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

  脚步声很急促就好像被什么凶残的野兽追赶一样,陈歌走出教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对方。

  一米八多的朱佳宁哇哇乱叫着从女生寝室里跑出,脸色煞白,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全速奔跑,好像一头发疯的公牛。

  “怎么回事?看他逃跑的方向,应该是在女生寝室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可我记得女生寝室里,并没有什么特别吓人的东西啊。”自己还没进来,朱佳宁都已经快被吓疯了,这让陈歌颇有一种我还没用力,对手就倒下的感觉。

  “说好的一点都不怕呢?进来的时候不是很淡定吗?现在为何跑的跟疯狗一样。”新场景开启,陈歌也不清楚他们两个遭遇了什么,保险起见,他决定拦下朱佳宁问个清楚。

  拼了老命跑出女生寝室的朱佳宁,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他刚放慢脚步就看到最后那间教室里有人影晃动!

  “校服活了?!”

  心里第一时间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他当时在全速冲刺,并没有看清楚,等快跑到了教室门口,才忽然发现,一道身穿血衣的身影从教室里窜出。

  朱佳宁感觉时间在放慢,他的视线凝固在了对方的脸上,那是一张拼合成的脸,汇集了各种扭曲、残忍、痛苦的表情。

  “我就知道教室里不干净!”刹不住身体,朱佳宁直接撞在走廊墙壁上,也不管疼不疼,双手往墙壁上一撑,转身就跑!

  也不知道是全速冲刺、急停变向把他弄晕了头脑,还是被吓的思维不清晰了,朱佳宁闷着头直接跑进了拐角的厕所里。

  “瓮中捉鳖?”陈歌越来越好奇,这小伙子在女生寝室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对了,怎么就一个人?他的同伴跑哪去了?”

  想了一会,陈歌觉得还是找朱佳宁“问”个清楚比较好,他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进入厕所当中。

  朱佳宁冲进厕所以后才发现自己跑错了路,但他已经无法回头,随手拉开了第四个隔间的门板,藏身其中。

  他捂住了嘴巴,一个浑身肌肉的“硬汉”,缩在蹲坑旁边,心脏狂跳,瞳孔不正常的缩在一起。

  朱佳宁真的被吓坏了,刚才玩笔仙游戏的时候,他坐在费友亮对面,在费友亮低头分析的时候,他可是一点点看着笔仙出现在费友亮的身后。

  一想到那个女人肿胀快要窒息的脸,他自己也觉得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那绝对不是演员!这个鬼屋真的闹鬼!”女生寝室他们之前刚刚搜查过,包括床底下,可以肯定屋里面没有藏人,那个惨死的女人是凭空出现的!

  “一定是鬼!”女人的脸在朱佳宁脑海里挥之不去,成了他心中的阴影,就算闭上眼睛也能看到那张脸在大脑里晃动。

  他十分的无助,身体紧贴厕所墙壁,一身肌肉也无法带给他丝毫的安全感。

  “友亮还在那个屋里,鬼踩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样的场景怎么可能会真实出现在眼前?”朱佳宁深深吸了好几口气,他感觉大脑有些缺氧。

  “我要和外面的人取得联系,这个鬼屋有问题。”他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但是手臂依旧不断颤抖,在背包里摸了半天才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小朱?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视频录好了?”话筒另一边响起了那个低矮中年人的声音。

  “远哥,快进来救我!这个鬼屋里真的有鬼!”朱佳宁的声音带着哭腔:“我坚持不住了,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鬼在外面。”

  “鬼屋里有鬼不是很正常吗?”鬼屋外面的中年人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是人装的鬼,是真的有鬼!”朱佳宁还不敢大声说话,怕被外面的“鬼”听到,现在是又急又怕。

  “你把电话给友亮,让他跟我说。”中年人听出朱佳宁声音不对,终于认真起来。

  “亮哥被鬼控制了,现在还在那个房间里。”

  “被鬼控制?”

  “我亲眼看见,鬼踩在了他的肩膀上,是个吊死鬼,脸是紫黑色的,眼睛都快要鼓出来了!”

  “踩在肩膀上?你们是被鬼屋员工殴打了吗?好!我们马上进去!”

  “不是员工,是鬼,这屋子里没有员工……”朱佳宁还没说完,厕所门口忽然响起了脚步声:“鬼进来了?!”

  “你说什么?喂?”话筒传来低矮中年人的声音,朱佳宁怕吸引外面鬼怪的注意力,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希望它没有听见,不要发现我,这地方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了。”朱佳宁关掉了手机,弯下腰,眼睛紧紧盯着隔间的木门。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面前的门会被拉开,更不清楚到时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他脑海中不受控制的开始浮现各种恐怖的画面,比如一开门看到那张恐怖的女人脸,又或者是自己会动的校服从门缝挤进来。

  “我该怎么办?远哥,你们可要快点来啊!”他心急如焚,思绪混乱,那脚步声已经进入厕所当中,越来越近了!

  “嘎吱。”

  第一个隔间的门被打开,老旧的木门发出声响,吓的朱佳宁屏住了呼吸。

  停顿了一小会,第二个隔间的门也被打开了。

  “更近了!那东西过来了!”

  又停了一会,不出所料,第三个隔间的门被打开。

  “就在隔壁,那东西马上就要打开我这扇门了!”朱佳宁身上肌肉隆起,惊恐和害怕快要将他折磨疯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可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自己面前的这扇门竟然一直没有人碰。

  足足等了半分钟,朱佳宁所在隔间的门还是没有打开。

  “走了?”

  他鼓起所有勇气,将隔间门推开一条细缝,外面什么都没有:“真的走了?”

  他慢慢将门推开,外面空无一人:“太幸运了,差一点就被发现。”

  舒了一口气,朱伟宁又拨通了中年人的电话,在光线亮起的瞬间,他忽然看见屏幕上映照出了什么东西。

  他顺着屏幕映照的方向看去,在第三个隔间的隔板上,有一张脸正默默的注视着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