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梳理和总结

  停顿一下,克莱恩继续写道:

  “解决魔药问题的本质是消化,而不是掌握,这个可以直观地理解。”

  “掌握,只是将魔药的力量当成外在的工具,驯服的野兽,不管掌握得再好再熟练,它们依旧不真正属于自身,反噬的风险较大,而消化则是将喝下的魔药视作本身的一部分,分解它,融合它,吸收它,彼此统一为整体。”

  “这一点暂时不存在疑问,关键是‘扮演’为什么能有助于消化。”

  “根据今天的占卜家体验,先做两个猜想,等待进一步的验证。”

  “一,根据魔药名称的‘扮演’,能改变身、心、灵的状态,让它们逐渐贴近魔药核心残存的顽固精神,从而产生共振,一点点同化,一点点吸收。”

  “二,魔药核心残存的顽固精神就像防御完善的电脑主机,要想侵入它,攻破它,瓦解它,就必须找到BUG,找到漏洞,找到钥匙,而魔药的名称就揭示了相应的线索,于是能通过扮演,调和身、心、灵,伪装成‘自己人’,骗过‘守卫’,大摇大摆进入,这个思路和罗塞尔大帝的描述比较类似。”

  “不管是哪种猜测,身、心、灵的状态都是绕不过去的要素,毕竟它们是‘扮演’与魔药力量之间唯一的桥梁。”

  克莱恩放下钢笔,又看了一遍这段文字,一时竟想感谢大吃货帝国给予的应试教育。

  不管怎么样,不管自身是否选择了理科,选择了工科,基本的逻辑能力还是具备的,否则也没办法成为键盘强者,没办法进行这样的分析和猜测。

  “扮演或许真的有效,具体变化待观察。”克莱恩做出一个阶段性总结。

  紧接着,他写下了第二个问题:

  “一个让人感觉奇怪的描述,为什么‘占卜家’在神秘学领域更博学,更专业,就会缺乏直接的克敌手段?博学和专业不是应该让‘占卜家’更强大,更能发现克敌制胜的办法吗?”

  “分析原因如下:”

  “第一种,就像以前看过的网文一样,我穿进了成为现实的游戏世界,所以,不同‘职业’之间必须各有特色,又相对平衡,但到目前为止,没发现数据化的迹象,也没有任务化的发展,这个因素暂时挂起,可能极低。”

  “第二种,这个世界的底层规则是平衡,造物主以平衡为核心创造了这里。”

  “第三种,同一序列的魔药处在同一个能量级别上,这是先辈们探索、总结后发现的最好状态,超过这个能级,容易崩溃失控,太低于这个能级,又无法得到想要的非凡力量,所以,在能级一定的情况下,一方面强一点,另一方面自然就会弱一点。”

  “第四种,万物同源,都是从造物主那里分化而来,都属于造物主的碎片,而彼此互补的潜在意思就是各有问题。”

  “目前倾向于第三和第四种原因,但后一种源于不确定的神话,只能作为参考。”

  “先以第三种为指导,通过当前的学习和后续的发现来验证。”

  到这里,克莱恩已写满了整整两页,但他并没有停止,又落笔梳理起新的问题:

  “从今天的学习来看,我的‘转运仪式’属于典型的仪式魔法。”

  “类似的这种仪式魔法可以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个是取悦或者说引起对应存在兴趣的祭祀部分,第二个是描述了具体祈求对象的咒文部分,第三个是想要获得什么帮助的实质部分,这需要用格式化的对应语言和一定的象征符号来阐明。”

  “从这个出发,分析‘转运仪式’,能发现一个明显的问题,没有第三个部分!”

  “它有放置主食,逆时针走四步成正方形的祭祀部分,也有标明了祈求指向的咒文部分,比如福生玄黄仙尊等。”

  “但它的后续只是闭目等待,并没有描述仪式的目的是转运。”

  “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转运仪式’想要祈求什么,对应的存在根本不清楚,只能自由发挥……自由发挥……”

  “坑爹啊!那本《秦汉秘传方术纪要》TM太坑了吧?”

  “我当时脑子一定是进水了,才会想着试一试……”

  克莱恩停下钢笔,吸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呼,他吐出浊气,继续梳理道:

  “考虑重新设计这个仪式,让它变得完整,而祈求的目标是回归地球,回归父母和亲朋所在的世界。”

  “那么问题来了,那位存在究竟是不是自由发挥?还是说隐含深层次的目的?”

