皮囊,飞出的三角钉刚刚落地就纷纷飞起,犹如一群欢快的蜜蜂同时飞回了兽皮囊中。

  另外六个青年同时向石灵卿一行人杀去,这个被罗林称之为‘钉’的青年紧跟在罗林身后。罗林刚动,钉右手一挥,三根三角钉就荡起一条弧线,向巫铁的身体打来。

  巫铁滑翔在空中,闪避不及。

  三角钉来势极快,带着一丝寒风扎在了巫铁的左右胸口和小腹上。

  就听一声脆响,点点火星闪烁,三角钉反弹了回去,巫铁身上看似纤薄的紧身甲胄上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

  钉的眼睛骤然一亮:“好甲!”

  巫铁双足重重落地,恰恰落在罗林身前,长枪笔直的向罗林刺去。

  罗林直刀挥动,重重劈在长枪上。

  一声巨响,石灵卿一行人,还有六个冲锋的青年同时向这边望了过来。

  巫铁双臂微微一震,罗林直刀上传来的力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大。相反,巫铁的力量全面碾压了罗林,他长枪崩开了直刀,枪头笔直的向罗林胸口刺去。

  罗林怪叫一声,他猛地向后退去,同时腰间皮囊中两柄小小的短刀飞出,化为寒光重重劈向巫铁。

  巫铁双手挥动长枪带起一道圆弧,一击将一柄短刀打飞了出去,另外一柄短刀来势太快,紧贴着长枪飞过,狠狠扎在了巫铁的腰间。

  又是一声脆响,点点火光闪烁,紧身甲胄丝毫无损,短刀反而反弹了回去。

  “好!”巫铁自己都忍不住兴奋得大叫了一声。

  他左手猛地在胸腹之间一块微微凸起的菱形上按了一下,紧身甲胄的袖口和领口同时有微光亮起。甲胄蠕动着,惨白色的金属汁液从甲胄中涌出,迅速覆盖了他的双手和头颅。

  金属汁液凝固,巫铁全身都被紧身甲胄笼罩。

  他的双眼处,是两片猩红色、闪烁着狰狞血光的薄薄晶片,配合上全身惨白的甲胄,乍一看去颇为狠戾:“我说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不许在这里动手。”

  头部被甲胄完全覆盖住后,巫铁的声音也变得低沉而僵硬,带着一丝震耳的金属音。

  罗林大吼了一声,他手中直刀挥动,两柄短刀盘旋在他身边急速飞舞,带起刺耳的破空声。他身体猛地炸开,化为三条残影向巫铁冲了过来。

  罗林的速度超乎巫铁的预料,身体化为残影的技巧也让巫铁手忙脚乱有点应付不来。

  他只听到破风声响,一条条影子在身边乱晃乱闪,还没等巫铁弄清敌人到底在哪里,刀光闪烁,直刀在他身上猛斩了数十次,两柄短刀更是尖啸着在他身上劈砍了数十次。

  巫铁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白惨惨的紧身甲胄光洁异常,任凭罗林疯狂攻击,只是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

  罗林身后的钉大喝了一声,他左手拍了一下腰间皮囊,数十颗三角钉闪烁着寒光,带着丝丝破空声飞扑而来。三角钉疯狂的打在巫铁身上,同样只有点点火星乱闪,没有一根三角钉能给巫铁带来半点伤害。

  站在原地被猛攻了一阵,巫铁已经渐渐习惯了罗林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身体四周无形的力场已经能捕获罗林的身影,三条残影中,只有一条影子是罗林的本体。

  猛不丁的,巫铁大喝一声,他身边空气突然凝固,罗林的三条残影当场崩溃了两条,只有他的本体突兀的停滞在了他身体的右前方。

  这里正是巫铁最方便攻击的位置,长枪带着一点寒光,枪头重重点向了罗林的大腿。

  巫铁不想杀人。

  本来这场战斗,他就没有太强的战斗欲望。

  如果不是石灵卿……巫铁或许根本不会对罗林一行人出手。

  所以他只想重伤罗林,如果能扎伤他的一条大腿,那么罗林会消停一阵子吧?

