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老娘现在就跟他去开房!

  王文静忍耐了片刻,还是按耐不住心头火气,一拍桌子霍然站了起来,大叫道:“虞文辉是我男朋友!夏月你什么意思?要跟我硬抢吗?”

  夏月说愿意做虞文辉女朋友的时候,波澜不惊,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就好像说午饭去哪里吃一样淡然,短暂的压住了全场气氛。

  王文静拍桌子叫板,公司同事的情绪又都像爪哇岛默拉皮火山一样的爆发了。

  二女争夫这种戏码,大家都听过,可见过真人真事儿的可没有谁,如今总算是见着了!好几个抖妹的家伙,甚至心底暗暗觉得,今天这一千块输的太值了。

  大家群情汹汹,各种七嘴八舌,讨论热烈,惟恐天下不乱。

  夏月跟刚才一样,还是波澜不惊,也没什么表情,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说道:“虞文辉你选我做女朋友,今晚就可以搬我那边去住。”

  王文静就像赌徒梭哈,立刻就“跟了”,叫嚣道:“老娘现在就跟他去开房!”

  这两句话,就如在办公室里空投了著名的“小男孩”和“胖子”,爆炸力当量超标,把所有在场的同事都横扫了一遍,给他们来了一次大大的“头脑风暴”,好多人都开始风中凌乱,情绪不稳定。

  “我去!虞文辉这家伙看起来不咋地啊!怎么会这么受欢迎?对啊!这家伙还没我帅,居然能让夏月和王文静一起抢,是不是我们弄错了什么东西?我一定是特么的加班太累,出现幻觉了……别扯淡了,我也觉得是在做梦,可男人做春梦,哪有不是第一视角?就是!肯定是梦到自己跟妹子啪啪啪,哪里会梦到漂亮女事儿跟虞文辉这傻x求欢?……也许你天性变态,所以会做这种梦……”

  同事们各种嘈杂的言论,让虞文辉听而不闻,他的确认真的考虑了一会儿,如果可以选……他究竟睡谁比较值。

  “按理说,夏月的颜值更高,身材纤细苗条……不过王文静肉肉的也不错,胸更大,屁股更翘,是我喜欢的类型……“

  虞文辉稍微放纵了一下自我,就重新把节操收了回来,对夏月说道:“我还是选王文静!”然后,他也不敢去看夏月的眼睛,扭转身对所有同事吼道:“愿赌服输,快给我钱!”

  也不是没有人想赖账,但奈何虞文辉提前一步做了准备,手持赌约,凭空挥舞,挨个收钱。好几个同事身上的钱不够,还被迫跟其他人借了一些,虞文辉很快手里就攥了一把钞票,微信和支付宝更是转账的不亦乐乎。到了后来,因为现金太多,不得不把衣服脱下来兜着,这一笔赌资虽然大多数都是走了电子转账,但现金足足有三四万之巨,还都不是捆扎好的,所以体积特别膨胀。

  王文静其实也不是没有忐忑,毕竟夏月看起来就是比她漂亮,又比她瘦一些,好像更受男人欢迎,她对虞文辉的节操并没有什么信心。直到虞文辉选了她,王文静才稍微放心,盯着夏月,两人平时关系还不错,但此时就有些“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了。

  夏月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悄然绕过了大家,走了出办公室,只留下其他人无限遐想。王文静想要吵架都没得对象,只能把一腔怒气都发泄在虞文辉身上,准备下班后好生收拾他一番。

  虞文辉收缴了七八成的赌资,知道剩下的几个同事不是真的凑不出来钱,就是未必还肯愿赌服输,铁了心要赖账。他爽的跟刚刚双飞了一样,把手里的钞票“包袱”往怀里一揣,跟部门老大打了一声招呼,笑嘻嘻的说:“我跟文静出去一会儿,下午就回来上班,耽搁不了工作。”

  部门的老大笑骂了一句:“快滚!不要给我们秀恩爱!”

  虞文辉拉着王文静趾高气昂的离开,留下一群单身狗百思不得其解,为啥虞文辉就能轻易泡到妹子,甚至一炮双响,差一点,今晚就能枪挑小梁王了?

  他们对比了自己和虞文辉的各项指标,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丫挺的妥妥不是人,是人渣,所以才能做到普通人类做不到的事情。

  输了钱,也没有热闹看了,大家一哄而散,都回去工作了。

  人力资源部的老大冷冷的瞧着虞文辉他们部门的老大,脸色极不善良,虞文辉部门的老大也心底委屈,只能讪笑一声说道:“这事儿怪不着我!我也输钱了啊!”

  人力资源部的老大冷哼了一声,给最后几个还没走的家伙下了逐客令,恶狠狠的说道:“谁再不赶紧滚蛋,我就给老总打电话,说你们迟到早退,扣你们工资。”这招大杀器出手,最后剩下几个看热闹的人也都悄然散了,宛如一群鸟兽。

  虞文辉才不管这些同事都什么表情,什么心情,什么……x情!

  反正他是大赚特赚了,先找了一家银行把衣服裹住的一大团钞票都存了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笑嘻嘻的说道:“我们去吃午饭吧?我知道一家挺冷门,几乎没什么人,但东西的确好吃的店,包管你特别喜欢。”

  王文静脸色还是挺难看的,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说道:“两件事!女朋友是给你拿来打赌的吗?你跟夏月那个小浪蹄子什么关系?”

  虞文辉叫起来撞天的冤屈,说道:“我是被逼的啊!你没看那群家伙的嘴脸,都觉得我是单身狗,根本不可能有女朋友?怎么是我拿你打赌,是他们逼得我实在没有了办法……”

  虞文辉这些话,当然全都是扯几把淡,但是忽悠王文静足够了。

  王文静听了他的解释,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自然是觉得也还有些道理,被同事逼迫,的确不能算是虞文辉的错。当然,就算她知道是虞文辉自己挑事儿,也没有办法责怪,总不能昨天才开始交往,今天就分手啊!

  她冷哼一声,说道:“这个理由算你过了。你跟夏月的事儿呢?”

  虞文辉心里微微一转,就知道没法说实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