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姐姐我可是攻,天攻

  王冬和寇妃妃都是古老家族的人,就算现在不认识,迟早也要认识,何况两人家族人口那么多,肯定有两个人都熟的亲戚朋友,有各种如丝如缕的关系网,就算他冒充的了一时,冒充不了一世,迟早也会穿帮。

  更何况,王冬和寇妃妃是两大家族联姻的选择,肯定有家族活动需要两人一起出席,这种活动虞文辉怎么敢去参加?王家总不可能都不认识自家的大少爷,寇家也不可能都不认识这个准姑爷。

  寇妃妃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吟吟的让他仔细考虑。

  既然揭穿了某些事情,两人自然不会再像刚才那么亲热,但也不会太尴尬,反而因为互相明确了“身份”,相处变得更加自然。

  虞文辉觉得怪怪的,不得不“虚与委蛇”,他只觉得自己一个头八个大,差一个就能变八岐大蛇,差两个就能变成印度神话里的十头大魔王罗波那了。

  寇妃妃没有半点拘泥,态度透着亲热,看虞文辉的眼神,就好像瞧“好姐妹”,这让身为钢铁直男的小虞同学,很有点骨鲠在喉,针芒刺背之感,偏又不能堂堂正正的反驳。

  虞文辉为了摆脱尴尬,就提议回去梦蝶庄,寇妃妃点头同意,两人走了没有几步,寇妃妃忽然问道:“你是不是看上了烈寒?我跟你说,跟NPC的感情是没前途的……”

  虞文辉差点就把自己舌头咬断了,连话都说不囫囵了,捂着嘴疼了好半天,才怒目了寇妃妃一眼,这个大美女的美好形象至此完全崩溃,让他再无一分好感。

  舌头上的疼痛渐渐缓解,虞文辉这才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是再提一句我的性取向,老子就豁出去,把你先奸后杀。”

  寇妃妃扑哧一笑,双手在胸前虚虚一抱,说道:“来吧!我允许你不戴套,你要是枪法够准,有了孩子我不打掉一个人养。”

  虞文辉头上都冒出来万妖幡了,他这个时候才觉悟,寇妃妃真是娘娘级的女强人,自己耍流氓都耍不过人家。

  “我绝逼不会跟你生小孩?”

  “你是……精子稀少?”

  “去你妹的!我是……看不下去你这张脸。”

  说看不下去寇妃妃的脸,虞文辉自己都觉得亏心,但是他也不能说的太下流,跟女人吵架,言语下流,就是男人输了,但比流氓失败,他能用的词儿还真不多了。

  寇妃妃一脸惊讶,大叫道:“你刚才还说要把我先奸后杀?这会儿嫌弃我的脸了?”

  寇妃妃不亏是国际影后,眼神一转就进入了福尔摩斯模式,微微低头,目光深邃,做深思状,自言自语道:“这么说来……真相可能不是我原来猜想。你在长江帮活捉我之后,轻易就放过了我?我还以为你是个君子,又或者良心发现,原来……!”

  “哦哦哦,我明白了,你肯定忍不住先射了,进入了圣贤模式。”

  “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刚才还以为你嫌弃我的脸太丑,原来是因为我太漂亮,你会射门太早……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说王冬啊!你这人毛病挺多啊!不但精子稀少,还阳痿早泄……敏感度太高了吧?这种毛病单纯靠技术还蛮难解决的,不知道药物能不能帮到你?”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肯定是零号!你这人做不了一。诶唉,哎呀,咿呀!放心,我不会泄漏你秘密。最多跟几个闺蜜八一八……原来王冬大少那么雄壮的一个男人居然是受啊!”

  虞文辉这会真有把寇妃妃先奸后杀,杀完再奸的念头了,两人没有“揭破身份”之前,寇妃妃还是很女神范,但这会儿……妥妥的毒后模板。

  虞文辉彻底无语,放弃了用语言反抗,但寇妃妃明显兴奋的很,就好像抓了一个大玩具,还故意贴着他耳朵说道:“本来我还想说,你见不得我这张脸,可以背后来啊!但你是零号啊,肯定就不成了!哎呀!你是零号也不错,我可以从背后上你,也不用你看我的脸。姐姐我可是攻,天攻!”

  虞文辉忽然有一种,世界全特么错了,我沦落到这步田地,都怪眼前这个女人的错觉。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手段,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刚才录像了!”

  这种没节操的表演,虞文辉就不信寇妃妃不怕被公开,作为一个国际有名的女明星,这种大杀器一旦爆发,足以毁掉寇妃妃的整个演艺生涯。就在他自以为得计,找到了敌人命脉,反击得力的时候,寇妃妃语含幽怨的说道:“你以为人家真是那种人吗?刚才人家说的是新接的剧本台词。”

  虞文辉沉默了好一会,才不得不再次承认,自己真玩不过这个女人,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才能接到杀游戏者的任务?”

  寇妃妃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想要接一个杀我的任务吗?”

  虞文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最好是先奸后杀的那种。奸多几次,还有更多经验可拿最好。”

  寇妃妃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忽然凑近了虞文辉,轻轻的往他脸上吹了一口气。

  虞文辉只觉得这个女孩儿吐气如兰,自己耳鼻生香,顿时让小小虞同学全身都绷紧了,他还没怒斥出口,就听得寇妃妃吃吃笑道:“是不是已经湿了?”还扣指成环,轻弹了一记!

  虞文辉怒目而视,恨不得大吼一声:“你弹的是老子的裤裆!”

  虞文辉和寇妃妃的武功相差不远,但攀月摘星手不亏是天下最快的掌法,他又是心情激荡,居然没来得及反应,生生被人偷袭了要害。

  虞文辉恼羞成怒,头顶的火苗,用干粉灭火器都压不住了。

  寇妃妃看虞文辉脸色通红,不但没有放过他,还得寸进尺,轻轻咦了一声,变掌为爪,一把就抓住了一个粗黄瓜般东西。

  虞文辉的脸色顿时憋成小龙虾一个颜色了,红里透着麻辣鲜香,演关公不用上色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