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找上门来了

  “小陈,你跑哪去了?怎么迟到这么久?”徐叔扯着陈歌的胳膊,怕他吃亏,将他拉到自己身后

  “我刚从市分局回来,配合警察破获了一起藏尸案。”

  “啥?”

  不止徐叔,连围过来的几个人都停下了脚步,一般人的回答不应该是堵车、上厕所之类的吗?这对话跳跃幅度也太大了吧,完全不是正常的打开方式啊!

  “藏尸案?”徐叔怔怔的看着陈歌,忽然忘记了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恩,和上次的灭门案不一样,这个案件应该不会公开。”

  还有上次?灭门案?原本气势汹汹围在外面的几个人莫名的怂了起来。

  “好了,交给我来处理吧。”陈歌站在那几人面前:“你们找我有事?”

  他一个人往那一站,气势反而要比对方强出不少,堵在鬼屋门口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最后个子最矮的一个中年人被尴尬的推了出来。

  “我们是秦广工作室的,你昨晚采用不正当竞争手段,雇佣水军散布谣言,对秦广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失……”

  “我采用不正当竞争手段?你们可真会扣帽子,是谁在抄袭,你们自己心里没数吗?”陈歌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没事的话你们可以走了,别打扰游客正常参观。”

  “秦广的直播只是跟你选择在了同一个地方,你不能因为自己先在那里直播过,就说后来者是抄袭你的创意。”中年人并没有离开,还试图辩解。

  “对比一下我和秦广的直播视频,开头在房间里的推理完全一样,整个过程都是在模仿,这还不叫抄袭?”

  “他只是开头模仿了你,后面的剧情有自己的创新,这根本不叫抄袭,充其量算是跟风。”

  陈歌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话不投机半句多,他懒得搭理对方,打开鬼屋防护栏,准备营业。

  “你是一个新人主播,我们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要知道大主播的热度不是那么容易蹭的。”中年人从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起初陈歌还以为是律师函之类的东西,但他显然高估了对方的决心。

  “你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有些事情不明白,很多大主播都是由资金和流量堆起来的。你现在看似蹭到了热度,势头很猛,但平台不可能会为了一个新人,去得罪秦广,因为秦广是平台推出来的,他的利益和平台是捆绑在一起的。”中年人扬起手中的文件:“还是那句话,合则两利,如果你同意停止恶意攻击秦广的行为,并在个人主页公开道歉,我们会给予你一定的补偿。但要是你一意孤行,继续请水军来秦广直播间带节奏,为自己直播间招揽人气,那我们会联系平台封锁你的所有推荐渠道。”

  “别一对自己不利就扯到水军身上,这个锅水军不背,那是路人都看不下去了而已。”陈歌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威胁,因为平台从来没有给他安排过推荐,连他自己都不是太清楚,怎么就收获了那么多的关注。

  “意气用事对大家都没好处,你再考虑一下吧。”中年人态度变软,丝毫看不到之前堵门时的硬气。本来他们五、六个人一同过来兴师问罪,气势汹汹,但还没走到跟前,就被陈歌一句话打乱了所有计划。

  其实这不怪他们,正常人谁会想到,陈歌一开口就是藏尸案、灭门案的,听着也太吓人了。

  “不用考虑了,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短视频和直播的卖点,就算被逼离开这个平台,也能迅速重新聚集粉丝。”陈歌将秦广工作室的人赶到一边,通知徐婉准备营业。

  他奔波一个晚上,确实有点跑不动了,坐在外面买票。

  前几波游客体验完后,秦广工作室的几个人又跑了过来。

  “你们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不参观别挡路行吗?”泥人也有三分火气,陈歌觉得自己之前已经很有礼貌了,但这帮人还在胡搅蛮缠。

  “谁说不参观?我们也想进你鬼屋里体验一下,看看你这个所谓九江最恐怖的鬼屋有多吓人。”秦广工作室里的两个年轻人背着包,挡在防护栏门口。

  “你们也想进来参观?”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陈歌现在摸不清楚这些人的打算,总觉得他们另有目的。

  “如果你害怕我们揭穿你的虚假宣传,那我们就不进去了。”两个年轻人里,有一个身材壮硕,一看就是经常健身的家伙,他穿着背心,故意将肌肉露在外面。

  陈歌被这小伙子气乐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上一个这么说的人是走着进去,躺着出来的。”

  “被你这么一说,我更想试试了。”壮硕年轻人旁边是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文静的男人:“我从小就喜欢恐怖片,在被秦哥招进工作室之前,还跟着恐怖片剧组跑过一些现场,只可惜那些剧组布置的场景都太假,看着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就欣赏你们这些喜欢找刺激的人。”陈歌掀开不透光的黑色门帘:“进来吧,先签免责协议。”

  送上门的试验品,陈歌怎么会拒之门外,他脸上的笑容都真挚了几分。

  旁边的徐叔在看到陈歌脸上的笑容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脑海里想起了那瘫了一地的法医学院学生。

  干咳一声,徐叔拦住陈歌:“小陈,别太过火了,他们现在的身份是游客。”

  “演的还挺像,你们这就开始铺垫前戏了吗?”陈歌还没说话,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就自以为看透了真相,表情很是不屑:“我来之前翻了大众点评上关于鬼屋的评论,有人说鬼屋老板懂一点心理学,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徐叔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心理你妹啊!要不是怕弄出人命,叔才懒的管你们!

  “我有分寸,不用担心的。”陈歌领着两个年轻人进入鬼屋,亲眼看着他们签下了免责协议。

  穿着背心,身材壮硕的叫朱佳宁,戴着眼镜体型偏瘦的叫费友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