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交流消息(第三更求推荐票)

  罗塞尔.古斯塔夫的秘密日记?

  罗塞尔大帝?

  果然,只有这种事情才值得“愚者”先生这种层次的强者关注……奥黛丽先是一愣,旋即发现自己竟丝毫不感觉意外。

  据说罗塞尔大帝曾经看过“亵渎石板”,据说他制造的秘密纸牌内蕴藏着二十二条神之途径,这是每一位高序列强者都肯定会在意的事情!

  “日记?那是日记?”阿尔杰微皱眉头,敏锐察觉到一个细节。

  “愚者”先生用肯定的口吻称罗塞尔.古斯塔夫的遗留为日记!

  他怎么知道的?

  他怎么确认的?

  难道他掌握了“罗塞尔秘文”的解读办法?

  面对“倒吊人”的疑问,取得了预想效果的克莱恩后靠至椅背,双手交握起来,语气轻松地回答:

  “我们先暂时将它视为日记。”

  他既没有否认,也没做肯定。

  “据说罗塞尔大帝的,嗯,日记,是用他自己发明的秘密文字或者说符号书写的?”奥黛丽听其他贵族子弟提过这件事情,但从未真正见识,一时颇感好奇,发声询问。

  “对。”阿尔杰简单回答道,“有人认为那是一套独有的神秘学符号,有人相信那是一种象形文字,但直到今天,依旧没有人找到正确的解读方式,至少在我知道的范围内是这样。”

  说到后面,他侧头望向克莱恩,似乎想寻求某种肯定,又像是在怀疑什么。

  那是衍化过好几代的文字,早不复最初的象形,按照你们的思路,怎么可能解读得出来……克莱恩情绪平和,暗自嗤笑了一声。

  至于当做神秘学符号来处理的说法,让他瞬间想到了一些荒唐又好笑的场景:

  一位穿黑色带兜帽长袍的邪恶法师,挽起袖口,露出纹在胳膊上的、据说来自罗塞尔大帝遗留的、有神秘力量的符号,那是两个青色的、硕大的简体字:

  “逗比!”

  克莱恩嘴角缓慢上翘,心情愈发得不错。

  听完“倒吊人”的描述,奥黛丽为难地说道:

  “我们看不懂的符号或者文字……那我们怎么在这里转述给您,愚者先生?或者说,寄到某个地方?”

  这倒是个重要的问题……我现在还没有能隐秘接收事物的渠道……克莱恩没急着回答,交叉握住的双手上,拇指分开又触碰,触碰又分开。

  很快,他找到了一个思路:

  既然我能根据本身想法,在这里制造出神殿和桌椅,那可不可以让别人把脑海内呈现的内容直接拓印出来?

  试一试……

  这时,奥黛丽和阿尔杰看见浑身笼罩浓郁灰雾的“愚者”先生缓缓坐直道:

  “‘正义’小姐,我们来做个尝试,你想象一段文字,并给予迫切写出来的情绪,嗯,你拿起旁边的钢笔,在纸张上进行书写。”

  克莱恩话音未落,奥黛丽就看见面前多了一张黄褐色的羊皮纸和一根暗红色的钢笔。

  她疑惑又好奇地拿起钢笔,按照吩咐,在脑海内想象出了罗塞尔大帝曾经写过的一句诗歌: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注1)

  她审视完这段文字,拿起钢笔,给予将它们全部呈现出来的想法。

  克莱恩感受到了这种“情绪”,于是以“钢笔”为媒介,做出引导。

  奥黛丽刚落下钢笔,就看见羊皮纸上多了一行单词: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女神啊,这太神奇了!”奥黛丽惊讶出声,满是感慨。

  接着,她有些恐惧地望向克莱恩:

  “愚者先生,您能读出我心里的想法?”

  “不,我只是一个引导者,简化了你将单词写出来的流程,将它变成了拓印的方式,如果你本人不想不愿意去‘表达’,那将不会有任何痕迹呈现。”克莱恩用低沉的嗓音给予安抚。

  “这样啊……那我们只要记住那些符号或秘文的样子,就可以根据意愿,直接将它们呈现出来?”奥黛丽松了口气,恍然问道。

  “是的。”克莱恩简短回答。

  “这真是不错的方式,‘正义’小姐,不要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成为‘观众’后,你在这方面将获得很大程度的提升。”阿尔杰旁观了刚才的尝试,只觉“愚者”比本身想象的还要神秘和强大。

  对于自己的记忆,他相信随着接下来的晋升,能获得足够的增长。

  对此,奥黛丽欣喜点头道:

  “这真是让人高兴的提示,倒吊人先生,对于‘观众’,你还有什么教导我的?”

