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处座召见

  宁志恒加入军事情报处以来,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位军情处的最高领导。

  他的身份还是太低,无法接触高层,也就黄福处长,因为是黄显胜的案子,再加上自己是贺峰弟子的原因,不然也是不可能接触到的。

  中心机关办公大楼,处座的办公室里,面容沉肃的处座正站在窗口,目光凝视窗外,背在身后的手中正拿着那页电文,他转过身来,慢慢地踱了几步,沉声问道:“电文里的这个雪狼会和你说的那个日本特高课高级间谍是同一个人吗?”

  “应该不会错,雪狼在特高课的地位很高,这个代号不会有人冒充。

  我和他打了半年的交道,手下十三个兄弟都死在他的手里,不过只要让我见到这个人的尸体,我就能确认!化成灰我都认识他!”一个中年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情报科副科长边泽是处座的心腹爱将,为人精明能干,处事果断,是搞情报的老牌特工,两年前进入上海建立军事情报处上海站。

  当时的上海处于日军和国军的共同管制下,日本间谍的势力庞大,军事情报处的力量处于劣势,双方交错纠结在一起,多次交锋!

  边泽在一次行动中,中了日本特高课的埋伏,带队的正是老对手,日本特高特课高级间谍雪狼,部下折损大半,十三名队员当场阵亡,边泽带少部分人侥幸逃出。

  这次的失败是边泽最为懊悔不已,痛彻心扉的一次记忆。

  为了掩护他逃生,十三名跟随多年的,可以交托性命的兄弟拼死闯开一条血路,就活生生倒在他的眼前。

  逃出生天的边泽痛不欲生,调集手下对日本特高课进行了报复性刺杀,其中最重要的目标就有雪狼。

  最后刺杀了多名日方间谍,但这个雪狼行踪诡秘,做事谨慎,几次行动都没有得手,最后这场报复战以双方两败俱伤告终!

  今天行动科科长赵子良和副科长向彦一起来汇报紧急情况,边泽就在处座的身边,他一眼看见翻译电文中“雪狼”两个字,顿时就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

  处座没有再多问,他也知道这个崔海如果真是边泽口中的那个雪狼,那么这个级别的特工冒险进入南京,是为了什么原因呢?

  肯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应该就是电文中,暗影小组的重新启动。

  到现在为止,暗影小组的成员已经落网二个,其中的黄显胜,也就是木偶,就是一个分量极重的人物,他的落网直接导致了国军一个嫡系主力师的大换血。

  据可靠的消息,第十一师很快会被调离南京,奔赴西北前线,要知道第十一师向来都是布置在南京东线,是用来防备日本军队的第一序列主力师。

  现在就是因为这个师的军事情报都被日本人调查的一清二楚,短时间里根本调整不过来,最后不得不调防出南京防卫系统。

  可以说一个木偶的暴露,影响了整个国防部的战略防御布置,为此校长对军事情报处的工作效率大为赞赏,处座在这件案子上得分不少。

  那么其他的暗影小组成员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收益呢?雪狼这个级别的特工来主持暗影小组的重启,也说明了暗影小组的重要性!

  必须要挖出这个暗影小组,处座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

  敲门声响起,随身秘书进来禀告道:“处座,向副科长他们来了!”

  看到处座点头,秘书回身对向彦道:“向副科长,你们请进!”

  宁志恒随着卫良弼身后进入办公室,宽敞的办公室里有三位中年军官,其中一位是行动科科长赵子良,另有一位也是上校军官。

  居中端坐的少将军官气质深沉,不怒自威。不用说就是军事情报处的最高长官了。

  “报告,行动科第一行动组卫良弼,宁志恒向您报到!”

  二人不敢怠慢,挺身敬礼齐声报告!

  处座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然后说道:“你们是这次缴获密码本的功臣,也是对这个案子最了解的办案人员,我叫你们来,就是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说完,他向一旁的边泽示意,边泽点头,开口问道:“最初的目标雪狼,是谁锁定的?”

  “报告,是第三行动队队长宁志恒锁定的!”卫良弼开口回答道。

  他抢在宁志恒前面开口,就是怕宁志恒把功劳推到他这个师兄身上。

  卫良弼此人心高气傲,做事自有底线,沾自己师弟的光可以,但要是抢自己师弟的首功,这种事情他绝干不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声报告,在场的几位高官都是暗自点头,几个人都是久经历练的人中精英,身边的人一个眼神,一句话语都能看个清清透透,哪里看不出卫良弼的用心!

