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漫天鸡毛飞

  虞文辉把怒蛟矛法和玄阴白骨大擒拿都留在了登陆室,现代社会不合适用长矛类武器,玄阴白骨大擒拿又跟人类不匹配。

  虞文辉离开了全职武神,看了一眼时间,此时已经是深夜。

  他暗暗思忖,自己的女朋友和几个闺蜜估计又会留宿那间别墅,虞文辉也没有回去的意思,开了车先回去了自己租的房子,把所有能用的东西都折腾到了登陆室,剩下的东西都不打算要了。

  临走之前,虞文辉打量这个自己住了大半年的小房子,不由得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他觉得自己十年内未必买得起这么偏远又这么小的一套房子,但是转眼,自己居然就拥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这些变化,其实跟他自己的努力没什么关系,但他的的确确有了更好的生活。

  虞文辉点了根烟,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落下的东西,暗暗忖道:“明天跟房东打个电话,把房子退掉,我还没住够日子,不知道房东会不会扣押金?虽然全职武神的登陆室也能住人,总觉得没有了住处,很不习惯,要不要另外再买一套房子?距离公司近一些?”

  虞文辉想到这里,不由得哑然失笑,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决定辞职了,居然还有情不自禁的想要距离公司近一些,这些年长途跋涉,辛苦上班的日子,还是给了他太多的印记。

  “说到房子……不如租一套办公室,也方便过一段时间创业!”虞文辉并不想混吃等死,还是希望能够做一点事情,显然创业是他最好的选择。

  虞文辉一觉睡到了天亮,想了想,还是驱车到了公司,上午什么也没有做,就是写了一封辞职信,午休的时候,去办公室找部门的头头。

  他们部门的大头目见到虞文辉,一脸神清气爽的说道:“终于舍得来上班了?最近公司有个项目,需要人带队,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这个项目对公司来说,非常关键,只要做好了,几年后升职不是问题。为了这个项目,总部从各部门分拆精干人员,组织一个新的团队,注入一家新的公司。新公司总部已经注册好了,办公地点也选好了,你只要带领团队过去,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虞文辉正要解释,自己是来辞职的,大头目就站起来,很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跟文静不是一个部门,但这一次抽调精干,你有绝对权力把文静也抽调去新公司,假公济私还是很爽的。”

  虞文辉看自家的领导,满脸都是猥亵的笑容,显然思想很不健康,忘记了八荣八耻,急忙提醒道:“咱们公司不是不提倡办公室恋情吗?”

  部门经理嘿嘿一笑,说道:“问题是!你去了新公司,就不归我管了啊!你愿意怎么折腾新部门,谁还管得着?这里有一份备选名单,你赶紧把人聚齐,然后去新公司。”

  虞文辉被部门经理塞了一大堆资料,和和气气的推出了办公室,他一脸懵逼的回到了自己办公桌,开始琢磨,自己怎么会忽然交了好运气?

  虞文辉翻了一会儿资料,这才发现,这个项目就是公司最近在剥离不良资产的一个举措,把所有烂渣挫乱的项目都扔到了新公司。部门经理说他让自己挑人,但却又给了一个名单,虞文辉只扫了一眼名单,他本来就是老员工,就知道这些人也是公司想要踢走的落后员工。

  “这是让我们滚到一边,自生自灭的意思,怪不得这种事儿会落到我身上。草,老子要辞职,绝逼要辞职……”

  虞文辉拎着资料和辞职信,正要去找部门经理,他们部门忽然一阵骚动,闯进来了几十号人。这些人正是名单上的员工,他们进来后直奔虞文辉,好几个人嘴里已经狂喷牢骚,锁死了虞文辉开始定点轰炸。

  “小虞,你说说,新公司给我什么位置?文辉,咱么关系可不错,上次我还输给了给你一千块呢,帮你捞了一个女朋友。你是不是先把副总的位置定下来?老虞,你说吧!工资怎么算?不能比总公司低……信不信不办事不公,我去劳动局告你?”

  虞文辉脑子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新公司就是一个空壳,总公司就拨了几十万块,能撑三个月就不错了,接下来就要断顿,这些人要求还这么高,怎么看都是奔着砸锅去了。

  他现在自己倒是有钱,但是他吃饱了撑的,拿自己的钱去给公司填窟窿?

  “等一等,大家静一静!”

  虞文辉连喊了几句,也没有人搭理他,他干脆把辞职信一拍,大吼道:“老子特么的辞职了,你们别几把来烦我!”

  这几十号人顿时都傻眼了一半,面面相觑了一会,居然有人开始劝虞文辉好好干下去。

  虞文辉也不理会这群人,拎了资料和辞职信,再一次闯入了经理办公室,但却只见经理的秘书在,经理已经不翼而飞……

  “特么的!经理呢?”

  “我叫李妍玉,不叫特么的……经理已经走了,说是要去总部开会!”

  “老子这就去总部!”

  虞文辉把资料丢下,拿了辞职信就走,他才出了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了王文静抱了一个大纸盒过来,里面都是私人办公用品,这小笨妞傻呆呆的问道:“我们啥时候搬新家?刚才我们部门老大说了,今天就让我搬走,不继续留我了。”

  虞文辉一个头八个大,还未想好怎么安抚女朋友,几十号被淘汰的员工又蜂拥了过来,七嘴八舌吵的他头疼欲裂。

  虞文辉没得办法,只能高喝一声:“先跟我搬去新的办公地点,不愿意走的按照自动辞职算!”他这句话一出口,人群就哗啦啦散去了九成。

  虞文辉这才有空追问自己的女朋友,她是怎么被踢出了自己原来的部门。王文静细细说了一遍,但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一上班就被通知要去新的部门,这才来找虞文辉这个新部门负责人。

  虞文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带了王文静和剩下的七八号人,先打车去新办公室。公司给他们安排的地方,已经在南四环开外,异常偏僻,虞文辉看到这栋办公楼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栋楼看起来又脏又旧,租金一定很便宜。

  虞文辉也懒得去看办公环境,吩咐了跟过来的人赶紧去打扫卫生,准备迎接其他同事,就带了王文静先行离开,王文静带的私人物品,他都让其他同事带上楼去了,虞文辉根本也没打算去瞧一眼新的办公地点。

  作为新部门的老大,其他人想要抱怨也没得办法,只能老老实实被留在原地,目送这对狗男女公然翘班,心底不知骂了多少句:“尔等逍遥快活,却让我们干活,打扫卫生?真是美的你们,老子们也翘班!”

