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不能被提及的名字

  掌握的线索太少,陈歌无法还原出事情的真相。

  他将三把椅子放回原位,扭头看了眼四周,因为镜子的存在,显得舞蹈室格外的空荡。

  “收拾的这么干净,估计打扫过不止一遍。”地上看不到任何垃圾,这对陈歌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现场被清理过,但愿那双特别的红舞鞋没有被扔掉。”

  陈歌从镜子旁边离开,走到了舞蹈室角落,墙壁上张贴着各种荣誉证书,还有一个类似于成绩榜的东西。

  看了两眼,陈歌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榜单的第一名被人用碳素笔给抹掉了。

  “没有第一名的榜单?”陈歌在榜单里看到了钱玉娇等几个女孩的名字,但却唯独没有找到张雅。

  他移开目光,墙壁上还贴着一些荣誉获奖的照片,其中有一张引起了陈歌注意。

  那应该是一张六人合影的照片,其中五人簇拥在一起,脸上露出灿烂阳光的笑容,至于第六个人则站在边角,和其余五人相隔了一段距离,她的影像被人用剪刀裁下,如果不是照片下端露出了小半只雪白的舞鞋,恐怕陈歌也会以为这张照片原本就是五人合照。

  “全都是个人照和小团体照片,为什么没有整个班级的合照?”陈歌取出手机对着荣誉墙拍了张照片,然后摸着墙壁继续向前,很快发现了一个没有任何标示的房间。

  带着好奇,他推门进入。

  屋子里摆着办公桌、衣柜,还有一张单人床。

  “看样子像是辅导老师的办公室,不过为什么还要放张床?难道还有老师要值夜班?”陈歌翻箱倒柜,抱着一丝希望寻找起红舞鞋,可惜衣柜是空的,抽屉里只塞着一大堆荣誉证书的复印件。

  “看来西城私立学院的舞蹈特长生还挺厉害,获得过这么多的奖。”陈歌随意的翻了几张,其中有一张上印着钱玉娇她们几个的名字:“天鹅湖市级芭蕾舞团体赛冠军,获得省级赛资格。”

  这张荣誉证书复印件没有张贴在外面的荣誉墙上,更奇怪的是,获奖的应该是六个名字,但是最后一个名字却被涂抹掉了。

  “和成绩榜单一样。”

  陈歌又在屋内转悠了片刻,再无收获之后就走出了房间。

  刚一拉开房门,陈歌的心就猛一跳,那三把椅子偏离了原来的位置,跟着他过来了。

  “又开始了!”

  陈歌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椅子,他快步向前,如果三分钟内再无收获,他就决定离开活动中心。

  用手机照明,一直走到舞蹈室最深处,陈歌才在边角看到了女子更衣室的牌子。

  “女子更衣室、女生寝室的卫生间据说都是学校里阴气较重的地方,我要小心一点。”他轻轻推开女子更衣室的门,两排铁柜靠墙放置,中间是一长溜木椅。

  “原来女子更衣室是这个样子。”

  陈歌还是第一次进入这地方,他把门关了一半,随手打开了一个柜子。

  铁柜上层放着一套女式校服,她们这种私立学院的校服和公立学校不同,设计的更加精美好看。

  “裙子才到我膝盖这里,是不是太短了一些?”

  陈歌翻找了一下校服的口袋,并没有什么收获,他又看向铁柜下层,那里摆着一双白色的舞鞋。

  “颜色不对,不是我要找的。”合上柜门,陈歌发现在锁头上面有一个小卡片,上面写有女孩的名字:“这就方便找了。”

  他举着手机贴着衣柜查看,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张雅的名字,只是在更衣室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孤零零的,什么标志都没有的柜子。

  “这个衣柜好像被所有柜子孤立,独自扔在角落里。”陈歌打开了柜门,衣柜上层扔着一套脏兮兮的芭蕾舞裙,下层什么都没有。

  “没有名字,被排挤在所有人之外,这个柜子会是谁的?”陈歌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他将裙子拿出,发现在裙子下面还压着五盒早已变质的糖果礼袋。

  “这是什么意思?礼物?”陈歌把芭蕾舞裙放在木椅上,拿着糖果盒看了起来,盒子外面套着手工制作的包装袋,每一个小袋子上都认认真真写着一个女孩的名字。

  名字各不相同,但笔迹完全一致,可以看出这几个名字都是同一个人书写的。

  “糖果盒应该是她特意准备的礼物。”当陈歌拿起最后一盒糖果时,他看到了放在柜子最下面的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外面荣誉墙上那张照片的完整版,背面写着祝贺414宿舍获得省级赛资格,正面一共有六个女孩。

  其中五个簇拥着挤在照片最右边,笑容灿烂开心,在相隔她们半掌宽的地方,站着第六个女孩。

  这女孩身材高挑完美,大概在一米七左右,她就像是一只真正的白天鹅,优雅、纯净、柔和、美丽,纵使尽力想要融入别人的圈子,但她自身的气质却和那些人格格不入。

  “这个该不会就是张雅吧?”

  陈歌实在无法把怨念深重、邪恶残暴的红衣厉鬼和照片中的女孩联系在一起,他低声自语,不经意间念出了张雅的名字。

  这对陈歌来说只是个无心之举,可就在他念出张雅两个字后,女子更衣室里好几个衣柜里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像不堪重负,随时会被挤爆一样。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同一时间,女子更衣室门口响起了密集的“呯”、“呯”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冲了过来。

  “谁?”

  将照片塞入衣服口袋,陈歌提着工具锤朝房门走去,他把关了一半的木门推开,外面三个椅子并排将他堵在了女子更衣室里。

  “真以为我不敢拆了你们?”陈歌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但他表情依旧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手握工具锤主动朝椅子走去。

  女子更衣室没有其他出口,如果不冲出去,局势会朝着更加不利的方向发展。

  陈歌视线向外面飘去,他在计划逃脱的路线,可是当他的眼睛看到舞蹈室的镜子时,抬起的脚步,怎么也放不下去了。

  镜子里映照着女子更衣室门口的景象,唯一不同的是,镜中的三个椅子上还坐着三个女学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