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新的开始

  水仙花街2号、4号和6号是联排的建筑,采用多边形四坡屋顶,整体外观灰蓝,三个烟囱醒目耸立。

  这里当然没有草坪和花园,也没有门廊,入口直接面对着街道。

  “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的斯卡特拿着一串铜制的钥匙,边打开大门边介绍道:

  “我们的联排房屋都没有门厅,进入就是起居室,有一个朝向水仙花街的凸肚窗,采光相当不错……”

  映入克莱恩、班森和梅丽莎眼眸的是一组沐浴着金色阳光的布制沙发和堪比他们之前两居室的宽敞空间。

  “这个起居室也能当做客厅,它的右侧是餐厅,左侧墙上有供你们冬天取暖的大壁炉。”斯卡特熟稔地指点着。

  克莱恩扫了一眼,确认这是粗糙的开放式格局,餐厅和客厅没有丝毫隔断,但又远离了凸肚窗,显得相当黯淡。

  那里摆放着一张不大的红色长方形木桌,周围有六把软垫硬木的靠背椅环绕,而左墙位置的壁炉与克莱恩以往看过的外国电影、电视剧一样。

  “餐厅后面是厨房,但我们不提供任何用具,起居室对面是小客房和盥洗室……”斯卡特迈开步伐,将一楼其余的布局详细介绍了一遍。

  盥洗室分为内外两间,外侧是洗漱的地方,里面是厕所,有折叠门分隔,客房说是很小,但也有梅丽莎目前住的隔间那么大,看得她有些发愣。

  看完一楼,斯卡特领着兄妹三人来到盥洗室旁边的楼梯道:

  “往下是一个地底储藏室,里面的空气非常沉闷,每次进去前记得先通风。”

  班森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跟随斯卡特沿阶梯来到二楼。

  “我左手边是一个盥洗室,与它同侧的还有两间卧室,我右手边也是同样的格局,只是盥洗室在靠近小阳台那里。”

  说话间,斯卡特打开了盥洗室的门,并侧过身体,让克莱恩、班森和梅丽莎能毫无阻碍地打量。

  这个盥洗室比一楼的多了浴缸,马桶旁边同样有折叠门,虽然积了些灰尘,但没有其他肮脏的地方,不恶臭不拥挤。

  梅丽莎怔怔看着这里,直到斯卡特走向旁边的卧室,才收敛目光,缓步跟随。

  走了几步,她又回头望了一眼。

  见过世面的克莱恩对此也是相当欣喜和期待,因为哪怕房东先生经常监督大家清扫,公共盥洗室依然不够洁净,常常让人有呕吐的冲动,更别说某些急躁的时候还容易遇上排队。

  另外的盥洗室和这个一样,四间卧室只一个稍大,摆放有书架,其余差不多面积,有床,有桌,有衣橱。

  “阳台很小,每次不能晒太多衣物。”斯卡特站在走廊尽头,指着有门和锁隔开的地方道,“这里还有完整的下水道、瓦斯管道和计费器等设施,非常适合你们这样的绅士和小姐居住,每周只需要13苏勒的租金和5便士的家具使用费,另外,需要四周的押金。”

  没等班森开口,克莱恩好奇打量着周围道:

  “如果想买下来,这栋房屋大概需要多少镑?”

  作为大吃货国的穿越者,买房置业的渴望始终存在于他的心里。

  听到这个问题,班森和梅丽莎都吓了一跳,用看怪物的眼神望向克莱恩,斯卡特则坚定地回答道:

  “买?不,我们不会出售房产,只提供租凭。”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明白吗?了解一下。”克莱恩尴尬解释道。

  斯卡特犹豫了几秒道:

  “上个月,水仙花街11号的房主刚好出售了类似的房屋,以地契年期的方式,15年300镑,这比直接租要便宜很多,但不是谁都能一下拿出那么大一笔钱的,如果要完全购买,房主的标价是850镑。”

  850镑?克莱恩飞快开始了心算:

  我周薪是3镑,班森是1镑10苏勒……房租13苏勒,加上每天都吃好,一周大概得用接近2镑,还有服装的分摊,交通费用,人际交往开销,等等,等等,一周顶多能攒下十几苏勒,一年,一年35镑左右,850镑大概需要二十几年……就算只是地契年期方式的300镑,也起码得八九年……这还不考虑将来结婚、分家、生孩子、外出旅游等事情……

  没有个人住房贷款的这个世界里,大部分人应该都只能选择租房了……

  有所明悟的他退后一步,瞄了眼哥哥班森,示意他去交涉房租价格。

  至于梅丽莎的意愿,光看她一直晶亮的眸子就明白了!

  这个瞬间,克莱恩有种“关门,放班森”的错觉。

  班森用他没有镶银的手杖点了点,左右望了一眼道:

  “我们应该再去看看别的房屋,这里餐厅的采光太差,阳台又很小,你们看,只有那个卧室有壁炉,而且家具都太陈旧了,我们搬进来得换一半以上……”

  他语速不快不慢地挑了一堆毛病,用十分钟的工夫成功“说服”了斯卡特,让他把价格降到了房租12苏勒,家具使用费3便士的程度,押金也凑整为2镑

  没再浪费时间,兄妹三人跟着斯卡特返回“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签署了一式两份的合同,并到廷根市公证所找了公证员公证。

