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攀月摘星

  武功卡若是能够集齐全套,就可以做合璧的任务,武功卡合璧任务极其艰难,当初黄天下也是花费了无穷精力,才把虎形散手合璧,那可才是素级武功,独门和传宗级武功的合璧任务要更加艰难十倍。

  这个促成三家联盟的任务,虽然也颇艰难,但总比传宗级的武功卡合璧任务要容易,任务的奖励可算得异常丰厚。

  虞文辉心情愉悦,立刻就提出,想要去十邪门拜会梦玄笙。

  虞文辉是一个做事儿仔细的人,也有自知之明,长江帮毕竟是他老子当家,十邪门是也梦玄笙主持,光是他和烈寒关系好没得用处,想要两家结盟,必须要上官飞和梦玄笙点头才成。两大巨头当然不可能轻易就王对王,所以他亲自拜会梦玄笙,就是极好的一个契机。

  烈寒闻言也颇欢喜,他离开十邪门甚久,如今不但闯下诺大名头,有了结拜兄弟,还有了红颜知己,当然想要回家去给师尊炫耀一番。他的身份来历自然不会隐瞒结拜兄弟,尤其是他一身梦玄笙所授枪法,根本瞒不过云覆雨,连华晟之流,还不如实话实话

  只是上官无敌乃是长江帮少帮主,身份尊贵,他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毕竟十邪门跟长江帮素无交情,跟赤魔门和千月教关系却都颇好,虞文辉要是担心安危拒绝了他,面子也极难堪。

  虞文辉主动提出,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烈寒当然无任欢迎,他兴奋的说道:“师父若是知道我有了莲莲,还结交了二弟这等少年英雄,必然欢喜不尽。”

  纳兰不花笑盈盈的插了一句话,说道:“烈寒兄!我也可以陪着无敌,前去十邪门吗?”

  烈寒当然是一口答应,纳兰不花脸上笑容更炽,说道:“我早就想挑战梦玄笙,此番得了烈寒兄做担保,必然可以达成所愿。”这一句话把烈寒所有的后话都堵在胸口,忍不住叫道:“你居然想要挑战我师父?”

  纳兰不花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辈武者本来就要转战天下,论剑斗武,不断的挑战高手,才能完善自身的武道。我也挑战过云覆雨,挑战令师尊又有什么奇怪?”

  烈寒哑然失笑,本来他觉得纳兰不花挑战自己的师尊十分可笑,但这位千月教下一代教主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所有的轻视一起烟消云散。

  纳兰不花缓缓说道:“说起来,我跟无敌和烈兄齐名,却还未有挑战过烈兄,不知烈兄可肯赐教,在挑战令师尊之前,让不花暖一暖手段。”

  烈寒脸上笑容化为愕然,良久才一口答应道:“若是换过场面,我必然不做犹豫,但此时风高日闲,又是好友欢聚,却有些不想战了。”

  纳兰不花微微摇头,说道:“如此天清气朗,又是心情舒张,最能发挥武功极致,又无杀伐之气,正好比武。”

  烈寒苦笑道:“想必我纵然拒战,不花小姐也不肯罢休……也只能勉强为之了。”

  纳兰不花纵身跃起,叫道:“风神烈寒!果然爽快。”她素手轻展把千月教镇教武学攀月摘星手使了出来,一双玉手化为天罗地网向烈寒兜头罩下。

  烈寒双手一搓,随身不离的丈二长枪就接驳一体,化为冲霄怪蟒,破入了纳兰不花的漫天掌影之中。

  两人说打就打,让赫连莲莲和虞文辉都惊讶太甚,赫连莲莲甚至生出了一种羞恼,在座四人之中数她的武功最弱,纳兰不花虽然是女子,但却是跟烈寒,上官无敌平起平坐的大高手,她虽然也算是一帮之主,却没资格参与到这种级别的挑战。

  虞文辉又是一番心情了,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纳兰不花,这个小妞实在太彪悍了,怪不得系统给她的任务是挑战天下第一高手庞符。他探手一抓,把自己的精钢长矛纳入掌握,往地面一戳,这才全神贯注的旁观。

  高手过招,千钧一发,谁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收的住手。

  虞文辉绝对不想烈寒和纳兰不花之间有所伤亡,故而这才做足了准备,一旦两人谁有危险,他就可以出手抢救。

  他跟烈寒和纳兰不花都交过手,心底还是偏向烈寒一些,但纳兰不花和烈寒交手数十招,场面却非是他估量的那般。

  纳兰不花虽然赤手空拳,但一手攀月摘星手居然生生压住了烈寒,并没有丝毫落于下风。

  “这小妞刺杀我一场,又跟云大叔恶斗,武功必然又有突破,这才能压下烈寒兄!”

  虞文辉心思电转,立刻就猜到了真相,纳兰不花是玩家身份,要比NPC占少许便宜,收获了经验就能提升武功,却非是长江帮副本任何武者所能媲美。

  攀月摘星手号称天下最快的掌法,甚至还压过了少林寺七十二绝艺中排名第七的千手如来掌,修炼到了极致,可以幻化漫天掌影,虚实交杂,以快斗繁。

  传说上一代千月教主能一口气拍出一百零七掌,曾正面挑战魔帅庞符,凭了攀月摘星手从容脱身。这套掌法传到了这代千月教主月苍空手里,据说已经超越乃师,只是这位千月教主性子隐忍,极少出手,谁也不知道他真实武功如何。

  纳兰不花这套掌法,深的其师月苍空真传,当真有攀月摘星之势。

  烈寒面容坚毅,虽然落于下风,却半点也不慌乱,把火乾百击一一使出,隐隐有山岳之势,他行走天下,参摩天下名山大川,三山五岳,养成的磅礴大势,在这一战中渐渐浮现,后劲强横。

  纳兰不花虽然小占上风,但想要击破烈寒沉稳坚毅的枪势,却绝无可能。

  虞文辉本身武功已经不俗,又跟两人都交过手,此时细细琢磨,居然也参悟出来几分妙用,印证了自身所学。

  烈寒当初跟虞文辉交手,两人都注重气势,虞文辉根本没有给他发挥如山之势的机会。后来烈寒和虞文辉恶战百里鹰飞,双方武功差距太大,他的山势枪意也无从发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