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终有发现

  宁志恒又将手下的行动队员孙家成叫了过来,这位孙家成就是那位用短刃对搏黄显胜的队员。

  他身手不凡,是近身搏斗的高手,宁志恒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他好好学一学,可是一直就没有时间。

  宁志恒是个很谨慎的性子,这次行动手下没有过硬的行动好手,心里总是觉得没有底,万一遇到紧急情况,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是要有所防范的。

  这个孙家成就是他一直看中的保镖人选,他是自己的手下,可以直接调动。

  孙家成听到宁志恒让他跟着做事,很是高兴,他对这个年轻的队长很服气,这次能被点名跟随,对自己当然是个机会。

  这时邵文光也换了一身的便装出来,宁志恒才发现这个老邵穿着这身粗衣短褂竟是比他那身军装合体多了,看起来他平时还是习惯穿便装的时候多些,他这个样子就是把他放在大街上,绝对没有人能把他和一个军官联想到一起!

  三个人很快赶到了林慕成家附近的租房里,陈延庆还在这里守着。

  “现在这个崔海在什么位置?”宁志恒问道。

  “现在应该在第四师师部附近,他跟着林慕成走了一路!”陈延庆回答道。

  “这个林慕成又是谁?他和崔海什么关系?”还不了解案情的邵文光不禁开口问道。

  宁志恒端过一张椅子,请邵文光坐下,先是把案情把给他解说一下,不过在他嘴里刻意的把林慕成的嫌疑淡化了许多。

  说到底他还是忌惮林慕成身后的背景,心里不愿意去碰这个扎手的钉子。要知道如果林慕成的身份被军事情报处知道,最后不论谁来抓捕林慕成,始作俑者都是他宁志恒,他不能保证那位保定系的大佬不会迁怒于他,这种事情还是谨慎为妙!

  他只是说这个林慕成以前是日本间谍黄显胜的同事,自己只是在进行例行的监视时,在偶然的机会发现有人跟踪林慕成,于是顺藤摸瓜找到了现在的崔海。

  “那志恒你让我来做什么呢?”邵文光听完这话,皱着眉头问道。

  “你不用理会林慕成,我现在把目标就定在这个崔海身上,据我判断这个人是案子的关键,他有反侦查能力,我要你做的就是全力盯住他,我要尽可能的知道他一举一动,和什么人接触。还有他在宾馆有一个行李箱,我想你进去搜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明白了,我看你手下有些人手,把情况介绍一下。”邵文光点头答应。

  “我现在有五个警员做助手,另外还调了十七个黄包车夫随时在周围待命,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增派人手,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都没有和真正的间谍接触过,没有经验,我是怕他们一不小心会惊动目标,那就功亏一篑了!”宁志恒把手下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邵文光没想到宁志恒的准备工作做的这么细,人手也比他料想的充足的多,看来,之前他小看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我想要这些人的指挥权,我来统筹安排,没问题吧?”邵文光接着问道。

  “当然可以,老邵,我让你来就是干这个的,我毕竟接触这行的时间太短了,人我都交给你,只要你盯住他,绝不能惊动他!”宁志恒正容说道。

  邵文光点头不语,这是应承下来了。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当天宁志恒就召集刘永几个人碰了头,把邵文光正式介绍给大家,并交代以后的监视工作都由邵文光支持。

  众人一听,这个其貌不扬,像个伙计一般的人物,也是军事情报处的军官,军衔还在宁志恒之上,都是心中一凛,暗想这人还真是不可以貌相!

  从这天开始,邵文光接手了监视工作,一天下来,就让众人服了气。

  邵文光没有管黄包车夫,这些人都是本色出演,要做的就是拉车,然后把位置上报就行了,应该出不了问题。

  他主要针对宁志恒这几个负责监视的人,都做出了针对性很强的指导。

  他拍着宁志恒的肩膀说:“志恒,你的背挺得过直,要知道一般人就是腰背挺直,也是和军人有区别的。军人的腰背挺直是刻意矫正的,说不好听的有一种呆板的架势。你应该将头稍微前倾,双肩再放松一些。这些细节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真正观察力强的人可以看出来。

  还有,志恒你腕子上的浪琴手表太显眼了,和你这身衣服不搭配,换一块怀表比较好!”

