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四方惊动

  宁志恒当然也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个谢自明会轻易的招供,不过没关系,接下来的严刑拷打会让他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转头对江文德说道:“好了,现在该江队长你们上了,好好招待这位客人吧!”

  说完,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静的不发一言,静等江文德和章平的手段。

  江文德和章平这次可是不敢像上次那样一上来就上狠刑,宁志恒的秉性他们是领教过的。

  这个人虽然年轻,可却是心狠手辣,对这些个残酷的刑讯手段根本无动于衷,就是把人活活打死,他估计也不会眨一眨眼。

  江文德给章平示意,让他开始,章平叫人把岛津弘的双腿抬起,平放在一张凳子上,用绳子绑住膝盖部位,然后在他的脚跟部位把一块一块砖头依此塞进去。

  这种刑法很痛苦,俗称老虎凳,膝盖被固定在凳子上面上,而脚跟不断地被逐渐垒高的砖头抬起,最后当膝盖承受不了逆向推力时,膝盖会断裂,有时候人犯会在极度疼痛中昏厥过去,严重的会导致残废。

  不过因为没有外伤,可以避免伤口感染,人犯不会有生命危险。

  一块砖!

  二块砖!

  时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岛津弘就感觉膝盖撕扯欲断,肌肉和韧带被扯的剧烈疼痛,他咬紧牙关,不发一言,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来。

  宁志恒有些不耐烦了,他对旁边的江文德催促道:“何必浪费时间,我要在最短时间里得到口供,上次那些刑具就不错,马上动手,赶紧拿下他!”

  江文德脸色一紧,么的!就知道这个混蛋不是个善茬,上次就是这样,他的目的只要口供,根本不管人犯的死活!

  审讯刚刚开始,这个冷血的家伙就要整残人犯啊!自己可不能听他的混来,手段还是要有所收敛。

  说来好笑,别人来审犯人都是盯着施刑的人员别没轻没重的整死人犯。到了宁志恒这里,江文德却是打定主意,不陪他一块疯,别一不小心背了黑锅。

  可是宁志恒却是耐心有限,这次他必须快速拿下这个谢自明,不然等时间长了,崔海的失联引起特高课本部的注意,要知道他们也是可以通过播音频率示警暗影小组成员的。

  他要在这之前,从这个谢自明的口中挖出这些成员,再说他不怕人犯受刑过重死亡,不行就查看他的记忆,能挖出多少就挖多少,总比让他拖延时间,最后一无所获强的多!

  宁志恒看到将江文德没有说话,几步上前,将炭盆上的烙铁抄了起来,就要亲自对岛津弘下手。

  正在施刑的章平看到宁志恒要下重手,却是不好拦阻,眼睛看向江文德,那意思是问怎么办?

  江文德看见宁志恒急了眼,也不敢过于违逆他,毕竟这些个天子门生他得罪不起。

  “宁队长,你先不要着急嘛,这些粗活还是让我们来做好了,只是这样人犯万一出现差池,你宁队长还要为我们担待一二啊!”

  “江队长,你们刑讯科什么时候成了吃素的菩萨了,老实说,这一年到头你们刑讯科抬出的死人还少吗?我可告诉你,人犯的口供拿不下来,我们都脱不了干系,别在这给我打哈哈,我可不吃这一套!”宁志恒语气阴冷的说道。

  他根本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看到章平拦在面前,江文德又开始服软,也就没再动手,毕竟他也是不愿意亲自上阵,溅一身血!

  在宁志恒的督促下,江文德和章平直接给岛津弘上了重手段。

  长长的铁签子沿着指甲缝一根一根插了进去,那种钻心的极致疼痛根本让人无法承受,凄厉的惨叫声不停响起。

  火红的烙铁印在身上,顿时皮开肉绽,焦烂恶臭的味道弥散开来,充斥着整个审讯室。

  这一次宁志恒完全没有第一次那么震撼的感觉,对眼前的这些熟视无睹,眼中最要紧的就是口供,口供!

