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你是真的这么干过吧?

  第二天早上,虞文辉准时起床,稍微洗漱了一下,他习惯了路上买个东西当早餐,自然也没有开火的必要。他拿了钱包和钥匙,就匆匆下楼想要去赶地铁,都快走出了小区,他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其实已经有车了,顺带……还有一个女朋友,并且约好了今天一起上班。

  虞文辉狠狠的一拍脑袋,嘀咕了一声:“昨天实在太嗨了,连续玩了那么久的游戏,还遭遇了那么奇怪的事情,以及……再次见到了寇小寒,居然现在还没倒换过来,有点不大分得清游戏和现实。”

  他的手机丢在了地铁上,新手机还没到,此时想要打个电话也没有办法,只能急匆匆的回去把车开出来,绕到王文静家的楼下,偷偷去按了门铃。

  王文静略有些焦躁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问道:“你是快递吗?”

  虞文辉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是来送你上班的,你男朋友给你打了滴滴,他因为有事儿,没法来接你了。”对讲机里面沉默了少许,才传来王文静失落的声音,柔和的说道:“我马上下来,师傅您稍等。”

  王文静情绪其实不大好,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这么不靠谱,她其实有虞文辉的电话,但是打过去总是一个娘娘腔的男人问她是谁?由不得她不往糟糕的地方想。其中最不糟糕的就是被放了鸽子,最糟糕的……简直难以穷尽想象力,那个接电话的娘娘腔男人给了她很不祥的预感。

  “他还记得接我,应该不是出了什么特别变态的事儿。可能吧……就是放了鸽子!”

  王文静为了跟虞文辉一起上班,今天特意早起床了半个小时,还加意梳洗打扮了一番,甚至还做了一份爱心早餐,她知道虞文辉一部分生活习惯,比如早饭习惯了在街边买。

  现在么……王文静当然觉得,自己是俏媚眼做给了瞎子看,但是她总还是抱了万一的希望,也不想自己一个早上白辛苦,出门的时候拎上了保温饭盒。

  王文静有些慵懒的走下楼,看到虞文辉笔直的站在沃尔沃S90旁边,情绪顿时从谷底飞扬了起来,一双眼睛都笑的弯弯的,好似月牙,噗嗤一笑,说道:“你站在别人的车旁边干嘛?难不成还真借了车来送我?”

  虞文辉笑嘻嘻的也没有解释,其实这辆车来自前女友转赠,这种来源不甚合适跟现女友说。

  尤其是,他现在还是个被包养的!

  就更不能泄露这种秘密了。

  王文静坐到了车里,忍不住欢呼了一声,咬了咬嘴唇,压下来给虞文辉一个热吻的冲动,她性子其实更偏腼腆,昨天已经是平生最有勇气的一次了,做不出来这种比较激情的事儿,只能把手里的保温饭盒递过去,脸蛋红扑扑的。

  虞文辉没有启动汽车,接过了保温饭盒里的小米粥,喝了几口,问道:“你好像很熟悉我啊!我们在公司里见面的次数不多吧?你对我有印象是什么时候?”

  两个人的关系颇有点古怪,也不是相亲,也不能算是自由恋爱,也不能说成一见钟情,所以虞文辉很想知道自己是哪一点吸引了这个蠢萌的小妞。

  王文静小脸红扑扑的说道:“有一次,在公司的大会上,老总说:今天工作就总结到这里,让虞文辉给大家讲个笑话轻松一下!你当时说的那个笑话,我现在还记得。你当时喝了一口冰红茶,还特意举了一下饮料瓶做开场白,说:我路过某个艺术院校,想起来在汽车上摆饮料瓶就会有妹子搭讪的典故,本着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就买了两箱脉动,一箱绿茶用两面胶把街边的车都粘了个遍。当时就全公司笑场了,我把嘴里的饮料都喷了,毁了同事的一条新买的裙子。”

  虞文辉也想起来那一次,忍不住笑道:“我知道大家着急回家,就长话短说,压缩细节。”他怪腔怪调的重现当日的场景:“我当时特别感谢两个人,一个是打电话报警的大哥,一个是当时出警的王警官,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我就要被几十个车主活活打死了。我当时被十几号警察保护着,威风凛凛跟几十个车主讲数,那种体验你们这些普通人是不可能体验到啦。”

  王文静虽然听过这个笑话,但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过了好一会,她忽然问道:“这个段子……其实不是编造的,你是真的这么干过吧?”

  虞文辉一口小米粥就把沃尔沃S90的前窗玻璃喷了个“大花”,小米粥在挡风玻璃上,溅射成了蛛网状,很有后现代派的艺术范儿。

  虞文辉并没有空担心自己的车,他被王文静那句话,给弄的呛到了,不断咳嗽,想要把嗓子里的东西喷出来,并不槽点,只是一些粮食。

  王文静手足无措,小心翼翼的拍了虞文辉的后背几下,还在自己的小包包里翻了一下,想要找些东西,给他擦擦嘴。

  虞文辉一脸的小米粥,王文静一脸的尴尬,还有点憋不住的笑意,两人的脸都不在同一个层次,一个物质层面,一个是标准的情绪。

  虞文辉虽然不久前才见过前女友寇小寒,但这一次见面让他更知道两人没有可能,前女友复合无望,他又没打算挂贞节牌坊,所以并不拒绝焕发第二春,其实他拒绝过,但节操瓦解了他的抵抗。

  他之所以没有拒绝王文静,另一个理由是:这个小妞蠢萌的好玩儿,长的也还算好看,身材也挺不错的。

  是的,虞文辉答应了跟王文静交往,除了当时是真没带钱,急需出卖贞操救急,也是因为对王文静有好感,如果换一个颜值低于五十分的女同事,他肯定就老老实实借钱了。

  但是,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王文静居然会来这么一句,他满脸小米粥,哀怨的说道:“你还能不能让我吃口早饭了?你在人家喝粥的时候,讲这种冷不及防的笑话,是真的会笑死人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