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闺蜜之约

  虞文辉退出游戏,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不由得啧啧称奇。

  在长江帮的副本里,他觉得过去了好几年,没想到现实里时间流速这么慢,这种科技远远超乎地球人的想象。虞文辉甚至弄不清楚,这种技术究竟是调整时间流逝速度,还是调快了思维速度,当然他觉得更有可能是后者,毕竟时间概念太玄妙,所须科技只怕也是后者的无穷几何倍数。

  作为一个理工科出身的程序员,他对这些外星科技比对全职武神更有兴趣。全职武神展露的科技虽然不可思议,但仍旧能够窥视极限,虞文辉作为理科生,当然不会觉得外星科技就无所不能,把它们当成神一般。

  虞文辉随手泡了两袋方便面,又开了一带榨菜,等泡面好了,边吃边想:“可惜那些古老的家族对这些外星科技把持的太狠,谅必我一个外人是没什么机会接触如此要紧的秘密。这些人把持如此先进科技却只给家族牟利,实在太过自私,若是公开出来,不知道地球科技会进步到什么程度,说不定早就能飞出太阳系,寻找其他生命了。”

  虞文辉吃面的时候,随手看了一眼新买的手机,却发现上面已经有了一堆的未接来电,他吓了一跳,扫了一眼发现全部都是王文静打过来。

  他稍稍犹豫了一会儿,顾不得已经是深夜,拨打了回去,大约几秒的功夫,那边就接了电话,王文静的声音听不出来生气,但却有些懒洋洋,问道:“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虞文辉稍微犹豫,就决定实话实说:“打游戏太入迷,又戴了耳麦,所以没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磨牙的声音,王文静气恼的说道:“这一次就算了,你才给我当男朋友,饶你一次技术不熟练,下一次如果我再打不通,就杀到你家里去。”

  虞文辉微微犹豫,怎么都觉得下次还打不通,比打通了福利更好,却不敢卖嘴,嘿嘿一笑,问道:“你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这么着急找我?”

  王文静语气居然有些羞臊,磨蹭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有几个朋友,听说我交了男朋友,都想瞧一眼。明天下班跟我约了一起吃饭,你必须来。”

  虞文辉连连点头,说道:“我必然会以最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你所有闺蜜的面前,保证不给你丢脸。”

  王文静噗嗤一笑,跟他闲聊了一会儿,毕竟明天还要上班,两人也没敢多磨牙,很快就殷殷道别,约好了明天一起上班,各自去睡了。

  虞文辉当然一夜好梦,梦里全都是跟王文静大战十八个回合,偶尔加上寇小寒双飞,当夏月也出现在梦里的时候,他爽的jj都快飞了,但紧接着梦风一转,七位压寨夫人依次出现了,他活生生被吓醒过来……

  他抓过手机瞧了一眼,已经快要到了上班时候,也不再继续睡了,吐槽了一句:“这个梦不太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啊!我最近怎么堕落的如此厉害?”

  他在被窝里把玩了一会儿两把武神钥匙,磨到了时间,爬起床来,洗漱了一番,换了一件比较齐整的衣服,这才打电话给王文静,赶过去接女朋友一起上班。

  王文静今早也稍微有点萎蔫,显然昨天也没睡好,至于是不是梦里被虞文辉折腾过,就不得而知,她甚至没有给虞文辉准备早餐,只是带了两盒牛奶下来。

  虞文辉也不是特别挑剔的人,有的牛奶喝已经很开心,一路开着车给女朋友讲几个老司机笑话,王文静开始还回几句,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虞文辉叼着牛奶耐心开车,在路过一个比较繁华的街道时,他看到了一家新开的奢侈品商店,忍不住吐槽了半句:“特么的!一个包几千块,哪个冤大头买……?”

  他这句话脱口而出,并没咋过大脑,但是当他开出了这条街,忽然脑海中灵光一现,明白为啥昨天自己退出游戏的时候,想到了上班,总感觉有啥不对劲了。

  他一拍方向盘喇叭呜里哇啦乱响了几声,把路边的一个匆匆从地铁走出来的女白领吓的蹿到了垃圾桶上去了,女白领看到是他乱按喇叭,遥遥送来几句京骂。

  虞文辉知道是自己不对,没有还嘴,因为他终于明白了一件特别要紧的事儿……

  “老子特么已经很有钱了,还上个屁的班啊?我有别墅,有豪车,还有上千万的身价,而且手头还有不少能卖高价的人物卡和武功卡,等把这些都出手,好歹也是小土豪了。想作死就创个业,想开心点就吃喝玩乐啥的,怎么还惦记着大清早起来上班呢?我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是不是傻?待会辞职吧!”

