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突发事件

  那一片蕨林有数十米方圆。

  正中最粗壮的一棵大蕨,正中主干有人腰粗细,更有七八米高。

  飞打出去的石块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狠狠扫中了那一片蕨林,正中的大蕨被两块石头轻松洞穿,大片碎渣飞出去七八米远,十几颗枝繁叶茂的蕨被打得拦腰断折。

  石块落地,然后再次飞起,犹如发疯的马蜂,狠狠的向剩下的大蕨飞打。

  落地,飞起,再落地,再飞起。

  一丛蕨林被打得稀烂,残破的枝条洒遍方圆百米,到处都是。

  “这里,我的地盘,不许打斗!”巫铁松开左拳,向罗林三人用力的指了指。

  很莫名的,巫铁倾向于庇护石灵卿一行人。或许是因为石灵卿和他一眼被屠了满门,或许是因为罗林三人的咄咄逼人让巫铁不快,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

  谁知道呢?

  石灵卿笑了,她脱臼的那只脚掌轻轻点地,向着巫铁很灿烂的笑了起来。

  当她看到数十块石头一次次飞起,一次次落下,打得那些粗壮的蕨类枝叶横飞的时候,她的笑容更是灿烂犹如春花,笑颜美得让人心醉。

  罗林的脸色则是骤变,他猛地大喝了一声。

  他身边手持长弓的青年大喝,他大踏步的向巫铁逼近,一步七八米,一步七八米,呼吸间就向前逼近了上百米。

  长弓拉圆,一声闷响,一道箭影破空而来,箭矢直指巫铁心口要害。

  巫铁深吸一口气,左手猛地握拳,身前百米范围内,无形力场剧烈的震荡着,一重重无形的力量向箭矢涌去,箭矢的速度骤然变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然变慢。

  ‘嗤嗤’声中,箭矢的箭头上隐隐可见乳白色的气圈喷出,到了最后,箭头已经到了巫铁胸前三尺时,箭矢缓慢的停在了空气中悬浮不动。

  巫铁抬起头来,向那手持长弓的青年瞪了一眼。

  那青年大喝一声,长弓骤然爆发出连绵的轰鸣声,连续七八道箭影喷薄而出,向巫铁笔直射来。

  巫铁手忙脚乱的驱动力场发动拦截,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猛烈的打击,一个不提防,隐藏在两道箭影后的两支箭矢划出一道小小的弧线,重重撞击在第一支箭矢的尾部。

  距离巫铁只有三尺的第一支箭矢骤然加速,发出一声刺耳的爆鸣声,撕裂了力场,狠狠撞在巫铁的心口。

  惨白色的紧身甲胄上弹起一点火星,箭矢的纯钢箭头炸裂,光可照人的甲胄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罗林和两个同伴的瞳孔骤然缩小,他们同时发出尖锐的啸声,不发一言的转身就走。他们撤退的速度极快,几个起落他们就没入了一丛高大的蘑菇林,随后就不见了踪影。

  巫铁被吓得额头上满是冷汗,他急促的喘了一口气,咬着牙同样转身就走。

  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被人当面射了一箭,如果不是甲胄的缘故,他已经被洞穿了心脏。

  这里距离古神兵营很有点距离,金属蜘蛛无法靠近这里,他若是被射伤,根本无力返回古神兵营。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甲胄的缘故,他已经死了!

  天知道老铁这次会怎么收拾他。

  石灵卿在身后轻柔的呼喊着:“这位公子,这位……”

  巫铁没听到石灵卿的呼喊声,他只是闷着头向前疾奔,身体不时高高跃起向前滑翔,一次滑出上百米远,不多时他就逃回了金属蜘蛛的活动范围。

  向后张望了一下,起伏的小土包和蕨林已经遮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无法看到那边的景象。

  巫铁吐了一口气,阴沉着脸向古神兵营走去。

  距离古神兵营的入口还有数百米远,巫铁愕然停了下来。

  原本的深坑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搭建得很是整齐的木棚。

  用大蕨的枝条做骨架,四壁上糊了一层厚厚的泥土,泥浆吐沫得均匀光滑,还用高温烤得坚硬异常。屋顶上蒙了一层厚厚的蕨类枝叶,看上去颇为稳固。

  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木棚子?

  巫铁这次出门,也就是小半天的时间,怎么就多了这么个木棚子?