  很快,岛津弘就已经第二次昏厥了过去,章平正要将一盆冷水给他浇到头上。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卫良弼快步迈了进来,宁志恒刚要开口说话,卫良弼用眼色示意,阻止了他的询问。

  随后往旁边一闪,立正站好,随后一行三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行动科的科长赵子良,说起来正是宁志恒的顶头上司,宁志恒这两个月来,和他也就是见过一面。

  还是崔国豪庆祝晋升,大摆宴席的时候,请了赵子良赴宴,宁志恒才有机会见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他身后的两个人就不认识了,不过看肩上的军衔都是上校,想来不会比赵子良的地位低。

  “这就是谢自明?”赵子良没有看审讯室里的其他人,眼睛直接就盯在已经昏厥过去的岛津弘的身上。

  “是,这就是谢自明!”宁志恒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赵子良在向他问话,赶紧立正回答道。

  赵子良这才回身看了一眼高声回答的宁志恒,他脑子里对宁志恒还是有印象的。

  这个年轻人虽然是刚刚加入军事情报处,但表现优异,不知怎么入了处座的眼,短短的一个多月就被破格提拔为中尉。

  尽管一个少尉的晋升这种小事,他没放在心上,可是也让他记住了这个下属。

  他并不知道,宁志恒不是入了处座的眼,而是黄显胜案件的头号功臣。只是做了笔交易才把案子转给情报科,因为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也都各自得了好处,没有张扬。

  “审讯的怎么样了?”赵子良接着问道。

  “报告科长,审讯才刚刚开始,犯人还什么都没说,不过您放心,我一定尽快撬开他的嘴。”宁志恒朗声回答道。

  这时,赵子良身边的一个上校军官听到审讯还刚开始,有些按耐不住,赶紧对赵子良说道:“赵科长,这件案子事关重大,应该交由我们情报科来审讯,对这种事还是我们有经验,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谷科长,你们有经验怎么没有抓到这个谢自明啊?倒是我们行动科这些粗人!”另一个上校军官一声冷笑,嘴里不阴不阳的说道,“随便出手就抓了一个日本间谍回来,还缴获了电台和密码本。可见,你们那些经验管不了什么用啊?”

  情报科科长谷正奇被行动科的副科长向彦一句话顶的一张老脸有些泛红,沉声说道:“向副科长,临来的时候处座交代,这件案子由情报科和行动科共同协办。

  怎么,你们还想违抗处座的命令!”

  赵子良眉毛一竖,也是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是让你们情报科协助我们行动科,谷科长,咱们军情处的惯例就是谁的案子谁负责,半路摘桃子可是坏规矩的!”

  其实他和情报科科长谷正奇,都是处座的这一系的,只不过谷正奇更受处座的重视罢了,这从情报科和行动科在军事情报处里地位上就能看出来。

  情报科作为军事情报处里的第一部门,拥有最多的资源投入,和最大的话语权,可以随时调用其他科室的各种资源,并要求其他科室的配合等等,地位当然要凌驾与行动科之上。

  对此赵子良心中一直就憋着一口气,要与这个谷正奇一较长短,只是行动科作为外勤部门,说不好听的,也就是个打手的角色,苦于没有机会表现,没有拿的出手的案子,一直就被谷正奇压了一头!

  没想到,今天机会突然降临,当卫良弼抱着电台和密码本向他汇报时,他都不敢相信,这种好事竟然能够降临到他的头上。

  自己这些只会舞刀弄枪的手下,竟然学会了动脑子,还成功抓获了刚刚潜伏进金陵的日本重要间谍,更重要的是收获巨大,连电台和密码本都带了回来!

  处座曾特意强调过,谁能够缴获到日军军用加密密码本,军事情报处将上报军部,给于立功人员特别重奖!

  这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在听完卫良弼的报告后,也是第一时间就上报给了处座。

  正在军部开会的处座,听到这个好消息当然是非常高兴,对赵子良大为夸奖。

  并马上给出了指示,案情重大,稳妥起见,交由情报科和行动科联合进行调查,而处座本人也正在赶回军事情报处,密切关注这件案子的进展情况。

  这让赵子良的心里既高兴也恼火,高兴的是在处座面前大大的露脸,得到处座的夸奖。

  恼火的是,在处座心目中,情报科仍然是他最看重,最相信的部门,不然不会破坏惯例,让情报科插手这件案子。足以可见,处座对这件案子的重视。

  而这个谷正奇就像一只闻到了腥味儿的猫,在接到处座的指令后,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赵科长,你误会啦!这案子人是你们行动科抓的,当然以你们为主,我谷某人绝不会坏了规矩。

  我只是担心你们行动科的人员对审讯这方面经验不足,如果耽误了案情的破获,贻误战机,放跑了潜伏的日本间谍,那就不好啦!

  你看,你们这手艺也太糙了,一个小时,人犯就打成这样,照你们这么搞,我怀疑人犯今天晚上都熬不过去。

  这件案子可是你我两处联合办理,出了差错谁也逃不了干系不是!”谷正奇连忙解释道。

  这个专门给他打下手的行动科,竟然这么好命!连人带电台,最重要的是日本人的军用加密密码本都一举成擒。

  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能眼看着从眼前溜走,必须要从中分一杯羹,不然睡觉都睡不安稳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