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战斗吧,少年

  巫铁如拱桥静卧,呼吸悠长,浑身汗水不断滴落。

  老铁眼眸中血光闪烁,盯着巫铁看了一阵子,一缕红光从他左眼射出,在对面墙壁上急速闪烁了一阵。

  墙壁上,一团幽蓝色的电芒犹如水波一样无声的蠕动着,过了一会儿,电芒下的金属墙壁隆起一张惨白色的骷髅面庞。

  渐渐地,一颗直径三米左右,生得和老铁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色骷髅头从墙壁中飞出,无声的飞到了老铁的面前。

  老铁和巨大的骷髅头眼眸中都有血光闪烁,血光交错,他们在极短时间内,用莫名的方式交流了无数的信息。

  “这么多年了啊……”老铁低沉的咕哝了一声。

  刚刚白色骷髅头冒出的墙壁上无声开启了一个小小的门户,伴随着细微的‘叮叮’声,四只尺许大小的白色金属蜘蛛飞快的窜了出来。

  四只蜘蛛来到了老铁身边,分别伸出了两支前爪抬起了老铁。

  ‘叮叮’声中,巨大的白色骷髅头带路,四只金属蜘蛛抬着老铁向那门户走去。

  顺着一条笔直的甬道向前行走了百来米,这里又是一个占地极其广大的四方形金属大厅。空荡荡的大厅中,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几堆闪耀着淡淡金属寒光的材料。

  金属大厅边长数里,码放在大厅中的材料只有数米见方,小小的几堆材料在偌大的大厅中显得那样的可怜和寂寥。

  “就,这么点东西?”老铁眸子里一抹血光闪过。

  白色骷髅头低沉的轰鸣了几声。

  老铁冷哼了一声:“好吧,让我想一想……这点东西,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白色骷髅头微微侧过身体,两颗硕大的眼眸盯着老铁,眸子里血光一阵急速闪烁。

  老铁眼珠一凝,他突然咧开嘴大笑起来:“哈哈哈,当然……爷爷我是公的,公的……纯正的纯爷们。比喻,这是一种比喻,你懂不懂?”

  “不和你这种灵智未开的蠢货多废话……爷爷我都快被你带蠢了。”

  “帮个手,取两块低级元金,趁那小子还没醒来,赶紧。”

  呼吸,呼吸,一呼一吸极其的悠长。皮肤下的肌肉犹如小溪中的水波一样轻微的蠕动着,筑基药剂依旧在身体内每一个最细微的角落发挥作用。

  睡了不知道多久,巫铁缓缓睁开了眼睛。

  老铁杵在他身边,眼眸中血光闪烁,硕大的光幕中,身穿白色紧身甲胄的人影正保持着和巫铁同样的动作。

  轻柔甜美的女声悄然响起:“筑基式,收势……吐气……吸气……吐气……吸气……缓缓起身。”

  随着人影的动作,巫铁缓缓做起,然后很自然的站起身来,挺直了腰身。

  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从记事起,巫铁的身体就很虚弱,非常的虚弱。

  不要说和巫金、巫银、巫铜那样扛着巨大的石锁熬炼身体,巫铁身体最虚弱的时候,他甚至快走几步就会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五脏六腑好似撕裂一样的痛。

  前些日子在老铁的指挥下,一路扛着老铁来到古神兵营,一路上进行了最基本的筑基修炼,巫铁的身体强度得到了一定加强的同时,浑身筋骨、肌肉也酸痛、肿胀得厉害。

  更不要说,将一千斤猎物血肉从古神兵营外运到了这里,巫铁的体力近乎透支,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难受到了极点。

  但是此刻,全身焕然一新。

  浑身每一处脏腑,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每一条最细小的神经、脉络,都好像泡在热水中,暖烘烘的舒畅到了极点。

