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找到目标

  女军官熟门熟路的将宁志恒所需要的档案取了出来,厚厚的一沓放在桌上。

  好在宁志恒目标明确,又有画像在手,查阅起来也很快。打开档案,第一时间先检查照片是否相像。可是又担心照片因为拍摄年头过久有失真的可能。又仔细按照自己分析所得的线索和条件,逐一排查。

  可惜的是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翻遍了全部校级军官的档案。竟然没有一个和自己脑海中的形象相吻合的。

  宁志恒生怕女军官取出的档案有遗漏,再次问道:“请问您贵姓?”

  “我姓罗,罗淑瑜!”女军官小心的回答道。

  宁志恒看到罗淑瑜明显有些紧张,放缓语气说道:“罗上尉,你的军衔比我高,我只是例行调查。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的。”

  罗淑瑜尴尬的一笑说道:“你们军事情报处,向来都是见官大一级,我能不紧张吗?”

  “罗上尉,我就直说了。这些资料里头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是不是还有遗漏的资料?”宁志恒问道。

  “我保证,这是所有校级以上军官的所有档案了!”罗淑瑜赶紧说道。

  “那好,我再请问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记得?这几年内有没有校级军官的档案调动?如果有,你应该会有记录的吧?”

  宁志恒觉得眼睛不能光放在第十一师,也许有可能,这个鼹鼠在这几年间调动了工作,但是只要调动,那么他的档案也必须随之调动,罗淑瑜作为档案室的负责人,说不定会有所印象。

  罗淑瑜想了想说:“”档案的调动都肯定是有记录的,我这里有近三年以来档案调动的记录。其中应该有校级以上军官的调动记录。我这就去拿!”

  只要有记录就好办,宁志恒最怕的是这里查不到线索,他就自己一个人,就这么一个部队一个部队的这样查下去,实在是太耗时耗力了。

  他还是觉得这个鼹鼠应该跟第十一师有很大的关系,最起码以前也应该在第十一师师任过职。

  最好能够根据查询的资料有的放矢,有目的的查询,缩小搜查的范围。这才是最省事最有效的方法。

  罗淑瑜将三年以来的档案调动记录取了出来,宁志恒一行一行的仔细对照。

  可惜这只是调动记录,详尽的档案已经被调走了,不能看照片,不然目标会更清晰。

  他拿起笔来,将这十四名校级军官的名单,包括调动的去向单位都一一记了下来。

  现在目标暂时缩小到了这十四个人身上,他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去这些部队单位一一核实。

  事情已经办妥,他收拾物品,向罗淑瑜微笑说道:“罗上尉,谢谢你的配合,尽管有些不礼貌,但我仍然要强调一下,这次所调查的内容均属军事机密。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罗淑瑜忙忙点头,说道:“宁队长,你放心。我是做档案管理的,自然明白保密条例。今天你和我谈话的任何内容,都不会传到第二个人耳朵里。”

  宁志恒微笑着点头道谢,并告辞离开。

  看着手里十四名校级军官的档案调动记录。宁志恒仔细整理了一下,发现有八名校级军官的调动去向并不在金陵。而是都是调到外地驻扎的军队。剩下六名的调动去向都在金陵本地。他当然应该优先查询这这六名军官的去向。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他马不停蹄赶往这六名校级军官所在的军队驻地。终于在第四师档案室找到了他要找到的档案。

  他拿起眼前这份档案,对比着档案上的照片,已经确认这就是他这几日来苦苦寻找的目标。

  林慕成,现年三十岁,少校军衔。两年前从第十一师师部参谋的岗位,调至第四师担任师部机要秘书。此人是黄埔军校第七届毕业生,和卫良弼是同期毕业生,说不定二人还相识呢。

  有一点让宁志恒注意的是,此人档案上显示的其父亲的名字是林震。

  如果宁志恒没有记错的话,有一位军中保定系大佬的名字就是林震。再看其父亲的职位,果然,第三军副军长林震。

  宁志恒不禁有些犹豫,此人表现优异,历年的评比都是优等,再加上身家清白,尤其是背景深厚。不是轻易能动得了的人,必须有极为确凿的证据,甚至有了确凿的证据,都不一定动得了他。

