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宿命

  伦纳德的吟唱像是安眠的歌曲,轻渺回荡于了左右房门之间,回荡于了蜿蜒的木制楼梯内。

  克莱恩的精神顿时一阵恍惚,似乎看见了幽静的月光,看见了安宁微荡的湖面。

  他的眼皮迅速变重,仿佛站着也能睡着。

  在这样的知觉模糊里,他又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无形的、诡异的、漠然的注视,就像本身在遨游灵界。

  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味道泛起,克莱恩霍然找回了思绪,靠着本身强大的灵感和熟悉到极点的冥想,勉强摆脱了那“午夜诗篇”的影响。

  但他依旧身心宁静,难以产生别的情绪。

  很快,伦纳德停止了吟唱,侧头一笑道:

  “我考虑申请一把费内波特琴,吟唱怎么能没有伴奏?”

  “呵呵,开玩笑的,我听到他们都睡着了。”

  这位黑发绿瞳、有诗人气质的值夜者小队成员迈开脚步,走到了绑匪和人质所在的房门前。

  他忽地摆动肩膀,崩出拳头,轰在了门锁上。

  喀嚓!

  门锁周围的木板碎裂,声音非常地微弱。

  “这需要精准的控制。”伦纳德一边回头说笑,一边将手伸入破洞,打开了房门。

  已恢复清醒的克莱恩没他那么自信,将手伸入腋下,拔出了手枪,并调整转轮,保证立刻可以击发。

  随着房门的后退,他看见了一位趴在桌上睡觉、手枪落于脚边的男子,看见了一位迷糊着揉动眼睛,想要站立起来的男子。

  蹬!

  伦纳德一个滑步靠近,打晕了即将醒来的劫匪。

  克莱恩正打算跟随进入,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转过身体,正对向楼梯。

  哒,哒,哒,脚步声由下往上,逐渐清晰,一位身穿棕色外套、没戴帽子的男人,怀抱一纸袋的面包,绕过楼梯拐角,往三楼进发。

  突然,他停顿了下来,看见泛着金属光泽的枪口正俯视着自己。

  他的瞳孔里映照出了一位头戴半高丝绸礼帽、身穿黑色正装、打着同色领结的年轻男子,映照出了对方靠在栏杆处的手杖,映照出了那把危险的左轮。

  “停下你所有的动作,举起你的双手,三、二……”克莱恩语气低沉而舒缓。

  他双手持握着左轮,试图将对方当成练习用的靶子。

  紧绷的气氛里,身穿棕色外套的男子丢掉那袋面包,缓缓举起了双手。

  “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死死盯着克莱恩放在扳机上的手指,挤出少许笑容道。

  克莱恩暂时无法判断他是绑匪同伴,还是隔壁邻居,但表面却没流露一点异常,沉声说道:

  “不要试图挣扎,等下会有人来鉴别是不是误会。”

  这时,处理好屋内绑匪的伦纳德走了出来,瞄了楼梯拐角处的男子一眼,悠闲地说道:

  “原来绑匪还有一名同伴,负责接应和购买食物的?”

  听到这句话,身穿棕色外套的男子瞳孔一缩,突然起脚,将落在身前的那袋面包踢了起来,试图挡住克莱恩的视线。

  克莱恩仿佛没受影响,就像练习一样,冷静扣动了扳机。

  砰!

  那名男子的左肩冒出了一团血花。

  他顺势一滚,就要往二楼逃去,但伦纳德早伸手撑住栏杆,跳了下来。

  噗的一声闷响,伦纳德从天而降,落在了那名男子的身上。

  那名男子昏迷了过去,伦纳德拍了拍沾上的些许血迹,抬头望向克莱恩,呵呵笑道:

  “枪法还不错。”

  我想的是打他腿……克莱恩嘴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鼻端闻到了淡淡的鲜血味道。

  他发现服用“占卜家”魔药后,虽然自己的视力、听力和触觉都未得到提升,但依旧能“看”到被挡住的事物,依旧能“听”见微弱的脚步声,从而提前做出判断。

  这属于“灵感”的范畴?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看着伦纳德从绑匪同伴的身上搜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看着他将对方“拖”到了房间内。

  一手持枪,一手提杖,克莱恩步入绑匪所在的屋子,看见艾略特.维克罗尔被枪声惊醒,身体从蜷缩变为打直,并缓缓坐起。

  原先的三名绑匪被伦纳德用他们对付艾略特的绳索绑得结结实实,串成一串,丢到了角落——不够的部分,则撕他们的衣物代替。

  被枪击中肩膀的那位正昏迷着接受包扎,但伦纳德嫌弃肮脏,没有帮他取出子弹。

  “你们,你们是?”艾略特看见眼前的一幕,隐含惊喜地结巴道。

  “对,你猜得很对,非常准确。”半蹲着的伦纳德随口回答。

  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有点幽默细胞……克莱恩垂下左轮,望向艾略特道:

  “我们是你父亲请的佣兵,你也可以称呼我们安保人员。”

  “呼,真的吗?我得到解救了吗?”艾略特满含喜悦又不敢胡乱动弹地问道。

  看得出来,从被绑架到现在的短短几个小时内,他吃了不少苦头,竟没有了本身年纪该具备的冲动。

  伦纳德站了起来,对克莱恩道:

  “你去下面找巡逻的警察,让他们通知那位烟草商,我可不想像个绑匪一样带着小孩子和这四个家伙出门。”

  正想着怎么处理后续的克莱恩点了下头,收起左轮,提着手杖,走向了楼梯。

  一阶阶往下时,他隐约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并听见伦纳德对艾略特说道:

  “不用紧张,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父亲、母亲和老管家刻利,要不我们来局昆特牌?”

