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小弟梦宁儿

  赫连莲莲感觉到了爱郎情绪,悄悄伸出手去跟他一握,顿时让烈寒心头安稳许多。

  虞文辉被纳兰不花手挽手,比离开长江帮的时候,关系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俨然一对小情侣。他虽然不喜欢这种亲密,私下里发信息提醒过对方几次,但奥玛薇娅·恩佐这个级数的美人儿的亲近,是个男人就没法拒绝,他又不是三流网文的男主角,面对如此美人还能像生殖系统出故障一样淡定,挣扎了了几次,就节操尽丧,半推半就了。

  烈寒策马当先,带了众人直奔十邪门的大本营梦蝶庄!

  这座庄园是梦玄笙亲自督工建造,房舍也只能算一般,除了高大宽敞,并没有精心安排,但却有大小百多个演武场,蔚为特色,也是十邪门唯一的据点,长江帮沿着流域最少有三百多个分舵,但十邪门却没有任何分舵。

  烈寒策马冲入了梦蝶庄,有十邪门的人看到了,都是大声招呼,并且向内传递消息,禀报给梦玄笙知道。

  烈寒身为梦玄笙的亲传弟子,自然没人阻拦,虞文辉他们四个轻而易举就进入了梦蝶庄,几个人刚绕过庄门的影壁,就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儿,正在做不可描述之事,一道透明的水线,高过头顶,浇在影壁之上,水线轻抖,居然还画了一条大龙出来,可见水量之充沛,手法之写意。

  烈寒脸色顿时一黑,叫道:“梦宁儿!你怎么如此惫赖?居然当众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来。”

  这个小孩子扭回身,见到烈寒,亲切的叫道:“原来是烈寒师兄,你怎么回来了?还带了两个小妞和一个小白脸?如此广种薄收,阴阳并蓄,可不是我们十邪门的风格啊!”

  烈寒脸上更黑,叫道:“不要胡说八道!这位是我结拜兄弟长江帮的少帮主上官无敌,那位是千月教的纳兰不花姑娘,赫连莲莲姑娘是鹤帮帮主,也是为兄的好朋友,你不可如此轻慢!”

  梦宁儿大大方方的把腰带系好,炫耀的跟烈寒说道:“师兄,我最近功力大涨,火乾真气更上层楼,已经能够尿到三丈七尺七寸七分高了,昨日才拿尺量过!”

  烈寒这会脸色已经从磨砂黑,变成了亮黑,黑的都发光了,指着自己的师弟,怒斥道:“当着外人的面,怎么说出如此不成体统的浪言浪语?你做人就不能正经一点!”

  梦宁儿笑嘻嘻的说道:“上官无敌哥哥是你的结拜兄弟,也就是我的二哥了,哪里能算外人?至于两位嫂嫂……还能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都说长嫂如母,肯定都当我是亲生的弟弟一般,哪里会计较甚小孩子的浑话。”

  梦宁儿长长一礼,给虞文辉和两女见过正式礼节,曼声说道:“小弟梦宁儿,我干爹梦玄笙,你们叫我小宁儿,小梦子都成,或者跟烈师兄一样,叫我浪货!”这个小孩长的宛如画上的哪吒,红孩儿相仿,粉雕玉琢,可爱到足以出道做偶像,只是性子也太活泼,欢脱的鸟儿都快飞了。

  这小子顽皮但却聪慧无比,这些话说的亲热,让所有人都心生好感。

  虞文辉在伸手摸了一下,掏出了一口短剑随手扔了了梦宁儿,笑着说道:“做二哥的也没什么好东西,就送你一口短剑吧。虽然不能当做兵刃,但行走江湖,使唤着也还方便。”

  梦宁儿抓过短剑,拔了出来,只见寒光四射,短剑刃身有翠沉二字,不由得大喜,叫道:“这声二哥叫的值得,我干爹应该在后院的演武场,你们去了肯定能见到,我这几天惹他生气,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免得挨骂!”

  虞文辉哈哈大笑,跟了烈寒直奔后面去了。

  烈寒走的不远,又折返了回来,压低了声音教训道:“你今日都成了什么样子?师兄我颜面都无光,这几日再不可如此。”

  梦宁儿伸手一指裤裆,说道:“师兄!你看到这骄傲不屈的灵魂,无所畏惧的意志了没?我生来就放荡不羁,酷爱自由……”

  烈寒一脚就冲着梦宁儿鼓囊囊的裤裆踢了过去,梦宁儿身躯一转,躲过了这一脚,同时真气收敛,骄傲不屈的灵魂和无所畏惧的意志瞬间就软了下来,笑嘻嘻的说道:“这几天我肯定循规蹈矩,不会给师兄脸上抹黑。”

  烈寒也只是作势,哪里会真踢这个师弟?

  他对这个师弟亦是爱护非常,就如亲生弟弟一般,闻言脸色才回了点血色,说道:“尤其在赫连莲莲姑娘面前,不可有所失礼。至于另外一个姑娘,你最好不要接近,虽然她跟无敌亲密,但终究是千月教的人,终究还需提防一二,不能什么秘密都说。”

  梦宁儿嘻嘻一笑,扬了扬手,纵身跃上了附近的房舍,施展轻功,转瞬就去的远了。

  虞文辉想象过无数次,见到梦玄笙该如何,但是当他走进演武场的时候,看到一个英俊无匹没有任何瑕疵的完美男子,还是猛然震撼了一下。

  梦玄笙跟梦宁儿生的最少有八九分相似,只是成熟男子的魅力,非是小毛孩子可比,他手持长枪,摆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姿势。

  梦玄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姿势,就让他生出了宛如巍峨山峦,绵延千万里的气势,此人武功绝对不输给云覆雨,雄浑霸烈更是犹有过之。

  梦玄笙的面前并非是空无一物,而是由一个身材高大,带着温和笑容的男子,虽然他看起来普普通通,几乎没有任何气势,但却让人油然而生出一股无可匹敌的感觉,就好像他非是尘世中人。

  烈寒也不认得这个高大的男子,急忙一摆手,虞文辉和纳兰不花都是久经大敌,立刻就更各自潜运功力,做足了战斗姿态,能够让梦玄笙如临大敌之辈,绝对不是易于之徒,必然是天下绝顶高手。

  高大男子轻笑一声,说道:“梦兄!既然令徒带了好友归来,不如我们这一战押后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