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插手案件

  赵子良听完谷正奇的话,心情更是恼火,其实他知道处座的意思,是更倾向于把案子交给情报科处理,实话实说,侦破案件这种事确实是情报科的专长,他们手下有大量的这种人才。

  只是这么做确实有些过分!

  行动科找到的线索,抓到的疑犯,最后却要交给情报科,这么做的话,以后谁还会出力找线索去办案,到最后都被情报科摘了桃子,这如何服众?

  可是这件案子确实太重要了,处座不放心行动科,怕他们手艺太糙,把好事变成了坏事,这才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两个科一起办案,其实就是让情报科盯着点行动科,不要办砸了差事。

  赵子良看着浑身是血的岛津弘,又看看一旁的宁志恒,也有些头痛,这个小子下手没有轻重,这么重要的人犯,刚抓回来就打成这样,万一要是人犯死在行动科的手里,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既然有了处座的指示,那么赵子良就不能够独揽大权,必须要情报科参与进来,总要给他们分润一些功劳,不然处座面前交代不过去!

  “好吧,既然有处座的指示,那我们就把工作分派一下,你不是想要审讯人犯吗,可以!

  不过我行动科的人要全程陪同,口供出来后,如果有具体的行动还是由我们行动科执行,每一步措施都要以我们行动科为主,没有我们的同意,你们不能单方面采取行动,如果有人为了抢功劳,擅自行动,那大家就掀翻桌子,这桌好菜就谁也不要吃了!”赵子良思虑了一下,终于做出决定,反正最大的功劳也已经到手了,让些功劳出去也无妨。

  此话一出,谷正奇稍微考虑一下就点头答应下来了,老实说他心里真就是打算问出口供后如果有收获,绕过行动科,自已动手。

  情报科是处座最看重的部门,占据这军事情报处最大的资源份额,专业人员最多,装备最好,一向自诩为军事情报处的老大。

  可现在被行动科抢了风头,谷正奇自然是心有不甘,有自己的算盘也正常。不过现在被赵子良戳破,也就熄了这个心思。只要是参与进来就好,以后再见机行事。

  “卫良弼,你们行动一组具体负责这件案子,不过要多个心眼,别被别人耍了,有情况第一时间汇报给我!”赵子良对卫良弼吩咐道。

  他这话当然是说给谷正奇的,可是谷正奇老奸巨猾,根本就当没听见。

  转过头又对他的副手向彦说道:“老向,你多操点心,盯紧了这件事,卫良弼他们有如果需要人手和物资,你直接调配!”

  向彦点点头,赵子良让他这个副科长给组长当后勤部长,可见对这件案子是多么的重视。

  谷正奇看赵子良安排事宜,也没有闲着,到门口招了招手,唤进一名少校军官,说道:“情报科的于诚,我手下最得力的组长,相信大家不陌生,他也是刑讯好手,来负责人犯谢自明的审讯,你们要精诚合作,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几位大佬很快将事情谈妥。在一旁的宁志恒只能暗自焦急,审讯工作就这样交了出去,他是真是心有不甘,可是他人微言轻,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

  很快于诚开始安排人手,接手审讯工作。

  宁志恒对卫良弼说道:“师兄,我留下来全程陪同。”

  既然不能主导审讯,那也要在旁边盯着,既能第一时间得到第一手资料,同时万一这个谢自明扛不住酷刑,那他也可以窥视记忆,不至于一无所获!

  可是卫魏良弼看了看宁志恒,轻拍了拍宁志恒肩头,劝道:“志恒,你也不要太拼了!这件案子的首功我们已经拿下了,剩下的事情交出去也好。再说你看看你,今天刚受了伤,到现在都没有休息,你这样身体会熬不住的。

  我安排石鸿今天晚上在这里盯着,你就回去休息吧!”

  说完不由分说,就拉着宁志恒出了审讯室。宁志恒很是无奈,只好随他出了刑讯科。

  回到办公室,他才想起给刘大同打了个电话,案子到了现在,外面组织的人手已经帮不上忙了。他让刘大同安排外面的人手,和黄包车夫们暂时解散,并随时等候他的调遣。

  然后在卫良弼的催促下,这才出了军事情报处,回到自己的家中。

  这连着二十多天的辛苦奔波,宁志恒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现在终于能够放松下来了。

  这时候他才感到自己胸口的不适。轻轻用手轻按了两下,不由得疼得闷哼了一声,看来这次还是真是受了内伤了。

  此时天色已晚,宁志恒也懒的吃晚饭,直接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躺在床上休息。

  和往常一样,思维意识迅速进入灵台空间,出现在菩提树下,他抬头凝神看向菩提树上仅有的五片绿叶,菩提树无风自动,宁志恒照旧是盘膝而坐,精神进入空明之境!