  交了押金和首周房租后,克莱恩和班森剩下的钱加起来还有9镑2苏勒零8便士。

  站在水仙花街2号的门口,他们分别拿着一串铜制钥匙,一时竟移不开眼睛,翻滚起各种情绪。

  “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过了一阵,梅丽莎抬起头,望着之后的“莫雷蒂家”,嗓音低而飘地说道。

  班森吐了口气,微笑道:

  “那就不要醒来。”

  克莱恩没他们那么感触,点了点头道:

  “我们得尽快把大门和阳台门的锁换掉。”

  “这个不用着急,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的信誉非常好。剩下的是你正装的花费,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去弗兰奇先生那里。”班森指了指公寓方向。

  …………

  回家凑合着啃了黑麦面包,兄妹三人又前往铁十字街上街的联排公寓那里,敲响了房东的大门。

  “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原则,绝对不允许拖欠租金!”个子矮小的弗兰奇先生坐在沙发上,很有气势地宣称。

  班森身体前倾,微笑开口道:

  “弗兰奇先生,我们是来退租的。”

  这么直接?这样谈判真地好吗?克莱恩在旁边听得一阵诧异。

  过来的路上,班森说过,他的底线是赔偿12苏勒。

  “退租?不!我们有合约的,还有半年!”弗兰奇瞪着班森,挥舞起手臂道。

  班森认真看着他,等到平息之后才沉稳说道:

  “弗兰奇先生,您应该很清楚,您应当赚得更多。”

  “赚得更多?”弗兰奇摸了下自己瘦削的脸庞,很感兴趣地反问道。

  班森坐直身体,含笑解释:

  “两居室租给我们三个人,是5苏勒6便士,但如果您将它租给那些有五口人、六口人,并有两个甚至三个在工作、在拿薪水的家庭,我想他们肯定愿意为此支付更多,而不是去下街那种治安非常差的地方,5苏勒10便士,或者6苏勒,我认为是合理的价格。”

  见弗兰奇眼睛发亮,喉咙蠕动,他继续说道:

  “而且,您肯定知道,最近几年,房屋的租金一直呈上涨趋势,我们住得越久,您损失越多。”

  “可是……我需要时间来寻找新的租客。”继承遗产得到公寓的弗兰奇先生明显心动了。

  “我相信您很快就能找到,您有这个能力和资源,也许两天,也许三天……我们会赔偿您这段时间的损失,就用我们交的押金,3苏勒,这很公道!”班森当即“拍板”。

  弗兰奇满意点头:

  “班森,你真是一个有良心,做事诚实的年轻人,好吧,我们签署‘中止合约’。”

  克莱恩在旁边看得发愣,彻底明白了弗兰奇先生的容易“说服”。

  这也太好说服了吧……

  解决掉之前合约的问题,三兄妹先去帮克莱恩买了正装,然后开始忙碌着搬家。

  他们并没有什么沉重又庞大的物品,那些都属于房东先生,所以,班森和梅丽莎联合“驳回”了克莱恩雇佣马车的想法,自己动手,在水仙花街和铁十字街之间来回了一趟又一趟。

  窗外烈日西斜,多了火烧味道的金黄穿过凸肚窗,洒在了书桌表面,克莱恩看了眼架子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籍和笔记,将墨水与钢笔轻轻放在了已擦拭干净的桌上。

  总算忙完了……他吐了口气,感觉到了肚子的咕噜,边放下卷起的袖口,边走向门边。

  他有了张只属于自己的床,床单和被子都是白色的,陈旧但干净,

  克莱恩拧动把手,走出卧室,正待开口,就看见对面两扇门齐齐打开,露出了班森和梅丽莎的身影。

  看着彼此脸上都有的灰色尘埃和肮脏污迹,克莱恩和班森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异常畅快。

  梅丽莎轻咬着嘴唇,渐渐被他们感染,小声表达出了笑意。

  …………

  第二天清晨。

  克莱恩站在没有了裂缝的穿衣镜前,认真整理着衬衣的领子和袖口。

  这包含白衬衣、黑燕尾服、半高丝绸礼帽、黑色马甲和裤子、皮靴、领结的一套,总共花费了他8镑,花得他异常心疼。

  不过效果也很好,克莱恩只觉镜中的自己书卷气质更加浓厚,似乎帅了一点。

  啪嗒!

  他合拢怀表,放入内侧口袋,然后拿上手杖,藏好左轮,乘坐轨道公共马车抵达了佐特兰街。

  快进入“黑荆棘安保公司”时,他才想到自己习惯了之前的生活方式,今早竟然没给梅丽莎多余的钱,任由她继续走路去学校。

  摇了摇头,记下此事,克莱恩步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看见棕发女孩罗珊正在那里冲泡咖啡,弄得浓香四溢。

  “早上好,克莱恩,今天天气不错啊。”罗珊笑吟吟招呼道,“老实说,我一直很奇怪,这样的天气里,你们男士穿正装不会觉得热吗?我知道,廷根的夏天没法和南边相比,不够炎热,可还是属于夏天啊。”

  “这是风度的代价。”克莱恩幽默回答,“早上好,罗珊小姐,队长先生呢?”

  “老地方。”罗珊指了指里面。

  克莱恩微不可见颔首,通过隔断,敲响了邓恩.史密斯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邓恩的嗓音和语气一如既往地低沉温和。

  看见克莱恩果然换了套不错的正装,他微微点头,灰眸含笑道:

  “考虑好了吗?”

  克莱恩深吸了口气,郑重回答:

  “是的,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邓恩缓缓坐直,表情迅速变得严肃,灰色眼眸深邃不变道:

  “告诉我你的答案。”

  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回答:

  “占卜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