  巫铁下意识的奔跑了起来。

  绕着这个边长几近十里,周长四十里上下的金属大殿全速的奔跑了起来。

  双脚变得灵活有力,每一步重重的蹬踏地面,强大的爆发力推动身体快速的向前奔驰。

  双臂有力的摆动着,身体和谐而匀称,再快速的奔跑都能自如的保持平衡。

  呼吸很顺畅,清凉的气息在胸膛中流动,呼吸之间没有丝毫的难受、滞涩。

  心脏均匀有力的跳动着,巫铁已经全速奔跑了三里多远,心跳只是略微有点加速,浑身没有半点儿难受。

  巫铁突然想起了巫铜曾经在他面前炫耀过的技巧。

  他大叫了一声,身体猛地倾斜,双脚狠狠的踩在了垂直的墙壁上,他的身体几乎和墙壁垂直,和地面形成水平状,‘唰唰唰’的向前奔跑了十几步,这才轻巧的落回地面。

  双足重重落地,身体本能的、很灵敏的左右一晃,就保持了堪称完美的平衡,继续向前全速奔跑。

  这是好多年前,巫铜修炼小有成绩后炫耀的技巧‘蜘蛛步’,犹如蜘蛛一样在陡峭、垂直的岩壁上快速奔跑。

  只是那一次,巫铜只在自家的院墙上跑了七八步远就摔倒在地,大头着地的他摔了个鼻青脸肿,鼻血都摔了出来。

  巫铁轻松的奔走了十几步,落地轻巧、灵动,步伐稳健、矫捷,没有丝毫的狼狈和吃力。

  “爹……哥哥……”

  巫铁猛地停下了脚步,他双手紧紧握拳,抬头看着白晃晃的天花板,狠狠的咬着牙。

  这就是力量?

  拥有力量的感觉真好!

  巫铁再也不是那虚弱的,弱不禁风,连走得快一点都要气喘吁吁的废物。

  “自我感动得差不多了?”老铁的声音远远传来:“那,开始战斗吧,热血的少年啊!”

  ‘叮’的一声,巫铁头顶的天花板电光一闪,天花板犹如水波出现了一个直径一尺多的漩涡。一根长长的影子从漩涡中喷出,擦着巫铁的鼻头落在了地上,‘叮叮当当’的在地上弹跳了好几下。

  这是一支长枪。

  一支通体金属铸成的长枪。

  灰蒙蒙的枪杆比巫铁长了一尺多远,尖锐的枪头长有一尺多。

  老铁的声音再次响起:“爷爷我已经给你选好了兵器,长枪,爷爷我喜欢枪……男人,都该玩枪,哈哈,长枪杀敌人,短枪打姑娘……咳,咳……”

  老铁干巴巴的咳嗽了几声:“我这张嘴,最后的两句话,你没听到,没听到。”

  巫铁的注意力没放在老铁身上,他全神贯注的看着脚下的这支长枪。几乎是出自本能的,他弯下腰,一把抓住了长枪,用力握紧了枪杆。

  通体灰蒙蒙的长枪没有丝毫光泽,表面密布着极细的纹路,枪杆恰恰一握,手掌紧握在枪杆上没有丝毫打滑的感觉,很舒适,很顺手。

  枪的重量不轻也不重,巫铁挥动长枪的时候,只感觉流畅自然,舒服到了极点。

  这杆枪,完全比照巫铁如今的身高、体型和力量,量体打造而成。

  长枪入手,只是几个挥动间,巫铁就爱上了这杆长枪。

  “做工真好!”巫铁眯着眼,看着枪杆上那极细极细的纹路。这杆枪看上去简简单单,可是他本能的直觉,这杆枪比巫战、巫金他们随身的长刀做工要好得多。

  材质更要好了许多、许多。

  “真废话,做工?”老铁哼哼了一声:“这可是古神兵营,让古神兵休息、疗伤、补给、提供长时间作战保障的大本营……做工,自然是顶级。”

  巫铁兴奋的握着长枪,大步回到了老铁身边。

  他已经决定,绝对不会和这杆枪分开半步。这是他的第一把兵器,真正属于他的第一把兵器。

  在巫家,只有战士才有资格拥有兵器。

  “听好。”老铁眸子里闪烁着血光,死死的盯着巫铁。

  “你要复仇,你就必须修炼强大。你需要筑基药剂,你需要更多的筑基药剂。”老铁大声的咆哮着:“但是,爷爷我不能帮你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你的所有筑基药剂,必须你自己去猎杀猎物、采集材料。”

  “想要强大,就像个纯爷们一样去战斗吧,少年!”

