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代号影子

  紧跟着其他队员一起冲进厅堂,几名队员上前将路明捆绑起来,再撕掉他的内衣领,果然在里面找到了白色的氰化钾粉末。

  用布团塞住他的嘴巴,防止他咬舌自残。宁志恒这才发现路明的背上满是鲜血,赶紧招呼队员给他紧急包扎。

  至于剩下的两名调查处的队员也没有理会他们的辩解,直接都捆绑了起来。

  宁志恒又赶紧派人去通知石鸿和王树声,任务已经完成,赶紧收队!

  一行人匆匆赶回了军事情报处,宁志恒让邵文光把马宏等人押送到刑讯科,交给情报科审讯。

  宁志恒担心路明的伤势,赶紧把他送到了紧急救护室,此时的路明已经是气息奄奄,两处枪伤被白纱布包裹着,最严重的后背伤口处的鲜血不断地渗出,看呼吸也是非常的困难,几乎快接不上气!

  军医上前看了看路明的伤势,检查了片刻之后。转身对宁志恒说道:“宁队长,这个人不行了,除非送陆军总院救治,否则我们是无能为力了!可是看他的伤势,根本坚持不到转院,有什么要问的,你就抓紧快问,他的时间不多了!”

  听到军医的话,宁志恒心头一沉,他无奈的点点头,自己已经尽力了,可最终徒劳一场。

  其实他看到路明死志已定,这个结果也许对他来说,也是求仁得仁!

  他向军医摆了摆手,军医非常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向病人作最后的询问,让他回避。

  这种事情在军事情报处是非常平常的,他一年要遇到过很多次,他退出救护室后,将房门紧紧关闭,并远远的离开,这也是防止审讯的内容失密,他也是必须遵守保密条例!

  宁志恒来到路明的床前。伏下身子凑到路明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刚才医生的话你听到了,你的时间不多了,我现在不对你进行审讯,你只需要将你有什么未了的事情告诉我,我将尽我所能!”

  看到路明轻轻地点头,宁志恒伸手将路明口中的布团取了出来,路明长长的舒了口气,抬眼看了看宁志恒,沉默了好一会,声音沙哑而低沉:“我早就知道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不用枉费心机了!”

  宁志恒压低声音轻轻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什么也不会问,只是想和你说会话。”

  “咳,咳,和我说话?我们立场不同。咳,咳!信仰不同,彼此之间的仇恨太深了。咳,和你又有什么好说的呢!”路明感到眼前这位年轻的军官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在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丝悲伤。

  他为什么悲伤?难道为自己这个红党地下党即将离开人世而悲伤吗?怎么可能!他二人素未谋面,况且又是敌我双方!

  “随便说点什么,只要是你想说的,又可以说的,我想你离开人世前这短暂的一刻应该有人陪伴,有人听你倾诉,你也不愿意这么孤孤单单的离开,对吗?”宁志恒的语气平淡,不起波澜,只是目光悲伤的看着路明。

  路明听完宁志恒的话,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愿意在自己离开这人世间的最后时刻陪自己说话,更意想不到的竟然是一位国党的年轻军官。

  “你有信仰吗?”他突然开口对宁志恒问道。

  “有,我当然有我的信仰!”宁志恒点点头回答道。

  “咳,咳,你们的三民主义?”路明问道。

  “不,”宁志恒犹豫了片刻,看着路明越发苍白的面孔,终于开口说道:“共产主义!”

  他的话一出,本来已经气息虚弱的路明猛然睁大了眼睛,不能置信的看着宁志恒,端详了好一会,然后苦笑一声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再说一遍,你不用枉费心机!”

  宁志恒知道他根本不会相信,他也没有指望他相信,他只是心中难过,只是想陪着这个坚定不移的红党人走完他最后的一程!

