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教唆者(第二更求推荐票)

  吩咐完金毛大犬苏茜,奥黛丽来回踱了几步,似乎还不够放心,因为她也不清楚今天的仪式魔法会不会出现奇怪的事情。

  “这样吧……”她眼神转静,用旁观者的态度审视了预想的过程,很快有了新的安排。

  奥黛丽反锁上卧室的房门,对金毛大狗道:

  “苏茜,你蹲在这里,如果安妮她们想强行进入,就立刻到浴室通知我。”

  为了防备一些意外,她的贴身女仆拥有能解除反锁的钥匙。

  苏茜目光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摇了三下尾巴。

  “很好,我会任由你挑选今天的午餐!”奥黛丽握起拳头,轻轻晃动。

  叮嘱完毕,她进入浴室,看见长宽都有三四米的正方形浴缸内早有清水微荡,白气弥漫,幻雾熏人。

  奥黛丽将原本摆满瓶瓶罐罐的一张长方形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回到外间,把蜡烛、祭品和白色长袍等物搬了进来。

  紧跟着,她合拢了浴室的门。

  做完这一切,奥黛丽松了口气,从四根蜡烛旁边拿起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浅蓝色半透明瓶子。

  这个瓶子呈圆柱形,在灯光下闪烁着梦幻的光泽,里面正是她昨天蒸馏萃取出的仪式精油——作为一名神秘学爱好者,她没少研究类似的东西,家里有着许多自己制作的纯露、花精、香膏、精油和熏香,因此很快就按照愚者的描述,做好了前期准备。

  “月亮花、金薄荷、深眠花、金手柑和岩玫瑰……奇怪的配方……”奥黛丽小声嘀咕道,“嗯,仪式魔法前都得清洁身体,宁静心灵,这是对神灵,唔,祈求对象的尊崇。”

  回想了一遍流程,她将仪式精油放到浴缸边缘,伸手解起了轻便居家的衣物。

  一件件丝织物飘落于换洗筐内,奥黛丽盘起长发,先用手试了下水温,然后脚尖微踮,小心翼翼迈入,将身体沉进了温暖的怀抱。

  “呼……”她舒服地吐了口气,只觉浑身暖洋洋的,异常放松。

  真是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啊……奥黛丽强行打起精神,抓住旁边的浅蓝色半透明小瓶,将仪式精油滴了几滴进水里。

  一阵芬芳外散,宁静里暗藏馨香,奥黛丽吸了几口,满意地点了下头。

  “不错,很好闻。”

  “真是让人放松啊,好舒服……”

  “一点也不想动,真希望就这样安安静静躺着……”

  “安安静静,安安静静……安静……静……”

  不知过了多久,奥黛丽忽地听见了汪汪汪的狗叫。

  她霍然睁开眼睛,迷茫地左右看了看,发现苏茜不知什么时候已开门进来,蹲在浴缸外面,眼神相当地无奈。

  揉了揉眼角,奥黛丽感觉水温降低了不少。

  “我,我睡着了?”她下意识问了一句。

  苏茜看着她,没有汪汪汪叫,也没有摇尾巴。

  “哈哈,那瓶仪式精油的效果真好,嗯,真好!”奥黛丽干笑两声,语气欢快地解释道。

  她站了起来,取过浴巾,边包裹兼擦拭身体,边对金毛大犬道:

  “苏茜,继续守着,不让安妮她们进来!”

  等到金毛大狗离开,她悄然吐了下舌头,丢掉浴巾,直接套上了那件干净的白色长袍。

  关上浴室的门,奥黛丽认真回想了一遍自己记录的仪式。

  她拿起四根蜡烛,将它们分别摆放到了桌子的四个角落。

  “左上方白面包,右上方费内波特面,好香啊,就是有点凉了……不,不是该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左下方海鲜饭,右下方迪西馅饼……”奥黛丽按照愚者的描述,认真布置起了祭台,其间摇了两次头。

  做好准备,她依次点燃四根蜡烛,拿起银制小刀,将它插入了那叠粗盐内。

  诵念完赫密斯语的圣化咒文,奥黛丽提出那把有华丽花纹的小刀,将它放进了盛有清水的杯子。

  积蓄好精神,她抽离这把银制“圣刃”,冥想着灵性蔓延,自刀尖喷薄而出的场景。

  无形的力量外涌,奥黛丽拿着小刀,绕祭台转了一圈,只觉周围确实竖立起了灵性的墙壁,将所有的不洁,所有的干扰都排除在外。

  她维持住“观众”的状态,不让心里的激动和雀跃影响到仪式。

  放下银制小刀,她拿起浅蓝色的晶莹小瓶,往每根蜡烛滴了一滴。

  滋!

