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每年订制一套衣服的情意

  虞文辉把三花小猫放了出来,小米半点也不怕生,它在地上溜达了一圈,就抓住了虞文辉的裤腿不断的喵喵叫,他通过这个小手段,给女朋友解了围。

  几个女孩子对可爱的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胡曦第一个把小米抓了起来,抱在怀里亲热,等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齐齐出手,各种调戏小猫咪,小米喵呜喵呜的乱叫,也不知道是享受还是抗议,这场堂审也就土崩瓦解了。

  王文静抓起来早餐,低声说道:“算你还有良心,快点想个办法,明天我们该怎么办啊?全公司都传遍了我们的事儿,都说我们昨天搞的太累,今天才不能上班。”

  安欣她们立刻就把眼神飘了过来,让王文静又羞又气,但又拿这群闺蜜没有办法。她就算去单位说自己晚上跟闺蜜在一起,也没有人会相信,就算大家都去给她作证,也只会被当做“做贼心虚”。王文静把所有指望都放在虞文辉身上了,因为她实在没从闺蜜那里得到什么好主意。

  虞文辉呵呵一笑,说道:“你先吃早饭,这种事儿很简单,我们明天也不去上班就好了。”

  王文静大惊失色,叫道:“那怎么可能?”

  虞文辉摊开双手,很理直气壮的说道:“当初你说过要养我,我们才在一起的。我当然可以不去上班了,吃Girl friend是一件很时髦的事儿。”

  王文静拎起早餐全扣在了虞文辉的脑袋上,他一脑袋蛋花汤,脸上还有菠菜叶,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说道:“王文静同学!您是打算拔鸟无情吗?”

  王文静毫不客气的又给了他一脚,但是如今的虞文辉有百变兵诀护体,怡然无损,倒是主动攻击者痛的眼泪汪汪,捧着脚丫子呲牙咧嘴。

  安欣,胡曦,唐晶媚和张宇欣这会已经笑的搂在了一起,她们虽然逼问过王文静,知道她的那男朋友酷爱装逼,但真没想过,虞文辉能把逼装的这么“匀称”,简直毫无PS痕迹。

  王文静这会已经忘了该怎么面对公司同事,摆出了“三娘教子”的著名姿势,劈头盖脸就给虞文辉一顿训斥,只是她哪里有虞文辉嘴皮子利索?三言两句就被辩驳的哑口无言,很觉得自己的确在无理取闹。

  王文静羞刀难入鞘,干脆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跟女孩子讲道理,就是最大的不讲道理。”

  虞文辉高举双手投降,说道:“我已经听过了训斥,现在能去洗个澡吗?我感觉这碗蛋花汤有点咸!”

  王文静扑哧一笑,被虞文辉这么打岔胡扯,她已经不再纠结被同事误认自己和男朋友啪啪啪一夜,甚至没能起床上班的糗事儿了。

  反正……

  其实他们迟早也要做那个事儿。

  虞文辉溜达到二楼的主卧室,因为主卧室的浴房是圆形双人按摩大浴缸,窗外正好是别墅的院子,不但洗的舒适,风光还颇好。他刚放好了水,就见到几个女孩子出现在院子里,在长桌边坐下,开始安排吃食,也不知道是谁买的东西,很有些野餐的趣味,当然这个场地可比公园高档多了。

  虞文辉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看着院子里五个风情各异,都是一等一美貌的女孩子忙忙碌碌,很有一种有钱人开“大爬梯”的感觉,唯一遗憾的是:自己的女朋友是最丑的一个……

  王文静虽然工作后,颜值又有提升,但仍旧是寝室里的吊尾车。

  虞文辉暗搓搓的给几个女孩子打分,自言自语道:“胡曦最漂亮,几乎快要追上寇小寒了,只是差了我这位前女友一丝气质,太过妖媚。安欣大姐当真是萝莉脸,御姐范,气质恬淡,性格跟小寒最近,若是在校园里同时遇到这么五个大美妞,我肯定追她。不过现在嘛……已经有了女朋友,只有收收心的份了,再说人家也有男朋友,没啥念想了。唐姐姐有点女强人范,不太好伺候,张宇欣身材最好,那个头快有一米八了,腿长就是正义,等闲男孩子肯定自惭形秽,反正如果合影,打死我都不站她身边。“

  虞文辉泡了半个小时的澡,下面几个女孩子终于把餐桌布置好了,不知道从哪里还翻出来几根烛台做摆设,虽然大白天的根本没有使用价值,但却颇提增气氛。

  虞文辉也是有点饿了,爬出浴缸,才想起来,这间别墅他接手不久,根本就没有准备,也不可能有自己衣服,顿时有些作难,望着那堆浸泡过菜汤的衣服,并不想穿上身。

  他尝试在卧室里寻找了一下,也没有抱多大希望,但结果却很令他惊喜。

  主卧的衣柜里,居然有十多套男士的衣服,都是那种从内衣到外套齐全的整套,就连皮带,手绢,领花,夹子这些小物件都不缺,他随便选了一件穿上,居然十分合体。

  虞文辉照了照镜子,果然是人靠衣装,这件衣服看起来十分修身,居然衬托的自己风采翩翩。

  虞文辉喃喃自语了一句:“这别墅可是小寒的,她准备这么多男士衣服做什么?”虞文辉身体轻轻一抖,忽然不想知道答案,心情也顿时变差了好些,他随手插袋,却从裤袋里摸出了一张明信片出来。

  明信片上是都市风景,不知道是欧洲哪座城市,反正不是国内的城市。在明信片的背面有一行娟秀的小字,虞文辉认得出来,那是寇小寒的字迹。

  “虞文辉这个傻瓜,也不知道现在干什么呢?有没有想我。我每年都替他订制一套衣服,只是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他穿起来。”

  这行字下面还有一行字,写了这套衣服在哪里,请了那位大师订制,用了什么面料,设计的灵感来源,虽然寥寥数语,也十分公式化,但却充斥了浓浓的思念,柔情蜜意化解不开。

  虞文辉也没有想到居然会看到这些,心头情绪一时如海浪翻涌。

  静立半晌,完全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