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新的组长

  “什么情况?”宁志恒赶紧问道,这段期间崔海的行动很规律,一直都是盯着林慕成,这肯定是有特殊情况出现了,这是个好消息。

  “刚才崔海突然停止了对林慕成的监视,向南街口方向迅速离开了。”温兴生语气急促的回答道。

  “什么?难道被他发现了,惊了他?老邵不是在亲自跟踪吗?他怎么说?”宁志恒很诧异,现在这个时段,正是邵文光在跟踪,以他的专业水平不应该出这样的问题啊!

  不过事情没有绝对,突发情况谁都无法预料。

  温兴生摇摇头,忙说道::“邵长官说,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小,应该是这个崔海又新的动作了,他忍不住了,邵长官跟了下去,让我回来通知您!”

  太好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宁志恒激动的双手拳掌一击,说道:“快通知刘永他们,调派车夫马上赶到目标前方各个街口等候,打好提前量。”

  然后摸了摸腰间的勃朗宁配枪,回身对身边的孙家成说道:“今天一定有情况发生,打起精神来,事情该有个结果了。”

  他打定主意,这次崔海的异动,如果有的收获当然好,就再跟下去,如果没有,今天就实施抓捕,夜长梦多,他不愿意再耗下去了。

  一行人快速跟上,沿途不停传回消息,很快穿过两个街区,宁志恒看到了自己手下的一个黄包车夫正在一间饭店门口等着,他老远看见宁志恒他们过来,微微用眼光示意。

  宁志恒当下明白,崔海一定在这个饭店里面,邵文光也进去监视,在门口留了这个车夫给宁志恒他们当提示。

  “看一看这个饭店有没有后门,把人散开,孙家成和我进去!”宁志恒吩咐众人道。

  上下检查了一下自己和孙家成身上的装束没有什么问题后,上前推门而进。

  进了门余光扫过,就看见邵文光坐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今天的邵文光一身旧西装,短须短发,一脸的沧桑,妥妥的一个生活潦倒的中年男。

  桌上点了盘花生米,一壶小酒,但是他一口酒都没有沾,他不想嘴里带有酒味,这会让跟踪的目标有所察觉。

  宁志恒和孙家成没有四处张望,而是径直走到邵文光的桌子前坐了下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单纯来找这个沧桑中年男子的。

  宁志恒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邵文光,邵文光以极低的声音说道:“在最东面的包间,刚进去五分钟,问过跑堂的伙计,之前有个男子就在里面等着,应该是在接头!”

  宁志恒心头惊喜,终于又有一个棋子露面,只是不知道这个棋子是老帅还是小卒,今天就可以见分晓了!

  五分钟前,崔海进入包间内,里面已经坐着等候多时的男子。

  化名崔海的川上健太微微点头示意,打了个安静的手势,将门轻轻关上,然后身子紧靠着房门后面,静静地凝听了一会,确认没有人在房间外面,这才坐在他的对面。

  那个身穿长衫,一副教书先生打扮的男子低声用日语说道:“放心,这个包间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墙体也很厚,在这里小声说话,隔壁根本不会听见。”

  看到川上健太如此的小心,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事情不顺利吗?”

  “一开始很顺利,我们在火车站分手后。我就开始调查柳田君的失联原因,很快就查明了,是被军政府的军事情报调查处抓走了!”川上健太也用日语轻声说道。

  “军事情报调查处,就是这几年里我们最大的对手?这个机构这些年日渐庞大,对我们的威胁也越来越危险了!没想到柳田君会栽在他们手里。”岛津弘听到川上健太的话,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

  柳田幸树是他的好友,潜入金陵多年执行任务,没想到突然失联,已经可以确定出现了重大问题。这次总部安排他来接手柳田幸树的工作,重新领导暗影小组。

  对面的川上健太就是和他一起来到金陵,专门负责重启暗影小组的人员。

  为了保证组织结构的安全,暗影小组的成员是不能和组长直接接触,如果小组成员见过了上线,一旦在执行任务时失手被捕,就很容易牵连了上线,从而威胁整个组织的安全。

  所以总部派来的专门负责甄别和重启工作的川上健太,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特工,等他的重启工作结束后,就会和岛津弘做好交接,然后就撤回总部。

  “事情的起因应该可以确定了,我在甄别的过程中发现暗影小组成员中木偶也失踪了,我去他的住处暗自调查,确认了他也被军事情报调查处的人抓走了,他们还设下了监视点,还好我谨慎,不然就进了陷阱了!

