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健忘的邓恩(第三更求推荐票)

  “好的。”克莱恩微微鞠躬,将不高的礼帽取下又重新戴在了头上,心里则更多地想象着封印物“0—08”的模样。

  看起来很普通的羽毛笔?

  书写不需要墨水?

  那它真实的作用是什么?以至于要高度保密,被认为“非常危险”?

  不会是写谁谁死的因果笔吧?

  不,那太逆天了,因斯.赞格威尔没必要潜逃了啊……

  克莱恩刚刚转身,欲要离去,背后邓恩.史密斯却突然喊住他:

  “等一下,我忘了件事情。”

  “什么?”克莱恩回过头,满眼的疑惑。

  邓恩放好怀表,笑了笑道:

  “你等等记得找会计奥利安娜太太,预支四周的薪水,一共12镑,之后每周只领取一半的薪水,直到偿还完毕。”

  “太多了,没有这个必要,可以少一点。”克莱恩下意识就说道。

  对于预支,他并不反对,毕竟身上连回去的公共马车费都没有,可一下拿12镑的巨款,还是有些让他害怕。

  “不,这是必须的。”邓恩摇头笑道,“你想想,你还愿意继续住现在的公寓吗?连盥洗室都要和好几户公用,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女士,而且……”

  见克莱恩颔首认同,他停顿了一下,微笑打量了对方的衣着几眼,意味深长道:

  “而且你也需要一根手杖,并且得重新买正装了。”

  克莱恩怔了一秒,旋即醒悟,脸上顿时有点发烧,因为自己穿的这套是廉价品。

  正常而言,礼帽得是丝绸制成的,价值5到6苏勒,领结3苏勒,镶银的手杖7到8苏勒,衬衫3苏勒,裤子、马甲和燕尾正装得7镑左右,皮靴9到10苏勒,这么一套下来,总计得8镑7苏勒以上,当然,一位体面的绅士还需要表链、怀表和皮夹。

  当初原主和哥哥班森省吃俭用,攒了一笔钱,去衣帽店问了一下,结果连价都不敢还就灰溜溜走了,在铁十字街附近的廉价商店里凑合着每人买了一套,一共还不到两镑。

  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原主对衣物价格的印象深刻到极点。

  “好,好的。”克莱恩略有结巴地回答。

  他和原主一样,也是个要脸的人。

  邓恩又拿出怀表,按开看了一眼道:

  “或者你先去找奥利安娜太太?我不知道你在老尼尔那里会待多久,再等一会儿,奥利安娜太太就要回家了。”

  “好的。”克莱恩深感穷困,没表示反对。

  邓恩走回桌旁,拉了拉垂下的几根绳索之一道:

  “我让罗珊带你去。”

  绳索运行,齿轮转动,“黑荆棘安保公司”接待厅内的罗珊听见旁边悬挂的铃铛轻响,连忙站了起来,小心翼翼下楼。

  没过多久,她就出现在了克莱恩面前。

  邓恩.史密斯幽默笑道:

  “没打扰你的休息吧?嗯,把莫雷蒂带去奥利安娜太太那里。”

  罗珊悄然撇嘴,“愉快”回答:

  “好的,队长。”

  “就这样?”这个时候,克莱恩却诧异脱口。

  去“财务”预支薪水,不需要队长您批张条子,写个啥吗?

  “所以?”邓恩疑惑反问。

  “我是说,去奥利安娜太太那里预支薪水,不需要您签字吗?”克莱恩用尽量朴素的话语道。

  “噢,不,不需要,罗珊可以证明。”邓恩.史密斯指着棕发女孩回答。

  队长,咱们这里的“财务管理”几乎没有管理啊……克莱恩忍住了吐槽的冲动,跟着罗珊转身走出了房间。

  就在这时,他又一次听见邓恩喊道:

  “等一等,还有件事情。”

  咱能一次把话说完吗?克莱恩脸上笑眯眯地回身道:

  “您讲。”

  邓恩按了下太阳穴道:

  “你去老尼尔那里的时候,记得领取十发‘猎魔子弹’。”

  “我?猎魔子弹?”克莱恩惊讶反问。

  “韦尔奇的那把左轮不是在你那里吗?就不用上交了。”邓恩单手插兜道,“配合‘猎魔子弹’,真遇到什么奇诡的危险,你也能保护自己,呃,这至少可以给你勇气。”

  不用加最后半句话……克莱恩正愁这方面的事情,毫不犹豫回答道:

  “好的,我会记住的!”

