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笔记

  休息了半个小时,已经自认为克莱恩的周明瑞才缓了过来,其间他发现自己右手手背多了四个黑点,恰好组成小的正方形。

  这四个黑点由深变淡,很快消失,但克莱恩清楚,它们依旧藏在自己体内,等待着唤醒。

  “四点,正方形,难道是四个角落四份主食的对应?以后我就不需要再准备主食,可以直接上步伐和咒文了?”克莱恩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这看起来似乎不错,但身上多了点来历奇诡,缺乏了解的“东西”总是让人恐惧。

  再想到地球上莫名其妙的方术在这里竟然也能产生效果,再想到自身睡梦中的奇怪穿越,再想到神秘、迷幻、不知代表着什么的灰雾世界,再想到“仪式”之中徘徊于周围,让人接近发疯的阵阵耳语,克莱恩就难以克制地打了个寒颤,在六月底的炎热天气里打了个寒颤。

  他曾经听说过一句话:“人类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现在,他就深刻体会到了来源于未知的恐惧。

  前所未有的,无法遏制的,他升起了想要接触神秘领域,了解更多,破除未知的强烈冲动,也有着把头一埋,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逃避念头。

  窗外阳光正盛,为书桌铺上了一层“金粉”,克莱恩凝望着那里,仿佛触摸到了一丝温暖和希望。

  他稍微放松了一点,立刻感觉汹涌的疲惫潮水般涌出。

  昨晚的未眠,刚才的消耗,让他眼皮沉重像是铅白,止不住地下垂。

  摇了摇脑袋,克莱恩伸手撑住桌缘,顾不得收拾放置于四角的黑麦面包,踉踉跄跄走到高低床前,刚一躺下,沾到枕头,就昏睡了过去。

  咕噜!咕噜!

  饥饿唤醒了克莱恩,他睁开眼睛,一阵神清气爽。

  “除了头还有点疼。”他揉了揉额角,翻身坐起,觉得自己现在能吃掉整整一头牛。

  他边理顺衣服的褶皱,边回到书桌旁,拿起了那块有枝蔓花纹的银白怀表。

  啪!

  盖子弹开,秒针滴答滴答地走着。

  “十二点半,睡了三个多小时……”克莱恩吞咽唾沫,将怀表放进了亚麻衬衣口袋。

  在北大陆,一天同样分成二十四小时,每小时六十分钟,每分钟六十秒,至于每一秒钟的长度和地球是不是一样,克莱恩就不得而知了。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连神秘学、仪式、灰雾世界等单词都无法进入脑海,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食物,食物!

  吃饱了才能想办法!才能做事情!

  没有犹豫,克莱恩将四个角落的黑麦面包又拿了回来,弹甩掉沾染的少许灰尘,打算拿其中一条作为中午的主食。

  因为家乡有分食祭祀后供品的习俗,而这四条黑麦面包看起来又没有任何改变,他在兜里只剩五个便士的情况下,觉得做人还是得勤俭节约一点。

  当然,这也有原主记忆碎片、生活习惯的微妙影响。

  因为煤气太贵,用在照明上都让人心疼,他搬出炉子,添了些煤炭,克莱恩来回踱步,等待着水开。

  那种黑麦面包,干吃会噎着的!

  “哎,难道要过早上黑面包,中午黑面包,晚上才能吃肉的生活……不,要不是梅丽莎为我即将到来的面试考虑,一周才能吃两回肉的……”无所事事又因饥饿没法思考严肃问题的克莱恩左顾右盼。

  想到那磅羔羊肉,他望着橱柜的眼神都似乎有点发绿了。

  “不行,不行,得等着梅丽莎一块吃。”克莱恩猛地摇头,否定了先切一半现在做的想法。

  作为一个漂泊在大城市的单身狗,他虽然以吃外食为主,但基本的厨艺还是磨练出来了,谈不上好吃,但也够用了。

  转过身体,克莱恩打算眼不见为净,就在这时,他忽地记起早上除了买肉,还买了嫩豌豆,买了土豆!

  土豆!克莱恩瞬间有了灵感,旋风般扭回去,冲到橱柜旁,从不多的土豆里拿出两个。

  他先去公用盥洗室将土豆的表皮清洗得干干净净,接着直接将它们放入壶里,与水共煮。

  过了好一阵子,他从橱柜里拿出调料盒,揭开盖子,往水里洒了一点点泛黄又粗糙的盐。

  又耐心等待了几分钟,克莱恩提起水壶,将不算汤的汤倒入几个杯子,倒入大碗,最后才将两个土豆叉了出来,放于桌上。

  呼!

  他剥一点皮就往手上吹口气,煮熟土豆的香味一点点弥漫出来,勾人食欲。

  口水疯狂分泌,克莱恩顾不得只剥了一半,顾不得土豆还有点发烫,拿起就狠狠咬了一口。

  粉!香!回口泛甜!克莱恩的内心瞬间充满感动,狼吞虎咽般解决掉了两个土豆,甚至吃了些皮进去。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拿起大碗,美美地喝了口“汤”,淡淡的盐味冲刷掉了满嘴的发干。

  “小时候最爱这么吃了……”垫了垫肚子的克莱恩一边无声感慨,一边掰断黑麦面包,用“汤”泡软了吃。

  或许是之前的“仪式”消耗太大,他足足吃了两条,整整一磅。

  喝“汤”,收拾,克莱恩感觉自己彻底活了过来,又体验到了生而为人的愉快,又享受到了阳光的灿烂。

  他坐回书桌前,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不能逃避,必须得想办法接触神秘领域,成为‘正义’和‘倒吊人’口中的非凡者。”

  “要战胜因未知导致的害怕。”

