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寻人

  看着克莱恩,伦纳德碧眸含笑地点头道:

  “那你需要他们提供什么?”

  他和老尼尔等人合作过多次,自然明白占卜需要媒介,尤其“主角”不在的情况下。

  克莱恩想了想,望向管家刻利道:

  “我需要艾略特最近穿过还没有浆洗的衣物,如果能有他曾经随身佩戴过的饰品就更好了。”

  他尽量挑选正常的媒介,而不是那种会引起普通人瞎想的事物。

  可就算是这样,老管家刻利也是一脸的疑惑:

  “为什么?”

  问完,他又补充道:

  “我有携带小艾略特少爷的照片。”

  为什么?因为我们要通过占卜来寻找他的下落……克莱恩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如果照实说,不提会不会违背保密条款的事情,老管家刻利多半也会扭头就走,直接撕毁合约,并在心里大骂道:“这帮骗子!如果这都能有用,我还不如去找阿霍瓦郡最有名的通灵者!”

  旁边的伦纳德.米切尔轻笑出声道:

  “刻利先生,我的同伴,嗯,同事,养了一只奇特的宠物,它的嗅觉比猎犬还灵敏,所以我们需要小艾略特穿过的衣物和他曾经随身的物品来帮忙寻人,你知道的,线索往往只会锁定在一个大概的范围。”

  “至于那张照片,我们同样需要,我和他必须知道小艾略特长什么样子。”

  老管家刻利接受了这个解释,缓缓点头道:

  “你们是在这里等待,还是和我一起去维克罗尔先生在城里的住所?”

  “一起过去,节约时间。”克莱恩简洁回答。

  他既想试试自身的非凡者本领,又有着拯救他人的朴素情怀。

  “好的,马车在楼下。”老管家刻利边说边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黑白照片,递给了伦纳德。

  这是艾略特.维克罗尔的单人照,他十岁左右,头发略长,险些遮住了双眼,脸上有着明显的雀斑,长得不算太有特色。

  伦纳德瞄了一眼,就顺手递给了克莱恩。

  克莱恩仔细看了看,将照片收入口袋,然后拿上手杖,戴好帽子,跟着前方两人离开黑荆棘安保公司,进入停于楼下的马车。

  这辆马车的内部相当宽敞,铺着厚厚的地毯,有摆放物品的小桌。

  因为老管家刻利的存在,克莱恩和伦纳德都没有说话,安静感受着马车在渐小的雨滴中,在积水的路面上平稳前行。

  “不错的马车夫。”不知过了多久,伦纳德打破了沉默,含笑赞了一句。

  “嗯。”克莱恩敷衍以对。

  老管家刻利则挤出笑容道:

  “您的夸奖是他的荣幸,我们快到了……”

  因为担心被绑匪察觉,马车并未靠近烟草商维克罗尔的住所,而是停在了附近的一条街道旁。

  老管家刻利撑着雨伞,独自返回,等待的时候,伦纳德又自顾自对克莱恩说道:

  “我上次推测原因,并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告诉你,那本笔记肯定会再次出现,也许很快。”

  “这真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推断。”克莱恩用下巴指了指外面车夫的位置,示意有别人在的情况下,不要讨论敏感话题。

  伦纳德吹了声口哨,转头望向窗外,只见一滴滴雨水滑过玻璃,留下了朦胧的印记,让外面的世界完全模糊。

  过了一阵,刻利提着一袋东西返回,因为走得太急,裤脚满是泥水,身前多有湿痕。

  “这是小艾略特少爷昨天穿过的衣物,这是他之前佩戴的风暴护符。”

  克莱恩接过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套缩小版的绅士正装,小衬衣,小马甲,小领结,等等,等等。

  而那枚风暴护符以青铜为底座,雕刻着象征狂风和海浪的符号,但并未触动克莱恩的灵感。

  “我现在将小艾略特少爷被绑架的经过详细说一遍,方便你们锁定目标……”老管家刻利坐了下来,重复了上午的噩梦经历,希望好不容易找到的帮手能起一定作用。

  克莱恩和伦纳德对具体的经过毫无兴趣,只关心绑匪有几人,有没有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地方,有没有携带武器。

  “三个”、“正常”、“有枪”……得到想要的信息后,他们告别老管家刻利,在附近雇佣了一乘两轮的轻便马车。

  和公共马车不同,这种雇佣有四轮,也有两轮,可以按公里算,也可以根据时间收费,前者是城内1公里4便士,郊外1公里8便士,后者是1小时2苏勒,不到1小时的,按1小时算,超过1个小时,每15分钟加6便士,不足15分钟,按15分钟收费,遇到恶劣天气,或是需要加快速度的紧急情况,价格还会有上浮。