  ……

  克莱恩忍着笑意,走入外面街道,根据路人的指点,找到了两位巡逻的警察。

  他并未使用“特殊行动部”的徽章和证件,而是以专业安保人员的名头,将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至于持械的问题,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前天刚拿到了“全类武器使用证”——通过内部渠道申请,审批会非常快。

  两位警察互相看了一眼,分出一人去通知帮手,通知维克罗尔一家,剩下那位则跟着克莱恩返回了绑匪所在的房间。

  等待了四十多分钟,趁警察不注意的机会,伦纳德对克莱恩使了个颜色,让他跟着自己溜出了房间。

  “相信我,去警局非常浪费时间,我们先离开吧。”这位有诗人气质的值夜者一脸轻松地解释道。

  克莱恩抱着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的心态,没有反驳,跟随于后。

  又过了接近五分钟,几辆飞快奔驰的马车冲到了绑匪所在的建筑物前,老管家刻利陪伴着他肥胖的主人维克罗尔走了下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处在一片迷茫之中,不敢相信好消息来得这么快,快得就像一场梦境。

  突然,他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下意识扭头望了过去:

  一辆双轮马车驶过,窗户敞开,黑发绿瞳的伦纳德又打了个响指。

  越过维克罗尔家的马车后,伦纳德关上窗户,转过身体,看向克莱恩。

  他微笑抬起右手道:

  “合作愉快!”

  我们好像不熟……克莱恩礼貌性与对方击了下掌。

  他也没想到绑架案能这么快解决,只能暗自感慨非凡者果然是非凡者,即使自己这个半吊子的序列9,也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是贵族们在击剑后表达庆祝的动作。”伦纳德含笑解释道。

  “我知道。”克莱恩有不少贵族同学。

  他望了眼窗外,微皱眉头道:

  “我们不和刻利先生确认一下吗?他如果认为是警察解救的艾略特,我们的酬金会少一半的。”

  足足100镑!

  至于提供绑匪下落这件事情,因为刚才的“见面”,不会有什么疑问。

  “不用在意,对我们的人生来说,金钱并不是那么重要。”伦纳德摊手笑道。

  ……对我来说,它非常重要!克莱恩挤出礼貌的笑容道:

  “不少诗人都是因为贫穷而早逝。”

  伦纳德笑了一声:

  “我相信艾略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说谎,我看得出来他还残留着纯真,不过,就算拿到200镑酬金,你也分不了多少啊。”

  “我能分多少?”克莱恩当即问道。

  “按照一直以来的、不成文的规矩,报酬要交一半给奥利安娜太太,作为小队的额外经费,剩下的由参与队员平分,可惜,你不是正式成员,大概只能拿到百分之十。”

  10镑?也不错啦……克莱恩假装自己没有心疼,转而问道:

  “你不担心绑匪苏醒后,明白自己受到了非凡力量的影响吗?”

  “他们不会怀疑的,他们只会认为是天气太好,太适合睡眠,才会忍不住倒下,他们甚至会相信吟唱只存在于梦境里,这是我们验证过的事情。”伦纳德非常自信地回答,“倒是你的那枚猎魔子弹,会让人觉得奇怪,当然,一个喜欢神秘学的怪人是非常合理的解释。”

  “嗯。”克莱恩放下了担心,只觉得自己遗忘,或者说忽略了什么。

  …………

  回到佐特兰街,克莱恩没等待刻利前来,散步去了韦尔奇住所,换了条路线回家,顺便买了牛肉、甘蓝等当做晚餐的材料。

  照旧是愉快的晚餐,照旧是兄妹三人伴随着学习的悠闲聊天,只是多了一位敲门的访客。

  他是来取走瓦斯计费器里所有1便士铜币的工作人员。

  夜色渐深,兄妹三人互道晚安,各自回房。

  克莱恩睡得正香,忽然被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他疑惑开门,来到无人居住的那间卧室外。

  推开斑驳的房门,克莱恩看见了一张灰色的桌子。

  桌子上摆放着一本笔记,封皮由硬纸制成,完全染上了黑色。

  莫名的似曾相识感浮现于心头,克莱恩走了过去,打开了那本笔记。

  摊开的那页画着一个图案,那是穿华丽衣物、戴绚烂头饰的“愚者”!

  “愚者”下方,写着一行赫密斯语: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克莱恩心中一惊,忽然发现“愚者”的嘴角勾了起来!

  呼!

  他霍地坐起,看见了透过窗帘的绯红月光,看见了书架和书桌,看见了本身卧室的轮廓,发现自己做了个噩梦。

  身为一名“占卜家”,他明白梦境总是揭示着什么,于是认真回味了一遍。

  回想之中,克莱恩一下僵住,因为他知道今天忽略什么了!

  沉浸于伦纳德的吟唱时,自己受到了无形的、漠然的、来自背后的注视。

  这种注视与正常冥想和使用灵视的体会都不相同,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按照队长邓恩的说法,一旦出现类似的感觉,往往就意味着……

  克莱恩猛地坐直,确认了感受:

  对,是它,那本笔记!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