  老铁的语气变得极其的冰冷、僵硬:“不断的战斗,不断的强大,直到那一天,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在这之前,可千万不要死了。”

  巫铁怔怔的看着老铁。

  老铁的语气让他不安。

  之前,老铁还帮他猎杀了一千斤血肉。

  但是现在,老铁就要他自己去猎杀猎物。离开古神兵营,去外面那片异境,猎杀那些可怕的地下生物。

  “想想你爹……你哥哥……”老铁似乎看出了巫铁心头的犹豫和畏惧。

  巫铁的心头蓦然涌出了无边的怒火和痛苦。

  他的脑子里再也存不住任何念头,他只是低声的咕哝着‘筑基药剂’,转过身大踏步向外走去。

  越走越快,心头的火气和痛苦越来越甚,巫铁突然嘶吼了一声,双手握着长枪大踏步的向外狂奔。在他身后,两只人头大小的金属蜘蛛远远的跟着他。

  甬道的尽头,白色的金属封盖水波一样滑开。

  巫铁一声大吼,双足重重踏地,他居然直接跳起来了三米多高,右脚在大坑的洞壁上一踩,再次跃起两米多,直接从深达五米多的大坑中跳了起来。

  身体重重落在大坑边,巫铁呆了许久,这才欢喜的大叫了一声:“力量!”

  他能跑这么快,他能跳这么高。

  这就是力量啊。

  他向四周看了看,看到了十几米外一块大概有他小腿这么高的石头。他大步走了过去,随手将长枪放在了一旁,双手保住了这块两尺见方的石头,用力的将它抱了起来。

  有点吃力,但是巫铁很坚定的,将这块石头举过了头顶。

  他双手举着石头足足有半刻钟的功夫,这才大声吼着将石头一下丢出了四五米远。

  他欢天喜地的看着双手。

  这就是力量啊!

  他以前,根本不可能挪动这么大的一块石头。

  但是他服用了一支筑基药剂,修炼了筑基式后,他就有了这么大的力量。

  “爹……哥哥……我会给你们报仇的,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

  巫铁用力的握紧了拳头,他低下头,想要捡起长枪,‘嘶嘶’声猛地从他身后传来,一股巨力涌来,一头和巫铁身高差不多的灰岩蜥蜴猛地扑了过来,两只前爪狠狠拍打在他的背上。

  这头灰岩蜥蜴分明还没成年,相对于成年灰岩蜥蜴相当于四五个巫铁的庞大体积而言,这头灰岩蜥蜴还只是幼年。

  幼年的灰岩蜥蜴,尖锐的前爪狠狠撕扯巫铁的双肩,大块肌肉被撕扯下来,巫铁剧痛嚎叫,面门朝下狠狠的拍打在地上。灰岩蜥蜴扑在了他身上,两条后爪在他的大腿、小腿上乱划,大片皮肉稀烂,小腿上甚至露出了白色的骨头。

  这头灰岩蜥蜴的猎杀技巧很糟糕。

  换成拥有足够猎杀技巧的成年体,一次成功的扑击后,它会用密布獠牙的大嘴咬住巫铁的后颈,沉重的身躯只要一个翻滚,就能轻松的拗断巫铁的颈骨。

  幼年蜥蜴四个爪子将巫铁后背拉扯得稀烂,地上满是血迹,巫铁大声嘶吼着,努力挣扎着。

  但是双肩、双腿受到重创,力量消失了一大半,巫铁根本没力气摆脱这头幼年蜥蜴的攻击。

  幼年蜥蜴一边疯狂的撕扯巫铁的身体,一边张开大嘴,歪着脑袋,想要咬住巫铁的后颈。

  这是源自血脉的猎杀本能。

  巫铁的血液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正在快速唤醒这头幼年蜥蜴的猎杀天赋。

  冰冷的利齿碰在了巫铁的脖颈上。

  巫铁尖叫着,他的右手猛地抓住了胸前蚩尤牙,反手狠狠的就是一刺。

  蚩尤牙‘噗嗤’一声洞穿了幼年蜥蜴的脑袋,在它脑袋上炸开了碗口大小一个窟窿。

  鲜血混着脑浆流淌了出来,洒了巫铁满头满脸都是,巫铁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叮叮’声传来,两只通体惨白的金属蜘蛛从大坑中爬了出来,快速的来到了巫铁身边。

  它们绕着巫铁转了两圈,然后张开坚硬的口器,咬住了巫铁的长发,拖拽着他在地上缓慢的滑动起来。

  死去的灰岩蜥蜴趴在巫铁的背上,连带着被一起拖拽向了大坑。

  ‘咚’的一声,巫铁和灰岩蜥蜴沉甸甸的坠入大坑中,灰白色的金属地面蠕动着,将巫铁和灰岩蜥蜴吞了下去。

  淋漓的鲜血,在地上拉出了长长的血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