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找到同志

  宁志恒听到报告,精神一振,赶紧问道:“什么情况?”

  队员报告道:“刚才过去的那个穿中山装的男子,正直接向马宏的住所走去,看样子是要进入马宏的住所!”

  宁志恒一听,才想起刚才有几个人经过了伏击点,但是因为大家都看过了马宏的照片,知道不是马宏,就放过去了。

  没想到这些人里有人要去马宏家,这是个重要的情况。

  他赶紧带了几个队员赶回到马宏的住所附近的监视点,他开始知道马宏的家里没有人,就只布置了几个监视点,把注意力都放在伏击点上,幸好设置的伏击点距离马宏的家很近,能及时赶回来。

  这个监视点设的位置很好,很隐蔽且视线很好,宁志恒的视力极好,能清楚的看到一位青年男子正打开马宏家的院门。

  “院门是锁着的,他是用钥匙打开,而且根本没有观察四周就直接开门。这说明是他经常来马宏的家,并且有马宏家的钥匙,一定是马宏很信任的人!”邵文光在一旁分析道。

  宁志恒听完,也是点头同意他的分析,这个人这个时候来马宏家里做什么?马宏把钥匙给了他,就说明今天肯定是不回家了,自己设的埋伏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很快,那个青年男子带着一包东西出来了,转身将院门锁好,又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队长,要不要动手抓住他,一问不就知道了?”石鸿有些着急了,上峰的命令是今晚务必抓捕马宏,现在马宏不见踪迹,好不容易有个线索,决不能放过去了。

  宁志恒思考了片刻,说道:“先不要抓,放他过去!老邵,跟上去!这个人来取东西肯定是要交给马宏的,顺着他一定能找到马宏的下落,实在不行最后再抓捕审问,现在先不要惊动他!”

  邵文光点点头,悄然无声的跟了上去。

  宁志恒让石鸿带着十名队员,接着在马宏的家埋伏,以防万一马宏突然回来,命令石鸿一见到马宏立即抓捕!

  自己则带着其他队员远远的坠着邵文光,一路顺着踪迹赶了过去。

  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左右,过了好几个街区,才远远的看见邵文光打手势示意,宁志恒知道目标应该停下来了。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街边的路灯也开始亮了起来。宁志恒来到隐藏在街角暗处的邵文光身边,小声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邵文光用手一指,前面一家三层楼房的旅馆,回答道:“进去了,不出意外,马宏也应该在里面,我进去查一下,你们等着我!”

  看到宁志恒点头同意,他便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邵文光平时就是一身很平常的短身褂子,面貌又非常大众,放到大街上就是普通平头百姓。

  加上他为人仔细,经验丰富,刻意掩饰下,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出他的破绽。

  他行若无事慢悠悠的走了过去,进入旅馆。宁志恒这边也着手布置,把十多名队员分成三组,隐蔽在旅馆四周,静等着邵文光的消息!

  不大会的工夫,邵文光就出来了,向隐蔽处靠了过来,向宁志恒报告道:“确认了,塞给了服务生点好处,他说一共有六个人,住在三楼南面的三个房间里,房间号是连着的,四天前入住的,给服务生看了马宏的照片,他已经确认是六个人里带头的那个!”

  “是哪三间房?”宁志恒指着旅馆的窗户问道,他需要确定一下马宏的位置。

  “就是最东面的三间!”邵文光抬头仔细辨认了一下,很快确认了,用手一一指给宁志恒!

  宁志恒沉思片刻,感觉有了些头绪,他向邵文光问道:“老邵,你说这个马宏是执行什么任务呢?四天前就入住旅馆,他一直没有回家,那我估计那个青年男子应该是他的手下,是给他拿换洗的衣服或者是生活物品去了!”

  “对,我也这么想,那个服务生说,这几个深居简出,很少露面,他们不出去行动,窝在房间做什么?”邵文光也有些疑虑道。

  “监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宁志恒双手一击,眼里精光一闪,说道:“他们在监视目标,你来看!”

  说完,他用手指着旅馆三楼的最东面的那三间窗户,“顺着他们的窗户,正好能看见楼下街对面的那家饭馆,如果在房间里用望远镜观察,几乎能看清楚饭馆里的人的面容。他们的目标在这家饭馆里!”

