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云覆雨的剑

  此番跟纳兰不花比武,纳兰不花以攀月摘星手强攻,却让烈寒把这几年的苦修潜力,渐渐发挥了出来。

  两位年轻一代著名的高手交手百招,战况又是一变,烈寒的枪势越发缓慢,沉凝如山,枪锋好似拖了几千几万斤的泥沙山石,山石之下,就如有火山孕育,随时爆发。纳兰不花的掌势更加简练,比刚出手的时候,居然又快了一线,显然武功再有突破。

  就连虞文辉都感觉体内真气蠢动,游走炽烈,进入某种玄冥之境,隐约似乎抓到了一点什么东西,不由得暗赞一声,外星科技果然逼真,连这种不可描述的感觉都能做的如此佳妙。

  虞文辉正自赞叹,身边微风一起,一个身影翩然落下,正是鞭王连华晟。

  连华晟出身大族,虽然因为家中出了变故,举家来投上官飞,但世家子弟的悠然气质却始终不变,混没有半点江湖豪客的气息。

  虞文辉如果不是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这位连叔叔,行走江湖的时候遇上,十之八九会以为遇到了世家豪族的公子。

  连华晟家传的打神鞭法神妙莫测,但连家却不是武林世家,而是诗书传家,他本身不但饱读诗书,文武双全,兼通兵书战策,为武林最著名的兵道大家,还是武林中有名的美男子,风采翩翩,甚至比起百里鹰飞这种人物,颜值都毫不逊色,举止风雅,气韵自华,更是碾压百里鹰飞不知多少个来回。

  当年连华晟年轻之时,在江湖上风头之健,远胜同时代的梦玄笙和云覆雨,不知有过多少红颜知己,直到成婚之后,才收敛了翩跹浪子的性格,转职成了职业暖男。

  连华晟瞧了一眼比武中的两人,微微一笑,说道:“没想到烈寒居然已经领悟了山岳大势,你可要逊色人家一筹了,若不能迎头赶上,几年后你就远远不是人家对手。”

  虞文辉微微一汗,说道:“侄儿必然努力,不给咱们长江帮丢脸。”

  连华晟瞧得一会儿,摇了摇头,叹息道:“好像纳兰姑娘也比你强一点……唉!其实不是一点,是强的太多,你娶这么一个强势的夫人,若是武功不及人家,夫纲难免不振。”

  虞文辉满头大汗,连声说道:“我这几日有些事情,待得这件事做完,就闭关苦修,不更上层楼绝不出关。”

  连华晟教训了虞文辉两回儿,就不再多说,含笑了看了一会儿,对身边说道:“大哥!你觉得谁人会赢?”

  虞文辉这才发现云覆雨早就到了,就站在连华晟身边,甚至还拎了一个酒壶,正在倾泻美酒入喉,自己居然没有半分觉察,不由得冷汗直冒,对这位云大叔的武功之强,更增一分认识。

  云覆雨把空掉的酒壶抛下,说道:“必然是烈寒赢了。纳兰不花武功虽然不俗,但却没有一往无前,生死不论的勇气。就像无敌一般,始终欠了一股圆融的灵机,没有真正武者的气质。平常比武也就罢了,最要紧的关头,十成武功永远只能发挥出来七八分。”

  虞文辉额头汗渍更甚,他如何不知道,自己没有武人气质?

  他本来就是现代人,骨子里都是遵纪守法的现代法律意识,哪里有江湖豪莽杀人如麻,视杀人放火如寻常的心态?

  若是普通游戏,明知道是假的,玩家自然浑不在意生死,但全职武神如此逼真,甚至很多东西就等若是真的,他如何能毫不芥蒂的抹杀普通人的心态?

  云覆雨虽然教训了他一回,也知道上官无敌就是这个样子,此乃天生性格,非是寻常可改,除非历经无数厮杀战斗,才能改观过来,所以也没有再多劝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想要增加对敌经验,不如来围攻我好了!无敌算你一个,你们三人一起跟我出手罢!”