  “更进一步,描述性咒文在地球上指向的那位,和在这个世界指向的那位,究竟是不是同一个存在?”

  “如果是,第一次和第二次仪式效果的不同可以解释为自由发挥,那第二次和第三次都能前往灰雾之上,都能连接‘正义’和‘倒吊人’,几乎没有区别,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等明天下午的第四次仪式证明能稳定重复后,就意味着效果固化,意味着祈求的目标暗含在了我还不清楚的环节,这样一来,再添加新的描述、新的祈求,就不会有明确回应,甚至只会让仪式变得混乱,产生不好效果。”

  “第一次和后续的不同,在坚持仪式祈求对象未变的情况下,是否意味着所在世界会导致回应的不同?就像在用不同的接口一样……”

  “那该怎么设计来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如果认为第一次和后面两次指向的存在不同,前面的一些问题倒是能得到完满的解释,但同样的,第二次、第三次的稳定和不变就意味着祈求目标的暗含,改变暂时无从着手。”

  “最关键的一点,指向的存在究竟是谁,祂在哪里,怎么对我没有一点暗示和引导?”

  “祂在那灰雾世界的深处?”

  “咦,是不是可以将祂当做一个沉睡的存在,给予一定刺激,获得固定反馈的存在,除此之外,并不会干涉和影响我?”

  “那可以设计不同的仪式来刺激,来总结反馈的规律,最后找到正确的回归办法。”

  “但问题在于,如果祂没有沉睡,那所有的试探都可能导致可怕的事情发生,非常危险。”

  “第一次的试探必须足够小心,从设计上就要避免激怒……”

  “真是伤脑筋啊,有待于进一步的学习。”

  克莱恩叹了口气,给出结论。

  之后,他又零零散散记录了别的事情:

  “总是有无形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嘶喊霍纳奇斯和,嗯,发音是费来格拉还是费雷格拉?”

  “霍纳奇斯是横跨鲁恩王国和因蒂斯共和国的山脉,它的主峰高达六千米以上。”

  “据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记载,第四纪的时候,那里有夜之国。夜之国,黑夜女神,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眷属,还是敌对势力?安提哥努斯家族被黑夜女神教会覆灭是不是就有夜之国的原因?”

  “我听到的耳语,来自那本笔记,来自安提哥努斯家族长达一两千年的嘶喊?”

  “费来格拉,嗯,弗雷格拉,又代表什么呢?”

  “一个有趣的问题,能留下那样的笔记,留下2—049号封印物,说明安提哥努斯家族掌握了相当强大的非凡力量,那么,他们手中的序列途径是哪条?完整,还是不完整?”

  “发现笔记在瑞尔.比伯手中的事情有点巧合,但又没有安排的痕迹,真是宿命的羁绊吗?”

  ……

  一个个想法落于笔端,克莱恩尽情书写着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和自身的猜测。

  这一写,就是足足四页,正反面都有。

  撕啦!克莱恩忽地扯下了这四页,从头到尾又看了几遍,时而用钢笔圈点,时而添加几句。

  时间飞快流逝,红月短暂被乌云遮掩,克莱恩拿起桌上的怀表,啪嗒按开,看了一眼。

  他放下怀表,取出抽屉内的一盒火柴,刷地划亮一根,凑近了那四页笔记。

  橘红色的火焰咬住了纸张,飞快蔓延。

  克莱恩将这四页笔记放到了木制的垃圾桶上,看见灰烬漂浮掉落。

  他松开手指,任由纸张坠下,不过十来秒的工夫,一切都消失不见,只有那还略微盘旋的灰烬和木桶底部的焦痕述说着往事。

  因为有罗塞尔大帝的秘密日记在前,克莱恩不敢留下自己会写中文的证据——如果被老尼尔等人发现刚才那四张纸,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而在写机密问题时,无论用鲁恩语、古弗萨克语,还是赫密斯语,克莱恩都担心被梦中注视着自己的那位看见并解读出内容,所以,他用中文来书写,来梳理和总结,等到完成了这个任务,又将纸张烧掉,不留痕迹。

  而正因为无法保存,他给自己制订了一个计划,那就是每周总结一次,避免遗忘。

  看着灰烬全落,克莱恩抽出一张白纸,于抬头写道:

  “尊敬的导师:”

  他要写信询问科恩.昆汀资深副教授,问他有没有霍纳奇斯主峰相关的历史资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