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常态

  “谁?”

  克莱恩正想着原主神秘自杀事件和可能遭遇的未知危险,听到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后,下意识便拉开抽屉,将那把左轮手枪拿了出来,并满含警惕地开口询问。

  门外安静了两秒,有略显尖细的嗓音用阿霍瓦腔喊道:

  “我,蒙巴顿,比奇.蒙巴顿。”

  那嗓音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警察。”

  比奇.蒙巴顿……随着这个名字钻入耳朵,克莱恩立刻想到了它对应的主人。

  那是负责公寓所在街区的警察之一,是个粗鲁野蛮酷爱动手的男子,不过,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震得住那些酒鬼、小偷、兼职小偷和恶棍、流氓。

  而独特的嗓音是他的标签之一。

  “好的,我马上来!”克莱恩高声回应道。

  他本打算将左轮手枪扔回抽屉,但想到外面的警察不知道为什么而来,也许会有搜查等举动,于是小心翼翼地跑到余火早已熄灭的炉子旁,将手枪放了进去。

  紧接着,他拿起装煤炭的小筐,往炉中抖了几块,盖在枪上,最后又将水壶置于顶端,遮掩住所有。

  做好这一切,他整理了下衣物,快步靠近房门,边打开边含含糊糊道:

  “抱歉,刚在午睡。”

  门外站着四位穿黑色有白格制服、戴徽章软帽的警察,留着棕黄络腮胡的比奇.蒙巴顿咳嗽了一声,对克莱恩道:

  “这三位警官有事情询问你。”

  警官?克莱恩条件反射般看向另外三人的肩章,发现两位有三颗银制六角星,一位有两颗,看起来都比只有三个V型标签的比奇.蒙巴顿高级。

  作为历史系学生,克莱恩对警察肩章等级没什么研究,只知道比奇.蒙巴顿常炫耀自己是资深警长。

  所以,那三位是督察级?受大哥班森和韦尔奇等同学言谈的影响,克莱恩还是知道一点常识,他让开身体,指着屋内道:

  “请进。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三位警官里为首者是个目光锐利到仿佛能看穿心灵,让人忍不住害怕的中年男子,他眼角皱纹明显,帽子边缘露出浅浅褐发,边自顾自打量房间,边沉声问道:

  “你认识韦尔奇.麦格文吧?”

  “他怎么了?”克莱恩心头一颤,脱口反问。

  “是我在问你。”威严的中年警官眼神森然。

  他旁边同样戴三星肩章的警官则看着克莱恩,温和笑道:

  “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惯例询问。”

  这位警官三十左右,鼻梁挺拔,灰色的眸子给人一种难以描述的深邃感,就像古老森林里乏人问津的湖泊。

  克莱恩暗自吸了口气,组织着语言道:

  “如果你们是指霍伊大学的毕业生,来自康斯顿的韦尔奇.麦格文,那我确定认识,我们是同学,跟随同一位导师,昆汀.科恩资深副教授。”

  在鲁恩王国,“教授”不仅仅是职称,还是职位,就像地球上教授与系主任的合二为一,也就是说,一个大学一个系只能有一位教授,副教授要想转“正”,只能等顶头上司退休,或者凭实力将对方挤走。

  鉴于留住人才的需要,经过多年的摸索,王国高等教育委员会在讲师、副教授、教授的三级体系里加入了资深副教授,给予学术水平高或资历足够老,却又没法成为教授的先生女士们。

  说到这里,克莱恩看了眼中年警官的眼睛,考虑了一秒钟道:

  “老实说,我们的关系还算不错,这段时间我和他,还有娜娅,经常见面,解读和讨论他得到的‘第四纪’文献,一本笔记,警官,他出了什么事情?”

  中年警官没有回答,而是侧头看了眼灰眸的同伴。

  那位戴徽章软帽,五官普通的灰眸警官温文回答:

  “很抱歉,韦尔奇先生过世了。”

  “怎么会?”虽然有些预感,克莱恩还是忍不住惊愕出声。

  韦尔奇也像身体的原主一样死掉了?

  这就有点恐怖了!

  “那娜娅呢?”克莱恩慌忙追问道。

  “娜娅女士也过世了。”灰眸警官颇为平静地说道,“他们两人死在韦尔奇先生的住所内。”

  “被杀害的?”克莱恩隐约有了猜测。

  也许是自杀……

  灰眸警官摇了摇头:

  “不,从现场痕迹看,他们是自杀,韦尔奇先生用头撞墙,撞了很多下,撞得满墙都是血,娜娅女士将自己淹死在了一个水盆里,嗯,用来洗脸的那种。”

  “这不可能……”克莱恩听得汗毛耸立,似乎能够想象那诡异的场景。

  女孩跪在椅子上,将脸埋进了装满水的洗脸盆里,棕发柔顺披下,随风摇晃,整个人却一动不动;韦尔奇倒在地上,双眼死死盯着天花板,额头完全粉碎,遍布血污,而墙上被撞击的痕迹一处又一处,鲜血淋漓……

  灰眸警官嘴角动了一下道:

  “我们也这么认为,但尸检结果和现场情况都排除了药物和外力等因素,他们,我是说韦尔奇先生、娜娅女士都没有反抗的痕迹。”

  不等克莱恩再次开口,他步入房间,假做随意地问道:

  “你最后一次见到韦尔奇先生或者娜娅女士是什么时候?”

