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终于招供

  宁志恒直接赶到刑讯科,处座既然给于诚下达了限时八小时内取得口供的命令,那么接下来等待谢自明的绝对就是最高强度的残酷刑罚。

  他也可能会像黄显胜一样撑不过这一关,选择投降招供。但也可能像柳田幸树一样宁死不招,宁志恒必须要时刻守在他的身边,以便在他临死时读取他的记忆!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本来就已经被熬的精疲力尽的谢自明,被再次绑上了十字架,各种酷刑都反复施加在他的身上,很快谢自明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

  “谢自明,不,现在我们应该称呼谢先生你,黑雀!对吗?暗影小组的新任组长!”于诚背着手来到谢自明的面前,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已经气息奄奄的谢自明勉强睁开眼睛,眼中的惊疑之色再也掩饰不住,这些中国人到底掌握了多少?怎么连自己的职务和代号都知道了?

  难道是特高课本部出了问题,不,不可能,即使是在特高课本部也只有极为有限的几个人知道暗影小组的存在,而这几个人都是绝对不可能背叛帝国。

  那就剩下一个可能了,和他一起进入南京执行任务的前辈川上健太了。

  他一定已经落入中国人的手里了,现在在南京,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份。

  对,只有他!

  至于会不会是自己露出马脚,谢自明根本没有考虑,因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行动,又从何谈起露出破绽呢!

  “你不想说,可是和你接头的同伙雪狼可没你这么固执,他什么都招了,你又是何必呢?”于诚呵呵一笑,语气轻松的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谢自明的口供一样。

  完了,连川上健太的代号都掌握了,肯定已经凶多吉少,难道是川上前辈真的背叛帝国了?

  不,不对!如果是川上前辈真的已经投降招供,那么暗影小组的秘密就已经全部泄露。因为自己知道的,川上健太也都知道。

  既然自己已经毫无价值了,那么这些中国人突然对自己加大审讯力度是为什么?表现出来的急切根本就不合理!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谢自明微弱的声音!

  在一旁早就已经不耐烦的卫良弼也是安耐不住,忍不住对于诚说道:“于组长,我再提醒一下,处座的命令是不论死活,你们情报科如果不行,那就我们行动科来,不要耽误时间!”

  “卫组长,审讯疑犯是情报科的事,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被卫良弼催促的于诚有些恼火,终于不再顾忌,“上电刑,加大电流,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审讯人员上前将谢自明身上的残破衣服扒光,将他架上了电椅,在各个敏感的部位,夹上电极,实施电刑。

  电刑的残酷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剧烈的电击让谢自明猛烈颤抖,一时间除了无力的挣扎之外,电流传递出来的剧烈痛苦在他的身体里任意肆虐,谢自明除了用尽气力地挣扎之外,根本无法摆脱电刑制造的极度痛苦,剧烈的挣扎把身上的伤口挣的全都破裂,全身鲜血淋漓,如同一个血人!

  终于一轮电刑过去,于诚接着问道:“怎么样,不舒服吧!还不想说?虽然你是条汉子,不过我没有耐心了!来呀,再加一个档位!”

  一直等待着的宁志恒,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谢自明出现濒死的状态,自己就出手读取他的记忆!

  审讯人员正准备再加一个电流档位时,谢自明终于支撑不住了!

  “停!停下吧!”

  他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现在觉得死亡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停!”

  于诚顿时眼睛一亮,赶紧高喊一声,阻止了审讯人员的动作!

  “给我一口水,”谢自明最终没有挺过这最后一关,自己就像在大海里狂风暴雨中颠覆的小船,无边痛苦的海洋中永远也到达不了彼岸。如果能够自行了结自己的生命,该有多好!

  “我说!”

  于诚挥手示意,马上一名军医进入审讯室,给谢自明紧急包扎,进行短暂的救治。

  宁志恒端来一杯水给已经无法动弹的谢自明喂了几口。他看到谢自明最后还是没有熬过去,也没有觉得意外,日本人也是血肉之躯,虽然常听他们吹嘘神马武士道精神,可真正能做到的毕竟是极少数人,在这样的酷刑之下,又有几人能做到视死如归!

