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再次上门

  妹,咱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克莱恩暗自吐槽,只觉脑袋又开始一抽一抽地痛。

  原主遗忘的知识不算多,也绝对不少,后天就要面试了,哪有时间补得上来……

  而且还卷入了诡异恐怖的事件,怎么可能有心思去“复习”……

  敷衍了妹妹几句,克莱恩开始装模作样读书,梅丽莎搬了椅子,坐在旁边,借着煤气灯的光芒做起了作业。

  气氛宁静安乐,快十一点时,兄妹互道晚安,各自上床。

  …………

  咚!

  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克莱恩从梦中醒来。

  他看了眼窗外的晨曦,脑袋略显迷糊地翻身坐起:

  “谁啊?”

  这都几点了?梅丽莎怎么没叫醒我?

  “我,邓恩.史密斯。”门外有沉稳的男声回答。

  邓恩.史密斯?不认识……克莱恩摇头下床,走向门边。

  他拉开房门,看见了昨天那位有着灰色眼眸的警官。

  “出什么事了吗?”克莱恩警惕问道。

  灰眸警官表情严肃地回答:

  “我们找到了一个马车夫,他证实你在27日,也就是韦尔奇先生和娜娅女士死亡的当天,去过韦尔奇先生的住所,而且还是韦尔奇先生帮你付的车钱。”

  克莱恩怔了一下,丝毫没有谎言被揭穿的惊恐和心虚。

  因为他根本不是在撒谎,反倒感觉灰眸警官邓恩.史密斯提供的证据不出自身的预料。

  6月27日那天,原主果然还是去了韦尔奇的住所,回来的当天夜里就自杀身亡,和韦尔奇、娜娅一模一样!

  克莱恩张了张嘴,泛起一抹苦笑道:

  “这不是足够有力的证据,不能直接证明我和韦尔奇、娜娅的死亡有关,老实说,我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弄清楚我两位可怜朋友的遭遇,但是,但是,我真地记不得了,我几乎完全遗忘了27号那天做过的事情,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全靠我自己的笔记才勉强猜到我27号也许去过韦尔奇的住所。”

  “心理素质不错。”灰眸警官邓恩.史密斯不见愤怒也不见微笑地点了点头。

  “你应该能听得出我的诚恳。”克莱恩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我说的都是真话,当然,只是真话的其中一部分!

  邓恩.史密斯没有立刻回应,视线扫了房间一圈才慢悠悠道:

  “韦尔奇先生丢失了一把左轮手枪,我想我应该能在这里找到他,对吧,克莱恩先生?”

  果然……克莱恩总算弄清楚了左轮手枪的来历,脑海念头如闪电跳跃般转动,瞬间做出了决断。

  他半举起双手,一步步退后,让开了道路,然后用下巴指向高低床道:

  “在床板背面。”

  他没具体说是下面那张,因为正常人都不会把东西藏在上层床板的背面,那会让访客一目了然地看到。

  灰眸警官邓恩没有往前,抽了下嘴角道:

  “没什么想要补充的吗?

  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回答:

  “有!”

  “前晚半夜醒来,我发现自己趴在书桌上,旁边是左轮手枪,墙脚有子弹,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一场自杀,只是也许没经验,没用过手枪,或者最后关头害怕了,总之,子弹没达到预想的效果,我的脑袋还完好,我活到了现在。”

  “而从那时候开始,我遗忘了一些记忆,包括27日到韦尔奇住所做过什么,看到了什么,我没有撒谎,我真地不记得了。”

  为了洗清嫌疑,为了解决缠上自己的诡异事件,克莱恩几乎说出了全部的事情,除开穿越和“聚会”。

  另外,他在措辞上有所修饰,让每句话都能经得起考验,比如没说子弹未击中脑袋,只提未达到预想的效果,事后头部依旧完好。

  在旁人耳中,这两者几乎表达一样的意思,但实际上截然不同。

  灰眸警官邓恩安静听完,沉缓开口:

  “这很符合我推测的发展,也符合之前类似事件的隐藏逻辑,当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相信就好,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活下来的。”克莱恩稍微松了口气。

  “但是。”邓恩抛出了一个转折词,“我相信没用,现在的你有很高的嫌疑,你必须通过‘专家’的确认,确认你真地遗忘了遭遇,或者真地没直接导致韦尔奇先生和娜娅女士的死亡。”

  他咳嗽一声,表情变得严肃:

  “克莱恩先生,请你配合调查,和我们回一趟警局,这大概需要两到三天,如果你确实没有问题的话。”

  “专家到了?”克莱恩愣愣反问。

  不是说过两天吗?