  淡薄的香气接连弥漫,奥黛丽的身、心、灵都仿佛获得了安静。

  她暗自吸了口气,尊崇地低下头,用赫密斯语诵念起了正式咒文: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您的帮助。”

  “我祈求您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拥有一个好梦。”

  “深眠花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金手柑啊,属于太阳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

  奥黛丽刚诵念完咒文,打算冥想祈求的内容,就感觉密封的灵性之墙内有风在刮动,就看见手背那深红的星辰在流转。

  她心头一跳,忙半闭上眼睛,静心勾勒,诚意请求。

  等到一切结束,她略感疑惑地环顾四周,没发现其他的古怪现象。

  “这样就行了?”奥黛丽微皱眉头,低语了一句。

  …………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幽蓝复仇者”号的船长室内,一身风暴长袍的阿尔杰.威尔逊无声默念着下午听到的那三段描述,似乎想从里面找出对方身份的线索。

  他摇了摇头,略显烦躁地起身,但最终什么也没有做。

  对于“幽蓝复仇者”这艘图铎王朝遗留下来的古老船只,阿尔杰并不太放心,虽然他本身已掌握了它的控制权,但总有一种直觉告诉他,这艘船还藏着很多秘密,就如同那位血皇帝一样。

  所以,他会利用这艘船来试探愚者的能力,却不会在船上尝试未知的仪式魔法。

  阿尔杰沉思几分钟,离开船长室,来到甲板上,对那寥寥几位船员道:

  “我们即将抵达罗思德群岛,会在那里停留一天。”

  船员们顿时欢呼了起来,高声喊道:

  “感谢主教大人!”

  因为幽灵船不需要水手,船员很少,所以他们从来不担心补给,每天都能享用到保鲜的食物和清水,但日复一日的航行和几乎不会改变的景色,还是让他们的身体和心灵都感觉疲惫,仿佛总是在压抑着什么,忍耐着什么,直到再也控制不住。

  而罗思德群岛是苏尼亚海上有名的殖民点,商业发达,各种行业都有。

  “我简直不想等待了!”一位“水手”耸了耸腰部,给出男人都懂的嘿嘿笑声。

  …………

  前往佐特兰街的公共马车上,正悠闲看着报纸的克莱恩忽然怔住,似乎听见了一道道虚幻的呼喊。

  那无形的耳语回荡在他的脑海内,让他额头一跳一跳,难以控制。

  这听不清楚内容的呼唤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十来秒的工夫便消失无踪,克莱恩捏住额头,对抗着来自大脑深处般的抽痛。

  “老尼尔说的莫名存在低语?灵感太高的原因?”一个个想法闪现,克莱恩突地看见右手手背的四个黑点不知什么时候凸显了出来,它们像是天生的细痣,非常得不显眼。

  这源于转运仪式的四个黑点很快沉淀,由深转淡,消失不见。

  克莱恩怔怔望着它,对刚才的遭遇多了一个猜测:

  “‘正义’或者‘倒吊人’尝试了我给予的仪式魔法?”

  “我的思路真的对了?”

  “那三段描述确实能通过灰雾之上的神秘空间精准地指向我?”

  “但我还远不够强大,根本听不清楚祈求的内容……不知道灰雾之上有没有消息‘留存’……”

  “嗯,今晚进入,确认一下。”

  克莱恩有些忐忑,又有些激动,忙竖起报纸,遮住脸庞,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表情变化。

  很快,他抵达佐特兰街,进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

  还未来得及和罗珊打招呼,克莱恩就看见队长邓恩.史密斯出来,手里拿着一张配有画像的纸张。

  “你也看下这张内部通缉令,一位非常凶恶和残忍的非凡者进入了廷根。”身穿黑色风衣,没戴帽子的邓恩扫了这边一眼,顺手将那张纸递了过来。

  克莱恩接过一看,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素描画像。

  画像的主人有张圆圆的脸蛋,气质亲和里带着点腼腆,年龄不算太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特里斯,疑似非凡者,初步评估为序列8‘教唆者’,不排除来自‘灵知会’的可能,苜蓿号惨案的制造者……有目击者证明,他离开恩马特港后来到了廷根,目前下落不明……”

  特里斯……苜蓿号……竟然是非凡者作案?克莱恩霍然想起了昨天下午的解梦,想起了乔伊斯.迈尔的描述,于是立刻说道:

  “队长,我认识一位当事人,他可能是相当重要的证人。”

  “我知道,乔伊斯.迈尔嘛,我昨晚被‘机械之心’小队请过去帮了下忙,在乔伊斯的梦里看见了你,也从很多细节确认特里斯一手制造了苜蓿号惨案。”邓恩灰眸无波,轻笑了一声。

  真是无趣啊,队长……还好我昨天是休息日,不是上班期间扮演“占卜家”……克莱恩腹诽一句,有种差点被顶头上司逮到摸鱼的恐惧。

  他转而问道:

  “教唆者是哪条序列途径的?灵知会又是什么组织?”

  教唆别人互相残杀是特里斯消除魔药隐患的办法,还是晋升的需要?

  邓恩想了几秒道:

  “刚好,你是时候接触非凡者和隐秘组织的相关资料了,不要总是被老尼尔指使着看历史文献。”

  队长,你招我进来的理由不就是想要个“历史专家”吗?克莱恩没敢指出问题,认真点头道:

  “好的。”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