  虞文辉平时也自负机灵,这会儿却深深觉得就算诸葛亮也有属猪的淘宝同款,怎么就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老子有钱了,妹子要泡俩,一个当老妹,一个当老干妈……卧槽!不对,我咋能这么重口?换一个口号:老子有钱了,女朋友来一打,英美德意法兰西,欧非南美西班牙……”

  虞文辉整个人陡然精神亢奋,一路上不住的盘算应该怎么潇洒人生,但到了公司的时候,他把车停到了公司楼下的停车场,叫醒了王文静,看着女朋友睡的惺忪的小脸,然冷静了下来,过于兴奋的情绪也平稳了。

  虞文辉忽然想的通透,自己其实并没有多高的人生追求,有了钱就花天酒地也没什么意思,自己现在有了女朋友,先过一段普通人的日子,慢慢的转型也不迟。

  他洒然一笑,牵着女朋友的小手一起进了电梯,整个人都显得特别通透。王文静虽然还是有些害羞,但却比昨天习惯多了,毕竟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公开。

  中午的时候,他陪王文静吃了一个午饭,找了一个借口送女朋友回去公司,又跑出去买了几件礼物,这才回了公司,安静的等待下班。

  王文静比虞文辉紧张多了,下午还跑过来他们部门两次,虞文辉他们部门的同事已经开始习惯这个臭屌丝有了女朋友,除了每次都群起嘲讽他一通,也再没有了挑衅的心情,都是调侃两句就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到了下班时间,虞文辉罕有的没加班,准时准点收拾东西。

  他早就跟部门老大请过假了,在一群单身狗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优哉游哉的陪着王文静一起下班,去她跟朋友们约好吃饭的地儿了。

  约了王文静的是她大学里同寝的姐妹。当年王文静她们寝室一共八个姐妹,有两个出国去了,现在都在顶级名校读书,一个回了老家,得了家里的帮忙,加入了公务员行列,只有五个姑娘还留在北京打拼。

  这一次留在北京的五个同寝姐妹都凑齐了,其余的四个女孩子都很好奇王文静究竟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毕竟,这可是王文静的初恋,她们都担心自己这个呆呆的姐妹,被坏人骗了。

  王文静她们寝室是她们那一届总颜值最高的寝室。

  王文静作为一个拖后腿的,颜值评价全寝最低。

  换句话说,其余的姐妹都更漂亮些,她的同寝姐妹们找的男朋友也都是当时校内的一时俊彦,风流人物。

  王文静虽然感觉虞文辉也还不错,但仍旧有些不自信,生怕姐妹们瞧不起自己男朋友,一路上都暗暗打气,如果有姐妹说话带讽刺,自己一定坚决还击,免得虞文辉心里不痛快。

  王文静也不是没想过,这么做也许会让姐妹们生气,但她总还是有些辩解:“我这不是重色轻友,我这是好容易找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男朋友,可不能被这些小三八给搅黄了,不然可就要做大丫头了。”

  王文静和虞文辉到了约定好的酒店包间,只有大姐安欣比他们早到。安欣当年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本来打算去英国留学,但因为男朋友毕业后加入了国字号的政府部门,也千方百计想要把她留下来。安欣在权衡利弊之后,最终考了母校的研究生,如今还在读。

  作为全职学生,安欣的生活节奏明显没有工作的人那么快节奏,打扮也偏学生化,她虽然是寝室的大姐,但却天生一张奶娃娃脸,一身清爽的淡蓝连衣裙,看起来好像大一大二的小学妹,半点也不像已经是研究生快毕业。

  她先是笑盈盈的跟王文静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才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虞文辉,柔声说道:“小静很担心我们为难你,她这不是白担心吗?我们寝室八个姐妹,就她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好容易有个男人要,我们巴不得赶紧陪送走。”

  王文静忍不住打了安欣一下,叫道:“人家哪里就没人要了?”

  安欣揶揄道:“你替我递了一百多次情书,可没有一封给你的……你说呢?”