  他边说边用眼神示意着有两颗银星的同伴。

  那是位年轻的警官,看起来和克莱恩差不多大小,黑鬓绿瞳,长相不错,有股诗人的浪漫气质。

  听到问题,克莱恩念头急转,思索着回答:

  “应该是6月26日,我们共同解读了新的一篇笔记内容,之后,我就回到家里,为30号的面试做准备,嗯,廷根大学历史系的面试。”

  廷根市号称大学之城,有廷根、霍伊两所大学,有技术学校、大律师学院、商学院,仅次于首都贝克兰德。

  他刚说完,眼角余光就看见年轻警官走到书桌旁,拿起了那本更像日记的“笔记”。

  糟糕!忘了把它藏起来了!克莱恩短促喊道:“你!”

  年轻警官对他回以笑容,却没有停止翻看笔记的动作,而灰眸警官则解释道:

  “这是必须的程序。”

  这个时候,比奇.蒙巴顿和威严的中年警官都只是在旁边看着,没有插言,没有协助搜查。

  你们的搜查令呢?克莱恩本打算这么质问,可仔细想了想,鲁恩王国的司法系统好像还没有进化出搜查令这种东西,至少自己不知道有没有,毕竟连警察队伍都才建立十五六年。

  在原主小时候,还叫做治安官。

  克莱恩无法阻止,眼睁睁看着年轻警官快速翻阅“自己的笔记”,而灰眸警官也没有再提问。

  “什么奇怪的东西?”年轻警官翻到最后,突地开口,“还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除了神灵,每个人都会死不是常识吗?克莱恩原本准备狡辩一句,可陡然想到,自己原本就打算和警察“连上线”,以防备可能会遭遇的危险啊,只是苦于没有理由,没有借口。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就做出了决断,用手捂住额头,语带痛苦地回答: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今早醒来以后,我就感觉自己不太对劲,好像遗忘了一些事情,尤其是最近几天发生的部分,甚至不清楚为什么要写这么一句话。”

  有的时候,坦白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当然,坦白得讲技巧,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是一方面,哪些先讲哪些后讲该怎样讲又是另一方面。

  作为“键盘”专家,克莱恩也研究过一点话术。

  “荒谬!你当我们是傻瓜吗?”比奇.蒙巴顿愤怒插嘴,他实在忍不住了。

  这谎言太过拙劣,简直是在侮辱自己等人的智商!

  你装精神病,也比装失忆好啊!

  “真的。”克莱恩坦然回应着蒙巴顿和中年警官的目光。

  这事真地不能再真。

  “也许真有可能。”这时,灰眸警官慢悠悠开口了。

  什么?这就信了?克莱恩自己都诧异了。

  灰眸警官微笑看向他道:

  “过两天会来一位专家,相信我,她应该能帮助你回想起遗失的记忆。”

  专家?帮助回忆?心理学领域的?克莱恩皱起了眉头。

  嘶,这要是弄出我地球的记忆怎么办?他突然感觉牙疼。

  年轻警官放下笔记,搜查了书桌和房间一遍,幸运的是,他重点在书籍,没有提起水壶看一看。

  “好了,克莱恩先生,感谢你的配合,最近几天,你最好不要离开廷根,如果必须,请通知蒙巴顿警官,否则你将成为逃犯。”灰眸警官最后叮嘱道。

  这就结束了?今天就告一段落了?不再多问问,再调查调查?或者将我抓回警局用刑?克莱恩一阵茫然。

  不过,他也想解决掉韦尔奇带来的诡异事件,于是点头道:

  “没问题。”

  警官们依次退出了房间,走在末尾的年轻人突地拍了拍克莱恩的肩膀:

  “真好,很幸运。”

  “什么?”克莱恩一脸迷茫。

  这位有着诗人气质的绿眸警官微微一笑道:

  “一般来说,遭遇这种事件,当事人全部死掉是常态。”

  “我们很高兴,也很幸运地看到你还活着。”

  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很有教养地随手关门。

  全部死掉是常态?很高兴我还活着?很幸运我还活着?

  在这六月的下午,克莱恩遍体发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