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同学聚会

  “宝乐,看见了么,陈兵现在抖了,听说毕业后虽没考上任何一个道院,但却凭着家里的关系,在咱们凤凰城里,成为了联邦雇员。”坐在王宝乐身边的,是个个子矮小的平头,此刻在王宝乐耳边低声开口。

  “挺厉害嘛。”王宝乐点了点头,眼看饭菜不错,他中午没吃饭,于是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很快的,当同学能来的都到齐后,饭桌上顿时就热闹起来,同学之间相互打趣,说着曾经在基础学堂的往事与糗事,时而传出大笑之声。

  王宝乐也参与进去,可渐渐的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同学中大部分都是与以前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总是利用各种话题,去炫耀自身的成就,这就让王宝乐听得很是不舒服。

  尤其是那个穿着正装,很有派头的陈兵,话里话外都是在炫耀自己联邦雇员的身份,说能在这酒庄定到位置,这是身份的象征,更是时而拿出传音戒,不断地传音,语气带着训斥,一副自己很忙很厉害的样子。

  这也就罢了,还有一个考入了四大道院中圣川道院,名叫黄贵的同学,他坐在那里,一副好似众人之首的模样,时而抬起酒杯,也都是话语拿捏,与人说话时看似淡定,可实际上每一句话,都在显摆自己的与众不同。

  偏偏他身边还有几个同学,甘愿追捧,从侧面不断地拍马屁,使得此人渐渐在饭桌上,风头盖过了陈兵。

  如仅仅如此的话,王宝乐最多不舒服,可很快的,那圣川道院的黄贵似乎喝的有些多了,此刻一拍桌子,神色中带着感慨。

  “同学们,一年不见,如今变化都很大啊,杜敏,你比以前漂亮了……”他说了一堆,都在感慨,这语气让王宝乐听了后觉得熟悉,神色不由得古怪起来。

  似注意到王宝乐的表情,黄贵笑了笑。

  “大家变化都不小,只是宝乐啊,你怎么还是那么胖啊。”

  他这话语一出,身边的几个追捧的同学,都笑了起来,还有其他同学,也都打趣王宝乐,如此一来,王宝乐就算有脾气,也都发不出来,只能郁闷的拿着筷子不断夹菜。

  杜敏眼看这一幕,心底暗笑,能看到王宝乐吃瘪,还是不多见的。

  或许是杜敏今天的打扮与她曾经在学堂的身份,使得她在这里很受瞩目,此刻黄贵感慨后,看向杜敏。

  “杜敏,我听说你和王宝乐考入了缥缈道院,挺好的,你现在是哪个系?”

  “丹道系。”杜敏脸上带着笑容开口。

  “丹道系啊,以后你在丹道系有什么疑问,可以给我传音,大家同学一场,我一定帮你。”黄贵听到丹道系,眼睛一亮,似找到了新的话题,笑了起来。

  他身边始终追捧的同学,此刻赶紧大声开口。

  “同学们,你们不知道吧,黄贵同学在圣川道院,可不是普通学子啊,他是圣川道院丹道系中,草木系的学首!”

  话语一出,四周众人纷纷吃惊,虽然里面有不少人不清楚学首的意义,可听这个称呼,就觉得似乎很厉害的模样。

  王宝乐心底哼了一声,看着黄贵更不顺眼了。

  眼看众人的表情,黄贵心底舒坦,可表面上却哈哈一笑,一摆手。

  “说这些干什么,大家都是同学,我就算是学首,难道就比其他同学高了一等么,周鑫,你要自罚一杯。”

  那追捧黄贵的同学,闻言笑着端起酒杯,一口喝下。

  “学首说的是,我这不也是想给大家普及一下学首的称呼么,也给大家涨涨知识。”

  “你啊。”黄贵笑了,摇头不语时,周鑫干咳一声,继续开口。

  “同学们,学首这个称呼不简单啊,你们可能不大清楚,我告诉你们,学首,那是一个系里,在某一个学堂中,从无数人里面脱颖而出的至高身份,已经不再是普通学子了,而是掌院门徒,这一点在任何道院都是这样,杜敏,王宝乐,你们缥缈道院也是这样吧?”

  杜敏神色略有些变化,飞快看了王宝乐一眼,点了点头。

  王宝乐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周鑫,又看了看黄贵,没说话。

  听着周鑫的介绍,饭桌上的同学在知晓了学首的意义后,纷纷吸气,一个个都大吃一惊,看向黄贵时,都带着震撼,甚至有人目中都露出了敬佩,端起酒杯,开始向黄贵敬酒。

  黄贵笑着一一回应,只不过每次只是抿一小口,很快气氛更为热闹时,他目光落在了王宝乐身上。

  要知道从始至终,王宝乐都没给他敬酒,这就让黄贵心底不悦了,此刻笑眯眯的开口。

  “宝乐,听说你考入了缥缈道院,现在怎么样了?”

