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找到农夫

  宁志恒将这十几个小茶罐和木盒都仔细收好,再次确认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退出了路明的家,锁好大门,迅速赶回了自己家中。

  他再次将小茶罐取了出来仔细检查,里面的茶叶很平常,是南方人常喝的龙井,这在南京街面上有很多茶店都有卖的。

  把茶叶都倒了出来,小茶罐是硬木制作,非常精致,市面上倒是不常见,不过表面没有任何商家店铺的标记。

  路明为什么会买这么多茶叶在家中,这些应该不是一次性购买的。不然不会分这么多小茶罐装茶,太麻烦了!

  应该是每次买一个茶罐的茶叶,那么路明为什么要分多次买这么多茶叶呢?

  很简单,他一定是经常去一个茶叶铺,每次都是买一小罐茶回来,这么多茶他一个人根本喝不了,那他买茶是为什么呢?一定就是在掩人耳目,为了掩饰他真实的意图。

  那他去茶叶铺干什么?

  与联系人见面接头?相互传递情报和消息?

  对,应该就是这样的!

  宁志恒知道自己找到了正确的答案,这个联系人农夫一定在某个茶叶铺工作,这个茶叶铺的位置不是在路明的工作单位附近,就是在他的住所附近,或者是他上下班的途中!

  这个范围可不小啊!宁志恒知道这个工作量很大了,不过这一次他手下的人一个都不能用,这件事情只能他自己去慢慢寻找。

  他先是回到军事情报处,赶到停尸间将那串钥匙悄悄放回路明的身上,然后又去卫良弼那里请假,说是前段时间一直在侦破案件,感觉很疲惫,想要休息两天。

  卫良弼当然爽快的点头同意,不过他并不是什么不知道,心里很清楚宁志恒这又是要有动作。

  还是再次告诫这个师弟说道:“志恒,做事情不要太拼,你这段时间一直在找那个地下党的线索吧!地下党的案子我们军事情报处是很少插手的,里面的事情你清楚,我就不想再多说了。

  你要是一定想查一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些红党都是亡命之徒,和他们打交道要万分小心,出去办案子要多带些人手,还是那句话,什么也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宁志恒这才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精明过人,心里跟明镜似的。看来很难瞒了,也只好连声答应,再三保证不会随意冒险,这才出了卫良弼的办公室。

  然后又给石鸿交代了几句,才匆匆出了军事情报处。

  他先是赶到了路明家附近,很快就找到了几家茶叶铺,他每到一家都是开口要一两龙井茶,然后看商家给他的茶叶罐是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样式。

  然后尽量停留一些时间,把茶铺内的人都仔细观察一遍,可是并没有找到他所要找的人。

  于是他就顺着路明上班的路线上,开始一间一间的筛查,终于在一家茶铺的里,看到了货架上的一种茶叶罐,和路明家中茶叶罐的样式一模一样。

  他心中大喜,抬头看了看,这家茶铺的招牌上写着“青石茶庄”四个字。

  他不紧不慢的上前,装作挑选茶叶的样子,开口对看铺子的伙计说道:“伙计,我来一两龙井茶。”

  那个年轻的伙计看了宁志恒进来,赶紧上前殷勤的笑着回答:“好勒,一两龙井,六十个铜子!”

  宁志恒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铺子不大,里面只有这一个伙计在招呼他,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目标,便装作随意的说道:“这生意还好?”

  “托您的福!这生意还算过得去!”嘴上说着,手里很麻利的称了一两茶叶,装进精致的小茶罐之中,递到宁志恒手中。

  宁志恒付了钱,又随意和他闲扯了两句,看没有再多的发现,便没有多逗留,干脆转身离开。

  他看着手中的茶叶罐,暗自点了点头,应该就在这里了!

  这个农夫现在已经是中年人,当然不会是个看店的小伙计,很可能是这个青石茶庄的掌柜或者老板,现在他只需要当面确定一下就可以了!

  于是他就在附近找一个不显眼的角落,眼睛守着青石茶庄的门口,仔细观察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

  这个青石茶庄的生意很一般,进出的顾客也不是很多,宁志恒一直也没有什么发现。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他突然就看见一个身穿长袍,一副生意人打扮的中年人,径直走进青石茶庄,那个伙计上前喊道:“掌柜的,你回来了!”

  那个中年男子点点头,没有说话,直接走进茶庄店面的后堂。

  宁志恒的眼力极好,就在短短的一瞥,就看出这个中年人和画像上的农夫非常相像,除了衣着和气质有些不一样,画像上的农夫显得憔悴和忧虑,穿着一身粗布衣服。

  而现在这个中年男子一副生意人惯有的面孔,衣着也是棉布长衫,质地要考究很多。

  不过宁志恒已经肯定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人,路明的上线联系人农夫!

  终于找到了!

  夏德言这几天的情绪一直很焦虑,他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为什么,可能是上次和路明二个人起的争执,他再三劝说路明不要再去联系以前的战友,主要是太不安全了!

  一个几年前的联系方式,安全性根本无法保证,对方情况也不了解,他不明白老路为什么这么固执,这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地下工作者应该做的行为。

  也许是身边的战友牺牲的太多了,所以老路对每一位幸存下来的伙伴格外的珍视,那两次接回联系成功的喜悦,让老路已经忽略了自身的安全。

  哎!这个老路,都是这么多年的老党员了,尽管工作经验丰富,可是性格上的缺陷还是难以改变,不够谨慎,尤其是固执,这样下去,迟早是会出问题的!

  他真是很担心路明的安全,两个人多年的战友情谊如同兄弟一般,他真的不愿意听到路明出任何意外!

  这一次路明去联系失去联系的老同志,时间已经过去四天了,可是到现在也迟迟没有和他联系,这是一个非常反常的情况!

  不应该啊!如果是联系成功,最起码路明要回来通知他,让组织安排人手对这位接回联系的老同志进行调查和甄别,这是必要的程序!

  可是到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无论如何也应该把消息传回来了。

  难道?不,不会的!老路的斗争经验丰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艰难风雨都熬过来了,他在心里给自己说,这次也是一样,老路会平安回来的!

  他在房间里坐卧不安,背着手来来回回的走着,心情越发的焦虑,他一直强忍住没有去路明工作的单位打听消息。

  他知道,如果路明真的出现了意外,那么国党的谍报部门一定会对路明进行调查,如果他贸然露面去打听消息,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中,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虽然说一动不如一静!贸然行动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可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他又不甘心这么被动的等待着!

  自己现在该怎么做呢?不行,明天如果再没有消息,自己就必须上报组织,让他们去从别的渠道了解一下情况。

  这边宁志恒确认了农夫的身份,就起身把青石茶庄的位置和周边环境观察了一遍,就不再停留,迅速离开!

  宁志恒没有想着直接找到农夫,把路明的死讯和遗留下来的木盒交给他,因为他根本不能取得农夫的信任。

  再有就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暴露自己,哪怕自己前世是一个有十多年党龄的红党党员,可那是在和平年代里,他不用担心自身的生命危险,不用他抛头颅撒热血,为之付出一切!

  在这一世,在残酷无情的斗争中,投身革命的代价是极为高昂的!那绝不是头脑一热,高喊一声口号就可以了!

  他需要做好随时牺牲自己,为党付出所有的心理准备,这真的很难!

  可他这一世现在最大的愿望,不过就是在这个乱世里,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平平安安度过即将到来的战争浩劫而已!

  老实说,他现在没有做好加入红党的准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