  “目前唯一的途径是等待下一次的‘聚会’,看能不能旁听到‘观众’魔药的配方,或者别的神秘知识。”

  “到周一还有四天,在此之前,得正视原主本身的问题了,他为什么自杀,他遭遇了什么事情……”

  没法穿越回去,拍拍屁股就走的克莱恩拿起那本摊开的笔记,打算翻翻有没有什么线索,看能不能补全残缺的记忆碎片。

  很显然,原主有记笔记的习惯,也有拿笔记当日记的爱好。

  克莱恩清楚地知道,充当书桌右腿的柜子里,满满都是写完的笔记本。

  这一本是从5月10号开始使用的,最前面多是涉及学校,涉及导师,涉及知识的内容:

  “5月12日,阿兹克先生提到南大陆拜朗帝国的通用语也源自古弗萨克语,也就是巨人语的一个分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所有具备灵性的生物都曾经使用同一种语言,不,这一定是错误的,哪怕在《夜之启示录》和《风暴之书》的记载里,在比古老更古老的时代中,巨人也不是唯一的大陆主宰,还有精灵,还有异种,还有巨龙,好吧,这都只是传说,只是神话故事。”

  ……

  “5月16日,科恩资深副教授和阿兹克先生讨论蒸汽时代的必然性,阿兹克先生认为这具备偶然性,要不是突然出现罗塞尔大帝,也许北大陆还和南大陆一样,依旧处于冷兵器时代,导师认为他太过强调个体的作用,他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没有罗塞尔大帝,还有罗伯特大帝,总之,蒸汽时代或许会迟到,但肯定会到来。对他们的争辩,我只感觉没有什么意义,我更喜欢发现新的东西,将被迷雾笼罩的历史还原,也许,我不该读历史系,该读考古系。”

  ……

  “5月29日,韦尔奇找到我,说是获得了一本第四纪元的笔记。我的女神,第四纪的笔记!他不想去求考古系的同学,想请我和娜娅帮忙解读记载的内容,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拒绝?当然,得安排在毕业答辩之后,这个时候,我不能分心。”

  看到这里,克莱恩精神一振,比起前面的读史笔记、观念争论,新出现的“第四纪”笔记更有可能导致原主的自杀。

  第四纪是如今“黑铁纪元”前的那个时代,有关它的历史充满迷雾,诸多缺失,就连出土的陵寝、古城和文献都少之又少,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们只能借助于七大教会含糊不清、以信仰教育为主的神学典籍才能勉强拼凑出一点“原貌”,知道所罗门帝国、图铎王朝、特伦索斯特帝国的存在。

  立志于破开迷雾,还原历史的克莱恩对更偏神话传说的“前三纪”没什么兴趣,只在乎又称“众神时代”的第四纪,激动可想而知。

  “嘿,这么一瞧,原主看重面试,担忧将来的就业,其实没有必要啊……”克莱恩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当前大学还很稀少,绝大多数学生是贵族子弟和有钱人家孩子,平民只要进入,哪怕因身份受到歧视,不被纳入别人的社交圈,但只要本身不极端,靠着分组讨论、集体活动等事情,还是能获得一定人脉资源的,相当珍贵的人脉资源!

  比如韦尔奇.麦格文就是鲁恩王国间海郡康斯顿城一名银行家的儿子,为人豪爽,出手阔绰,因为长期和克莱恩、娜娅分在一个小组做作业做报告,所以习惯性请他们帮忙。

  没多发散思维,克莱恩继续往下阅读笔记:

  “6月18日,毕业了。别了,我的霍伊大学!”

  “6月19日,我看到了那本笔记,经过结构、词根等的对比,发现它是古弗萨克语的一个变种,更准确地说,一千多年的历史里,古弗萨克语其实一直都在微小地衍变着。”

  “6月20日,我们解读出了第一页的内容,作者是一个叫做‘安提哥努斯’的家族的成员。”

  “6月21日,他提到了‘黑皇帝’,这和前面内容推导出的时代完全矛盾,难道导师的看法是错误的,‘黑皇帝’其实是所罗门帝国每一位皇帝的共同称号?”

  “6月22日,这个叫做‘安提哥努斯’的家族在所罗门帝国似乎有着显赫地位,笔记主人提到自己在和某个叫做图铎的人进行一项秘密交易。图铎?图铎王朝?”

  “6月23日,我控制自己不去想那本笔记,不去韦尔奇那里,我要准备面试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6月24日,娜娅告诉我,他们有了新的收获,我想我该去看一看。”

  “6月25日,从新解读出的内容看,笔记的主人接受了一个任务,前往‘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去拜访位于顶端的‘夜之国’,我的女神,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超过六千米,怎么可能有国家存在?他们靠什么存活!”

  “6月26日,这些奇怪的东西都是真的吗?”

  到这里,笔记就结束了,周明瑞是6月28日凌晨穿越过来的。

  “也就是说,6月27日的笔记其实有,是那一句……‘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克莱恩翻到最初看见的那页,略感毛骨悚然地做出判断。

  他觉得要解开原主自杀之谜,应该去一趟韦尔奇那里,再看一看古老笔记的内容,但有着丰富的小说、电影、电视剧“经验”的他感觉如果自己去了,如果事情确实有关,那多半会遭遇未知的危险——那些明知古堡有鬼还去作死的家伙们就是警示录!

  可不去又不行,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事情越累越大,直到决堤涌来,彻底淹没掉自身!

  报警?总不能说我自杀了吧……

  咚!

  咚咚!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有力的敲门声。

  克莱恩猛地坐直,侧耳倾听。

  咚!

  咚咚!

  敲门声回荡于空旷寂寥的楼层过道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