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人气增加

  陈歌担心被隔壁房东听到,所以声音很低,他并不是在刻意营造这种紧张的气氛。

  全部说完后,电话那边的鹤山傻脸了,这个从山村里一步步考入医学院的朴实大学生,根本没想到第一次和网友打电话,就会讨论灭门案这么刺激的话题。

  “你现在在那栋凶宅里?”

  “对。”

  “隔壁房东可能就是五年前的杀人凶手?”

  “恩。”

  “我有点乱,你容我想想。”鹤山抱着手机,电话两边简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寝室里热火朝天玩着吃鸡、撸啊撸,话筒另一边却一片死寂,充斥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紧张感。

  “老大,我觉得你还是报警比较好,虽然你没有证据,但是比起报假警来,自己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鹤山说的是实话,可陈歌有自己的考虑,凶宅逃杀是黑色手机交给他的任务,要求他在这里住上一晚。可一旦被警方干预,任务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涉及到全新恐怖场景解锁,就这么放弃,实在有点可惜:“暂时还不到报警的时候。”

  “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自身的安全问题,要不这样的吧。”鹤山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你把手机定位打开,然后今天一晚都不要挂电话,我会留意你那边的声音,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第一时间帮你报警。”

  保持通话是个不错的方法,陈歌看着自己的手机,上面短视频页面还没有关闭,一条招募吃鸡主播的广告在滚动播放。

  眼前一亮,比起保持通话,陈歌产生了一个更靠谱的想法:“我可以在凶宅开启直播,如果我出现了意外,直播间里的水友能帮我报警,直播间上传的录像也会成为最有力的证据。一切无恙自然更好,我还能通过直播吸引更多人关注,为我的恐怖屋打出名气。”

  昨夜一条短视频,为陈歌带来了近千的粉丝,第二天恐怖屋的游客数量也陡增几倍,这让陈歌尝到了甜头。

  再说他进入凶宅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得任务奖励,让自己的鬼屋能更好发展。开启直播,可以让他在做任务的同时保证自己的安全,还能吸引流量和涨粉,何乐而不为呢。

  “酒香也怕巷子深,我没有资金去铺天盖地的打广告,但我可以借助直播和短视频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陈歌缺少的是渠道和积累,至于内容方面,他一点也不担心。

  之前那个工作室的人虽然语气不讨人喜欢,但是有一点他说的没错,现代人追求更快速的娱乐,需要更强烈的刺激,而放眼整个平台,还有比在凶宅住宿和杀人凶手博弈更有吸引力、更刺激的直播吗?

  流量先行,内容为王,与其他主播相比,陈歌拥有一个他们全都不具备的优势。

  他所拍摄的,他所经历的,全部都是真的,没有任何剧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他是在完成黑色手机的任务,直播只是顺带记录下这一切罢了。

  “鹤山,电话我先挂了,等会你直接来我的直播间,房间名就是我短视频个人主页ID。”

  挂断电话,陈歌打开自己手机的定位系统,同时将一键拨号设置成报警电话,做好全部准备后,他点开了短视频后台的直播软件。

  短视频通常只有十几秒,无法添加广告,盈利手段单一,为了最大程度变现粉丝价值,维持粉丝粘黏度,所以很多主播都会在没有新视频发布的时候,去进行直播。

  短视频容易转发、扩散,用来制造爆点吸引人注意,紧接着再用充满个人特色的直播将路人转化为粉丝,两者相辅相成,陈歌也算是误打误撞的摸索出了一条最正确的道路。

  “夜宿凶宅!亲身探秘!为你掀开这世界不为人知的一幕!”陈歌输入标题,他连用了几个感叹号,让自己直播间看起来与众不同。

  事实上他根本不用做这多余的事情,短视频的直播软件和专业的直播平台没法比,分类很少,大多标题都是性.感污萌小姐姐治愈聊天、甜心女神哄你入睡之类的。与人家相比,陈歌这简直就是一股浩荡的泥石流,想不引起别人注意都难。

  直播开启,关注他页面的粉丝都会得到提示,同时他的短视频个人动态也会有公告。

  没过几秒钟,就有水友进入。

  鹤山:“老大,你玩真的啊!确定要直播这个?”

  渣男都得死:“你就是昨晚发短视频的那个禽兽!老娘跟你拼了!”

  “卧槽!楼上啥情况啊?快说出你的故事。”

  我是一条小青虫:“禽兽主播,关注了。”

  “有没有吊大的知道这直播间播什么?”

  “能不能别总麻烦我们这些吊大的,自己看公告啊!”

  陈歌一开播,蹲点等短视频更新的人就冒了出来,人气在缓缓增长。

  “诸位,我想你们都误解我了。”陈歌放下手里的多功能工具锤,非常认真的看着手机屏幕:“昨天的那个短视频并非玩笑,而是我的亲身经历。原版视频你们可以去一些灵异论坛上搜索,我没有添加任何技术特效,一切都是真的,镜子里确实有东西。我知道你们很难相信,但是我会一点点为你们揭秘,让你们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喂,妖妖灵嘛,请问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电话是多少?我发现了一个野生的精神病。”

  “我就喜欢看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李明!我知道你在看直播,晚上回来帮我带份炒冷面,不要辣椒,谢谢!”

  “富山精神病院三房十一床集体为主播打call!支持康复患者再就业!”

  屏幕上寥寥几条弹幕划过,没有一个相信陈歌说的话,他也不生气:“你们把我当成神经病没关系,我会向你们证明的。”

  热度和人气在缓慢增加,陈歌看着窗外愈发浓郁的夜色,点燃一根烟,开始向直播间水友讲述五年前的富安公寓灭门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