  安欣作为寝室里的大姐,一直都是出于关爱其他姐妹的角色,她也希望王文静能够得到幸福,不想给虞文辉太多尴尬,所以才开几句玩笑话缓解气氛。

  虞文辉并没有打扰两姐妹聊天,他跟安欣打过礼貌的招呼,就随意坐下,脑海里盘算该怎么过一个暴发户应该过的日子。

  安欣和王文静说了几句悄悄话,忍不住再次关注虞文辉,对王文静说道:“你们家文辉性格很沉稳啊!话这么少。”

  王文静噗的一口把刚喝的饮料喷出来,眼睛忽闪忽闪,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小声说道:“我就没见过比他还呱噪的人,大姐你居然说他沉稳,还话少?虞文辉,给我家大姐说两句。”

  虞文辉莞尔一笑,说道:“我也只有在讨好文静的时候才使出浑身解数,把平生能找到的笑话都说一遍,其实我性子的确很内向,都不怎么爱说话。”

  虞文辉爱装逼是不假,但他可是北大逼王,高智商人群中的逼王,不是逗逼之王!

  在女朋友的好友面前,吐沫横飞,各种大话精,那是减分的勾搭,他绝壁不会那么愚蠢,所以特意摆出来斯文款,以供女朋友闺蜜检阅。

  一边的王文静直接趴了桌子笑的快岔气,她也没想到虞文辉这么能装。

  虞文辉的姿态很得安欣欣赏,她一直都觉得大学四年王文静实在太亏了,居然都没有男孩子追,那些男生实在太没有眼光。

  王文静属于越长越开,年纪越大越漂亮的那种女孩儿,毕业后几年,经过了职场磨练,多了几分干练的气质,比上大学的时候还漂亮了几分。

  安欣也不希望随便哪个男子就把自己寝室的姐妹追走,不懂得珍惜。

  虞文辉的话里透漏出十分宠溺,态度斯文又稳重,王文静那副乐不可支的样子,显然这段感情里属于被照顾的那个,更让安欣觉得好姐妹找的男朋友挺可靠。

  这位大姐放了小半的心思,暗暗忖道:“文静这是遇到了真命天子。这个叫虞文辉的男孩子,看起来很不错,就是不知道家世如何?不过这种事情应该是文静父母关心,我做大姐的就不好越界了。”

  安欣也是心高气傲的女孩子,又经过几分社会的磨砺,知道爱情不能代替面包,但是她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并不会替王文静做什么,她只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略作提醒,尽到姐妹的情谊。

  过了没有半个小时,王文静她们寝室的胡曦,唐晶媚和张宇欣也都先后赶来,安欣给大家做了互相介绍,吩咐厨房开始上菜。

  几个女孩子在一起,顿时就热闹起来,就连王文静都顾不得虞文辉了,姐妹们也好久没见了,偶尔几个约了逛街,也很少有这么齐整的时候,说起来各种上学时候的趣事儿,发泄上班的委屈,怀念三个不在场的姐妹,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

  虞文辉一直都很少发言,他也不是太习惯这种女孩子满座,只有自己一个男人的场面,好在他总算还记得提前作的准备,在大家聊天告一段落的间隙,把自己的电脑包拎了过来。

  作为一个程序员,他平日里背的肯定不是啥奢侈品包包,而是一款超大号的电脑包,虞文辉酷爱一个叫做以诺的牌子,因为这个牌子的电脑包都是超轻设计,版型也正,背起来不累,最主要的价格也相对其他电脑包便宜。

  王文静看他拎出来包包,不由得微微愕然,丢了一个眼色过来,询问他想要干啥。

  虞文辉从电脑包里掏出来一堆东西,讪笑了一声,说道:“文静昨天才告诉我聚会的事儿,我也没得准备,就随便买了点雪花膏,希望诸位姐妹多跟文静说我几句好话。我也知道,我现在走闺蜜路线以及有点迟了,但好在……诚意满满!”

  几个女孩子看到了那堆“雪花膏”,表情各自不同,胡曦扑哧一笑,吐槽了一句:“LAMER家的雪花膏果然诚意满满,这个妹夫我认了。”

  安欣瞧了一眼王文静,也笑着说道:“好像少了王文静的那份啊!”

  虞文辉毕竟不是特别熟悉化妆品的话题,他也就是随手挑了一个看起来顺眼的品牌,所以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看文静好像不用这个牌子,就没给她买,另外买了一件礼物。”

  这句话让除了王文静之外的四个女孩子都认不出笑出声来,安欣是抿嘴一笑,胡曦笑的就豪迈,连连拍桌子,唐晶媚和张宇欣一左一右搂住了王文静,张宇欣忍不住说:“你男朋友真可爱,他不是第一次交女朋友吧?居然会以为有女人可以拒绝LAMER?”