  只是奇怪的是,木偶的被捕是在柳田君被捕以后的第五天,这就有些难以解释了!”川上健太神情凝重,对这次的任务他本来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可是来到金陵之后才发现事情的复杂出乎他的预料,很多的事情都无法解释的通。

  “你是说,是柳田君的被捕才造成了木偶的暴露,不,这不可能!川上君,你不了解柳田君,我和他多年的朋友和战友,他的忠诚不用质疑,即使是付出生命他也不可能背叛!这绝不可能!”岛津弘脑门上泛起一根青筋,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加重语气说道。

  “岛津君,你不要激动,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开始确实怀疑过柳田君,不过道理上又解释不通。

  他不仅是掌握通讯电台的信鸽,同时也是暗影小组的组长,暗影小组五位成员的情况他都了解,如果是他被捕后变节,那么其他几个小组成员也会相继被捕,而不是只是一个木偶。

  事情到这里只有一个解释,中国人先发现了木偶,但是没有惊动他,而是顺着他的这条线,找到了柳田君!这才造成了柳田君被捕,而其他成员却侥幸隐藏了下来。然后再对木偶进行了抓捕!”

  “木偶的身份能确定吗?”岛津弘对这个说法很赞同,这就可以解释暗影小组现在的状况了!

  “不能,机关长说过木偶的身份是绝密,他的来历应该不简单,据我猜测,应该是多年前就安插的那批棋子中的一个,但是这项计划是绝密,我的权限是不能过问的。”川上健太也是面带疑惑的说道。

  作为日本内务省特高课资深特工,他对那项潜伏计划也有所耳闻。只是这份计划保密等级过高,他也没有权限调阅具体内容。

  如果真是如他所料,木偶真是多年前就潜入中国的棋子,那这个木偶的忠诚性也是应该值得相信的。

  “即便这个木偶是我们自己人,也不能够保证他就不会叛变,他被捕这么多天,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时间会让很多事情发生改变,包括对帝国的忠诚!”岛津弘忧虑地说道。

  他们并不知道,现在他们已经不用再担心风车和木偶的忠诚,此时的二人早已毙命多时了!

  “是啊,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是木偶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那原因是什么呢?在金陵知道他身份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组长柳田君,一个就是他发展的下线,暗影小组的另一位成员飞燕!”川上健太徐徐说道。

  “对,这个飞燕有重大嫌疑,他是中国人,只要被捕很快就会供出木偶,你对他的甄别进行的怎么样?不行就直接处置了,反正也不是帝国特工!”岛津弘说道,他对收买策反的中国人是心存戒备,不敢相信的,一个能背叛自己国家和民族的人,又怎么能够让新主子放心呢?

  “不行,这个飞燕的身份很重要,他的中国身份有很强大的背景,当时木偶作为执行人观察他很长时间,我们也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策反了他!是不能轻言放弃的!

  对他还是要小心再小心!我这次把他放在最后一个进行甄别,其他三位成员我已经完成了重启工作,新的方式和密码已经通知他们了。

  只是这个飞燕,保险起见还是让他继续潜伏,对他的甄别应该是一个长期观察的工作,不能冒险!”川上健太说道。

  他当然不会同意随意处置飞燕,他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机关长对飞燕的重视度极高,飞燕不仅有深厚的背景,而且身处中国主力军中的机要职位。他身后军方的资源可以保证他以后的地位会越来越高,职位也会越来越重要,这种成长性才是最重要的。

  “对飞燕的甄别还要继续?”岛津弘不确定的问道,这需要长时间的监视目标,他可没有能力办到!

  “对,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回去后会和机关长说明,专门派人负责这项工作,这次对他的监视并没有发现问题,他的举动和反应都很正常,但是我不敢冒险接触他。

  不过让我担心的是,尽管这几天我没有发现异常,可是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这个飞燕身边一定还是有不安全的因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