  虞文辉还未来得及反抗,就有一道剑光飞来,逼得他不得不出手抵挡,掌中的精钢长矛化为狂风,横扫八个方向,封杀了天河剑法所有的进攻路径。他对天河剑法熟悉已极,毕竟是天河剑云覆雨亲手调教,故而应对的妥当无比。

  云覆雨对虞文辉出手的同时,也分出了两道剑光把烈寒和纳兰不花也包括了进去,一招剑法分袭三大年轻高手,剑术当真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

  烈寒虽然也早就想过挑战云覆雨,但他毕竟是来长江帮做客,不好意思如此鲁莽,此时精神陡然一长,如山气势崩裂,化为火烧熔岩,爆发了开来,火乾百击使出了酝酿良久的最强一招。

  本来他酝酿气势,是要给纳兰不花准备一记大招,此时却都转送给了云覆雨。

  纳兰不花始终奈何不得烈寒,但对自己的武功进步已经十分满意,被云覆雨的剑光覆盖下来,她以快对快,瞬息间出了三十七掌,在万千剑光之中寻找真命天子,想要拍偏天河剑。

  云覆雨一招就引发了三大年轻高手的全力以赴,自己却仍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云覆雨跟连华晟不同,云覆雨是个孤儿,也不知道父母是谁,整日价街上游荡,讨一口吃食。上官飞发现这个流浪儿手长脚长,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就收在了身边,还亲自传授了怒蛟矛法,后来发现云覆雨对剑法更有兴趣,就转辗请托,让他拜入了上一辈剑法大家顾长河的门下。

  顾长河比上官飞还高出一辈,为老一代的四大剑神之一,早就不收徒儿了,实在却不过上官飞的面子,这才收了云覆雨为关门弟子。

  他亲手指点云覆雨剑法,发现这个徒儿剑术天资超然,把一身本领都传授给了云覆雨,云覆雨还是在师父顾长河的故意逼迫下,才创出了天下无敌的天河剑法。

  云覆雨剑法大成,就回了长江帮,成为了上官飞手下头号大将,给长江帮立下无数功劳,最近十年内,但凡有好手挑战,几乎都是云覆雨接下,早就用不着上官飞亲自动手了。

  云覆雨的一手天河剑法,宛如天河滔滔,奔流不尽。

  风神烈寒,纳兰不花,还有上官无敌都算是年青一代最杰出的高手,但是在此人的剑光之下,都只有奋力抵挡的份,就算压箱底的本事尽出,也不能扭转局面,甚至连三人联手都做不到,被云覆雨以一口剑切割了开来,每个人都只能独立作战。

  云覆雨嘴角含笑,整个人都融入了剑光之中,信步游走,挥洒自若。

  虞文辉挑战过无数次云覆雨,但始终看不到云覆雨剑法的极限。这位云大叔云覆雨却宛如一座浮在半云空的巍峨山峦,就算你想要攀援,都没得地方下脚,就算挑战也不得其门而入。武功到了云覆雨这个级数,简直神而明之,非是普通人能够力敌,就算多人围攻也不例外。

  四人激战百招之后,云覆雨忽然一声长啸,剑光分开,轻盈流转,三个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剑光出现,却无可抵御,被云覆雨以天河剑在每个人的额头点了一下。

  决战至此,烈寒,纳兰不花,甚至虞文辉都已经明白,刚才云覆雨根本没有出尽全力,这一招才是天河剑的真本事,他们三个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虞文辉是输惯了的,倒也浑不在意,笑嘻嘻的说道:“云大叔剑术又进境,小侄儿还想追赶,但越追越远,可怎么办好?”云覆雨洒然一笑,说道:“你的进步已经超乎我的预料,只要肯一直这般努力,迟早也能窥到我这边的风景。”

  云覆雨瞧了烈寒一眼,说道:“某今年若是有暇,必然会去拜望尊师,见识一下火乾百击的真面目。”他也不等烈寒回答,就一声长啸,拉着连华晟,携手而去,潇洒无比。

  虞文辉笑一声,说道:“烈寒兄不要见怪,云大叔就是这个洒脱性格,不过我也想看看枪中神话梦玄笙前辈和天河剑的证道之战,这一次我们去拜望令师,正好顺便把这场盛会宣扬一番。”

  烈寒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倒是宁可没有这场比武。”

  两兄弟说话间,纳兰不花柔声说道:“可惜我师父肯定不会参加这种决战,我也蛮想知道,我师父月苍空的武功有多高,都传言梦玄笙前辈是庞符之下第一人,云覆雨又有天下第一剑的美誉,但我不信师父他老人家就会输给梦玄笙前辈和云覆雨大叔。”

  虞文辉扫了纳兰不花一眼,心下十分奇怪,他奇怪的却不是月苍空的事儿,而是……纳兰不花居然跟他一起叫云覆雨大叔。

  这个态度!

