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清理痕迹

  现在马宏和张培这伙人都是暗影小组案件的相关人员,案件已经被军事情报处上层接手,宁志恒一时半会儿还插不上手。

  不过这些都是小喽啰,案子过去后,中央党务调查处肯定会把人接回去,到那时就可以动手除掉这个张培,宁志恒相信以自己的身手找个机会取了他的性命,应该不是难事!

  想到这,宁志恒取了照相机,赶到了救护室,发现路明的尸体已经送往停尸间。

  他又赶到停尸间,给路明的遗容拍了照片,特意交代工作人员,一定要妥善保存尸体,等案子结束后,他再选一处风水好的地方厚葬。

  等回到办公室把照片洗了出来,这时已经是深夜了,宁志恒才匆匆赶回家。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取出白纸和画笔,他要趁着记忆印象深刻的时候,赶紧画出人物的肖像画。

  这一次路明记忆给出的信息相对比较少,第一幅画面很好理解,是路明少年时代的生活场景,可以忽略不计。

  第二幅画面,是他加入军队后,对战斗生活的记忆,只是说明他曾经是个军人,也没有什么用处。

  第三幅画面,是他加入红党时宣誓的情景,也是他路明临死前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场景,里面出现了一个清廋的军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这个人按照年纪看,现在也不过中年,面貌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必须要画下来,以后如果有机会见面,宁志恒就可以马上确定他的身份,以方便行事!

  第四副画面,应该是路明的深爱的伴侣中弹,最后在他的怀中去世,随着路明的去世,她的画像也就没有了保留的价值。

  最重要的就是第五副画面了,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最多,首先他提到一位叫博然的战友牺牲,主要提到了路明接替他的工作,并继承了他的代号“影子”!最主要的是那个代号农夫的联系人,这个人的画像是关键,必须要画下来。

  他运笔如飞,很快就将路明记忆中的两个人都画了下来,又仔细将细微之处补充好,又在旁边做好备注,这才满意的把笔放下。

  推开书桌,打开保险柜,将路明入党介绍人的画像存放进去。至于农夫的画像要随身携带。

  一切都收拾妥当,已经是后半夜凌晨两点了,宁志恒这才有时间休息一下,好在有灵台空间休养生息,进入空明状态,以菩提树神奇的恢复力量,等他第二天一早起来,又是精神抖擞,生龙活虎!

  早上他赶到了军事情报处,马上叫来石鸿和王树成,将路明的照片分发给他们,让他们带领队员,去南京的各个警察局去安排户籍档案的调查,尤其是这几天有人口失踪报案的,全部上报给军事情报调查处,统一汇总,他相信很快就会找到线索!

  军事情报调查处的协查通告也随后发到各个警察局,一时间一张大网撒向南京全城,各个警察局的户籍部门加班加点,两天之后就找到了上百个面貌相近的市民。

  又派人落实具体情况,很快就发回报告,在这一百多人中,都找到了本人,只有财政部国防司第二科科长路广然已经有两天没有上班了。

  宁志恒赶紧通知财政部来人认领尸体,很快就来了三个财政部的工作人员,经过认领证实尸体就是财政部国防司第二科科长路广然本人。

  他们都是路明生前的同事,知道平时老实低调的路科长竟然是红党地下党,当时就不敢领回尸体,生怕日后被军事情报调查处这些特务盯上,受到牵连,而且路广然本人也没有家眷。

  宁志恒本来也没有打算让他们把尸体领走,仔细询问了路明的工作情况和家庭住址,也就放他们走了!

  两天的时间,宁志恒动用了庞大的人力资源,终于找到路明的掩饰身份。这就是国家机器的强大,名正言顺的使用政府部门的能量,轻易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他作为抓捕地下党成员路广然的办案人员,对其进行例行调查,确认尸体的身份,也是很正常的行为,不会有人想到别的地方去!

