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你怎么看出来人家是gay!

  虞文辉左右双手不断的交替,连续了数百下!

  但……

  手机就是高唱:不关不关,我不关,就是不给你关机。

  ——始终黑屏!

  黑屏也就罢了,这个该死的手机还把外放音量开到了最大,狠命的播放一首:“我们快来搞搞基”的歌曲!

  这首歌是著名网络歌手“一碗浓浓的大白粥”的新曲。

  虞文辉是被某个朋友推送,出于好奇才点开了链接,然后就悲剧了!手机大声播放污歌,却怎么也关不掉。

  他真的好希望这个破手机电池耗光,偏偏这台平时经常需要充电宝救命的破手机,这一次却特别坚挺,足足单曲循环了两个多小时,外放音量仍旧不见稍弱。

  尤其是他正在下班的路上,还是在北京满员到“塞塞塞”的地铁里,人多的犹如罐头里的鲫鱼,根本没有任何缝隙。每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瞧着他,眼神里交换着:“这是什么同性恋会所到地铁来招收新会员吗?好神奇的招数,难得他们能找到这么不要脸的宣传员!”之类的信息。

  虞文辉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然后故作淡定的说道:“这是谁的手机啊!没有人认领,我就放在座位上了!”

  虞文辉忍痛把把新买的手机放在了眼前的座位上,他本来是想要塞到两个紧紧挨坐的乘客中间,但却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塞到了其中一个长的胖胖哒的男乘客的裤裆里。

  这个男乘客脸色通红,小声说了一句:“你怎么看出来人家是gay!”

  虞文辉顿时满面通红,真的好想当场指着自己八块硬盘里面的12T“正经资料”发誓,自己是个钢筋一般的直男!如果不是12T的学习资料没带在身边,他肯定就一时冲动将之公布于众了。

  至于后果……

  传播xxoo信息,肯定会被抓起的啊!

  地铁一到站,虞文辉在距离回家还有十二站的情况下,提前下了车,没有脸拿回还在努力播放“我们快来搞搞基”的手机,留给了那个“人家是gay”。

  比平时多花了两个小时才到家的虞文辉,整个人都特别低气压,他打开了电脑,第一个反应就是搜一搜便宜手机。没有了手机,现代人根本没有办法过日子,就好像失去了呼吸的能力。不过他才毕业没有多久,收入并不算太高,今天丢弃的手机也是新买不久,手里实在没钱再折腾了,只能去看个各品牌里最便宜的青春版。

  就在虞文辉认真的比较各款千元机的性价比时,一个不请自来的弹窗跳了出来,背景音乐居然还是那首“我们快来搞搞基”。

  虞文辉差点就把这台电脑也砸了,幸亏他眼疾手快,点了弹窗右上角的小插插,才算是压抑住了这股“魔性冲动”。

  “再砸了电脑,我最少要吃三个月的咸菜,今天损失已经太大了,不能再破财了。”

  虞文辉心疼的抚摸了一下电脑,深情的就好像一个王安抚自己被冤枉的臣子,却被一个页面吸引,上面用很醒目的标题,写着:一元送手机。

  虞文辉知道这种所谓的大派送肯定不靠谱,说不定就是什么埋伏病毒或者木马的垃圾站点,但还是忍不住仗着自己也是专业出身,手欠的点了一下。

  这个页面倒是很干净,很快就弹出来一个填写地址的页面。

  虞文辉犹豫了一下,尝试着把自己的地址填了上去,然后就看到页面转为了倒计时,他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下载了一个定时炸弹。

  好在工科出身的大脑理智的告诉他,电脑网络还未进化到传送实物的级数,这才心有余悸的仔细看了一遍页面。这个倒计时居然是手机送达的倒计时,显示还有二十九分零八秒就能送货到家了。

  虞文辉呸了一声,骂道:“特么这么快,你们以为是送餐的啊?”

  他终于相信自己的确是遇到了骗子网站,至于对方想要骗什么,他还没确定,也许是收集私人资料,也许是下木马,反正虞文辉也不是太在乎,他本人就是电脑高手,电脑的防护级别很高,等闲黑客搞不定,就算被搞定了也无所谓,他的台式机就没什么有价值的玩意儿。

  就在他继续辛苦比较哪一款便宜手机性价比最高,都快要废寝忘食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尽管记得自己没有叫外卖,最近也没有网购任何东西,更没有欠房东大姐的钱,还是去把门开了。

  一个穿了黄色快递制服的小哥,很娴熟的把一个包裹递了给他,连签名都没要,话也没有多说,甚至都没有问一声,他究竟是不是收货人,就潇洒的转身离开。

  留下虞文辉风中凌乱,他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屌的快递。

  “是不是别人的快件送错了?”

  虞文辉很快看到了收件人姓名,就是他自己,这才肯定错的一定不是快递小哥,如果有错,那就是这个社会的错。

  他找了一把裁纸刀,打开了快递包裹,就看到了一个异常简朴的包装,外面一圈瓦楞纸,里面一团旧报纸……

  最里面是一个任何包装和配件都欠奉,连充电线都没带的手机。

  他这才想起来那个一元送手机的页面。

  “难道居然还真给我送了一台手机?不对啊!一元送手机,也是要一元钱的,我根本么有给一元钱,这手机是通过什么逻辑送过来的?现在的作者为了给主角金手指,写书都开始不讲最基本的逻辑了吗?”

  虞文辉一面吐槽,一面把瓦楞纸和旧报纸仍在垃圾桶里,取出了一款狭长的手机。

  对!就是狭长。

  这款手机居然是极其罕见,极其奇葩的21:9分辨率,正面全部都是屏幕,根本没有任何按钮,屏占比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点八八八。

  就在虞文辉捉摸,这款手机正面连摄像头,喇叭口和话筒都没有留,究竟用什么黑科技,让它能够打电话的?手指就从背面的触感找到了答案。他把手机反过来,发现应该在前面的东西一个不少都放在后面了,只要稍微幻想一下,接打电话的时候把手机翻面,屏幕朝外,就可以知道这台手机有多么“寸鳖”了。

  “怪不得一元送,这么奇葩的设计,这是倒找买家一块钱的节奏啊!快递小哥走那么快,他一定吞了我一元钱。”

  虞文辉对这台古怪的手机,好奇心简直爆棚,所以立刻就按下了开机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