  这个卫良弼,在众多领导面前不献媚,不争功,不卑不亢,是个有担当的年轻人!

  边泽把目光转向宁志恒,问道:“是你,把具体情况说明一下!”

  宁志恒没有半点紧张,前世中他久经官场,比这大的场面经的多了。

  “报告,我加入军事情报处后,在外围组织一些人手作为耳目,平时就是让他们一旦发现有可疑人物就及时上报。是他们发现这个崔海行动异常,我就组织人手对他进行了监视!”宁志恒声音清朗,镇定自若的回答道。

  “外围人手,你手下养了暗探?”边泽当然知道所谓的外围人员是什么意思,其实他们情报科手下也养了不少这样的人,主要作用就是为了打探消息,这不足为奇!

  “上次黄显胜的行踪,也是这些外围人员先发现的?”端坐正中的处座问道,他突然想起上次黄显胜案子的结案报告中就提到过,案子的起因,就是宁志恒手下暗探发现,黄显胜只租房却不居住,行踪诡秘,最后导致身份暴露!

  “报告处座,也是他们发现的,后来我们继续调查,发现他的租房距离两个月前落网的日本间谍付诚,也就是代号风车的住所很近,每次都不与周围邻居照面,还主动上门向房东交租金的等等异常情况,锁定了目标!”宁志恒赶紧回答道。

  “什么,什么情况?处座,不是说黄显胜的案子是情报科发现的线索,行动科协助的吗?怎么现在成了是我们行动科发现的目标,那黄显胜案子的首功应该是我们行动科的呀,您这一碗水要端平啊!”赵子良一听不干了,开口问道。

  在一旁的行动科的两位科长一听就听出问题了,他们尽管也都是处座的嫡系,但也不知道处座和黄副处长私下做了交易,把行动科的功劳揽了过去,这时候听到自己科的功劳被抢,当然是不愿意了!

  处座其实口快问了话之后,就后悔了,他忘了身边这两个老部下根本不知道黄显胜案子的具体情况,毕竟孔良策的身份特殊,情况特殊,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现在听到部下埋怨,一时也不好当着众人解释,干脆老脸一拉,瞪着眼轻喝一声:“好了,今天是问这件案子,黄显胜的案子以后再说!”

  看到处座脸色不好看,赵子良和向彦也不敢再问,不情不愿的坐了回去,暗自打算这件事情必须搞清楚,回头一定要个说法!

  被两位行动科长一打岔,边泽的本来想向细处追究的思路也被打断了,他干脆直接问道:“你们跟踪了他多久?”

  “六天,本来我们已经失去耐心,都要直接抓捕了,没想到就在昨天中午发现他与谢自明秘密接头,总算这几天的辛苦没有白费!”宁志恒回答道。

  “为什么要进行紧急抓捕?你当时如果不冒险出手,布置的更周详一些,很可能会活捉这个雪狼。你知道这个雪狼的身份吗?你知不知道?抓捕这个雪狼的重要性,如果能够活捉他,其价值简直不可估量!”边泽恨恨的说道,语气有些急促。

  他暗自懊恼,如果能将宁志恒换做是他该多好,能够亲手活捉,甚至击杀雪狼,为他的兄弟们报仇,他将今生无憾!

  “边老弟,你这么说就没有道理了。当时的情况是雪狼突然要离开南京,脱离我们的监控视线。当时如果再调集人手,已经是来不及了。

  宁志恒临时决断,进行抓捕,并没有错!老实说,即便调集了足够的人手,只要雪狼持有必死之心,谁能够挡得住他拉响手雷的指环,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人员伤亡。

  宁志恒不惜自身的安危,冒险抓捕雪狼,就算是没有竟全功,但也没有让他逃回上海,这也是功劳一件!”

  本来就脾气急躁的向彦,看到自己手下被边泽责问,顿时不乐意了。

  怎么?冒着生命危险抓捕日本间谍还有错了?辛苦做事的人反而会被责难,再说事情最终的结果也没有让这个雪狼逃脱,无非是少了一个活口罢了!

  边泽知道向彦的脾气一向如此,也就没有在意,接着询问道:“当时你们总共有几个人参加了抓捕?”

  “两个,我和我的部下孙家成。”宁志恒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