  虞文辉也没心思去想这些新同事,他拉着王文静离开之后,随便找了一家咖啡馆,点了东西之后,对王文静说道:“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儿,我打算辞职了。”

  王文静大吃一惊,但过了一会儿,并没有强烈抗议,而是小声的哦了一声,低声说道:“你是打算回去继承家业,还是要自己创业?”

  虞文辉被这句反问弄得楞了好久,他才笑着回骂了一句:“继承你个大头鬼,我哪有什么家业!”

  王文静没有反驳,她被闺蜜们教训了一日一夜,各种应对都被几个闺蜜准备的预案,虞文辉的反应都在预案之内,仍旧不慌不忙的说道:“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虞文辉心头一暖,今天早上被弄得紧绷的情绪缓和了下来,小声说道:“我的确是打算创业,准备先找一处办公室。”

  王文静立刻掏出手机,打开了几个app,搜寻了一圈,找了几处办公室给虞文辉参考,她正在按照闺蜜的指点,迅速进入贤内助的模板。

  虞文辉也没有想到,王文静这么得力,他没有跟王文静一起工作过,但是两人商量起创业的事儿,居然十分合拍,办公室的事情还急不来,但两人在点的饮品端上来之前,居然有进把新公司的名字和创业项目给定了下来。

  新公司叫辉文,打算做一个有关分享文字和照片的小项目,但主要功能不是分享,而是收藏。

  虞文辉知道很多人喜欢收藏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好用的小程序,好玩的图片,有趣的文章,让人忍俊不禁的小段子,各种歌曲和影片,收藏的同时,也可以跟人分享,但社交的应用都没有特别注重收藏功能,网盘之类的又很难直观分享,所以才萌生了这个想法。

  虞文辉敲定了自己的创业计划,心里微微安定,就笑嘻嘻的说道:“网络分享原来很简单,但现在讲究版权,分享反而变得麻烦了。所以我这个应用,某个内容第一次出现,就会有判定原创或者原始来源,这个内容第二次出现,就会归入原始档案,每一个收藏再分享的人,都会标注来源,从第一个分享者到最后一个,链接完整,随时可以追溯源头,就算有版权问题,也可以找到始作俑者。”

  王文静搞不懂这些程序员的思路,只会点头叫好,反正她按照闺蜜们的教导,目前都还做的不错。

  虞文辉现在不缺启动资金,但却没有几个合作伙伴,毕竟一个程序员单打独斗,做一个项目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他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该如何集合创业伙伴,只能先把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先放一会。

  至于如何处理新公司,他并不打算跟女朋友商量,他并不觉得王文静会有什么好主意,何况他反正已经打定主意,准备辞职了,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

  虞文辉一面陪女朋友闲聊,一面转动脑筋,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虞文辉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拿过电话,却微微皱眉,因为来电显示居然是——夏月。

  夏月跟他上一次做那个副本任务,变得非常不对劲,他从那次起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女孩子,包括在公司里。虞文辉也不是不想帮忙,只是他根本不知该如何插手,毕竟那次的事儿实在太诡异了。

  他接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冷冷的,只是报了一个地址,说了一句:“不管多晚我都等你,直到死了为止。”然后就挂了电话,虞文辉深深愕然。

  “卧槽!直到死了为止是什么意思?望夫石咩?我们之间有这么深的感情?”虞文辉脑海里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他也知道,并不方便跟王文静说起这些事儿,就简单的找了一个借口。

  王文静也想去看看新公司,毕竟两人还没辞职,虞文辉也没有去阻止她,主动结了账单,两人就分开各自忙事儿去了。

  虞文辉把王文静送回新办公楼,打车离开,他按照夏月给的地址找到了地方,那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小区,虽然年代老了一点,但地点却相当不错。

  虞文辉按图索骥,找到了夏月电话里说的单元楼,还没等他按门铃,对讲机里就传出来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楼下的门锁早就坏了,你直接上楼就成。”

  虞文辉微微觉得夏月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想其他,推开楼道门,上了三楼,发现有一扇房门虚掩,就走了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夏月四肢摊开成大字型,被人透明胶带五花大绑在墙上,身上的衣衫单薄,身材都被凸透出来,玲珑有致,让任何正常男子都能看的血脉贲张。

  在客厅的角落,一个戴着眼镜,很有知性美的女孩儿,正在看一本小说,封面上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少年凌空灌篮,书名挺大的,叫做《热血青春篮球梦》。封面设计的十分奇葩,弄了一堆知名作者推荐,也不知道是真的友情推荐,还知道人家不会告他,胡乱写上去的,骚红的封面烘托出作者自己的笔名——流浪的蛤蟆。

  这几个字比书名的字号还要巨大。

  夏月见到虞文辉就不断的扭动身躯,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虽然虞文辉没有学过《女人的身体也是一门语言》,也猜得出来她是在很努力的说:“救我”!

  虞文辉稍稍催动了体内的大化龙手,又握了握藏在衣袖中的无定飞索,其实不是很有信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