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真凶!

  门板重重撞击在墙壁上,陈歌冲入屋内拉开了玻璃窗。

  “槽!这么高?”

  站在窗沿旁边往下看,这里距离地面至少有三、四米。

  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房东和纹身男正在快速逼近。

  陈歌来不及思索,翻出窗户,双手扒着窗台,脚踩一楼防盗网。

  “他肯定看见我们搬尸了!”

  “千万不能放他走!”

  房东那张丑陋暴躁的脸已经出现在房门口,他举着菜刀,面目狰狞:“还想跑?!”

  这阵仗陈歌哪敢犹豫,直接松手跳了下去。

  胳膊被墙壁擦破,衣服也让防盗网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陈歌落下后,就地一滚,捡起地上的工具锤就朝大院外墙跑去。

  “快!抓住他!”房东怒吼,将手里的菜刀对准陈歌扔了下来。

  后脑一凉,陈歌看着差之毫厘,深深插在身后草地里的菜刀,冷汗直流:“绝对不能落到这群人手里,他们已经动了杀念!”

  公寓楼的防盗门这时候也被打开了,埋伏在一楼的胖子和女人抓着修剪灌木用的铁剪冲了过来。

  “一群疯子!”陈歌全力狂奔,好像利箭般窜到大院铁门,他踩着房东新换的大锁,抓着锈迹斑斑的铁链翻门而逃。

  公寓楼被一片密林包围,夜色漆黑,根本看不清路,再加上又被几人追赶,匆忙之下,陈歌直接冲入树林当中。

  一追一逃,手电筒的灯光不时扫过,房东和纹身男的叫骂声在身后响起,陈歌头也不敢回,他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赶紧逃出去!

  衣服裤子被树杈枝蔓挂烂,满身的泥泞和树叶,足足跑了十五分钟,陈歌才把房东他们甩开。

  他半蹲在灌木丛里,看着远处扫来扫去的微光,手指抓进泥土当中,大口大口吞吸着空气。

  太惊险了!

  被困在公寓楼中时,他只要有一个地方稍作犹豫或者选择错误,就很可能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这试炼任务的难度也太大了吧?”黑色手机发布的任务以生死为赌注,更可怕的是,它就发生在现实当中。

  暂时甩开房东,但这并不代表自己的处境已经安全,陈歌缩在树丛里,事实上他很担心一扭头,突然看见房东他们拿着修枝剪和菜刀出现在背后。

  心跳恢复正常,陈歌慢慢从灌木丛中站起,房东手电筒的灯光已经消失不见,深夜的密林一片死寂,连虫鸣和鸟叫都很少。

  “该往哪走?”

  他人生地不熟,在密林里狂奔,现在连东西南北都分不出来了。

  “要不,就在这里躲到天亮?”

  陈歌拿出手机,发现直播还在继续,黑屏了一个多小时,满屏都在刷问号,这么诡异的直播间,饶是见多识广的老司机们也开始摸不着头脑了。

  他没有去和水友交流,看了下时间,正准备点开鹤山的回信,侧后方忽然传来了树枝摇晃的声音。

  陈歌立刻把手机塞回口袋,防止屏幕的光线暴露自己存在。

  抓紧工具锤,他紧张的手心冒汗,死盯着发出声音的树丛。

  没过一会儿,一束浅浅的亮光照了过来。

  “有人?谁在那里?”

  就在陈歌准备暴起挥动工具锤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琦?他不是早都离开公寓楼了吗?怎么大半夜的又跑回来了?”陈歌虽然好奇,但是他深知好奇害死猫的道理,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是我看错了?不可能啊。”王琦拿着手电筒扫了几遍,他不死心的在原地转悠。

  “绝不能过去,此人身上的问题不比平安公寓房客小。”陈歌不仅没有靠近王琦,还开始主动避让,他朝着和王琦相反的方向离开。

  走了没多远,陈歌发现地势越来越陡,他似乎是跑错了方向,独自进入了后山当中。

  穿过灌木丛,眼前出现一块坡地,在树木环绕下,陈歌看到了一座十分简陋的木屋,门上还钉着一个标牌,他凑到跟前查看:“防火如防疫,千万别大意;改善投资环境,造林绿化先行。”

  “这好像是护林员住的地方。”他试着推了一下门,木门没锁,伴随着嘎吱一声轻响,一股怪味散发了出来。

  “什么东西?”他没敢打开手机手电筒,只是将屏幕亮度调高。

  木屋不大,各种生活用品随意摆放,好像垃圾堆一样。

  抽动鼻翼,陈歌走向怪味最重的地方,掀开床板,下面是一大堆已经发霉的衣服。

  “收集癖?”双眼所见要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床底下大部分衣物都是女性的,从来没有洗过,沾满污渍。

  随便捞出几件对比大小,陈歌发现这些女性衣物尺码相同,应该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上面沾染的泥土没有完全干裂,这件衣服最近一两天内好像还被人穿过?”

  陈歌拥有殓容技能,对人体线条结构非常了解,在用手指丈量尺寸的同时,脑中几乎在瞬间浮现出了那具被砌入墙壁里的女尸。

  “尺码完美贴合,这衣服很可能是墙中女尸的!”

  死人穿过的衣服为何会藏在这个木屋里?而且就在最近几天还被人穿过!

  陈歌的心跳开始加快,他将手中的女性衣物铺在地面上,从其口袋中翻找出了一些皱皱巴巴的碎纸条,上面隐约写着我爱你等句子。

  “这个字体……”陈歌又把从布偶身体中取出的纸条拿了出来,两者对比,字迹竟有八九分相似。

  “布偶里的纸条是五年前的东西,而这些女性衣物很显然是最近几个星期才被扔到这里的,跨越了五年时间,为何它们会有如此多的相同之处?”

  同样的字体,同样的表白信,难道两起案件的凶手也是同一个人吗?

  他将衣物重新拿起,正要去合上床板,一个桃红色外壳的手机从那衣服的里兜掉了出来。

  “死者的手机?”

  伸手捡起,陈歌按了一下开关,发现手机屏幕正处于编辑短信的状态。

  “救我?”

  他心中浮现出不好的预感,颤抖着手点开了发件箱,里面所有的短信都只有两个字——救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