  “这就需要我写个正式的文书了,你等一等。”邓恩.史密斯坐了下来,拿起暗红色的吸水钢笔,刷刷刷写了个“条子”,签好了名,盖上了章。

  “谢谢队长。”克莱恩诚恳接过。

  他缓步退后,再次转身。

  “等等。”

  邓恩又又一次喊道。

  ……队长,您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怎么有未老先衰的前兆了?克莱恩挤出笑容,回头问道:

  “还有什么事?”

  “我刚才忘记了,你没练过射击,拿着‘猎魔子弹’也没什么用,这样,你每天再领三十发正常子弹,趁外出的机会,去街头,也就是佐特兰街3号的地下靶场练习,那里大部分属于警察部门,但有一块场地专属于我们值夜者,啊,对了,你还需要从老尼尔那里领一个徽章,要不然你进不了靶场。”邓恩拍了下额头,从克莱恩手里拿回“条子”,刷刷添上了其他内容,并补了个章。

  “好的枪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你不要轻视。”邓恩将改好的“纸条”又递给了克莱恩。

  “我明白。”畏惧着危险的克莱恩恨不得今天就去。

  他往外走了两步,忽然谨慎地半转身体,斟酌着开口:

  “队长,没别的事情了吧?”

  “没有了。”邓恩肯定点头。

  克莱恩松了一口气,一直走到了门外,其间恨不得再次转身,问一句“真没有了吗?”

  他忍住这个冲动,终于“顺利”离开了“值守室”。

  “队长一直是这样,经常忘记事情。”罗珊走在旁边,小声诋毁道,“我奶奶都比他记性好,当然,他只会忘记小事,嗯,小事,克莱恩,以后我叫你克莱恩吧,奥利安娜太太是个和蔼的人,很好相处,她父亲是位钟表匠人,手艺很好……”

  听着棕发女孩絮絮叨叨的闲扯,克莱恩踏足楼梯,回到上层,在右手边最靠外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奥利安娜太太。

  这是位穿荷叶边长裙的黑发女士,她看起来三十多岁,留着时髦的卷发,一双碧绿的瞳孔清澈含笑,秀气而文雅。

  奥利安娜听罗珊转述了邓恩.史密斯的安排后,拿出便签,写了个预支单:

  “你签下字。有印章吗?没有就按个手印。”

  “好的。”克莱恩熟稔地完成了手续。

  奥利安娜拿出铜制钥匙,打开了房内的保险柜,边点数着金镑,边微笑说道:

  “你真幸运,今天有足够的现金,对了,克莱恩,你是因为牵涉邪异事件,本身又有特长,才被队长邀请的?”

  “是的,女士你的直觉很准。”克莱恩没吝啬赞美。

  奥利安娜取出四张浅灰为底,深黑做纹的钞票,重新锁上了保险柜,一边转身,一边笑道:

  “因为我也是这样的。”

  “是吗?”克莱恩适当表示了诧异。

  “你知道十六年前轰动了整个廷根市的那个连环杀手吗?”奥利安娜将四张金镑递给了克莱恩。

  “……记得!就是连杀了五位少女,有的取心脏,有的拿走胃部的那个‘血腥屠夫’?小时候,我母亲经常拿这件事情吓唬我妹妹。”克莱恩略一思索道。

  他接过钞票,发现是两张5镑和两张1镑的,都灰底黑纹,四角有复杂图案和特殊水印仿伪。

  前者略大,中央是鲁恩王国第五位国王,乔治三世的直系先祖,亨利.奥古斯都一世,他带着白色发套,脸庞圆润,眼睛狭长,表情异常严肃,可在克莱恩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亲近。

  这可是5镑的钞票!

  等于班森近四周的薪水!