  十几只金属蜘蛛从四周窜了出来,悄然聚集在了巫铁身边,然后络绎向木棚子飞窜了进去。

  巫铁呆了呆,急忙跟着这些金属蜘蛛窜进了木棚。他发现,原本的深坑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蕨类枝条,上面同样铺了厚厚一层的泥土,更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巨河马皮,看上去满舒服的样子。

  金属蜘蛛来到了木棚的一角,麻利的掀开了一个米许见方的盖子。

  盖子下面传来了老铁的声音:“有外人进来了,两边都不是善茬儿,爷爷我懒得和他们打交道……所以,赶紧弄个棚子把这入口给遮挡上。怎么样,爷爷我盖房子的技术怎么样?”

  巫铁蓦的松了一口气,他凑到了通往古神兵营的入口旁,低头看着被四只金属蜘蛛托着的老铁,哼了一声:“也不是你动的手吧?你胳膊腿都没有了,你能盖房子?”

  老铁沉默,他的两排大牙上骤然有刺目至极的电光闪烁。

  巫铁急忙举起了双手:“我错了,这房子盖得真好,老铁您真是英明神武,神骏非凡!”

  不等老铁开口,巫铁很主动的低下头坦白错误:“我错了,我应该避开那些箭矢,不该硬挡……我也没想到,那家伙的箭,居然能拐弯?”

  “何止是剑,人都有弯的,你见过没?”老铁大牙上的电光逐渐淡了下去,他冷哼了一声:“你这些天囤积的筑基药剂还有许多,这些天,你就不用下来了,每天自己修炼……”

  老铁的语气骤然变得很是古怪:“另外呢,好好的和他们打打交道。有些事情,亲自经历了才知道……尤其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子勾当,哈,哈,哈,哈……”

  通往古神兵营的通道闪过一抹电芒,银白色的金属盖蠕动着,老铁和四只金属蜘蛛沉入了下面的甬道。

  巫铁的脸皮一阵通红,他低声自言自语:“男女之间的……勾当?那是什么勾当?”

  老铁的话,让巫铁有点不安,有点激动,有点憧憬,有点向往……

  他本能的想起了,在巫家石堡的夜里,巫金和巫银兄弟两鬼鬼祟祟的私下里探讨的一些话题。

  他们已经极力小心的在一旁低声窃语,但是巫铁藏得很好,他还是偷听到了他们说的一些话。

  “老铁,你说什么呢?”巫铁有点脸红,心跳莫名加速了许多。

  他莫名的想起了石灵卿秀美的面庞,尤其是她染成淡紫色的精致嘴唇……巫铁感到嘴唇有点发干。

  两道精悍的人影悄悄的靠近了木棚子,他们在两百米外停了下来,藏在一个小土包后面偷偷的眺望着这边。孤零零的一个木棚子是如此的突兀,两个隶属石灵卿的护卫很诧异的看着木棚子。

  “查查四周的痕迹。”一个人影低声的咕哝着:“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也好,他似乎,能挡住罗林那三小子。”另外一个人影深吸了一口气:“看他年纪不大,能有这样的实力,一个人……真好。”

  两条人影悄然向后退却。

  他们已经极其小心,但是他们没注意到,在远处的蘑菇丛中,两只金属蜘蛛猩红的眼器正死死的盯着他们,无数条肉眼不可见的红光密密麻麻的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

  巫铁一个人坐在木棚子里发了一阵呆,他也不知道现在要干点什么。

  呆了好一阵子,他摇摇头,从木棚的角落里翻出了一条灰岩蜥蜴的后腿,一段黑环蛇最肥美的肉段,一大块巨河马肚皮上的肥肉,拔出长刀在木棚外忙碌起来。

  忙活了一阵子,将这些肉食切成一条一条的,用木杆挂在了木棚外,巫铁取了一条蛇段,用干燥的蘑菇根茎升起了一堆火,将蛇段烤得遍体焦黄、油香四溢。

  掏出拳头大小的一块岩盐,用长刀刮了一点盐沫儿洒在肉段上,巫铁啃了一大口蛇肉,顿时满意的哼了哼。

  满口肉香,喷香的蛇肉吞进腹中,强大的身体迅速消化蛇肉,一股名曰‘满足’的热流向四周扩散开,巫铁舒服得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这位公子!”石灵卿轻轻柔柔的声音远远传来。

  身穿一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清洗干净的黑色长裙,原本满是泥水的长发也已经洗得干干净净,正带着水光柔顺的劈在身后。

