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大姨妈巾跟玻璃,很搭哦!

  王文静一面笑,一面道歉,一面手忙脚乱的找东西,但一般人身边怎会带毛巾这类东西?她最后只翻出来一包卫生巾,她最近来了大姨妈,所以包里有这个,先是帮虞文辉擦了擦嘴,然后又去擦前窗的挡风玻璃。

  虞文辉本来也还没注意王文静用什么给自己擦嘴,但是王文静擦窗户的时候,自然也就瞧清楚了,注意到新任女朋友手里拿的是什么。为了不浪费粮食,虞文辉把最后几口粥喝光,才忍不住幽幽的吐槽了一句:“大姨妈巾跟玻璃,很搭哦!”

  王文静根本没能忍住,一声狂笑,脑门就磕在了挡风玻璃上,疼的呼呼直叫。

  虞文辉只能放下保温饭盒,帮她揉了一会儿脑门,两人的关系才刚刚确立,本来还有些生涩,但经过了这么一个早晨,关系狂飙突进,都觉得跟对方亲密了好多。

  还是王文静怕上班迟到,一面忍着笑,低声跟虞文辉说道:“不要再扯淡了,我们还是赶紧上班吧!迟到了又要扣钱。”

  虞文辉嗯了一声,发动了汽车,他虽然好几年没摸过方向盘了,但有了昨晚的经验,还是把这辆沃尔沃S90驾驶的很稳。

  王文静开始还有些好奇,但因为工作辛苦,总是睡眠不足,很快就沉沉入睡,直到虞文辉把汽车停入了公司附近的停车场,才把她叫醒了过来。女孩子抻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道:“还是有专车坐好,可以睡个懒觉,在地铁上总担心睡过站,根本不敢这么放心!”

  虞文辉忍不住说道:“以后天天送你,你可以放心睡了!”

  王文静惊讶的小嘴张圆了,好半晌才问了一句:“这车真是你的啊?”

  虞文辉耸了耸肩膀,装了一把大酷,王文静虽然满肚子都是疑问,她可是知道虞文辉每个月多少工资,绝对不可能买得起这个档次的车,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款车多少钱,但只看内饰之豪华,车内空间之阔敞,就绝对不可能是十万以内的车。

  两人关系初定,比普通刚交往的情侣少了些腼腆,但这种直接问人家家私的话,王文静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虞文辉因为这辆车的来历不好解释,也没有解释给女朋友听,于是这件事两人就含糊了过去。

  王文静和虞文辉手牵手,走到了公司附近,她忽然害羞起来,小声说:“我们还是分开进公司吧!免得被其他人笑话!”

  这句话落入了虞文辉的耳朵里,忽然就生出了一个赚钱的主意来,他呵呵一笑,说道:“好吧!我们中午再碰头,我带你去一家冷僻又好吃的店吃东西。”

  王文静顿时愉悦起来,两只眼睛笑成了月弯弯,这个时候的她显得特别可爱。

  她小时候非常丑小鸭,初中的时候就张开了不少,至少不会被人说丑了,到了高中已经勉强可以算作邻家女孩,大学颜值又略有提升,大一的时候有七十五分,到了大四也许是同寝的姐妹颜值都太高了,传染的她也增长了不少,差不多能进入八十分了。

  参加工作这几年,她经过社会上的磨练多了几分干练,颜值居然又有小幅提升,虽然距离九十分女孩儿还很远,但至少也有八十五分了。不管从哪一个角度,不论是颜值,身材,打扮,气质,还是言谈举止,都会被人夸赞一声美女!

  所以王文静笑起来的时候,居然让虞文辉怦然心动,大大的被冲撞了一下心头的柔软处,就好像有一头迷路的小鹿跑进去了。

  “小寒那种女孩子,我这辈子估计是碰不到第二个了,似乎文静这种女朋友,能够交往也是蛮赚的……”虞文辉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王文静的头发,哈哈一笑,扬长而去,先去公司上班了。

  王文静皱起小鼻子,哼了一声,虽然看起来很不满,但其实心底也蛮享受这种有男朋友宠爱的感觉,她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急忙小步跑入了公司,生怕迟到了又被扣钱。

  虞文辉上班两个小时,就把手头的工作忙完了,他知道公司情况,也并不酷爱加班,工作忙完就偷偷摸鱼,不是到处炫耀自己效率有多高。

  他想起来今天早上,自己想到的“赚钱大计”就开始不动声色的找附近的同事“撩贱”,做程序员的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很少能有女朋友,他针对这一点,狠下死“口”,没几句就把满屋子的同事得罪了个遍。

  正努力码代码的几个程序员都被虞文辉的大嘴巴给惹得愤怒无比,尤其是他们都被嘲笑没有女朋友,尤其是……他们真的没有女朋友,这种戳心窝的狠刀子特别能拉仇恨值。

  一个叫吕学军的小胖子,推了一下眼睛,冷笑了一声,反唇相讥道:“虞文辉,你嘲笑我们不要紧,你有女朋友吗?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单——身——狗!汪汪汪!狗!”

  有人同仇敌忾的说道:“吕学军说的不错,你总吹嘘自己有女神级的前女友。这种吹牛逼的话,我们就不跟你较真了,算你有!你倒是给兄弟们炫耀一个现女友啊?充气的不算啊!”

  虞文辉见这群蠢萌的同事落入了陷阱,猛地一拍桌案,叫嚣道:“老子是不屑找女朋友,不然分分钟就有妹子。你们这群单身狗要是不信,就跟我打赌,我要是今天就能找一个女朋友,你们就每个人输我一千块,如果我今天下班前还找不到,我输给你们每个人一千块。有种……就特么跟我打赌。没种!就老实敲代码,别跟你虞大爷叫板!”

  虞文辉顿时领悟到了,什么叫“群情汹汹”,什么叫做“众怒难犯”,什么叫做“千夫所指”!

  几乎办公室里每一个同事都不信邪的跟他打了赌。

  虞文辉立刻利用单位的打印机打印了数十张赌博的单据,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跟同事们继续叫嚣,很快他手里的赌博单据就被同事们抢光了,他不得不又多打印了一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