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全部抓了

  出了包厢之后的张培,眼光扫过厅堂里坐着的四个青年男子,这是马宏早就安排在这里的人手,他犹豫了一下,快步走出饭馆的大门。

  来到门外,特意的停留了一下,思虑了片刻,缓缓的抬起右手梳理了几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快步走向了对面的旅馆!

  路明和张培两个人一起工作多年,彼此都很了解,临出门的那一刹那,他真实感觉到了路明的那一丝隐隐的戒备!

  其实就算路明不怀疑他,他也不打算听马宏的话,打入地下党了。因为路明要求他将这个七年的经历写成详细材料,要安排人专门进行调查审核。

  别的不用说,自己可是在山村被捕的,有很多村民都看见他被捕的那一幕,只要有心人一去调查,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至于编造生活经历,哪有那么容易?你生活时身边总要有人能够见到你,看到你,和你相处。自己一时间又到哪里去找这些人证明自己虚构的经历!只怕编造的经历会破绽百出,根本经不起调查!

  没有想到现在地下组织的审查和甄别如此严格!仅仅凭借自己以前的工作资历是远远不够的。

  既然不能够达到第一目的,就只能进行第二套方案!

  “不好,该死的!这个人不相信张培,马上执行第二方案,抓捕接头人!”一直在窗口仔细观察动静的马宏,看到张培梳理头发的举动,心中恼火,将手中刚抽到一半的香烟狠狠地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带着六名队员冲出房门,快步下楼,来到旅馆厅堂里,几个人脚步匆匆,就要出了厅门!

  就在这时,突然十多条身形从各个角落里冲了出来,手中十几支枪口同时对准了他们,数声大喝道:“不许动,趴在地上,不然就开枪了!”

  “军事情报调查处办案,胆敢顽抗,立即击毙!”

  “别动,把手举起来,你小子还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马宏这六个人一下子就蒙了,什么时候敌人都已经摸到自己的身边了,自己还一无所知,被两倍多于自己的敌人把枪口都顶到了脑袋上,这还怎么抵抗?

  太大意了!当猎人当惯了,总是把别人当猎物,反而对自己身边的危险疏于防范!

  “别误会,自己人,我们是中央党务调查处的,正在执行重要任务,兄弟们,可别走火啊!”马宏马上反应了过来,这里可是南京城,国党控制最严的国家首都,在这南京城里有这么多的人手和军火,肯定不会是地下党!

  宁志恒显出身形,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在马宏六个人面前亮了出来,他这是要稳住马宏,不然马宏要是把他们误认为是地下党,拼死顽抗那就不好了,到时候鱼死网破,别人到还好说,整死就算了,要是忙乱之中把这个马宏搞死了,那可就坏事了!他回去可不好交差!

  要知道中央党务调查处跟地下党是你死我亡的敌对关系,落在地下党的手里那就只能以死相拼了,可和军事情报调查处就不一样了,这两个部门虽然不对付,但是总算都是国党的谍报部门,以前也常有误会和纠纷,最后还不是上面的人交涉一下也就算了,弟兄们值不当的真把命搭上吧!

  “别废话,下了他们的枪!”宁志恒厉声喝道。

  顿时大家一拥而上,将他们六个人死死按在地上,七手八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的枪支武器都搜了出来,甚至还有匕首和钢针,行动队员们都是轻车熟路,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扒了个干净!

  尤其是马宏,被几个队员紧紧按住,双手和双脚都捆了个结实!嘴里被结实的塞了布团,呜呜的不能出声。

  他空有一副好身手,却无用武之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日本间谍身份已经暴露,还以为部门之间辗轧纠纷,犯不上以命相拼,只好乖乖的束手就擒!

  这时正好张培从门外快步进来,看见被捆绑的马宏众人顿时大吃一惊,马上一转身退出厅堂,可是没有等他出门,就被门外埋伏的两个队员两支枪口顶在后背,一把推了回来,和马宏六个人一起捆了起来!

  就在众人完成抓捕任务,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旅馆外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枪声,听声音正是从小饭馆传来的!

  “不好,长官,对面饭馆有红党的地下党,我们就是要抓捕他的,那里还有我们的兄弟,赶紧去支援啊,不要让地下党跑了!”那位叫老四的对宁志恒高声喊道!

  原来,就在张培出门后,路明就知道可能中了埋伏,他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四下观看,包厢没有窗户,只有房门一个出口,看来只能是硬闯了!