  秀美的小脸蛋也洗得干净,淡紫色的嘴唇回复了应有的淡淡肉色,水光致致的嘴唇上不见丝毫纹路,饱满、鲜嫩得犹如刚刚绽放的花蕊。

  比起淡紫色嘴唇时,此刻的石灵卿雅净、素淡,就好像夜间刚刚开放的昙花,充斥着让人迷醉的美丽。

  她娇弱弱的站在数十米外一丛蕨林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巫铁,嘴唇微微蠕动着,一副想要说话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公子,小女石灵卿,谢过公子救命之恩。”石灵卿纤细娇柔的身体微微哆嗦着,犹如被风吹折的花枝儿一样向着巫铁骤然跪倒。

  巫铁呆住了。

  老铁这些天,教过他如何猎杀猎物,如何潜行偷袭,如何分解猎物,如何保命逃生。

  老铁可没教过他——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美丽、动人、又无比娇弱的少女,突然向巫铁跪倒的时候,他应该怎么做。

  巫铁面孔僵硬,浑身绷紧。

  他紧张到了极点,但是因为他绷紧的面皮,此刻的他显得如此的冷静、冷肃,如此的铁面无情,一副天塌不惊的样子。

  他甚至还发自本能的举起蛇段,狠狠的啃了一大口。

  筑基第一重完成,肉体机能强大的巫铁满口大牙坚固得很,就好像两排石磨一样磨得蛇骨‘嘎嘎’作响,满口蛇骨被他嚼得粉碎吞了下去。

  石灵卿的脸色微变。

  她偷偷的看着巫铁冰冷‘无情’的面孔,听着他嘴里传来的蛇骨粉碎声,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巫铁在想些什么。

  此情此景,石灵卿从未有过预案。

  巫铁怎么就能对她无动于衷呢?

  洁白细腻的双手微微哆嗦着,石灵卿咬着牙,将手按在了满是滑腻苔藓的泥地上,细腻的小手立刻陷进泥地三寸深,漆黑肥沃的泥浆顺着指缝涌了出来,将她雪白的小手彻底覆盖。

  石灵卿全身都哆嗦起来,配合她惨白的面孔、纤细柔弱的身躯,真个让人心动心痛。

  “这位公子,小女子石灵卿落难于此,还请公子……”

  石灵卿眼眶微红,嗓音颤抖着,眼角有泪光浮现。

  巫铁的全部注意力都被石灵卿吸引,他完全忽略了外界的一切动静。

  所以,巫铁自然没有发现,石灵卿的身后,一条通体漆黑,背部从头到尾有一条血色纹路的‘血痕断牙蛇’正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靠近石灵卿。

  他自然也就没发现,这种恶毒的,在咬伤猎物后,还会将满口密布倒刺的毒牙折断留在猎物体内的毒蛇,正张开了大嘴,向着石灵卿因为跪拜在地而高高翘起的俏臀一口咬下。

  巫铁嘴里干涩,喉咙里干巴巴的好似塞了一把沙子。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石灵卿,很想让她起身,但是他不知道他如何开口。

  老铁教了他好些‘生存’、‘战斗’的知识,但是从未教过他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交际交往,尤其是如何跟让人心动的异性女子交往。

  偏偏……

  无论是巫战、巫金、巫银、巫铜,乃至打了一辈子光棍的灰夫子,也没教过巫铁这些。

  巫战只知道扩大家族地盘,只知道用拳头和刀子教训四周不安分的邻居。

  巫金、巫银、巫铜……他们都还没和同龄的异性打过交道。

  灰夫子么,除了念叨‘小楼一夜听春雨’……他何曾见过真正的‘春雨’?

  巫铁呆呆的看着石灵卿,脑子里满是她那张娇滴滴的漂亮脸蛋。

  随后一声凄厉的惨嚎。

  血痕断牙蛇狠狠的咬在了石灵卿的屁股上,满口一寸多长密布细细倒刺的毒牙齐根断折,连带着大量的神经性麻痹毒液一起,留在了石灵卿的体内。

  石灵卿犹如‘火烧屁股’一样一跃而起,手舞足蹈的嘶声尖叫着。

  只是叫了两三声,神经麻痹性毒素发作,石灵卿就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疯狂的抽搐起来。

  十几条人影犹如狂风一样从远处狂奔而来,他们手忙脚乱的扶起了石灵卿,然后狼狈的向远处狂奔而去。

  原地,就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巫铁。

  还有同样目瞪口呆的血痕断牙蛇——眼皮都还没眨一下,它的猎物咋就不见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