  “她比我们预料得都早。”邓恩侧过身体,示意克莱恩出门。

  “我留张纸条。”克莱恩请求道。

  班森还在出差,梅丽莎上学去了,只能留言告诉他们自己涉及韦尔奇的一件事情,让他们不要担心。

  邓恩不甚在意地点头:

  “可以。”

  克莱恩回到书桌旁,一边找出纸张书写,一边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老实说,他非常不希望见那位专家,毕竟自身还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

  在有七大教会的地方,在疑似“前辈”的罗塞尔大帝被刺杀的前提下,“穿越”这种事情多半是要进裁判所,上仲裁庭的!

  但是,没武器,没格斗技巧,没超凡之力的自己哪里是职业警官的对手,更何况,门外昏暗里还站着几位邓恩的下属。

  他们拔枪一个齐射,自己就算交代了!

  “呼,走一步算一步。”克莱恩留下纸条,拿上钥匙,跟着邓恩出了房间。

  昏暗的走廊里,四位黑衣白格的警察分列两边,非常戒备。

  啪,啪,啪,克莱恩跟在邓恩身边,踩着木制的楼梯,一阶一阶往下,时而能听到吱吱呀呀的声音。

  公寓门外停着一辆四轮单马的马车,它厢体侧面绘刻有“双剑交叉、簇拥王冠”的警察系统标志,周围和之前每个清晨一样热热闹闹,拥挤嘈杂。

  “上去吧。”邓恩示意克莱恩先。

  克莱恩刚要迈步,突然有个卖牡蛎的小贩抓住一位顾客,指责对方是小偷。

  双方扭打起来,惊到了马匹,周围顿时变得混乱。

  机会!

  克莱恩来不及多想,猛地弯腰前冲,抢入了人群里。

  或推搡,或闪避,他疯狂奔逃,向着街道另外一头。

  现在的情况下,为了不“见”专家,只能去城外码头,坐船顺塔索克河而下,逃到首都贝克兰德去,那里人口众多,便于隐藏。

  当然,也能扒蒸汽列车,往东去最近的恩马特港口,走海路到普利兹,然后才前往贝克兰德。

  不多时,克莱恩跑到了街口,拐入了铁十字街,那里停着几辆可雇佣的马车。

  “去城外码头。”克莱恩手一撑,跳上了其中一辆。

  他想的很清楚,要先故意误导追赶的警察,等到马车驶出一段距离,自己就直接跳下去!

  “好的。”车夫扯起了缰绳。

  哒哒哒,马车驶离了铁十字街。

  正当克莱恩准备跳车时,他忽然发现马车拐向了另外一条路,并非通往城外的道路!

  “你要去哪里?”克莱恩愣了一下,脱口问道。

  “去韦尔奇的住所……”马车夫语气不见起伏地回答。

  什么?克莱恩惊愕之中,马车夫转过身体,露出深邃冷漠的灰色眼眸,俨然便是邓恩.史密斯警官!

  “你!”克莱恩惊恐莫名,突感天旋地转,整个人猛然坐了起来。

  坐了起来?克莱恩疑惑地左看右看,发现窗外红月正盛,房间铺满“轻纱”。

  他伸手摸了下额头,湿润而冰凉,尽是冷汗,背后也是同样的感觉。

  “做了个噩梦……”克莱恩缓缓吐了口气,“还好,还好……”

  他觉得自己梦里还挺清醒的,还能冷静思考,颇为奇怪。

  稍微缓和后,克莱恩拿起怀表看了一眼,发现才半夜两点多,于是悄声下床,打算去公用盥洗室洗个脸,顺便解决下憋胀的小腹问题。

  扭开房门,他来到昏暗的过道上,就着微弱难辨的月光,脚步很轻地靠近公用盥洗室。

  突然,他看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前站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穿着比长袍短、比正装长的黑色类风衣服饰,

  那人影半融入于黑暗里,沐浴着清冷的绯红月华。

  那人影缓缓转过了身体,眼眸深邃、灰暗、冷漠。

  邓恩.史密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