  可亲昵的很啊……

  虞文辉发了一条信息给寇妃妃:“我们这样子不好吧?都被人误会成情侣了!”

  寇妃妃也回了一句:“玩游戏呀!游戏里结婚不都是随随便便,你还能当真了?”

  虞文辉搔了搔头,回了一句:“这里太像真的了,我不是很习惯……”他想了想,删了后面的几句话。

  说实话,就算是游戏里的情侣,如果给奥玛薇娅·恩佐的粉丝知道她在游戏里结婚,还是嫁个普通人,一样足以上好几十个国家的新闻头条。

  寇妃妃回了一个吃吃的表情,美目顾盼,给了一他一记杀伤力爆表的媚眼。

  两人这么“眉来眼去”,让另外一对比较传统的情侣很不习惯,烈寒瞧着眼馋,但他家的赫连莲莲可是标准的良家,绝对不会跟他如此亲昵,除非在没人的时候,才会稍微允许他有过格的举动。

  四人昨天从长江帮总舵出发,因为并不着急赶路,所以并没施展轻功,而是骑乘了四匹塞外骏马赶路。

  一路上寇妃妃都表现的异常活跃,跟虞文辉更是亲近无比,弄得虞文辉都疑神疑鬼,怀疑自己是不是荷尔蒙出毛病了,怎会散发的如此浓烈?

  他不是一个爱遮掩的人,就直接了让发了私信问,但寇妃妃的回答让他更摸不着北,他还是稍微愣神了一会儿,才醒悟过来寇妃妃的意思是:他们在游戏里可以做情侣。

  问题是……虞文辉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啊!

  “老子就不爱在游戏里找老婆,就怕找到了一个人妖号做老婆,终身耻辱洗不清……”

  虞文辉腹诽了一句,忽然反应过来,寇妃妃不是人妖号,甚至都没用人物卡,是真人进入游戏……虞文辉还在深深的思考,纳兰不花已经伸手挽住了他手臂,轻笑一声,说道:“看那边风景多好!”

  虞文辉顺着纳兰不花的玉臂所指望去,首先入眼的是美人儿的玉手,纳兰不花的武功已经到了返璞归真之境,一双玉手半点没有普通武人的粗糙,宛如美玉所造,晶莹剔透,玉指纤长,指甲修剪齐整,怎么看都舒心悦目。

  至于远处的风景,在虞文辉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儿,不过一条大江奔腾,两岸有些青山罢了,哪里及得上眼前的美人,如仙子瑶姬,亲履凡尘,美色殊胜,动人心魄?

  他微微错神,旁边就传来两声轻笑,却是烈寒看不下去了。

  虞文辉微觉羞涩,只能匆忙把手臂收回,策马向前,背后却传来纳兰不花吃吃的笑声,以及赫连莲莲有意提高声音,带有解围意思的话语。

  长江帮副本地图甚大,虽然照搬了现实世界的古代中国,但却似是而非,很多地方并不一样,大概相当于六七个省的样子,地名也古今杂糅,有古有今,还有许多从未出现过的地名。长江帮的势力范围跟现实的长江有六成重合,十邪门就在长江下游,在现实世界里大概相当于南京附近,

  所以两三日的功夫,几人就已经进入了十邪门的势力范围。

  梦玄笙追求武道,对十邪门经营并不十分用心,故而十邪门控制区域并不大,全凭了他这个门主武功盖世,才有仅次于黑道三大凶地的威风。

  烈寒一路上给大家介绍十邪门的事儿,回到了师门所在,他也心情激动,在师门学艺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浪子远游归来却蓦然多出了几许情绪,比平时冷若冰山的态度热情了七八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