  没等王宝乐说话,他又摆手。

  “算了,也不揭你伤疤了,大家都同学,你当初压线才进入缥缈道院,如今估计还在苦学,你在哪个系?”

  “法兵系!”王宝乐觉得自己脾气要上来了,此刻没好气的开口。

  “法兵系啊,那可不是一般的系,难啊,不过你只要坚持,以后还是很有前途的,你若是选择了丹道系就好了,我还可以帮你,虽无法让你进入你们学堂前一百,可前一千还是能做到的。”黄贵没在乎王宝乐这里的语气,在他看来,这一次的聚会里,唯一有价值让自己继续结交的,就只有杜敏一个人了。

  这还是因为杜敏变得更漂亮一些的原因,至于其他人,黄贵觉得自己已经与他们,拉开了他们这一生都无法跨越的距离。

  在黄贵这里感慨吹嘘时,王宝乐越听越烦,若非都是同学,这要换了在道院里,他早就出手了,此刻正郁闷时,注意到正在看自己的杜敏,其神色带着揶揄,王宝乐就直接瞪了过去。

  眼看王宝乐的表情,杜敏心底很是舒服,此刻心情愉悦,收回目光,看向黄贵时,她娇笑起来。

  “黄贵同学说的太对了!”

  眼看自己得到了杜敏的认可,黄贵很是喜悦,比方才还要健谈,说着他在圣川道院里的经历,每每炫耀之意,越发的明显。

  王宝乐已经不耐烦了,心底怀念柳道斌,这一次只是同学聚会,柳道斌等人与他不是一个基础学堂的同学,不然的话,王宝乐琢磨着有柳道斌在,从其口中说出自己的身份,则一切完美。

  不然的话,若是自己去说,就与这黄贵没什么区别了,这种话语,就应该是别人说出才对,于是有些郁闷中,王宝乐拍了拍肚子,就打算起身先走。

  就在这时,在这文雅的酒庄大厅内,有一个身体挺拔,目光炯炯,一看就很有威严,似身居高位的中年男子,在身边的随从以及酒庄的侍员陪伴下,从大厅走过,准备去往这酒庄内部的雅间。

  可在路过王宝乐等人的饭桌时,他目光扫过后,轻咦了一声,脚步停顿下来,又仔细的看了几眼王宝乐,脸上顿时就洋溢笑容,快走几步,直接就进到了王宝乐同学聚会的饭桌前。

  他身边跟随着不少人,此刻诧异,但也都快步随着中年男子身后,一起到来,他们的出现,顿时就引起了饭桌上众人的注意。

  那成为联邦雇员的陈兵,面色一变,赶紧起身,四周包括王宝乐在内的众人,也都诧异的抬起了头,实在是这中年男子的到来,气势明显与众不同,一看就是大人物。

  就在他们看去的一瞬,中年男子的笑声爽朗的传出。

  “是宝乐同学吧,哈哈,我是道斌的爸爸,听我们家道斌说了,你在学校对他帮助很大,又帮忙安排进了院纪部,叔叔感谢你啊。”这中年男子,正是柳道斌的父亲,凤凰城的副城主,他从柳道斌那里见过王宝乐的照片,此刻上前拉着王宝乐的手,笑容很是和蔼。

  “是柳城主?”王宝乐一愣,也笑着拜见。

  “什么城主不城主的,叫叔叔,这顿饭叔叔请了,宝乐啊,我们家道斌,就交给你了,他若不听话,你尽管训斥!”柳道斌的父亲,极为热情,一副将王宝乐看成自家子侄一般,甚至在这热情里,还透出一丝客气。

  这一幕,顿时就让他身后的那些随从,一个个大为吃惊,看向王宝乐时,纷纷猜测其身份与背景。

  很快的,柳道斌的父亲拿起酒杯,向着饭桌上的众人敬酒。陈兵激动中,赶紧拜见了一下,注意到对方是联邦雇员后,柳道斌的父亲点了点头,没多理会,又与王宝乐笑谈一番,这才离去。

  而饭桌上的众人,此刻一个个睁大了眼,毕竟王宝乐之前的话语,说出了对方的身份,而陈兵那里的举动,也都证明了这一点,于是纷纷沉默下来,看向王宝乐时,也都带着迟疑。

  显然是从始至终低调的王宝乐,这一刻,给了他们极大的震撼与神秘莫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