  克莱恩听阿兹克教员说过,在首都贝克兰德,出租马车夫以胡乱要价闻名。

  于他而言,这是相当奢侈的享受,不过,他目前不用担心此事,因为伦纳德直接丢给了马车夫两张1苏勒的纸币。

  “按时间算。”伦纳德吩咐完,便关上了车厢门。

  “你们要去哪里?”拿着两张钞票的马车夫又欣喜又茫然地问道。

  “等一下。”伦纳德将目光投向了克莱恩。

  克莱恩微微点头,拿出艾略特的衣物,将它们铺到马车地板上,然后将那枚风暴护符缠于自己的手杖杖头。

  他握着那镶银的黑色手杖,将它笔直杵在了艾略特的衣物之上。

  脑海“光球”凝聚,克莱恩心情飞快宁然,眼眸的褐色随之转深,进入了半冥想的状态。

  他只觉身体的“灵”有变轻漂浮的迹象,隐约看见了那无处不在的“灵之世界”,心里默念起“艾略特的位置”。

  七遍之后,他的手离开了那根黑色的手杖,而手杖竟然没有倒下,始终竖直屹立在那里,哪怕车厢在轻微晃荡!

  四周传来细密而无形的动静,克莱恩仿佛感受到了一双双漠然眼眸的注视。

  这段时日里,他偶尔便会在冥想中,在灵视状态里出现类似的感受。

  带着这些微的毛骨悚然,他用深黑色的眼眸凝望着手杖,于心中又一次默念起来:

  “艾略特的位置。”

  他刚默念完毕,那根镶银的、木制的、黑色的手杖倒下了,倒向了正前方。

  “直走。”克莱恩握住手杖,低沉开口。

  他的嗓音略带飘渺,似乎能穿透到未知的世界。

  这就是他掌握的占卜能力之一,叫做“卜杖寻物”,道具必须是木头、金属或两者的混合。

  正常来说,这必须用两根真正的卜杖——形状类似于一根没有弯曲的铁丝掰成直角,然后握住较短一侧,以转动来确定方向,但身为“占卜家”,克莱恩经过练习,发现自己可以直接用这种寻物法来找人,也可以用手杖来代替卜杖,它倒的方向就是要寻找的事物的方向。

  至于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因为克莱恩完全记不得模样,没一点印象,无法寻找。

  “直走。”伦纳德高声吩咐车夫,“该转向的时候会告诉你。”

  马车夫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内侧口袋里的钞票和对方毫不犹豫给钱的形象,让他没有开口,选择接受。

  马车缓缓行驶,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

  途中,克莱恩好几次使用“卜杖寻物”来校正方向。

  等到马车绕着一栋建筑转了一圈,他终于确认艾略特就在里面,此时距离告别老管家刻利,刚过去三十分钟。

  打发走马车夫,克莱恩没有再用艾略特的衣物,直接将缠绕着风暴护符的手杖杵在了地面。

  他的眼眸又一次变深,四周不多的雨滴忽然原地打旋。

  手杖倒向了斜前方,克莱恩指着一个楼梯口道:

  “那里。”

  “有的时候,我很羡慕老尼尔,同样的,现在也很羡慕你。”看着这一幕,伦纳德含笑叹息道。

  克莱恩瞄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地回答:

  “这个不算困难,你只要愿意,肯定能学会……你的灵感应该非常高吧?”

  伦纳德点了下头,轻笑道:

  “这可不是好事情。”

  他加快脚步,在只剩尾声的雨水里走入了那个楼梯口。

  克莱恩怕淋坏自己的正装,几乎是小跑跟随。

  这栋建筑只有三层,类似于地球上的单元楼,每个入口的每层楼梯处,只有两间房屋,克莱恩在一楼和二楼又分别用了一次“卜杖寻物”,而手杖都稳稳不动,直指上面。

  两人放轻脚步,抵达三楼,克莱恩又将那根镶银的黑色手杖轻立于了地面。

  呜!

  一阵微风吹过楼梯,他的眼眸改变了颜色,深黑得仿佛能吸人灵魂。

  呜呜呜!

  四周似乎有无形的哭泣声响起。

  克莱恩的手掌松开,那根缠绕着风暴护符的手杖神奇屹立。

  又默念了一遍“艾略特的位置”,他看着自己的黑色手杖倒了下去,落地无声地指向了右侧的房间。

  “应该就在里面了。”克莱恩一边拾起手杖,一边轻敲了自己眉心两下。

  各种“颜色”加深中,他望向了右侧房门,直接看到了里面的各种“气场”。

  “一,二,三,四……三个绑匪加一个人质,数量吻合……其中一个的气场矮小,应该就是艾略特……刻利先生说过,他们有两杆猎枪,一把左轮……”克莱恩低声说道。

  伦纳德呵呵一笑道:

  “让我给他们吟唱一首诗歌吧。”

  “为什么要做绑匪,愉快地当文明人不行吗?”

  他放下装艾略特衣物的袋子,向前走了两步,表情瞬间变得宁静而忧伤。

  磁性低沉的嗓音缓缓荡了开来:

  “啊,恐惧的威胁,绯红的希冀!

  起码一事是真:此生飞逝。

  一事是真啊,其余皆谎,

  花开一度后将与世长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