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求求你放我走吧!

  陈歌脸色古怪,他想起了监控中张鹏倔强的眼神和凶狠的表情:“这哥们真是‘神’一样的对手啊!”

  午夜逃杀场景里切割东西的声音,并没有因为张鹏进入就停止,估计镜中怪物也没有想到,有人会这么耿直的冲进去。

  “不能再继续等了,我要亲眼看着镜中怪物进入张鹏的身体,这样才能安心。”

  扫了一眼监控,确定了张鹏的位置后,陈歌把碎颅医生外套里的铁链取出扔在地上,披着这件染血的外衣,戴上了人皮面具。

  他试着挥动了两下铁锤,一种暴虐、邪恶的感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怎么感觉自己才是最大的反派?”

  拿好钥匙和手机,将布娃娃塞进怀里,陈歌抓着那把造型极度血腥的铁锤走出监控室。

  ……

  午夜逃杀场景当中,张鹏感觉自己手里的刀越来越重,他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刚进来意外就发生了。

  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正常人这时候就算没睡觉也肯定是在卧室里。他刚才看见员工休息室的门牌后还激动了半天,费了好大劲才平复下心情。

  他不断暗示自己,激起心中的仇恨,终于下定决心壮着胆子破门而入。

  冲进休息室后,他就对着床一通乱砍,用力过猛,甚至伤到了自己。

  刀锋染血,可等他看清楚床上根本没有人,床单上唯一的血迹还是自己留下的时候,心里除了怨恨,就只剩下憋屈,他杀意更盛,理智已经被怒火焚烧殆尽。

  “毁了平安公寓,把娟儿害入监狱,多管闲事的家伙,我一定要弄死你!”张鹏越想越气,他听着楼内的切割声,就好像苍蝇在耳边飞舞,心情愈发烦躁。

  他握紧了刀,不断靠近那声音的源头,为了防止被发现,他一路都小心翼翼。

  “已经很靠近了,就在这一层!”张鹏从楼道里探出头,他没有任何照明工具,身体紧贴着墙壁,进入了三楼走廊。

  “这鬼屋里阴气森森,道路复杂和迷宫一样,等我干掉了他,随便找个地方把尸体一藏,估计外人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发现。”他嘴角上扬,觉得自己现在的笑容肯定很残酷。

  “声音就在前面!不过我很好奇这家伙大晚上不睡觉,跑到鬼屋里干什么?连夜修理道具吗?”张鹏弯下腰,放松身体,他用长袖包住伤口,提着刀慢慢靠近。

  在三楼走廊的尽头,也就是午夜逃杀场景的正门处,张鹏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

  那身影站在正门中央,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大门上划来划去。

  “奇怪,他为什么也不开灯?”走到跟前了,张鹏才意识到有些问题,但他并没有深思原因,大脑被报复产生的快感充斥。

  空气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他慢慢把刀举过肩膀,身体好像一张拉满的弓一样,刀尖对准了前方的黑影。

  “去死吧!”

  全速突袭,张鹏面目扭曲,将手里的尖刀狠狠刺入黑影当中!

  他脸上已经浮现出了兴奋的笑容,可仅仅只过了零点几秒,这笑容就荡然无存。

  尖刀直接穿过了黑影的身体,刺空了!

  巨大的惯性导致张鹏一头栽在门上,差点把腰都给闪了。

  “我特么?!”

  这个结果,张鹏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他慌忙从地上爬起,对着空气疯狂挥刀:“人呢?人呢!”

  用尽力气宣泄完心中怒火后,一股从未有过的情绪在张鹏心里滋生出来。

  “我刚才明明看到这里有一个黑影背对我站立!不可能看错啊!”张鹏此时也不害怕暴露自己了,取出手机照亮四周,木门上纵横交错全是细密的刻痕,地上扔着几块边缘锋利的镜子碎片:“这些都是那黑影留下的,我可以百分百确定刚才这里站着一个人!”

  明明站着一个人,为何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张鹏莫名的打了个寒颤,他心头的怒火已经被浇灭,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死寂的楼道。

  “人永远不可能突然消失,除非……那不是个人。”喉结滚动,手机的亮光无法带给他丝毫安全感,反而让他更加的心慌,好像所有光线照不到的地方都隐藏着怪物一样。

  “鬼屋老板不是人!这鬼屋里真的有鬼!”张鹏额头满是冷汗,握刀的手也被汗水浸湿,什么报仇、行凶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急匆匆往后跑,现在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他拿着手机,越跑越快,完全没有留意,楼道口安全门的张开角度和之前有所不同。

  “报仇的事以后再说,这地方不可久留。”捂着胳膊,张鹏刚进入楼道口,门后面一道黑影就砸向了他。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张鹏瞅着自己软绵绵失去知觉的右手,大脑就好像当机了一样。

  “不好意思,砸歪了。”陈歌提着铁锤从门后面走出,残忍惊悚的人皮面具随着他开口说话,扭曲出各种恐怖的表情:“我本来是准备砸碎你肩胛骨的。”

  平静的语调,好像在述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张鹏看着门后的陈歌,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你这么凶干嘛!我特么才是杀人凶手啊!

  张鹏其实很想试着反抗一下,但是他眼神一扫过陈歌手里开了血槽,四十多厘米长的铁锤,握着尖刀的手就不听使唤。

  铁锤上开血槽,锤柄还跟脊椎骨一个样!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杀人狂魔吗!

  没给对方更多的时间,陈歌又轮起铁锤砸向张鹏的大腿,他需要一个丧失反抗能力的人,来充当镜中怪物的容器。

  “嘭!”

  楼梯扶手被生生砸弯,张鹏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他一手流着血,一手被砸骨折,此时哪里还敢反抗,连刀子都扔了,疯狂朝楼下跑去。

  “胆子这么小,谁给你的勇气,一个人来我鬼屋参观?”

  抓着铁锤,陈歌紧随其后,双方一追一逃,回到了鬼屋一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