  他没有带任何人,按照财政部人员说的情况,第一时间赶到了路明的家,这是一处很偏僻的宅院,但是面积不小,门上挂着大锁。

  宁志恒先是在四周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才来到大门,掏出一串钥匙,这是他从路明身上搜出来的。

  他知道党务调查处的人迟早都会知道路明的身份,找到他的家,不要小看党务调查处的能力,作为中国近代最早期的谍报特工部门,他们有很多经验丰富的老牌特工,要想找到路明的身份,不是什么难事,况且这次宁志恒找路明的动静不小,很快就会让嗅觉灵敏的他们知道,所以宁志恒想提前进去看一看有没有对地下党有威胁的物品,他必须及时清理。

  路明的家很大,毕竟是政府部门的官员。可是除了必要的一些家具,没有多余的摆设,所以家里显得很空旷!

  宁志恒取出一双手套,皮鞋上也仔细绑上两块粗布,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以后党务调查处的人肯定来搜查路明的家,他不想留下任何痕迹!

  他先是从客厅搜查,茶几,沙发,抽屉等等,几乎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搜了个遍,可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然后是客房,最后是卧室,他都搜查了一遍,可还是一无所获,可以说一般家庭用的东西都具备,可是跟地下党有关的一件也没有!没有半点异常,可见路明平日里肯定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不过是不是有些太干净了?宁志恒决定再把卧室搜一边。

  一般人都认为身处的空间越小越有安全感,眼睛看到的东西才最真实,所以人的卧室是最有可能藏自己秘密的地方!这是人的通病!

  他逐寸逐寸的搜,到搜衣柜的时候,想了想干脆把所有的衣服都小心取了出来,用手仔细摸索,终于发现一块靠墙的木板比别的木板要松一些。

  他掏出匕首,试着撬开了木板,果然轻轻一拨就取了下来,应该是平时就经常被取下来,这里肯定是有问题。

  果然在木板后面的墙体,被掏了一个一尺见方的洞,里面安放着一个的木盒。

  找到了!

  宁志恒心情兴奋,这也藏的太隐秘了,自己差一点就错过去了。

  他把木盒取了出来,感觉到沉甸甸的压手,放到床头柜子上面,轻轻打开。

  里面东西不少,在右边放着十几根金条,还有几叠钞票,有英镑和法币,估计数目不小。

  不过也很正常,其实作为财政部的一名科长,这点钱真是寒酸了。这年头政府官员手中但凡有些实权,不要说这点钱,就是再翻个十倍百倍的都不稀奇!

  路明的财产应该不止这些,不过想到红党地下党现在的困难处境,估计他收的钱都上交组织当了活动经费了!

  木盒的左边放了一个红布包,解开后,竟然是二枚极为漂亮的雨花石,圆润光滑、色彩斑斓,再下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赫然就是路明记忆中的那位清秀女子正在低眉微笑,笑容甜美!

  仔细检查一下,木盒里也没有其他东西了,这些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最多是一些路明的私人物品,看不出和地下党有任何联系!

  宁志恒不觉有些失望,他已经把整个房子都搜查了一遍,就只有这点收获,这只木盒,他会转交给那位联系人农夫!

  木盒里面的钱,他不打算动一分,他不缺这点钱,再说这些钱是属于路明的,最后应该交给地下党手里。

  至于那个红布包里的二块雨花石和照片,这里面肯定有着一段故事,宁志恒不知道怎么处理,而农夫和路明是多年的战友,也许他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尽管有些遗憾,但宁志恒不打算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他进入路明家的时间不短了!

  他仔细的将自己接触过的物品都恢复了原位,当他在客厅里擦拭痕迹的时候,突然觉得那里有些不对,他对整个客厅又巡视了一遍,终于发现那里有问题了!

  原来在客厅的茶桌上,摆放了十多个外形很精致的小茶罐,宁志恒最初搜查的时候没有觉得那里不对,只当是路明很爱喝茶,可现在看来就有问题了!

  一般人家里不会准备这么多茶叶,而且路明就一个人生活,一罐茶可以喝很长时间,就算是茶罐很小,可买十多个茶罐的茶叶也有些太多了,毕竟茶叶也是有保存期限的,没有必要啊!

  他上前把所有的茶罐都打开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里面只有茶叶,没有其他的东西。

  但宁志恒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路明留下的一处破绽,之后肯定会有党务调查处的搜查,他必须把这些茶叶罐带走,不能留下重大隐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