  正向石灵卿一行人发动进攻的六个青年中,新来的一个青年猛地停下了脚步,他双手一搓,一根海碗粗细的土黄色石柱凭空出现在手中。

  双手握着几乎和他身高等高的石柱重重撞在地面上,四周地面顿时犹如水波一样剧烈的蠕动起来。

  方圆百米内所有人都站立不稳,巫铁的这一枪也就失去了准头,只是擦着罗林的大腿划了过去。枪尖太锋利,撕开了罗林的长裤,在他大腿上留下了一条半寸深的血痕。

  血水飞溅,罗林痛得大吼了一声,他手中直刀猛地脱手飞出,化为一道寒光重重刺在巫铁心口。

  这一击比那两柄短刀的攻击有力得多,虽然同样没能攻破紧身甲胄的防御,巫铁就好像被攻城锤当面轰了一下,立足不稳向后飞出了十几米远。

  直刀剧烈的震荡着,打着旋儿反弹飞起数十米高。

  罗林大喝一声,再次化为三条残影弹起来十几米高,一手将直刀握住,身体一晃就从高空向巫铁俯冲下来。

  刀光如雪,印亮了巫铁的眼眸。

  这凌空俯冲的一刀凌厉异常,刀锋直取巫铁脖颈。

  巫铁正要闪避,手持土黄色石柱的青年一挥手,看似沉重的石柱居然轻飘飘的飞出了百多米远,重重的落在了巫铁身前数米处。

  石柱上黄色光芒闪烁,地面蠕动着,两只岩石手臂从地面上猛地钻了出来,狠狠抓住了巫铁的小腿。

  巫铁身体一晃,动弹不得。

  罗林放声大吼,凌空一闪,长刀一击狠狠劈在了巫铁脖颈上。

  火星四溅,罗林的长刀剧烈的震荡着,刀身弯曲几乎断折。巫铁的紧身甲胄上依旧是光洁如镜,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罗林的身体还没能落地,巫铁握枪向他捅了过去。

  罗林这一刀分明是要砍下巫铁的头颅,丝毫没有下手留情的意思。

  巫铁心头怒火中烧,干脆的同样一枪向罗林的心口要害刺去——巫战说过的,这些天,老铁也教过的。如果有人想要杀你,那么,提前弄死他!

  ‘防患于未然之间’……老铁文绉绉的,很骚包的向巫铁讲了这么一句。

  罗林用力过猛,他身体在空中,已经失去了闪避的力量。

  后方的钉大吼大叫,数十颗三角钉飞射而来,三角钉打在了罗林身上的衣服上,猛地将他身体带动得歪斜了半尺多。

  血水四溅,骨肉撕裂声清晰可闻。

  长枪洞穿了罗林的左肩,巫铁双手猛地一挥,罗林嘶声惨嗥着,被长枪带动着狠狠砸在了地上。

  如今的巫铁双臂一挥,单纯肉体力量就有两三万斤。

  他气恼罗林下手过于狠辣,更是动用了刚刚修炼出的元力,在元力的辅助下,他的肉体力量又提升了一倍有余。

  长枪挥动,巫铁身前的土黄色石柱骤然一亮,罗林身体落地的地方,大片泥土蠕动着,好大一片土地突然变成了厚厚的泥浆池子。

  一声巨响,无数泥浆冲天飞起,罗林重重的砸在了泥浆池子中。

  巫铁脚下的岩石手臂骤然又多了四条,分别扣住了他的大腿和腰部。土黄色石柱猛地飞了起来,当头向巫铁的脑袋砸了下来。

  巫铁低声怒吼,他身体猛地一震,全部力量轰然爆发,岩石手臂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巫铁奋力挣扎了两下,所有岩石手臂崩断,他长枪横扫,狠狠打在了石柱上。

  看似轻飘飘的石柱居然有数千斤重。

  只是这重量对巫铁来说意义不大,长枪横扫,就听一声巨响,石柱被硬生生砸飞了数十米,将远处一块巨石打得粉碎。

  “我说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不许你们动手!”

