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纳兰不花

  其实虞文辉当时有软鞭在手,不算是身边没有兵刃,但他并不是喜欢抵赖,给自己做错了事情找借口的人,所以就直承自己不够小心,并没有推诿责任。

  虞文辉知道自己将来会接掌长江帮,故而随时随地都要维护一份形象,若是他总抵赖推脱责任,手下如何肯服气?他纵然在连华晟这种亲密的人面前,也要做出少帮主的模样,虽然累了点,但效果好啊!

  连华晟微微一笑,说道:“少帮主睡觉之时,也没有放松警惕,不枉老帮主和云大哥的一番教导,我的话你也没忘,还算不错。先跟我一起搜捕这个刺客吧!我已经猜出了此人身份。”

  虞文辉急忙问道:“这名女刺客是谁?”连华晟简单干脆的回答道:“纳兰不花。”

  虞文辉半信半疑的说道:“怎会是此女?她不好好在在千月教呆着,跑来我们长江帮送的哪门子死?”

  纳兰不花也是年青一代五大高手之一,能够跟西方魔教少教主百里鹰飞,赤魔门袁无定,梦玄笙唯一亲传弟子风神烈寒之流并列,可见这个女人有多厉害。

  她本来只是千月教主亲传弟子之一,只不过实在太过优秀,衬托得其余同门师姐妹都如狗尾巴草一般,弄得江湖上都知道纳兰不花,知道她是千月教内定的下一任教主,却几乎没人记得她还有几十个师姐妹。

  连华晟耐心解释道:“前一段时间,你风头出的太盛,纳兰不花就扬言要挑战你,只是你闭门不出,她没有机会在江湖上寻你。最近几日,咱们的探子发现有个跟纳兰不花相貌近似的女子在洞庭湖附近出现,两项情报加在一起,我自然会得出最好的判断,刺杀你的人就是纳兰不花。”

  虞文辉听得连华晟解释,也觉得道理没有问题,他忍不住说道:“我倒是很想跟这位纳兰不花战上一回,只不过欺负女人总是不好……”

  虞文辉脑海中微微浮现,自己跟纳兰不花盘肠大战的假想小视频,赶紧把这个念头排斥掉。他整理了一下大脑思维,正要问起来一些关于纳兰不花的事情,就挺得远处又有一声长啸,显然那边有人动起手来。

  虞文辉和连华晟都是精神大振,一起施展轻功赶奔起了冲突的地方。

  等他们赶到,天河剑云覆雨已经悠然自若的自斟自饮,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却呆呆而立,不用问可知,她已经被云覆雨点了穴道。

  连华晟绕着这个女人走了一圈,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说道:“大哥的手段果然惊人,居然以天河剑法点了这女子周身四十九处大穴,似乎最近武功又有突破。”

  云覆雨哈哈一笑,说道:“小有长进!也没必要隐瞒自家兄弟,我隐隐就要悟透天河剑法第四十九招,若是给我了参悟透通了这一招剑法,我就去寻魔帅庞符跟他战过一场,瞧一瞧天下第一人的成色。”

  魔帅庞符威震天下,名垂六十余年,敢正面挑战这大魔头之辈,整个江湖也不过屈指可数的寥寥数人罢了,云覆雨算是其中一个。

  整个长江帮也只有云覆雨有足够的底气和资格,去挑战这位西方魔教的太上长老,就连帮主上官飞都逊色了一筹。连华晟武功不俗,在黑道高手中也能排进前十,但无论如何也不敢去说去挑战魔帅庞符,这是他和天河剑云覆雨本质的区别。

  虞文辉暗暗咂舌,长江帮副本里,以魔帅庞符为第一层次,云覆雨和梦玄笙都无限接近这位第一人,这三人应该都是七星级顶尖人物,魔帅庞符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八星,这几人都宛如神魔,远远超出普通武人的层次。

  连华晟,矛圣上官飞,西方魔教教主百里雄风,赤魔门主袁帝王,千月教教主月苍空,西方魔教的妙乐使,蜂后元姬……这些人应该都是六星级巅峰,或初入七星级的强者,武功高低差距相去不过一线,并不算太明显。

  至于年青一代五大强者,包括上官无敌在内,百里鹰飞,风神烈寒,袁无定,纳兰不花,虽然潜力无穷,但真正的实力都在六星以下,还是略逊老一辈的强者。

  百里鹰飞实力最强,稳稳突破六星,其余四人都是四五星的层次,距离自己所能臻至的武道巅峰还有一段遥远路程。

  虞文辉的少帮主人物卡已经突破四星,在年轻一代五大高手里修为仍旧垫底,他比风神烈寒逊色了一筹,刚才跟纳兰不花交手,虽然两人仓促间,都没能出尽全力,但虞文辉自知,论武功实力他应该还是略逊此女一线。

  至于百里鹰飞就更不用说了,这位少教主实力远远领先同辈,已经提前一步踏入了老一辈强者的阵容。

  若是换了原来的上官无敌,肯定搞不清楚这些高手之间的差距,但虞文辉有武神钥匙在手,得系统提示之功,自然判断清晰。

  他本来已经很高估云覆雨,此时不由得更拔高了一层,对这位云大叔重新做了估算。

  “若是云大叔能够挑战庞符,不管是战而胜之,还是平分秋色,都是大大的惊喜,但根据现在所得的资料,云覆雨应该还是输了魔帅庞符一线,暂时还不能鼓励这位大叔去挑战这位天下第一人,应该让他先去跟梦玄笙交手,积攒经验,再升个几级……”

  虞文辉对统计科学的信任度,远远超过武者的自信心,他甚至盘算过,让梦玄笙和云覆雨双战庞符。只要干掉这位西方魔教的太上长老,长江帮和十邪门就能平分江湖,把赤魔门和千月教压制的再也抬不起头来。

  不过他也深知,劝说这些武者服从科学的计算,实在是太过艰难的一件事儿,所以他并没有提出过任何意见,只是默默的推波助澜。

  不提虞文辉默默计算,连华晟可没那么多心思。

  连华晟对自家大哥的信心十足,就算云覆雨说能挑战庞符,也不是十分意外,他更好奇这位女刺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