  宁志恒以前在军校训练时,身体也曾受过轻伤,可不管身体如何疲惫,只要在灵台空间内休息一夜,第二天起来后,都会精神抖擞,身体上的淤伤也都会恢复正常。

  也就是说菩提树对他的身体有强大的恢复作用。

  清晨,当宁志恒的意识退出灵台空间,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状况,果然发现身体恢复的非常好,精神焕发,胸口的闷痛已经消失不见。

  他舒展了身形,全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不适,感觉满意极了。

  他将卧室里的书桌挪开,露出墙体里面镶嵌的保险箱。这是他前段时间花重金,专门去订购的最新式的密码保险柜,箱体沉重厚实,坚实之极。

  多重密码锁定,圆形密码锁只要旋转错误超过三次,里面的横锁就会自行锁定。

  之后就只能采用暴力切割的方式打开,否则再也无法打开,非常安全。这里面放着他最要紧的一些东西。

  他按照自己设定的密码旋转圆形密码锁,打开保险柜。

  里面放置了三张他亲手绘画的画像,三副画像都做好了日期标记,还有备注说明出处。他相信以后还有很多的画像需要储存,这样不怕搞混了。

  还有整整十几摞美金和英镑,和二十根十两重的金条。

  算上黄显胜的赃款,还有钱忠的封口费,崔国豪的谢礼,父亲给他的钱。

  最大额的进项还是前二天王树成送来的,从王扒皮身上勒索的全副身家。

  王树成把那两处房产也都尽快脱手,金陵的房子非常好卖,价格当然也是非常昂贵的。

  零零散散的加在一起,现在宁志恒手里不算金条,光是现金就有一千英镑,一万八千美金!三千法币,

  这绝对是一笔巨款,短短两个月,宁志恒收获了平常人几辈子都积攒不下的不菲财富。

  他取出那三千元法币,收在身上,锁好密码保险箱,再将书桌恢复了原状,仔细检查看不出异样,才出门而去。

  他赶到军事情报处,打电话给刘大同让他赶到门口不远处的红韵茶楼和自己汇合。

  然后出门来到红韵茶楼,要了些吃食等着刘大同,很快刘大同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宁志恒头也没抬,示意刘大同在对面坐下,然后二三口吃完了最后一块米糕,看着满桌的狼藉,才有些自嘲的笑道:“你知道吗,这是我这么多天以来,吃的最舒坦的一顿饭了!”

  刘大同看着宁志恒一脸的笑意,知道他的心情很好,也开着玩笑说道:“能吃是福!宁长官这是喜鹊枝头,满面春风啊!又有好事找我吗?”

  宁志恒笑着点点头,抬手给自己倒了杯香茶,拿着手里惬意的吹了吹,小茗了一口,才轻松的说道:“这么多天没有白忙活,这次的案子干的漂亮,收获巨大!手底下的兄弟们都出力不小,我也不会亏待兄弟们!”

  说完,将厚厚的两摞钞票扔在桌子上:“这是三千元,拿去给弟兄们分了,陈延庆和熊鸿达他们五个人每个人三百,答应给黄包车夫们的补贴双倍发放,剩下的,你再去多盘间车行!”

  刘大同尽管现在的世面见的大了,手上过的流水也多了,可还是让宁志恒的大手笔给吓了一跳。

  宁长官的出手一次比一次大方,现在手下这些兄弟们都知道大老板的手面大,出手阔绰!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刘大同精于世故,宁长官给兄弟们的赏钱,他不会多嘴推辞。

  “我知道了,这也是快到年根底下,正是家里面都到了用钱的时候了,老天保佑,今年我们这些兄弟们可是跟对您了,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了!”刘大同把钱收好,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大头,你这个人就是嘴甜会说话!”宁志恒笑着点了点刘大同,“你这次升了警长,手下的人也多了,街面上的事要更加留心,把话散出去,只要是有风吹草动,哪怕有一丝线索,只要有人汇报上来,我们都有奖赏,这件事很重要,你要多下点功夫!”

  刘大同连忙点头,他知道宁志恒很重视情报的搜集,盘下黄包车行就是为了做这件事情。

  宁志恒又和他交代些细节,两个人这才分手离开。

  宁志恒快步回到军事情报处,他要知道昨天一晚上,刑讯科那里有没有什么进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