  于诚示意所有审讯人员退出审讯室,现场只留下情报科和行动科的四位军官。

  “那好,谢先生,不,黑雀!现在我问你,你的真实姓名?”于诚拿过审讯记录开始问话。

  “岛津弘,大~,日本特高课特工!正如你们知道的,我是暗影小组的新任组长!”岛津弘气息虚弱的回答道。

  “这次进入南京的任务?”

  “因为暗影小组的电台联系中断,本部知道出了意外,事情紧急,所以要对小组成员进行甄别和恢复重启工作!”

  “暗影小组有几位成员?”于诚不愿意再耽误时间,直接了当的问道。

  岛津弘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犹豫着没有开口。

  “黑雀,既然选择了新的道路,就不要再心存侥幸了,我警告你,暗影小组的情况我们掌握的远比你想象的多。

  不要以为你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光是我们抓捕的风车和木偶,还有雪狼,你就可想而知,我们手里的底牌多的是,现在问你,是给你机会。如果你还敢有所隐瞒,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一旁的卫良弼看岛津弘还在犹豫不决,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厉声呵斥道!

  这句话让岛津弘彻底放弃了抵抗,在场的众人知道这三个人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死在军事情报处的手里,现在是一个活口都没有,不然不会希望都寄托在岛津弘身上了。

  可问题是岛津弘自己不知道啊!

  岛津弘最后还是坚持不住了,开口交代道:“除了你们抓捕的,还有三位!”

  很快他就交代了三名成员的掩饰身份。

  德安商贸行的老板宣康年,代号石榴;

  军政府机关交通科科长戴弘光,代号木花;

  中央党务调查处的南京调查室的行动队副队长马宏,代号铃铛!”

  “你说什么,中央党务调查处?我警告你,岛津弘!如果你敢胡乱攀咬,一经查实,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于诚听到岛津弘所说的最后一个名字,再也坐不住了!

  “我知道,我没有必要骗你们,马宏是宣康年发展的下线,两年前被策反,这很容易查实!”岛津弘再次确认道,这个铃铛是日本特高课插入中国谍报部门的重要棋子,可惜了,最终还是没有躲过这一次!

  这次不单是他于诚,就是在场的其他三位军官也都是变了脸色,如果说普通人哪怕是政府的一般官员是间谍也还罢了。

  只要肯下功夫,凭借日本谍报部门的能力,帮助情报员得到一个适合收集情报的位置问题不大。

  可是中央党务调查处,那是什么单位?

  那是国党首屈一指的特工部门,在军事情报调查处成立之前,中央党务调查处独领风骚,势力庞大,在国党各省、市、县党部都有有分支机构,特务活动遍及全国。

  只是这两年才被军事情报处盖过了风头,但是不是说军事情报调查处就势力就大过了中央党务党务调查处,而是势力相当,分工明确。

  中央党务调查处的工作重心是监控国民党机关内部情况;打击一切国民党之外的党派;控制社会舆论和思想,尤其是红党,它一直是红党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对手!

  而军统属于国民党军队序列,主要任务是收集各类情报、对军队监视整治,对敌对势力逮捕暗杀。他们的工作领域不同。

  中统的是党内,军统的是军中。其职责范围非常明确,收集到的情报和线索,如属于对方负责的范围,必须移交给对方接收,分工清晰。

  它们双方按理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两个部门从一开始就没有一刻停止过明争暗斗,势同水火。

  尤其是处座对中央党务调查处一直是积怨极深,听说早年间吃过中央党务调查处的大亏。现在手握大权,又得领袖的赏识,一直就找机会要报复,只要是能让中央党务调查处不好过,他一定是不予余力!

  这在军事情报处里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党务调查处也不是善茬,组织严密,根基深厚,双方都是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这一次岛津弘的口供让几个人眼睛一亮,堂堂中央党务调查科,国党最大的谍报部门,一个专门抓特务的部门,自己的特务竟然就是日本间谍!

  有意外!有惊喜啊!

  早就知道暗影小组的成员肯定都不是普通人,毕竟普通人的身份根本无法接触到机密情报,但是日本谍报机关竟然能把触角深入到中央党务调查处这样的部门,真是令人意外!

  如果事情属实,这绝对是一大丑闻,深知处座作风的几个军官顿时心中大动。只要上报上去,必然会投处座之所好,这可是一次绝好的表现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