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凌空三丈分金指

  虞文辉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夏月以为他不相信,微笑着把副驾驶一侧的车窗降了下来,反手一捏,距离汽车三四米开外的路边被人随意丢弃的一个易拉罐,就好像被无一股形的力量蹂躏,生生扭成了一团。

  虞文辉脱口而出,叫了一声:“好功夫!”

  夏月笑眯眯的说道:“夸赞了!我这一手凌空三丈分金指,还算不上什么厉害武功,各大家族里比我强的人不可胜数。你现在知道如果胡乱泄露我们的事情会是什么下场了吧?”

  夏月这一手很有威慑力,虞文辉虽然也给自己加载了一套百变兵诀,还装备了无定飞索,但他绝对不想跟夏月动手,因为后果必然是一定的——他会死的很惨!

  他可是素人的底子!

  虞文辉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毕竟被女生当面威胁,实在是很丢脸的事儿,他又没本事直接怼回去,换个话题还比较有聊头。

  他故作不经意的问起:“普通玩家在全职武神里的收获岂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带出来?”

  夏月噗嗤一声,笑道:“还惦记想要换点什么东西吗?普通玩家的收获没有办法带出来,做交易也是违规的,可一不可再。幸亏我跟寇小寒是好姐妹,不然月女卡就拿不回来了,这张卡本身价值一般,却关系到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虞文辉皱了皱眉,问道:“这是为了垄断资源吗?”

  夏月点了点头,说道:“换做是你也不会让三十三天的资源和技术外流,那可是我们的生存根本,这种资源和技术的外流,对普通人的世界也未必是好事儿。”

  虞文辉自然不信,夏月似乎瞧出来他的想法,轻声说道:“在全职武神之前,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计划,相信你也听说过,就是一直都很热门的比特币。”

  虞文辉惊讶的反问了一句:“比特币!”他完全没办法想象,这种数字化货币跟这些古老家族有什么关系?

  夏月解释道:“有人提出了比特币的概念,把三十三天一小部分结构打包,转为某种特殊程序,并且编了一套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理论,引诱普通人来解码。那些用矿机挖比特币的人,其实就是在帮我们破解三十三天的结构,俗称比特空间。他们得到的比特币虽然被炒的价格很高,其实一分不值。真正有价值的是他们解码出来的三十三天结构。每一枚比特币对应大约十七点七立方米的空间,每一个被解开的比特空间都藏有价值无可估量的宝物。”

  她盈盈一笑,说道:“光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比特币,就让无数人疯狂,如果大家知道价值更加无可估量的东西,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肯定每一个人都疯了。”

  虞文辉大吃一惊,问道:“比特币居然是你们搞出来的东西?三十三天究竟是虚拟空幻,还是真实存在?居然还可以解码!”他心底的疑问实在太多了,都不知道该如何梳理提问的思路,一股脑的都问了出来。

  夏月好看的耸了耸肩膀说道:“三十三天究竟是同时具有虚拟和真实两种属性,还是可以在两种状态互相转化,一直都是颇有争议的问题,但它可以被数字化却是我们的研究成果之一。比特币计划针对的是人类的PC端闲余计算力,用来开发三十三天,也是我们在推波助澜,才会让数字货币种类越来越多。全职武神是专门为了招揽新血,解决三十三天人口崩溃的问题,只是这个计划就远不如比特币计划执行的顺利,现在也没能引入多少新人口。”

  虞文辉除了震惊就是震惊,夏月随口说出来的“真相”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力。他在震惊之余也想到了另外一些细节,黄天下拼命要跟他换回人物卡白虎精,显然把他当成了各大家族的人。他能给自己加装武功卡无骨柔拳和无定飞索,也打破了普通人无法带出全职武神物品的说法。虞文辉心乱如麻,总算还知道这些事儿不能跟夏月说,强行忍住了快要崩溃的好奇心。

  夏月缓缓的发动了汽车,行驶了好一会儿,才随口问道:“真的不要去我家?”

  虞文辉尴尬的说道:“真的不去。”

  夏月扑哧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我和寇小寒是好姐妹,不会真的抢她男朋友,尽管你已经是人家不要了的。”

  虞文辉叫了起来:“你这么说话很伤人的知道吗?什么叫已经是人家不要的?我们只是没缘分……”

  夏月补刀了一句:“那为什么不要跟我交往?”

  虞文辉稍稍犹豫了一下,才淡淡的说道:“我现在有女朋友了,王文静是个好女孩,不要伤害她。”

  夏月很专注的开车,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也没想过伤害她,但你跟她并不合适。我跟你接触不多,你能让那么骄傲的小寒喜欢你,甚至分手了也一直都念念不忘,一定不是那个普通的女孩子可以驾驭的住的男人。”

  虞文辉也不想争论这些,这些话对错与否,与他而言都没有价值,他情绪平淡的说道:“我要下车了,以后……在公司里就不要这样子了。”

  夏月嘴角微微翘起,没有看他,把车停在了路边,伸手一指,说道:“以后不用把车停得这么远。我在公司的大楼下租了两个车位,另外一个空着呢,你随便用好了。”

  虞文辉这才发现,夏月居然把车开到了他停放沃尔沃S90的地方,他感觉心底一寒,这些古老家族出来的人似乎无所不知,自己在他们面前很难有什么秘密。

  夏月显然没有想到那么多,她等虞文辉下车后,落下车窗,笑盈盈的说了一句:“另外那个车位就是给这台沃尔沃申请的,你什么都不用做,因为车牌号已经登记过了,就算你不去停车也只是白白浪费。”

  她再次挥了挥手,说了一声:“走了啊!”开车驶入了夜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