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时不我待

  “两个人?”边泽听到宁志恒的回答有些疑惑,再次问道:“就两个人?你知道吗!这个雪狼在日本特高课是有数的战术高手。

  精通射击与搏击,我曾经跟踪了他一个月,对他进行了两次刺杀。结果死了三个兄弟,却未伤他分毫,你们两个人就能逼着他拉响手雷?”

  边泽显然有些疑惑,他怀疑这个雪狼是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雪狼?怎么会被一个初出茅庐,刚刚加入军事情报处的年轻人,轻易的就给逼上了绝路。

  宁志恒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这位上校军官和雪狼肯定是打过交道的。他询问的重点句句不离雪狼,反而对这个案件中的关键人物谢自明没有过多的追问。

  还对雪狼进行过两次刺杀,看来两个人是有极大的恩怨纠葛。

  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道:“确实我们两个人。不过我的部下孙家成是近身搏斗的好手。再加上我们是伏击,趁其不备将他击倒,只是我们也没有想到,他根本没有半点犹豫,就拉响了手雷,我们两个差点陪他一起上路!”

  谁知宁志恒话音刚落,一旁的赵子良哈哈笑道:“年轻人也不要太谦虚,有一说一。黄显胜案子的报告上说,是你亲手抓捕的黄显胜,雪狼的抓捕也是你抢先动手,最后关头还拼命把你的部下救了出来,这两次的抓捕你都是主导,看得出来,你的身手一定不错。用不着藏着掖着,我们这些人眼睛还不瞎!”

  说完这话,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扫向了边泽,那意思肯定是在为宁志恒撑腰。说什么战术高手,在上海损兵折将,被搞得灰头土脸的回来,结果还不如自己的两个手下,轻易的就取了雪狼的性命。

  边泽被赵子良的目光扫得有些尴尬,干脆扯开话题了:“你们知道雪狼是什么时候进入南京的?”

  宁志恒略加思索,回答道:“我们通过询问他住宿的旅馆工作人员,确认了是十八天前进入南京。而他与谢自明的秘密接头,还有这份电文也充分说明了,暗影小组和雪狼之间必然的联系。我们初步判断,这个雪狼来南京的任务应该是对暗影小组其他成员进行甄别,并完成重启任务的。

  而这个谢自明,也就是黑雀,据我们调查也是十八天前租下的房子,七天前应聘成为鸿程小学的国文教师。

  从他住所搜出的电台,我们判断他应该是暗影小组组长风车的继任者,新任的暗影小组组长黑雀。

  他肯定知道自己手下小组成员的掩饰身份。我们必须尽快撬开他的嘴。挖出小组的其他成员。”

  坐在那里静观的处座扬了扬手中的电文,开口说道:“可是,这份电报说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分析的很有道理,雪狼的失联一定会让日本特高课本部有所警觉,时间不会超过今天傍晚。

  晚上是广播电台活动最频繁的时候。一般间谍接收电台广播都是在夜晚,现在是上午十点,我们还有八个小时的时间,现在,你们说该怎么办?”

  赵子良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处座,干脆下重手,不用顾及黑雀的性命。老实说,如果超过今天傍晚,其他成员真的得到示警,最后撤离了,这个黑雀的价值也就没有了。要当机立断,不能够再犹豫了。”

  这话就连边泽也点头同意,确实如此,做间谍这一行,什么事情都要往出现最坏的可能上打算,不能心存侥幸!一丝的疏忽都会让你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如果日本特高科本部,真的就舍得暗影小组多年的经营,壮士断腕下令成员撤离,那这个黑雀就成了光杆司令,也就真的没有什么价值了!

  “那好,马上通知于诚,不论人犯的死活,傍晚之前一定要取得口供!”处座也终于下定决心。

  大家商议已定,各自按照安排行事。宁志恒也正打算退出办公室的时候,边泽突然开口说道:“宁志恒,你先等一下,现在跟我去停尸房确认一下雪狼的身份!”

  “是!”宁志恒回答道!

  看来边泽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这个雪狼。出了办公室,两个人匆匆赶往军事军情处的停尸房。

  一路上边泽脸色深沉,不发一言!宁志恒也不敢也不愿与他搭话,两个人都是内敛寡言的性子,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快步走着。

  很快两个人赶到了停尸房,值班的看守看到是边泽,不敢多说,赶紧按照他的吩咐调出崔海的尸体。

  拉开冰柜看到眼前人的面目,宁志恒对身后的边泽说道:“已经确认,的确是我昨天抓到的那个崔海!”

  边泽脚步沉重地向前迈了两步,伸手推开宁志恒,看着那崔海的面孔,眼光变换不定,有憎恨,有痛苦,也有释然!