  1镑纸币的中央是乔治三世的父亲,前任国王威廉.奥古斯都六世,这位“强势者”有着浓密的胡须和坚毅的眼神,他在位期间,鲁恩王国摆脱了陈旧的束缚,再一次走到了诸国的顶端。

  这都是“好国王”……克莱恩隐约闻到了那让人心旷神怡的钞票油墨味。

  “对,如果不是值夜者们及时赶到,我就是第六位受害者了。”奥利安娜太太的语气里还藏着一丝后怕,即使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

  “听起来那个连环杀手,不,屠夫,是个非凡者?”克莱恩小心翼翼折好纸币,放入正装内侧的口袋,然后在附近连续摸了几下,以做确认。

  “是的。”奥利安娜太太沉重点头,“他之前杀的人还有很多,那次之所以被抓到,是因为他在准备一个恶魔仪式。”

  “难怪要不同的内脏器官……抱歉,女士,让你回忆起不好的事情了。”克莱恩诚恳说道。

  奥利安娜轻笑道:“我早就不怕了……那时候我在商业学校读会计,再之后,就来这里了,好了,不耽搁你了,你还得去找老尼尔。”

  “再见,女士。”克莱恩脱帽行礼,退出了办公室,临下楼梯前,又忍不住摸了摸内侧口袋,确认那12镑钞票还在。

  他于十字路口拐弯,向右侧前行,没多久就看到了一扇半掩的铁门。

  咚,咚,咚。

  敲门声中,内里有苍老的声音道:

  “进来吧。”

  克莱恩推开铁门,发现这是一个狭窄的房间,只能摆放下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

  在房间那面,还有扇紧紧锁着的铁门,而桌子背后,一位头发花白身穿古典黑袍的老者正就着煤气灯的光芒阅读几张泛黄的书页。

  他抬起头,看向门口道:

  “你就是克莱恩.莫雷蒂?刚才小罗珊过来说你很有礼貌。”

  “罗珊小姐真是位友善的人,下午好,尼尔先生。”克莱恩脱帽致意。

  “坐吧。”尼尔指了指桌上花纹繁复的镶银锡罐,“要来杯手磨咖啡吗?”

  他眼角和嘴边的皱纹很深,一双暗红的眸子略显浑浊。

  “您好像都没有喝?”克莱恩敏锐注意到尼尔的陶瓷杯子里是清水。

  “哈哈,这是我的习惯,下午3点之后不喝咖啡。”尼尔笑着解释了一句。

  “为什么?”克莱恩随口问道。

  尼尔含笑看向克莱恩的双眼道:

  “我怕晚上睡眠不好,那样会听见一些莫名存在低语的。”

  ……克莱恩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转而问道:

  “尼尔先生,我该阅读哪些文献和典籍?”

  他边说边将邓恩.史密斯写的“条子”拿了出来。

  “和历史有关的,复杂的,零碎的,老实说,我一直在尝试学习,但只能掌握初步的,其他太麻烦了,什么当时人们的日记,流行的书籍,墓志铭,等等,等等。”尼尔抱怨道,“比如我手头的这些,就需要更加详细的历史记载来推断具体内容。”

  “为什么?”克莱恩听得有点迷糊。

  尼尔指着面前的几张泛黄书页道:

  “这是罗塞尔.古斯塔夫死前遗失的日记,他为了保密,都是用自己发明的奇怪符号来记录。”

  罗塞尔大帝?穿越者前辈?克莱恩愣了愣,旋即专注倾听。

  “因为很多人相信他并未真正死去,而是成为了隐秘的神灵,所以一直有崇拜他的邪教徒举行各种仪式,试图获得力量,我们偶尔就会遇到这类事情,获得几张原本或者抄写本的笔记。”尼尔摇头说道,“到今天,还没有谁能解读出那些特殊符号的真正象征,所以‘圣堂’允许我们保留副本研究,希望能有意外的惊喜。”

  说到这里,尼尔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已经解读出了其中几个符号,确认那是数字的表达,看看,我发现了什么,这其实是一本日记!嗯,我希望用当时不同日期的历史事件,尤其皇帝身边的事件,与日记对应那天的记载做比较,从而解读出更多的符号。”

  “天才的思路,对吧?”这位头发花白皱纹深深的老先生目光发亮地看向克莱恩。

  克莱恩赞同点头:

  “是的。”

  “哈哈,你也可以看看,明天就得开始帮我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尼尔老先生将那几张泛黄的书页推给了克莱恩。

  克莱恩将它们转正,只是瞄了一眼,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

  虽然那些“符号”被临摹描绘得很丑,有些微变形,但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因为这是自己最熟悉的文字:

  中文!

  TM还是简体字!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