  说到这里,她转头看向上首:

  “愚者先生,我会努力完成您的任务,尽量搜集到更多的罗塞尔大帝秘密日记。”

  “我说过,我是一个喜欢等价交换的人,刚才预付的报酬只相当于每人两页日记,如果有多余的,我会额外再给予。”克莱恩用一种不占小孩子便宜的口吻平静说道。

  至于额外的报酬从哪里来,当然是新的罗塞尔大帝秘密日记,这将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您真是一位慷慨的先生。”阿尔杰默然几秒,以手抚胸,微微鞠躬。

  行礼之后,他转向“正义”道:

  “我再强调一遍,观众永远只是观众。”

  “我知道,很多观众喜欢假想自己是主角或者别的角色,从而投入非常多的感情,以至于随着戏剧哭,随着戏剧笑,随着戏剧愤怒,随着戏剧悲伤,但这不是你这位‘观众’该做的事情。”

  “面对世俗社会里的一场场‘戏剧’,面对那一位位自觉或不自觉扮演着某个角色的人物,你必须保持一种绝对旁观的态度,只有这样,你才能冷静地、客观地审视他们,发现他们习惯的动作,察觉他们撒谎的口癖,嗅到他们紧张的味道,从种种细微的线索把握住他们真实的想法。”

  “相信我,每个人因情绪的不同,会自然地分泌不同的‘事物’,散发出不同的味道,但只有真正的‘观众’,才能嗅出。”

  “一旦投入了感情,你的观察就会受到影响,你对别人情绪的感应就会出现偏离。”

  奥黛丽认真倾听,眼眸愈发明亮:

  “听起来很,很,很有趣!”

  克莱恩在上首则听得心中一动:

  “观众”魔药的要求概括起来似乎就是“做一位绝对中立的观众”。

  这相当于某种程度的扮演了……

  扮演?

  难道罗塞尔大帝说的“扮演”是指这个意思?

  那我需要扮演“占卜家”,从而一点点消化掉魔药?

  就在克莱恩陷入思考时,阿尔杰讲解完了他所知道的“观众”要求,沉吟了一下道:

  “好像没什么事情了?”

  “也许我们可以随便聊一聊,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也许对自己很平常的消息,在别人那里会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可以。”克莱恩回过神来,微微颔首。

  他已经打算尝试着扮演一位“占卜家”,反正这看起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那从倒吊人先生您开始?”奥黛丽颇感兴趣地赞同。

  阿尔杰想了想道:

  “自称‘路德维尔上将’的那位大海盗,又开始了探索苏尼亚海东方尽头的航行。”

  “唔,‘黑色郁金香’号的主人?”奥黛丽斟酌着反问。

  “是的。”阿尔杰颔首回答。

  我都不知道是谁……克莱恩没有出声地旁听着,心里在考虑自己该说什么消息,既不会暴露自身又能获得情报反馈的消息。

  很快,他有了决定,维持着“愚者”的高深形象,手指摩挲青铜长桌边缘道:

  “据我所知,密修会丢失了一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

  这个消息并非只有廷根市的值夜者才掌握,密修会,以及他们关系紧密的非凡者同样知道。

  “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阿尔杰重复了一遍,低笑着摇头,“我真好奇黑夜女神教会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反应。”

  为什么只说黑夜女神教会?克莱恩敏锐察觉到问题,但又不好开口。

  那会破坏“愚者”神秘高深的形象。

  这个时候,奥黛丽疑惑开口了:

  “你为什么好奇这个?女神的教会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阿尔杰笑笑道:

  “安提哥努斯家族正是被黑夜女神教会覆灭的。”

  “具体是第四纪尾声,还是当前纪元的初期,我就不太清楚了。”

  这……克莱恩眼眸一缩,体内忽地涌现一阵凉意:

  “这么看来,值夜者对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重视远超我的想象!”

  “他们之所以提议我成为非凡者,‘有一定功劳’和‘预防危险’应该只是很小一部分原因,他们希望的是我提高灵感,这有助于找到笔记。

  “这一点,队长没做隐瞒,有提到过,但当时我并没有在意……”

  听完“倒吊人”的解释,奥黛丽兴趣浓厚地开口:

  “真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

  “好吧,轮到我了,我想想该说点什么。”

  她略微偏头,以手扶额,轻笑开口道:

  “昨天,我的礼仪老师在教导我怎么晕倒,怎么优雅而不失礼貌地晕倒,这是在社交场合逃避一些尴尬情况和可恶家伙的实用技巧……呵呵,我刚才是在组织语言,我真正想说的是,自从在拜朗东海岸的战争失利,国王、首相和所有的先生们,都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有着迫切改变的愿望。”

  注1:雪莱,《西风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