  “我说过什么都不会问,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可以告诉我!”宁志恒没有辩解,直接问道。

  他知道路明坚持不了多久了,路明也感到自己的气息越发的沉重,胸口犹如压了一块大石,疲惫的双眼疲乏无力,已经睁不开了,甚至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知道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缓慢的闭上眼睛,开口说道:“如果你一定要问我有什么未了心愿?那么我告诉你,咳,我想让那个叫张培的叛徒死,因为他背叛了我们的信仰!”

  “我向你保证!你走之后我很快会亲手送他上路,为你报仇!”宁志恒志恒没有半点犹豫,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个张培一定是地下党的叛徒,他的存在对地下党是个是严重的威胁,不用路明说,他也必须要想办法除掉他!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路明这次真的是很震惊了,他并没有真的天真到让一位国民党军官为自己复仇的程度。

  可是从宁志恒的语气中他能感受到这是他真实的想法,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信仰共产主义?难道他是自己的同志?路明不能仅凭几句话,就能把宁志恒归为自己的同志!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请你放心,这个张培必将危害到地下党的安全,必须要抓紧除掉他!”宁志恒说道。

  “如果你说的是假的,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很庆幸在我临终的时候,有一位共产主义战士陪伴着我!”路明的气息越来越弱!

  这时候宁志恒看到路明的双眼突然睁开,脸上意思微红泛起,知道这是回光返照,赶紧说道:“你最后想说些什么吗?”

  “我想起我在入党时候的情景,我在党旗下宣誓,”路明的双眼好像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回忆往昔美好时光的笑容,然后神色慢慢变得庄严肃穆,一字一句,慢慢念道:“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宁志恒双眼微红泛起湿润,一股悲伤涌上心头,他左手紧紧握住路明的手,右手手掌轻轻的抚按在他的额头,嘴唇凑到路明的耳边,把声音压低,也一字一句的合着路明声音念道:“~~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当念到最后一句,“永不叛党!”的时候,路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一双眼睛欣慰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面容,好像想要再重新审视一遍,最后终于双手一松,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宁志恒的意识思维也进入灵台空间,出现在菩提树下,心头悲凉之意绕散不去,伸出手指轻轻的触摸到眼前那一团光亮之中。

  路明的记忆便如走马灯一样闪现在他的面前!

  第一幅画面,少年时的路明在农田之中扶着犁慢慢前行,前面一位皮肤黝黑清瘦的中年人在艰难的拉着犁,父子二人边走边说着话!

  第二副画面,一位身穿旧式军装的青年士兵,手握长枪在随着冲锋号响起,拼命的向前冲锋着,身边的战友不停的倒下,枪炮声不断的在耳边响起,他却充耳不闻,一路前行!

  第三副画面,在鲜红的党旗下,在镰刀与斧头的图案下面,年轻的士兵郑重地举起右手,跟随着对面一位清瘦军官清朗的声音,一字一句庄严的宣誓入党誓词!

  第四副画面,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胸口浸透了鲜血倒在了路明的怀中,艰难的泛起一丝笑容后,黯然的闭上了双眼,路明声嘶力竭的呼喊她的名字“蕙兰,惠兰”,悲痛欲绝!

  最后第五幅画面,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小屋中,路明和一位中年男子对面而坐,男子语气沉重的说道:“老路,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博然牺牲了,我们又失去了一位战友,现在党组织决定,由你来顶替他的工作,并继续使用博然的代号‘影子’!我的代号‘农夫’,将作为你的单线联系人!”

  同样是五幅画面闪过,之后光团逐渐溃散,宁志恒心中大急,这五幅画面的信息太少了,他迫切的想要再读取多一些信息,可是根本无法阻止光团的溃散,散作点点星光融入菩提树中。

  宁志恒失望的抚摸着身旁的菩提树树干,点点光芒映照,却没有半点反应!无奈之下,意识思维只好退出灵台空间。

  现实之中,路明静静地躺在床上已安然长逝,宁志恒强按住心头的悲伤,收回按在他头上的手,镇定了一下心情,在情绪恢复平静之后,整理了一下衣着,面色如常推门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