  过了很久,边泽声音低哑深沉的说道:“没错,确实是他,雪狼!两年了,每当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我那些兄弟们一次又一次的倒在我的身边,大声呼喊着让我快走,快走!

  我无数次的发誓,告诉自己这个仇我今生必报!不然我到黄泉之下,也无脸见我那些兄弟!

  谢谢你!

  虽然没有亲手杀死他是我今生的遗憾,但是我仍然很感谢你,替我报了这个大仇!”

  “边长官,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宁志恒轻声回答道,他听到边泽的话语,恍然间竟然有些失措。

  “宁志恒,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出手的地方,你可以尽管来找我!”说完,边泽头也不回转身而去。

  宁志恒听到边泽的承诺,暗自点头,也不发一言,快步离去!

  单说边泽赶回到处座的办公室。

  “已经确认了吗?”处座看着脸色默然的边泽进来,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确认了,的确是雪狼,真没有想到,日本特高课里有数的老特工,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死在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手里,这是老天在保佑,帮我报了大仇。”边泽不禁感慨的说道。

  他自从调回南京,这心里就过不了这道坎,多次策划报复行动,但处座一直没有同意,现在局势复杂,不敢贸然激怒日本人。

  可是今天他的最大复仇目标终于毙命,感到心里的这块石头终于放下了,轻松了许多!

  “对这两个年轻人你怎么看?”处座将桌子上的电文又拿了起来,若有所思的问道。

  “卫良弼这个人是个有担当,我看过档案,他是去年在广州做策反工作时,立下大功,破格从上尉提升为少校,工作评语是胆大心细,勇于任事!”边泽考虑了一会,仔细斟酌后开口说道。

  “不错,这个卫良弼是个人才,当街刺杀顽固派首领,孤身往来敌营策反成功,这个人我当初就看中了!”处座赞许的点点头说道。

  “既然您起了爱才之心,那干脆把他调到情报科?”边泽问道。

  “可惜了!他是老黄的人,轮不到我们了!”处座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些保定系的弟子明明都是天子门生,黄埔精英。可还是让他有所顾虑,不敢轻易相信。

  “那您看那个宁志恒怎么样?”边泽对宁志恒的印象很好,他很想知道处座对宁志恒的看法,他的处座的心腹,知道处座喜欢什么样的人才。

  “难得的人才!你知道吗?从他一进这间办公室,我就看出他的不同,这个年轻人沉稳让我惊讶!初出校门的娃娃,第一次面对我们,说话的声调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我看的出来,他不是强装镇定,他是真的一点也不紧张!这种人心理素质真的很好,是天生干我们这一行的材料!”

  处座以赞赏的语气说道。

  他的评价让边泽感到很吃惊,他跟随处座多年,很清楚处座几乎没有像这样夸过人,他虽然知道宁志恒是个人才,但也没有想到宁志恒给处座的印象会这么好。

  “我没有处座观察的仔细,不过这个宁志恒给我印象确实不错,头脑清楚,心思缜密。我看过黄显胜案子的侦破过程,对一个新手来说,表现堪称惊艳!”边泽当然对宁志恒也丝毫不吝啬夸奖之言,何况宁志恒的表现确实非常优异!

  他接着又说道:“报告还说,这个宁志恒有一手听闻画像的本领,不用看到真人面目,只要听目击者的描述,就可以还原目标的画像,我看过用来搜索黄显胜的那张照片,几乎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真是一手好绝活!”

  “我也看到报告了,他这项本事放到别处,最多就是卖艺糊口,可放在侦破案子上,那可是一件大杀器,所以我说这个人是天生干谍报的!”处座也是点头感慨的说道,“可惜了,他也是老黄的人,你知道吗?卫良弼和宁志恒都是一师之徒,真正的同门师兄弟,你都想不到,他们竟然都是贺疯子的门生!”

  边泽这一次可真的很诧异了,贺峰在国党中层将领中还是很有些名气的,出身保定军校,北伐时出名的勇将,作战时向来以作风彪悍,勇猛无畏著称,所以旁人戏称他为“贺疯子”。

  不过这人性情耿直,交的朋友多,可得罪的人也多,最后保定系因为在军中势力过大,被领袖以培养党国人才为由,一大批保定系优秀军官被调出军队,当了黄埔军校的教书匠,贺峰就是其中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黄埔军校教官中,光是保定系的教官就占了一大半的原因,这件事在军中,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

  可惜了贺峰多年前就已经是上校军衔,可到现在也没有能够晋升到将级军官的行列!

  “贺峰的门生,两个都是?那可真是想不到,以他那彪悍的性子竟然教出两个这么优秀的特工,真是让人意外。

  他教学生打仗的本事我不清楚,可教学生做特工的本事,我可真是佩服了!”边泽不禁有些莞尔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