  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仔细检查了子弹夹,合上弹夹,拉开保险,用长袖掩盖。

  推开包间房门,行若无事的走了出去,果然看到厅堂里多了四个青年顾客。

  这是他进来的时候没有见到的,应该是自己和张培谈话的时候进来的,举止倒是没有异常,可这瞒不过路明的眼睛!

  这时看到路明提前出来,为首的一个青年男子暗自着急,他也看到了饭馆门口,张培做出的那一个梳理头发的举动,他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张培刚出去没一会,路明就提前出了包厢,对面马宏也没有带人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他并不知道此时他所期盼的马宏正被别人把枪顶在脑袋上了!

  不管了,不能让目标出了饭馆!为首的男子当机立断,向身后打了个手势,其他队员都明白了!

  就在他们慢慢向路明靠了过去的时候,路明突然抬手对着当面的一个男子就是一枪,然后侧身向其他三个人开枪。

  对方人多势众,他要先下手为强!

  对面的男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枪击中胸口要害,当时就倒地不起。

  可惜这几个人的占位太好,牢牢把住了路明的前后左右,他只能突然袭击当面的敌人,枪声一响,其他三个人就快速反应过来,都是训练有素,身手不错的行动队员,马上都侧身滚倒,躲过了路明接下来的枪击,只有一个队员躲闪不及,肩膀上中了一枪,可是并不致命,还有行动能力。

  三个人看活捉无望,干脆都掏枪还击,一时之间枪声大作,路明的正处于三个人的夹击之中,尽管他腾挪闪避,可是还是被一枪击中后背,疼的他闷哼一声,险些将手中的枪掉在地上。

  当然对方也没讨到好处,路明的枪法很准,交火中有一枪打在一名行动队员的头上,当场毙命!

  后背中了一枪的路明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困难起来,该死,这是打在肺部了!

  他躲在柱子后面,艰难的调整呼吸,稳住手中的枪口,等着对方冲上来,准备临死要拉几个敌人垫背!

  敌人既然设了埋伏,就肯定不止这几个人,他有预感这一次很难再有机会逃出去了!

  那个为首的行动队员看到自己这四个人,两死一伤,就剩下自己是没事,心中气苦!

  心中暗骂马宏不及时支援,再看着两个倒在血泊中的兄弟,他眼睛都红了,向剩下的受伤队员打了一个手势,对方点头同意,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向躲藏柱子后的路明包抄过去,打算以命换命,为自己的同伴报仇!

  就在双方都起了必死之心,准备如困兽一般搏杀的时候,饭馆门外传来一声呼喝:“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军事情报调查处的,里面的人马上放下武器,不然一律格杀!”

  宁志恒带着人赶到时,里面的枪声还未停息,他可不想一头撞进入挨枪子,老实说,里面无论是中央党务调查处的人还是地下党,他都不想伤害!

  中央党务调查处也不是好惹的,抓人可以,真的动枪杀了还真是麻烦。至于地下党,那是自己人,他当然更不想伤害了!

  “我们是党务调查处的,都是自己人,这里还有一个地下党,被我们打伤了,还在负隅顽抗!”为首的队员高声回答道。

  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马宏没有带人来增援,反而来了军事情报调查处的人。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只要抓住这个地下党就行!

  门外的宁志恒听到这话心中一紧,地下党被打伤了,现在被困在这个饭馆里,可自己身边的人太多,根本无法施以援手,只能是先把他的命保下来再说。

  他手下有的是行动人手,本来是不想亲身进去犯险,现在他还是决定自己带队进去,争取保下那名地下党的性命!

  抬脚踹开大门,宁志恒带着几个队员合身顺地翻滚冲了进来,此时的路明听到敌人又来了增援,彻底放弃了逃生的希望。

  他鼓足力气,挺腰侧身探出柱子,抬枪向外射击,可枪声响起,觉得手腕剧痛,被宁志恒一枪打中,手中的枪再也握不住了,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紧跟着就是一道身形扑在他的身上,死死的压住了他。路明知道不能再拖延了,张口就向自己的内衣领咬去,可被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死死的勒住脖颈,再也动弹不得!

  整个抓捕过程短短的几秒,宁志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系列的动作兔起鹘落,干脆利落的将路明生擒活捉!

  这让旁边的青年男子和随后冲进来的的队员都看得目瞪口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