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寻求外援

  时间不长,林慕成从裁缝铺子里走了出来,左右张望了一下,迈步向内街走去,看情形还要逛逛街。

  盯梢的中年人眼睛的余光扫过,不慌不忙的将最后一个混沌咽了下去,将两个铜元放在桌上,起身跟了下去。

  宁志恒此时身边有刘永,熊鸿达,宫季安,他微微侧头示意刘永一个人先跟了过去,其他人远远坠着,准备随时交换。

  经过严格训练的间谍,他们的短期记忆都会非常好,身边的人如果有重复照面的,很快就会察觉到。

  林慕成的逛了时间不长,赶到中午的饭点时间,就进了一家西餐馆吃饭。

  那个中年人看了看身上的长衫和黑色布鞋,这样的打扮进西餐馆实在有些显眼,他没有进去,只做随意状又在附近徘徊。

  跟踪监视是个很讲究技巧和耐心的一件工作,宁志恒尽管是个细心人,但他毕竟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至于他手下这些人手,除了熊鸿达和宫季安还有些经验,其他人在细节问题上还是有漏洞的。

  这样的水平对付林慕成还行,但是对付这个中年人还真是太勉强了,一不小心被发现就会前功尽弃。

  宁志恒觉得自己必须要找一个真正有经验的老手来帮助自己,自己手下没有这样的人才,可是师兄卫良弼在军事情报处这么长时间,手下也许会有这样的人才,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能力已经有些力有未逮。

  现在自己只是占了主场作战的便宜,他提前发现的目标,布置了鱼饵,张好了网等鱼上钩,占据了先机。

  但真的就特工经验而言,他真是没有太大的信心。打定主意,今天就回军事情报处向卫良弼找外援。

  林慕成吃完了饭就回家休息,这个中年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他的跟踪技巧就高明多了,林慕成没有丝毫的察觉,而宁志恒安排好人手远远坠着。

  下午林慕成还是和往常一样去陆军军官俱乐部打牌下棋,晚上倒是没有出门。

  这位盯梢人到了晚饭的时候放弃了跟踪,他叫了黄包车离去,当然这位黄包车夫是宁志恒的人。

  很快傍晚的时候,那个车夫回来了。

  “怎么样?这个人的落脚点在哪里?”宁志恒问道。

  “就在城东的一家宾馆,离这不远,长官,我不识字,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刘掌柜他们还在那里盯着,让我回来通知您!”车夫干搓两只粗糙的大手,有些尴尬说道。

  宁志恒微笑着说道:“干的不错,一会带我去那个宾馆,这是赏你的!”

  说完就是二十元纸钞放在桌上,那个车夫眼睛睁的老大,恭恭敬敬双手取了钞票,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长官,谢谢长官!”

  宁志恒对身后的陈延庆说道:“你今晚就在这里守着,无论林慕成有什么动静都不要管,只需要记录就可以了!

  这个盯梢人明天还会来,对林慕成进行监视,只要守在这里,就不怕他飞了!”

  陈延庆点头,送宁志恒出门。

  宁志恒坐上黄包车,车夫使出全副本事,拉起车来又快又稳,赶到了盯梢人的落脚点。

  他离了老远就下车,顺着黄包车夫的指引来到宾馆门口。原来这个三层楼的宾馆叫云来宾馆。

  他走进门就看见一个四十多岁掌柜模样的人迎上来,招呼道:“先生,您是要住店哪!本店卫生干净,还有热水伺候,价钱公道,包您满意!”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刘永对着掌柜的说道:“掌柜的,你别招呼了,这是我兄弟来找我了!”

  说完,他给宁志恒使了个眼色,宁志恒也不多话,跟着他上楼来到了二楼一个房间。

  进了房间,宁志恒看见熊鸿达和宫季安已经在等着他了,见到宁志恒进屋都赶紧站起身来,刘永在身后将房门轻轻关上。

  宁志恒低声问道:“人现在在哪?”

  熊鸿达也是压低声音说道:“就在我们这个房间的对面靠东第三个房间里。人一回来就再也没有出过门,我们就开了这间房,守在这里!”