  宁志恒曾经设想过,如果此人一直蛰伏下去,无法找到他的破绽,他就干脆找个机会私下拿下他,然后进行严刑拷打。

  毕竟他可以确认这个人就是鼹鼠,不怕冤枉了他。如果再顽抗,最后不行就下狠手除了他,并窥探临死前的记忆画面,他相信一定能有所收获,借此机会寻找出其他暗影成员小组的踪迹。

  可现在看到这些资料,他只能打消这些念头。如果他不计后果,贸然行动。

  林慕成身后的背景是极为强大,只要有一丝的疏忽,一旦被人反制,他将万劫不复。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说实话,这世上的敌人多的是,如果让宁志恒冒着身家性命的风险去赌,他宁可不去抓这个林慕成。

  那么现在硬的不行,就只能来软的。从暗处顺着林慕成这条线,找出暗影小组全部成员。

  至于这个林慕成,他需要慎重考虑一下,不到万不得已,不打算去抓捕他。

  毕竟他本人就是军中保定系的成员,自己依为靠山的老师贺峰,也是保定系的骨干,如果得罪林震这个大佬,后果可想而知!

  就像钱忠一样处置孔良策,最后还不得不杀黄显胜灭口,到现在还是后患无穷!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在他以后的日子里,说不定哪天就会将他炸的粉身碎骨!

  有没有必要去啃这个硬骨头呢?实在不行就把他留下来,当个暗棋使用,也是可以的吗!

  宁志恒知道这世上很多成功的案例,都不是尽善尽美的,不乏有有曲折和妥协,只要最终目标达成,一些细节上的成败并不重要。

  他暗自记下了档案内容,同样告诫了第四师档案室的负责人,重申此次调查行动为军事机密,然后故作一脸失望的离开。

  回到军事情报处,他第一时间给刘大同打电话。

  现在的刘大同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晋升为警长的他,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哪怕是宁志恒现在还要和石鸿他们挤一个办公室呢!

  这几日刘大同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跟随他多年的兄弟们自然是不用说了,各个扬眉吐气,他们小队的巡警几乎都让他调到手下当了治安警。唐局长连个不字都没说,那一口一个刘老弟,叫的那叫一个亲热!

  那些平时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刘大头的人离老远就扑过来,笑容可掬,各种各样的阿谀奉承扑面而来。

  刘大同这一辈子就没有这么风光过,意气飞扬陶醉其中。

  现在谁不知道他刘大同身后有着一座大靠山,军事情报调查处,当警察的都清楚,这是什么样的部门,能够有这样的倚靠,在这个警察局里,他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现在这间办公室就是唐局长特意给他挑选的,警察局里最宽敞明亮的一间办公室,当然还有专门拉线的办公电话。

  现在他正舒舒服服的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砌好的香茶还冒着丝丝蒸气,手中叼着香烟吞吞吐吐,好不惬意!

  电话铃声响起,他慢条斯理的拿起电话,可当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时,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忙不迭的应声道:“宁长官,是我,大头!您有什么吩咐?”

  “大头,电话不能细说,你马上到军事情报处门口的茶楼等我,我有事安排你做!”电话里宁志恒的声音。

  现在有电话就是方便,不过具体的案情不能在电话里细说。军事情报处的办公电话,都要通过电信科的转接,有时候还会有不定期的监听。

  很多人有什么私人的事情都不会在电话里说,当然,除了几个高层的电话是专线,也没有人敢去监听他们的电话。

  他从办公桌抽屉里取出了公文袋,里面装好了几张林慕成的相片。

  匆匆赶到军事情报处门口不远处的一处茶楼,这座红韵茶楼兼做饭店,很干净,生意还不错,宁志恒这段时间经常光顾。

  他径直上了二楼,找了个靠窗的雅间,叫了壶茶,慢慢的等着刘大同的到来。

  大概半个小时后左右,刘大同急步进了茶楼。看见宁志恒在二楼向他招手,赶紧快跑几步上了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