  说完又自言自语的问道:“他们的目标会是什么人呢?”

  邵文光是老手,当然也看出了问题,点头说道:“没错,应该在监视这里!目标什么人?我估计红党地下党的可能性很大,中央党务调查处自民国十六年到如今,这几年间下大力气对付红党,抓了不少潜伏的地下党!”

  红党!

  宁志恒心头一紧,他这一世一直就想着找到自己的组织,可是苦于没有线索!

  现在可是民国二十五年,也正是红党自四一二事变以来,革命处于最低潮的时期,大量的红党优秀党员遭到国党杀害,不仅红党的军队遭遇不利,军队数量锐减,就是在谍报方面,地下党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很多地下党员被大肆的逮捕杀害,甚至有相当多的情报员都失去了上线,处于失去组织被迫潜伏的状态。

  这里面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中央党务调查处。

  当然这也和红党地下党自身的问题有关,红党谍报工作在前期,工作方法很粗糙,组织之间的保密性不高,手段和经验都有些欠缺。

  这就让中央党务调查处钻了空子,他们逐渐熟悉了地下党的组织结构和运行方式,往往是抓了一个就牵扯出一整条线,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很久。

  直到地下党在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后,在流血中学习,改变了工作方式,尤其是采取了单线联系等等一系列的方式方法之后,组织结构才变得更加合理和隐蔽,这种情况才得到遏制!

  “地下党?不管是不是也和我们的任务没有关系,”宁志恒把嘴一撇,一副对所谓的地下党不屑的表情,“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在今晚必须抓捕马宏!”

  时间拉回到半个小时之前,对面饭店一个包间里,坐在饭桌旁一位面容消廋的中年男子正在心神不宁的等候着。

  终于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戴着厚围巾的人推门走了进来。

  消廋的中年男子看到有人进来,马上激动的站起身来,一脸渴望的看着来人。

  带着厚围巾的人仔细将门关上,然后转过身来,摘掉了脸上的围巾,静静的看着消瘦的男子。

  “老路!真是你!真的是你~?”中年男子一脸激动的扑了上去,一把紧紧的握住了路明的双手。

  “老张,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啊!”路明也是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感慨的说道!

  张培不由得几行眼泪流出了眼眶,语气哽咽的说道:“七年了,我们七年没见了!老路,你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度过的,东躲西藏,颠沛流离,找不到组织,找不到同志。就像一个没娘的孩子!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路明轻轻拍着张培的肩头,说道:“老张,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别激动,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搀扶着张培坐下,两个人唏嘘感慨,感叹世事无常,路明问道:“老张,自民国十九年在江北一别,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听到路明的问话,张培不禁一声长叹的说道:“说起来话长,那次见面后的第三天,组织就被特务破坏,地委的很多人都纷纷被捕,甚至几位领导也没有幸免!

  我侥幸甩开了追踪的特务,逃出一命。后来逃回北平老家躲了半年,等再回到江北寻找组织,可是已物是人非,我的所有联系人都断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同志幸存,我到处寻找组织的踪迹。所有的联络站,安全屋我都找遍,希望能够联系到他们。可最终一无所获,估计整个江北地委都被搜捕一空。”

  “是啊,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有一部分人紧急撤离了,但是更多的人都被捕,还有一部分人就像你一样全部处于失联的状态,至今联络不上!”路明也是长声叹息,当时的情况真是太惨了,红党在长期的斗争中积攒了众多优秀人才被清扫一空,捕杀殆尽,以至于现在都没有恢复元气。

  “后来你去了哪里?”路明接着问道。

  “就在老家北平乡下找了小山村,那里有我的一个亲戚,给我办了新的身份,藏了这些年。

  期间我多次去江北,上海等地,想再次找到组织,可我茫无头绪,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瞎撞,最后都没有找到,其实就是找到了,也没有人能证明我的身份!我都要彻底死心了!

  这次来南京想再碰一碰运气,没想到几天前还真的无意间看到你,可是你那天走的太快了,我没有跟上你,后来才想起试着用以前我们联系的方式,每天都登报发暗语约你见面。

  可是我在这里足足等了你四天,我都快要放弃了,我以为你根本没有看到那份报纸,其实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七年前的联系方式,你还能记得吗?没有想到你真的来了,真是老天有眼!这么多年终于找到自己的同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