  “做得好,等会去柜台那里,查明这个盯梢的客人住进来的具体时间,晚上轮流监视,不能掉以轻心!”宁志恒想知道这个盯梢人是什么时候来到金陵的,这个时间很重要。

  如果是昨天或者今天才入住,那就说明他是一到金陵,就直接选择跟踪林慕成,那其他暗影小组成员的甄别工作可能还没有进行。

  当然也有可能是把林慕成放在第一位甄别,然后再甄别其他成员。

  如果是已经来金陵有一段时间了,那他在今天之前都做什么了?应该是和其他暗影成员接触过了。

  熊鸿达点头答应后出门去查询,他有警察的身份,是常做这种事的。

  不一会就回来了,向宁志恒报告道:“问清楚了,登记的名字叫崔海,是十二天前就入住了,这些天都是早出晚归,每次出入都是一个人,也没有人来找过他,来的时候就带有一个行李箱。”

  十二天前,也就是说日本特高课本部反应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就是在发出让暗影小组成员潜伏的命令之后,就派出了间谍崔海进入金陵,对成员进行甄别监视了。

  这十多天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抓捕风车和木偶的行动都不是秘密的,尤其是抓捕风车的行动,把整个北华街都翻了个遍,是个人都知道了。

  而木偶的住处被搜查后,还住进了六名队员,这些人住了那么多天,根本瞒不过附近的人,只要稍稍下点功夫查明这些都不是问题。

  如果宁志恒没有猜错的话,作为被黄显胜发展的下线,嫌疑最大的林慕成肯定是最后一个被甄别的对象,而其他成员应该已经通过甄别,重启成功了!

  宁志恒也干脆在旁边再开了一个房间,几个人轮流盯了这个化名崔海的间谍一晚上,不过崔海一晚上就出来打了一次开水,就没有别的动静了!

  一大早,崔海又出门赶往林慕成的住处,当然宾馆门口刘永早就安排了几辆黄包车,他的行踪都在监视之下。

  宁志恒本来想着乘着机会偷偷潜进崔海的房间,搜查一下,可是仔细想一想还是放弃了,训练有素的间谍肯定会有很多手段来设置预警信号,有可能是一张纸片,一根头发等等。

  宁志恒觉得自己没有信心做的毫无痕迹,还是要找一个专业技术高超的老手来做这件事情,自己贸然动手,只能是打草惊蛇。

  他留下了宫季安守在宾馆里面,门口留了两个黄包车,看看有没有陌生人来宾馆找崔海接头,其他人都跟着去盯崔海的行踪。

  自己则是急匆匆赶回了军事情报处,他直接敲开卫良弼的办公室。

  刚刚上班的卫良弼看着消失十多天的宁志恒,稍微愣了愣,给他倒了杯茶水,打趣的笑着说道:“这些天你神神秘秘的都不露面,再不回来我就贴寻人启事了!”

  “我这是孙猴子遇到真妖怪,这不,来找你这玉皇大帝搬救兵来了!”宁志恒接过茶水,轻茗了一口。

  “欧!”卫良弼的眼睛一亮,语气有些兴奋,“这是有线索了?”

  “嗯,有点收获!”宁志恒略显得意的点点头!

  卫良弼顿时精神一振,这个小师弟请假出去自己侦查,他心里其实是不抱多大希望的。

  付诚和黄显胜留下的线索全部断了,不然你以为军事情报处那些个侦破高手是吃素的?

  付诚案的线索就不用说了,随着他的死亡就都断了,前几天情报科终于死心了,撤回了在付诚住处监视了一个多月的监视点。

  黄显胜的线索也是这样,他作为一个独立的情报员,上线风车已经落网,和特高科本部的联系也被切断,人又被钱忠灭了口!在他身上能找到的只有以前的行动记录。

  不过这也正是他最有价值的地方,让国党发现了第十一师这个中央军主力师的问题,及时做出了调整,清除了重大隐患。

  而他和宁志恒也从中获得了不菲的好处。

  “好样的,志恒,快和我说一说!”卫良弼高兴的催促道。

  “我手下收了一些打探消息的暗探,这件事你知道吧?”宁志恒觉得有些事情很难解释,还是干脆都推到刘大同这些人的身上,至于卫良弼信不信也就由他,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相信他也懒得追究。

  “这我倒是知道一点,上次给你提供黄显胜租房消息的那些人?”卫良弼点点头,其实以卫良弼的精明和御下的手段,第三行动队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他。

  前段时间,宁志恒为手下人出头,在警察局看守所提出两个人犯,还抓回来一个肥羊,这些事情宁志恒并没有瞒他。

  他对宁志恒满意的也就是这一点,什么事情都没有瞒着他这个师兄,大大方方的还向他开口要了一个安全屋,这说明这个师弟是信的过自己这个师兄的!

  “你手下这些人还真是能干啊!难道这次又是他们发现的线索?”卫良弼有些惊讶,要说在外面安置暗探打探消息的事情,情报科的那些情报官都或多或少的做过。

  可宁志恒的手下也太能干了,短短一个多月,接连两次发现重大线索!话说,自己要不要也找些这样的人手?

  “师兄,这些人用好了,可是起大作用的!”宁志恒笑着说道,“这次就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