  泥浆池里,摔得大口吐血的罗林刚刚挣扎着爬起,巫铁一步到了他身边,左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脑袋。

  莫名的,巫铁想起了他在巫家石堡清洗过的那些头颅。

  罗林的脖颈很脆弱,巫铁清晰的感受到,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只要轻轻一转,就能将罗林的头颅扯下来……

  罗林的额头上青筋一根根凸起,他浑身僵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巫铁能感受到,罗林心头充斥着愤怒和绝望,唯独没有恐惧。

  愤怒和绝望,唯独没有恐惧。

  巫铁的手紧了紧,罗林的头发就发出了断裂声。

  就在数米外的钉大吼了一声,他猛地‘咚’的一下向巫铁跪了下来:“放开罗林……我们,我们……”

  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的钉显然并不擅长话语,他双手按在地上,‘咚咚咚’就向巫铁磕了三个响头,他的面前正好有一块尖锐的石头,他额头上血肉开裂,鲜血流了一脸都是。

  巫铁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此刻,钉的身影和巫金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心头的怒火和杀意犹如退潮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巫铁缓缓松开左手,将罗林提了起来,一把丢在了钉的面前。

  “这里是我的地盘。”巫铁再次重复了他的态度。

  石灵卿和她的手下快速向巫铁这边靠了过来,隔开老远,石灵卿就娇滴滴的大声呼唤着:“公子,还请公子为我们做主……”

  掌控那根土黄色石柱的青年则是猛地上前了两步,他沉声道:“就依这位大人的,在大人的领地上,我们再也不动手。”

  巫铁点了点头。

  钉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看了看巫铁,然后抱起身上骨骼多有折断的罗林,快速的回到了同伴中间。

  石灵卿看了看罗林一行人,咬咬牙,大步向巫铁这边走来。

  巫铁没搭理她,转身一跳,身体犹如鸟儿一样滑翔而起,用那些蕨林借力,几个跳跃就跑远了。

  石灵卿追赶不及,只能娇滴滴的呼喊了几声‘公子’,却没能得到巫铁的半点儿回应。

  石灵卿一行人,巫铁一行人,双方相隔两百多米的距离遥遥对峙了一会儿。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一阵子,手持石柱的青年冷笑了一声:“石灵卿……我看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能逃去哪里。我们会盯着你们,只要你们离开这位大人的领地……”

  石灵卿丝毫不惧的冷笑了一声:“我大致猜到了你们的来头……我在这位公子的领地上耗得起,你们敢和我耗时间么?”

  高高地昂着头,石灵卿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转身向自己的木棚子一歪一扭的走去。

  一条大腿还麻痹异常,原本想要像公主一样离开的石灵卿,如今动作之间却多了好些狼狈。

  四个牛族战士,八个人族护卫,一行人跟在石灵卿身后,面朝着罗林等人缓步后退。等到双方相隔一里多远了,他们才转身跟在了石灵卿身后。

  七个青年看着重伤的罗林,手持长弓的青年恼怒的低喝了一声。

  “头!”几个青年看着手持石柱的青年。

  青年死死咬着牙,一会儿看看巫铁远去的方向,一会儿看向石灵卿等人所在的方向。

  过了许久,他才冷声道:“她说,我们耗不起?我们就和她耗上了。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不管怎样,老三的仇,我们一定要帮他报得干干净净。”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杀我一人,屠你满门。”青年的声音冰冷异常,透着一股子让人从骨髓里冷起来的寒意。

  被钉抱在怀里的罗林睁开眼睛,哆哆嗦嗦的说道:“吴老大,那小子的甲……是古宝么?怎么,就攻不破呢?”

  罗林的脸色惨白,声音虚弱到了极点。

  吴老大茫然的看着巫铁消失的方向,突然他笑了起来:“没错,这小子很难对付,他的甲,很可能是古宝。不许我们出手?可是,我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雾刀,我们是刺客,我们是杀手,我们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收割者……谁说,我们要正面杀人的?”

  缕缕轻烟缭绕,巫铁蹲在一个可以眺望石灵卿等人的小山包上烧烤。

  突然远远地,那边传来了一个牛族人凄厉的惨嗥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