  王文静也有些眼馋,更有些心疼,她其实也只羡慕过,没用过这个牌子的化妆品,也很想有一份礼物,但又忍不住心疼虞文辉乱花钱。

  她正计算男朋友这份礼物花了多少钱,忽然一个念头蹦了出来,大叫道:“你的工资卡在我手里,你哪里来的钱买礼物?”这句话出口,王文静的四个闺蜜都再也忍不住,就连最矜持的安欣都笑的趴了桌子,胡曦指着王文静说道:“小妮子很厉害啊!居然已经把工资卡给下了!”

  王文静想要分辨,但毕竟虞文辉的工资卡的确在她手里,只能脸蛋红红故意凶巴巴的说道:“你先说哪里来的钱?”

  虞文辉搔了搔头,这个问题他早有准备,所以很戏精的表演道:“我一直都有外快啊!不多接点赚钱的私活,就凭工资连维持生活都艰难,我们怕是有缘无份,很难携手共度余生了。”

  王文静想起男朋友的沃尔沃S90,不由得释疑了大半,她本来也没想过追究,只想摆脱说错话的尴尬。把男朋友的工资卡都收缴了,代表关系已经非常亲密,王文静很怕被闺蜜们笑话,她假意凶了几句,就在几个闺蜜的怂恿下,打开了她单独的礼物包装。

  虞文辉其实不大懂得怎么买礼物,所以照着合眼缘和足够贵这两个标准,买了一块积家的约会系列机械表,他根本不懂品牌,只觉得这块手表的紫色调很搭王文静的肤色,就刷卡买了。

  胡曦轻轻叫了一声,一双妩媚的眼睛微微绽放电力,忽然就射了虞文辉一记。

  老实说,几千块的化妆品,对女孩子来说虽然很惊喜,但也说不上有多贵重,毕竟大家都买得起,就是不一定舍得去买,但这么一块接近十万的手表,却绝对算得上“震撼”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价格已经到了买不起的级数。

  一想到买个几千块的包包都要省吃俭用一番,却有人随便就能接到接近十万的礼物,顿时就有人心理微微不平衡。

  安欣的家庭稍好,男朋友家境也不错,还没多少心思,只是稍稍吃惊虞文辉居然敢这么花钱,毕竟就算身价有个几百万的人,也会优先买房买车,不会买这种东西。

  唐晶媚和张宇欣根本没有认出来这块表,也不知道价格多少,胡曦却瞧了出来这件礼物的贵重,她和安欣都是稍稍了解奢侈品的女孩子,她也看过这块手表,只是她根本就没敢想过去买。

  胡曦轻轻一撞王文静,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妮子,你好像捡到宝了哦!”

  王文静也不知道这块表的价格和牌子,但却很喜欢款式,随手就戴在了手腕上,炫耀的给几个闺蜜看了一眼,然后才问道:“这块表多少钱?”

  虞文辉想了想,说道:“好像……挺便宜的,是这个牌子里中等价位的款式,具体我也不记得了,你看发票吧!”

  虞文辉当然知道这个礼物的价格有多贵,但若是说出来就有炫富的意思了,所以他含糊其辞,把发票递给了王文静,希望女朋友灵醒一点。

  王文静倒是没那么多小心思,骄傲的哼了一声,说道:“回家再看!”

  胡曦立刻就惊呼,半真半假的说道:“你们居然已经住在一起了?王文静你果然像大姐说的,只有一根追求了。”

  这个她们寝室流传的内幕笑话,平时是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就算各自男朋友也不会知道这些女孩子之间的这些小秘密,但胡曦却不知道怎么就想稍微落一点王文静的面子,若不经意的爆出来一记“小炸弹”。

  王文静羞红了脸,想要分辨自己跟虞文辉还未发生关系,但却怎么辩驳的了清白?

  几个女孩子打打闹闹,又把虞文辉给忽略了,他正有些无聊,忽然电话铃声响起,他摸了一下衣兜脸色微变,不动声色的起身离开了包间。

  响起来铃声的电话,不是他新买的手机,是原来的那枚武神钥匙,这个手机只有寇小寒知道,但是他接起来电话,里面传出来却不是寇小寒的声音,而是夏月的声音:“小寒可能有些麻烦,你准备帮她,还是当做不知道,让她自生自灭?”

  虞文辉脸色顿时极为难看,沉声问道:“可以跟我说清楚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夏月简单扼要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连我也联络不到她,就肯定是出了大事儿。你尽快进入全职武神,我会帮你开通临时权限,到乘月山找我。”

  夏月说完了这几句话就挂了电话,虞文辉虽然心急如焚,但也不能抛下王文静和所有人,立刻就进入全职武神,他也只能给夏月发了一条信息,表示自己在外面,暂时不方便,马上就找合适的地方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