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雷泽归妹

  虞文辉人在半空,终于化去了浪天涯的化龙真劲,轻轻一飘身,落在地上,然后就是一招雷泽归妹强攻了回去。

  雷泽归妹乃是易经六十四卦第五十四卦,是下下卦象。震为动、为长男;兑为悦、为少女。以少女从长男,产生爱慕之情,有婚姻之动,有嫁女之象,故称归妹。男婚女嫁,天地大义。

  《彖》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

  这一招似攻非攻,真气内敛,以卸御为主,不管敌人如何攻来,我都能化为己用,面对浪天涯这等高手,这一招更有以弱胜强之意。

  浪天涯虚虚一拍,一股掌风刚烈,一丈之外就生出凌冽阳涛,真气从四面八方而来,打的虞文辉不得寸进,根本无从卸御真力。

  虞文辉不得不再次变招为火天大有,随即又变招为风火家人,直至火水未济,水火既济,两招并出,这才在浪天涯手下争取了一线生机,打出了平生最为刚猛的一招:天雷无妄!

  天雷无妄乃是易经第二十五卦,天雷无妄,乾上震下。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彖曰: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於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佑,行矣哉?

  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虞文辉是真的拼出了火气,身上似乎都出泛雷光。雷光劈灼万物,乃是无妄之灾,浪天涯微微伸手扶额,微微摇了摇头,这才同样一招天雷无妄打出。

  浪天涯这一招却跟虞文辉截然不同,虞文辉只觉得眼前雷光大做,浪天涯就好像化为操雷控电的神祇,随手招来无穷雷光,自己陷入了雷霆霹雳之中,一个接一个焦雷轰鸣,连真气都崩散四溢。

  若是换了另外一人,只怕瞬间就驾驭不住真气,被浪天涯这一招轰成焦炭,但虞文辉毕竟学了大化龙手,也知道长江帮副本里没有神仙,没有法术,这一招乃是浪天涯以无上精神,沟通天地之间冥冥一股力量,借来天雷之意,轰入了他识海。

  若是没有办法抵御,虽然天雷无妄不会真的招引雷电,雷海狂涛只是精神意识上的交锋,但武功臻至浪天涯这种精神驾驭物质的无上层次,一样能轰杀的人死无全尸,引发中招之人的内火,把自身焚做飞灰。

  饶是虞文辉武功已经不凡,抵御起来还是非常艰苦,只能以雷化雷,一招雷天大壮,生生把这一股精神意识交锋的雷电转卸在地面。饶是他应对得当,自身精神又复强韧,仍旧感觉全身宛如过电,每一寸肌肉都突突乱跳,呈现脱力之兆。

  浪天涯满脸都是笑意,甚至还有鼓励之意,但出手却绝不稍缓,大化龙手施展开来,就如雷霆,如火焰,如天地大势,如重山大泽,风雷交济,水火归一……打的虞文辉竭尽全力,仍旧只有满地找牙的份。

  虞文辉的每一分潜力都被一点一滴的压榨出来,他的武神钥匙不断发出提示,但是他已经没有半分精力去查看。

  虞文辉也不知道自己硬撑了多少招,直到他忽然感觉身上一轻,浪天涯负手而立,气定神闲,他却双膝一软,就那么跪倒在地上,甚至膝盖落地也没能支撑,直接整个人扑到地上,成了名副其实的扑街仔,大脸和大地做了一次奇妙的亲热。

  浪天涯含笑说道:“这几日我都没什么事,你可以每天都来请教武功。”

  虞文辉此刻全身肌肉都在突突乱跳,手脚都在不停抽搐,就如刚上过电椅一般,那是疲累过甚的反应,难过的生不如死。听得浪天涯明日还要指点他武功,虞文辉满心都想要拒绝,甚至借口都想好了,长江帮有要紧的事儿,自己须得赶紧回去,但就是张不开嘴,连嘴巴舌头都在抽搐,只能含混的呵呵,根本发不出清楚的话语。

  尤其是他一开口,涎水就止不住的流,却连合上嘴巴的力气都没有,这种狼狈简直不足为外人道也。

  浪天涯缓步走出了演武场,却见梦玄笙正静静的看着他,不由得轻轻一笑,说道:“梦兄怎么也来了?”

  梦玄笙淡淡的说道:“此子有云覆雨调教,你又何必花这么大的力气?”

  浪天涯洒脱一笑,说道:“能够隔空跟云覆雨交锋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梦玄笙露出恍然之色,但随即就不屑的说道:“想要交手,直接杀上长江帮就是,哪里需要这等麻烦!”

  浪天涯露出悠然神往的神色,语气亦是悠远无尽,轻松的说道:“我们比云覆雨大了几近十岁,练武的年头比他长久,打上门去未免太过份了。还是等他准备好了来挑战我们,方显得公平。”

  梦玄笙淡淡说道:“他已经通过劣徒给梦某下了战书,今年必然会来我的梦蝶庄。”

  浪天涯露出了深思之态,然后一笑说道:“刚好我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就在梦蝶庄多盘恒几日,挑战梦兄之余,也顺手验看这位号称剑术天下第一的天河剑成色!不知梦兄可欢迎?”

  梦玄笙冷哼一声,说道:“你浪天涯愿意大驾久驻,谁敢撵你滚蛋。既然你想要见识云覆雨的天河剑法,我们这一战就拖到云覆雨过来吧!”

  浪天涯灿烂一笑,悠然自得的走开,梦玄笙却露出了微微兴奋之色,远远的望了一眼虞文辉,见这小子终于挣扎着做起来,催动家传心法开始恢复体力真气,不由得双眉轻挑,暗暗夸赞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开。

  虞文辉心底已经把浪天涯诅咒了一万多遍,几次催动怒蛟心法都不能收拢真气,一气之下连换了四种心法,最后换到了大化龙手心法,真气才缓缓收拢起来。

  虞文辉一寸一丝的把真气纳入丹田,足足花去了几个小时,才勉强恢复了对真气的控制,开始贯通周身经脉,收复失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