  宁志恒一听,赶紧将手腕上的浪琴手表摘了下来,这种表非常名贵,一般人根本戴不起,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大疏忽。

  邵文光又对熊鸿达说道:“你应该有跟踪人的经验,可是要注意,监视人的时候尽量不要正眼盯着,最好是用余光去扫,因为有些人对他人的目光很敏感。记住,尽量不要和目标正对面,因为人对侧面的记忆很模糊,但对正面都有不自觉的记忆,如果目标在短时间里看到了好几次相同的面孔,就很容易惊醒目标!”

  “还有你!”邵文光指着侯成,“你今天差点就惊了目标!每次跟踪的时候都要准备些零钱,你在小吃摊上装作吃米糕,是为了不引起目标的注意。

  可是你倒好,身上没有零钱,结果和摊主拉扯了半天,目标就看了你好几眼,估计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再参与跟踪了,不然会惊了他!”

  侯成脸色一红,羞愧的低下了头,一个小细节就差点出了问题,如果因为他的失误让行动失败,那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邵文光眼光毒辣,把众人都批了个遍,大家都心服口服,这专业的行家就是不一样,句句说到点上。

  宁志恒对邵文光是非常满意,卫师兄没有推荐错人,这绝对是搞跟踪的高手,他正色说道:“现在我们有个优势,那就是目标崔海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暴露,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林慕成的身上,对自身有所疏忽,这才让我们侥幸监视了二天,没有惊动!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有任何懈怠!现在我们有了邵长官的指导,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要做好这个黄雀,不能有丝毫大意!”

  众人都是神色严肃,连声答是。

  第二天,乘着崔海出门的时候,邵文光潜入了崔海的房间,不多时退了出来。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宁志恒问道。

  “没有收获,别的地方我都搜了一遍,没有什么发现。但是行李箱我不敢打开,里面肯定做了特殊标记,我没有把握恢复原状!我怕这是个幌子,真的重要物品不会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邵文光摇了摇头,他们这样的老特工都知道,宁可不取,也不能惊动!

  宁志恒其实也没有期望太高,换做是他,真正重要的物品也不会离身的。

  “那就算了,房间里的物品有标记吗?”宁志恒问道。

  “有三处,门缝,窗户,床单都做了标记,这是个老手,也就是我来,你们进去就漏了!”邵文光不失得意的笑着说。

  确实是很危险,宁志恒暗自庆幸,也就是他多了个心眼,没有贸然行动,不然当时就行动暴露了!

  不过他也有最坏的打算,如果真的惊动了目标,他就干脆直接抓捕,这个崔海一定接触过暗影小组的其他成员,知道他们的隐藏身份。

  如果不是想找出新的暗影小组的组长,宁志恒都打算现在就动手抓捕了!之后严刑拷打之下,就赌一赌运气,看这个家伙是不是硬骨头了,不行还有杀手锏呢!

  不过这都是最坏的打算,能用技术解决的问题,就不用暴力,这样最保险。

  主要是他的杀手锏很不确定,万一这个崔海又是一个柳田幸树,宁死不招,他又不能保证最后时刻显示的画面真的和这次任务有关,那时可就抓瞎了。

  总之不到最后一步,他就不打算动手抓捕,反正现在还没有惊动目标,且看看监视下去会有什么收获吧!

  就是这样又过了四天,在邵文光亲自指导下,监视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宁志恒算了一下,今天是发现崔海的第六天了,也就说崔海已经监视了林慕成六天了,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就这样监视就能甄别身份吗?

  按照宁志恒的设想,这个崔海最少应该接触一下林慕成,再不行也要通过收音机频道发送编码,安排一次会面,如果林慕成有问题,一定会有埋伏,而他在暗处偷偷观察有没有埋伏之类考察动作。

  总之要甄别一个情报员是否暴露,有很多方法可用的。

  可是这个崔海的耐心真是好,整整监视观察了六天还没有动作,搞得宁志恒有点失去耐心了,实在不行就动手抓捕,他不想再等下去了。

  “宁长官,有情况!”温兴生快速跑了过来,急声汇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